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仙凡之别
    这里说的闻仲是哪个闻仲?

    经过之前那么多差别明显的说明大家应该都很清楚。

    为什么陈翔非要不等闻仲带着那五万平东大军回来,就急着对周军发动总攻?

    虽然之前没有明说,但在封神演义中看过闻仲结局的大家也都应该明白……

    口中呼出一道白乎乎的热气。

    陈翔抬头看着申公豹指出的那个方向的天空,开始有些担心。

    但不似广成子祂们这些修行有成的人仙。

    陈翔虽然视力不错,却也无法在那天空中层层叠叠的白云里,发现距离到来此处还有一段时间的闻仲一行。——况且,广成子祂们发现闻仲,也不是靠的眼睛。

    翻阅着脑海中那“本”属于帝辛的记忆。

    感受着身体内,那随着闻仲可能遇害的想法,再一次如同脱缰野马般强烈奔腾的感觉。

    没有觉得申公豹会在这种无法隐瞒的事情上欺骗自己的陈翔,闭上双眼,勉强平息了一下体内的奔腾不息的冲动。

    然后,在放下手臂的申公豹略带有趣的目光中,转身看向了那镇西城从凌晨时就被自己率着早早吃过饭食的大军突袭,已经被系统士兵带领的商军以不怕死的姿态夺下了数段墙沿,却依然有不少周军顽强抵抗到现在的城墙。

    冰冷的紫眸中寒光一闪而过。

    “攻击!”

    ——既然已经无法阻止他到来,那就在他到来前攻下这座城池!

    随着一阵翅膀扇腾的声音落下。

    得到陈翔命令的玄鸟们眨眼间就从黑铁战车上飞起。

    飞出这片用于藏身的稀疏树林,向着镇西城那几段布满投石机与床弩,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被城下那些死伤无数的商军攻下的迹象的城墙飞去。

    和普通人战斗,它们自然不会使用超规格的太阳真火。

    但极强的次声波却也足以让城墙倒塌,让周军中的普通士兵无法抵挡。

    商军那密密麻麻的后军之中。

    随着那位在黑铁战车上随侍陈翔的巫祝其实毫无意义的牺牲而让待遇多少变好了一些,至少不用再上前线的巫祝们,在几位系统士兵的提醒下,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又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木质玩偶。

    熟练地用巫术激活后扔在地上,就开始合力跳起了……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其美丽与怪异的舞。

    虽然完全看不懂这种奇妙舞蹈之中蕴含的玄妙。

    但经过魔鬼训练的系统士兵们却大都知道,她们正准备通过这沟通“上天”的舞,对镇西城中的周军施加各类负面诅咒。

    而当那些身上刻画着玄妙铭文的木质玩偶落到地上。

    它们那比起最初陈翔见到的那个木傀儡要好看上太多的脑袋,立刻亮起了颜色各异的光。

    然后,在一阵阵奇妙的光华之中,它们就像是掉帧了一样,一下从之前手掌那么大点,变成了身高三米,体宽也快两米的庞然巨物。

    只是,注视着它们那暴露在体外,充满异样美感和杀伤力的青铜齿轮和铆接处。人们却总是会忽略它们脚下那已经无法承受它们体重而让它们深深陷入的大地,如同被火辣的太阳晒了一个多月一样,瞬间干燥了起来。

    似乎,已经快要变成沙土。

    而那些木傀儡,则在留下一些守护巫祝之后,大步向着镇西城那被彻底封死的城门处前进。

    镇西城的侧方。

    早已等的快要百无聊赖的众多恶神们相比其他人,在得到系统士兵的命令后大多都像是一只又一只脱缰的野马。

    快速的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攀爬上镇西城的城墙,落到一处周军士兵较多的地方。

    然后,以各种惨不忍睹的方式掀起一波又一波不分敌我的腥风血雨。

    腰斩、酸蚀,捏魂、控魄,摄血、消形……

    相比这些残忍的手段,镇西城城墙下那几乎堆积了足有两米高,而且有不少人都是被活生生闷死、压死、烧死,或者只能等死的尸堆,还真不算什么事。

    虽然,对于这些忍耐不住嗜血冲动的恶神,地上剩下的那些恶神们心中的评价都只有:“白痴!”两个字。

    ……

    镇西城城墙上的周军,几乎是刹那间就被全力出手的商军给打蒙了。

    还来不及用城墙上的投石机向暴露出自身位置的陈翔来上一发,他们就被接二连三的强力攻击给打的找不着北。

    有将领在杀了一个眼中露出怯意的商军士卒后,看着一段被玄鸟用次声波弄的摇摇欲坠的城墙,开口大骂:

    “该死!苏老虎,你的战车在干什么?让他们按照计划去突袭帝辛啊!你不会是个纸老虎吧!?”

    而一个挥剑斩杀了突然向自己攻来的周军士兵之后,又斩杀了一个差点把自己脖子割开的商军士兵的老将军,则气喘吁吁的怒声回道:

    “白痴!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已经让人发出信号让战车出动了,但你没看到吗?他们刚出掩体,商的战车就把他们给拦住了!”

    “该死!啊!你们这些帝辛的走狗!”

    “喂,小崽子?!老子和你们这群混蛋拼了!!”

    看着水镜中这些栩栩如生的画面。

    听着水镜中传出来的,仿若身临其境的声音。

    和广成子,太乙真人,哪吒,姜子牙一起待在城主府中的姬发,咬破了嘴唇,捏紧了拳头。看着坐在对面品茗了一口茶水的广成子一言不发,就像是个小孩子在表达不满一样。

    而坐在姬发身边的姜子牙看着姬发这模样,摇了摇头,对着放下茶杯的广成子说道:“师兄,是时候了吧。”

    “嗯。”

    听到姜子牙的话,在众人面前永远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的广成子停下自己心中对于帝辛为何要突然猛攻的思索。看了刚刚想要求自己出手却被一句“时候未到”堵了回去的姬发一眼,与太乙真人稍稍对视后点了点头。

    “暴商既然御使恶神,无视天规,自然我们应当出手制止。”

    说完。

    祂的双目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变得冰冷无情。

    精雕玉琢右手向前轻轻一握。

    整座镇西城外加周边的数十里方圆的土地,就仿若玩具,又仿佛空气一般被祂轻轻握在了手中。似乎一捏就碎!

    战争,停止了。

    看着那出现在天空中,若影若现却绝对存在的冰冷双眸。

    将仙的实力放大,却也没有想到过对方会是这样强大的陈翔敢断定。

    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层次上的绝对碾压下,继续那所谓的战争。

    ps:最近这几章还喜欢吗?我试着加快了一些进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