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再起的战争
    千篇一律的拔营和行军略过不提。

    投石车与床弩。

    相信经常玩战争游戏的各位应该和我一样不会陌生。

    攻城战与守城战的惨烈。

    相信在游戏之中经历过无数场绞肉机战役的大家也都各有体会。

    但,我还是要说一句。

    相比最初城上城下的双方,那数百上千架临时制造出来的投石机相继发力,用几尽千斤的巨石在城墙上、大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在滚动中把数倍与己的敌人碾成肉泥,即便只是溅射伤害都能杀伤无数的震撼场景。

    相比床弩发射时那将一个又一个敌方士兵像待烤的羊肉串一样串在一起的惨烈场面。

    经历数轮铺天盖地的箭雨之后,持着剑盾的商军借着和投石车一样在今早刚刚打造好的简易长梯,顶着城墙上周军看也不看就扔下来的滚石和擂木艰难的攀上城墙后,双方士兵们那漫长而又惨烈的拉锯战……还真是有些无聊。

    镇西城数百米外。

    一处稀稀疏疏,遍布白雪与脚印,枯枝与败叶的小森林中。

    累累伤痕已经在昨夜被战车自身修复大半,披甲巨狮也修养好了自身伤势,最少牙床不疼了的黑铁战车,和数十骑沉默不语的黑甲骑兵停在了这里。

    清晨相比秋日来说相当轻薄的云雾缭绕。

    黑铁战车上。

    本来应该御使战车作战的御车者,站立在今日换上了一身青铜铠甲的陈翔身侧,完全一副秘书的样子,向此时正在通过系统地图监视着那几个站在西周城墙上,却让身边不论是周军士兵还是商军士兵都熟视无睹的“仙人”的陈翔进行着汇报。

    “报告!第二十六师,十八师,二十二师,三十六师已经抵达预定位置。大王,是否要发动攻击?”

    听到御车手的汇报,陈翔在系统地图上扫视了一眼那因为纪律和训练的关系,此时已经被商军夺下了一小半的镇西城城墙上,那几支已经到达预定地点,多由弓箭手组成的军队。很随意的就下达了命令。

    “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只要能够阻碍周军的支援,这些小事不需要问我。”

    “是!”御车手点点头,开始通过系统向那正在抵达预定位置的几支师团内的系统士兵发布命令。

    而陈翔则是回过神来,继续监视着镇西城中十二仙的动向。

    没办法。

    相比基本实力过高而使得纪律差距变得细微起来的青铜战车。

    商周两军基层士兵之间那因为纪律和阵型而拉开的差距就实在是太大了。

    你能想象因为没有较为显眼的标识而在战斗中用自己人完成了十人斩的这种事吗?

    你能想象因为没有较为显眼的标识而在战斗中让敌人靠近了几方统帅十米之内吗?

    可是不说现在有很多士兵都是这几年紧急训练出来的周军。

    就是在以前的商军之中,这种在我们看来根本不可能发生的问题也是除了和基本不着甲,而且模样差异极大的异族作战外非常普遍的硬伤。

    毕竟就算身上青铜甲胄和头盔的花纹,各地军阀大多都有不同,可是在生死一线的混乱战场上,至多见过自家主将长什么样的普通士兵,谁又还能管得了这个?

    一二战时的军队都有因为情报的短缺而在敌军的重重包围下一直待到战斗结束后都没有被发现的。

    以前没有发生交战双方各自指挥着敌军战个痛快这种丢脸的事情,就已经足够殷商和他所册封的众多诸侯国庆幸了……

    嗯,扯的有点远了。

    回到陈翔的视角。

    让在这场攻城战中无法派上用场的青铜战车在侧翼等候。从少数战车车厢中下来,人数足有近五百人的黑袍巫祝们在后军中等待命令。

    又把作为底牌的玄鸟安置在了自己所在的黑铁战车上,即是保险又能方便自己把它们派出去的陈翔,看着那不知有没有发觉自己正在窥视他们的诸位仙人,陷入了沉思。

    哪吒没有出现,陈翔能够理解,毕竟他把杨戬都打败了。没有多一点的把握或者不在关键时刻把她派出来,无疑就是在送菜。

    可是西周阵营中的那些修士在这周军陷入劣势,几段城墙都被夺下来的时候都没有出手,那些仙人也只是干看着没有动静,就让陈翔有些意外了。

    他明明都让恶神们准备好了,在后军的保护下,巫祝们也随时可以出手……

    “祂们到底在想些什么?”陈翔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不禁发出疑问。

    而今天不知为什么并没有偷跑出去玩的申公豹,趴在黑铁战车那重新被玄鸟占据的栏杆上,看着数百米外那略显渺小,且已经满是血腥的镇西城城墙,意味深长的回道:“祂们在等。”

    “等?”

    陈翔的眼中闪过些许错愕,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申公豹嘴角勾起了微笑:“没错。”

    “为什么?”陈翔问道。言下之意便是祂们为什么要等,等的又是什么。

    只是,听到这个问题的申公豹却是转头看向陈翔,漆黑灵动的双眸中有些玩味:

    “那大王你得先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他们会聚守镇西城。”

    “明明你之前自己都说了,他们要是变成游兵散勇的话会很麻烦。”

    回想昨天和对方无聊时的闲谈,自己确实有说过这句话的陈翔有些无语:“……变成游兵散勇的他们是很麻烦,但,要是没有足够的凝聚力和一个共有的信念,他们更可能会失去这支军队,这对多方联合起来的他们来说,是比我们更大的麻烦。”

    “到时候,不需要再打,这所谓的周也要崩溃。”

    得到解释,申公豹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他们为什么不像之前的那道防线一样在我军前方再多设几道关卡?”

    “实在不行在城下再设一道防线也能够以上下呼应来更有效的抗击我们现在对镇西城的进攻啊。”

    “没意义,他们也没那个时间。”

    “至于在镇西城下再设一道防线确实能够抗击我军的进攻,但如果他们的防线再一次被攻破了,他们到底是不是要开城门,放自己人进去?”

    “放,他们就是一败涂地,不放,没有任何一支正常的军队会效忠一个不把他们性命放在眼里的将军。”

    “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吗?”

    说道这里,陈翔冷漠的声音中已经有些不耐烦。

    但,申公豹却是满脸欣喜。

    因为在这个大家都是率军正面一哄而上,在敌军前方设立一道防线,御敌与领土之外就已经是不得了的战术的时代。

    陈翔口中说出来的东西虽然很简单,但其中开辟思路的作用却是对她乃至这个时代的大多数的聪明人来说来说异常的珍贵。

    毕竟,她不能像某些人一样能够看到未来……

    “当然满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听到申公豹的回应,陈翔脸上的不耐褪下:“既然满意了那就告诉我祂们到底在等什么。”

    申公豹点了点头,伸手指向天空:“之前,应该是在等大王你给祂们出手的理由,现在嘛~估计是在等闻仲师兄。”

    “什么?!”听到这话,陈翔瞪大了眼睛。

    而在镇西城的城墙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身周商周士兵之间惨烈厮杀的几位仙人,和身处镇西城内的仙人们一样,纷纷抬起头,看向了晴空万里的东方。

    “果然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