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疑惑,暴露,真假?
    ..无尽全面战争

    “跑了么……”

    听着那响彻数里方圆的低沉号角声在战场上回荡。

    在带有浓郁血腥味的冷风迎面吹过后,其实鼻子早已适应了这种腥锈味道的陈翔吐出口浊气,抬起头。

    目光越过身前那些被西周战车纵横分割成无数块的前军,也越过那些快速向西周防线内“回援”,变的越来越小的西周战车。

    看着西周防线那被自家战车冲撞的破败不堪,不时还会沿着那一个个大洞倒塌一角的坡墙。

    他那被战斗**和血腥影响的大脑,稍稍冷静了下来。

    闭了闭满是血丝的紫色双眸。

    脸上若有若无,充满了解放与轻松感的笑容也随风逝去。

    一把摘下身后那件随风舞动,写有商字的“红色”披风,随手把它扔向似乎同样染上了些许血红的湛蓝天空。

    只是,还未等它随着凄厉地风儿,飘飘扬扬地落到这片插满了无数残兵断刃,并以十多辆或完整或残破的西周战车和数十头死不瞑目的异兽为祭品,在这大冬天也未曾凝结,甚至还把大片积雪融化的血泊上,成为这无数倒在战场,尸骨未寒、甚至早已不成全尸的殷商士兵共同的“墓碑”。

    身上黑色玄鸟铠甲在刚才的战斗中沾染上了不少鲜血,此时可谓是半黑半红煞气逼人的陈翔便已经收剑入鞘。

    转身轻轻一跳,砰!的一声之后,在地上血泊中留下一个深深脚印的他,就再一次踏上了身边,在战斗结束后便隆隆隆地,自己行驶回来的黑铁战车。

    ——相对在黑铁战车上借助战车战斗,手中黑钢宝剑不过一米五的陈翔,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来更舒服。要不然,他实在是施展不开自己这具身体所拥有的天生神力……

    而在身上也是略带伤痕却一人未损的黑甲战车兵们的注目下来到车身略带伤痕的黑铁战车前头。

    没有担心本该待在车上的申公豹竟然在自己享受战斗的这段时间从黑铁战车上消失不见。

    也没有在意在车前拉动黑铁车厢的两头披甲巨狮,此时乖乖巧巧地卧伏在血泊中,任由地上温度还保持着丝丝炽热的血液将它的毛发染红,似乎对自己更加惧怕。

    心中想着治疗这两个字眼的陈翔,在向脑海内响起的系统,确认支付之后。

    活动了活动只是瞬间,就仿佛没有在刚才的狂野战斗中骨折的右手,便又在车架上那些依然稳稳停立在护栏上的玄鸟们叽叽喳喳的注视下,意味不明地轻轻摇了摇头。

    冷静下来的陈翔,总感觉刚才的自己似乎有些不对劲。

    可是知晓自己并不讨厌战斗的他,却是想不清楚自己到底不对在什么地方……

    又是帝辛吗?

    回想着自己曾经感觉有些不对劲的那些时候,陈翔在心中自问:又或者,是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渴望战斗?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那在刚才剧痛不已,却意外无法让他有丝毫动容的右臂。

    从右到左依次活动了一下右手上那还沾染着自己鲜血,指纹清晰的五指。

    可终究想不明白这些的他,只能再一次轻轻摇了摇头,将这个问题像以往一样扔到心中。

    陈翔那因为疑惑而稍稍蒙上了一层迷茫的紫色双眸,又一次清澈冰冷了起来。

    这些无法确定真相的东西以后在想吧。

    现在,可是战争的时候!

    这样想着,再一次望向西周防线的陈翔不再迟疑,通过脑海中的系统对西周防线内屠戮的殷商战车发起了让他们迎击回防的西周战车的命令。

    同时,右手食指轻轻敲动黑铁栏杆,发出了当当当的清脆声响。

    车前,听到这声响的两头披甲巨狮动了动耳朵,从血泊中站了起来,从头到尾抖动了身子,抖去了浓密毛发上沾染的血液。

    然后,仰天咆哮一声,便在身旁那不知何时来到身边,却明显减员了很多,身上同样沐浴鲜血的黑甲铁骑的簇拥下,再一次向西周防线的方向行进了起来。

    只留下陈翔的一句命令,让周围重新集结成阵的殷商大军在稍稍停顿之后,踏着战场上的那些残骸,向西周防线开始前进。

    “全军,进攻!”

    ——让我,好好开心一下吧。

    ……

    “该死!”

    “这些殷商的战车里怎么会有巫祝!?”

    随着号角声地响起,殷商战车纷纷开始转身后退,准备迎击回援的西周战车的西周防线内。

    和之前在殷商军阵中肆虐的西周战车相仿,虽然纵横战场所向披靡,但殷商那不到千辆的青铜战车,也难以在向多达数万的敌军发起冲锋后,还保证自身没有伤亡。

    而当某架在战斗中意外损毁的青铜战车被一群坚持到现在也没有崩溃,满身鲜血,脏兮兮的脸上止不住恐惧,同样也止不住喜悦的西周士兵接手。越过身上布满灼烧痕迹,扎满了长矛,应该是失血而死的异兽,正要青铜车厢内检查是不是有漏网之鱼时。

    一个身穿黑色厚布长袍的窈窕身影,却是让他们都忍不住从口中发起了对自身命运的咒骂。

    虽然,那个头戴面具,让人看不清黑袍兜帽下到底长什么样子的巫祝,在从青铜战车的车厢中出来后,干的第一件是就是扶着车厢,在泥血混杂的大地上干呕了半天。不知是因为眩晕还是因为战场上这浓郁至极的血腥味,看起来柔弱之极。

    可她身上那层轻易就将箭矢阻挡,无形无相的透明护盾,和巫祝那神秘的身份,却是让任何人都不敢对她产生轻视。

    这不,即便是那些在之前以自然之威,把众多殷商战车挡住的修士们,也对意外出现的她投来了慎重的目光。

    终于,她呕吐好了。

    其他几辆碰巧被击中弱点的青铜战车中所携带的巫祝,也都纷纷从车厢内走了出来。

    只是看着周围密密麻麻手持长矛的西周士兵,她们面具下被自己“毁容”的脸上,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差不多就是心中憋着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的感觉。

    不过,明白此时身不由己的她们并没有选择动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张开双手,表明自己并无威胁后,任由一些似乎得到通知的道士,将她们带到了西周防线内最大的一座营帐之前。

    而随着她们来到这座足有百人护卫的大帐门前,一句怒吼却是恰巧从中传出。

    “不行,绝对不行!”

    “我军数万将士还在此处浴血奋战,姬发怎可先退!!”

    ps:感谢幸福不会来和塔怒了的月票,昨天刚写完就五点一分,太赶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