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还是想不出题目的一章
    “杨兄,你食言了……”

    听到姬发这话。

    和他一起站在镇西城那在之前一多月的时间中被加高加厚数次,并随着夜幕的降临燃起了一个又一个火盆,有着一支又一支五人一组的西周士兵持着特制火把来回巡视的城墙上。

    被冬天那刺骨的冷风活生生的吹了数个时辰,从下午撤回来后等到现在这天都要黑了,只能从那越发深邃的黑暗中不时闪烁一下的点点灯火来判断殷商营寨就在那里的一位贴身护卫,终于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自己那在斗篷、盔甲和内衬的保护下,烤了一会儿火都被冻得有些发麻的身体,向姬发恭恭敬敬地抱拳一礼:

    “公子,这天寒地冻的还是身体要紧。而且杨将军他神武非凡,即使是在千军万马中都无人能挡……一定会没事的!”

    “可是带回他战败消息的战车早在两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撤回来了,他却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丝踪影。”

    姬发放下手,转身看向身边这个,言下之意无疑就是想要请他回营歇息的侍卫。

    被冷风吹的发白的帅脸上露出了让人感同身受的哀伤:

    “之前在我们那道已经被攻破的防线中发生的爆炸你也看到了。

    那种程度的天灾……就算杨兄他能从商军中逃出来,你觉得他能在那种攻击下活下来吗?”

    “……”侍卫哑口无言了。

    回想着之前那从十里外亮起的刺目白光,和那在白光中消失无踪的一大片景物……

    和姬发一起从西周防线撤退,知晓那防线有多大的他,实在是对杨戬没有信心。

    要不然,他之前对姬发劝慰时也不会出现那突然的无语……

    而看着侍卫此时哑口无言,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样子。

    姬发闭上了他那满是哀伤的双眸,流下两行清澈的眼泪。

    “是我的无能害了他啊!”

    “要是我能够打败帝辛的大军,他也不需要为了我们殿后……”

    护卫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的心中却是有点感动。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相比整个西周几乎半数的大军,姬发他一个人还真算不上什么目标。毕竟,还有一个能够继承侯爷大业的大公子待在西岐……

    但这么一想,这原本并没有对那些军中的风言风语有什么赞同的侍卫,突然对此时待在西岐的伯邑考不满了起来。

    毕竟让自己的弟弟在外面承受一切,自己却在家里享福什么的……还真是没担当啊!

    ……

    满山遍布白雪,危机深深被美丽掩藏在身下的西岐城中。

    把自己软禁在院落里,拒绝与所有人来往,就是为了给姬发留出位置,也是为了不让姬昌难办的伯邑考。穿着毛茸茸的熊皮大袄坐在长椅上,身边放着鎏金的暖炉。

    看着院落中亮起的一盏盏烛火,和那被烛火在夜中照亮的梅花,突然高高的打了个喷嚏。

    依旧英俊只是更加成熟的帅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然后,坦然一笑置之。

    反正,应该又是西岐百姓在谩骂自己吧。或者,还有那些最近被从前线抽调回来的军队的嘲笑?

    这些年下来,对于西岐百姓中那从疑惑、怀疑、惋惜、又到痛恨的声音。

    伯邑考已经从最初的手足无措变得能够处变不惊。

    只是,虽然心中这样轻松的想着。

    但是孤身一人在夜里赏梅饮酒的他,那在这几年里变得半黑半白的长发,却是将他眼底那深深的孤寂,和这几年的心酸全然道出。

    ——辜负,有时伤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心。

    而伯邑考心中——“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啊!”的想法,依然被他深深埋在心底。

    但,他却不知道他现在这样子不但让派人密切监视着他,还不时亲自登门的姬昌心中满是愧疚。

    也让院中那些渐渐看懂他的女侍和舞女们越发心疼。

    ……该说,不愧是姬昌的孩子吗?

    镇西城中。

    好不容易摆脱了敖寸心纠缠的姜子牙,终于从属于杨戬的府邸中出来了。

    只是看着灯架上燃起灯火的杨府门前,那对他龇牙咧嘴,满满都是不善的哮天犬。

    刚刚便是与自家师兄商谈杨戬之事,也从自家师兄那丝毫没有担心的绝美面容上知道了杨戬不会死的他,只能无奈苦笑。

    毕竟谁叫他总是把自家师侄,它的主人往火场上坑呢?

    以这哮天犬的秉性,现在没扑上来咬他就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只是能够知道杨戬并无性命之忧,那他也能够安心组织军队来对抗商军了。

    要是占到点便宜,说不定还能把杨戬给换回来。

    心中这样想着,突然回想到数个时辰之前那道将周军防线抹除的伟力,姜子牙却是叹了口气。将这希望渺茫的想法压下心底。

    也还好有师兄他们都在,否则,此战根本就没法打了。

    只是可惜那帝辛太过谨慎没有上当,也可惜了我在那道防线中做下的布局……

    接下来,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想完这些,姜子牙看着杨府中那从门墙的遮掩中走出来,提着莲花灯,冷冷注视着他的敖寸心。

    苦笑着向她行了一礼之后,便只能转身离去。

    他的事情还有很多。

    只是可能,他今后是别想再向敖寸心求那延寿之物了。

    ……

    时间,过的很快。

    特别是在大多人都会睡去的夜晚。

    虽然也有很多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烦恼和事物而无法入眠。

    但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时间却是并没有因为他们特殊的身份就给予他们特殊的对待。

    姬发自然不会在城墙上干等一夜。

    哪怕他真的想要再等一会儿,他也必须要给城墙上那些因为他的存在而不敢有丝毫松懈的巡逻士兵们一些休息的时间。以防他们紧绷的神经被压力崩断,又或者后半夜因为精神的疲惫,忍不住的开始偷懒。

    而在殷商大营中吃过膳食后处理了一些军务的陈翔,在简单梳洗了一下之后也早早入睡,准备等待着明天一直跟在大军身后的运量队到来,稍稍修整一下就对那只剩下短短数里的镇西城发动总攻。

    只是对于那位美丽巫祝的死,从黑铁战车上的战车兵那里了解到来龙去脉的陈翔,除了无语之外却是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