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想不出题目了
    西周防线内。

    派几乎一半的护卫,暗中送走了不再“抵触”战略性撤退的姬发之后。

    因为众多将领都在营帐外制约军中混乱的原因,此时的中军大帐中,就只剩下了坐在帐内副手位置的姜子牙一人伏案书写着。

    灯火摇曳间,空荡荡、静悄悄的。

    除了他手中那支小号的黑木杆狼毫毛笔在宣纸上笔走龙蛇时“留下”的沙沙声。

    就连帐外冰冷刺骨的风儿,都因为厚重如棉被的龙纹门帘的阻隔,没有多少能从工匠特意流出一丝空隙以供换气的帐门处呼呼呼地吹进来,带起多少声音。

    仿若世间只剩下了他一人!

    只是,就是在这姜子牙紧皱眉头,一边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应该如何重创商军,一边就着桌案上的青铜灯火,将脑袋中想出来的要点书写到纸上,以防老年人那糟糕的记性一不小心忘记的时候。

    那些经由帐中火塘里升腾不息,仿若妖娆美人的腰肢般摇曳的橘黄色火焰,照映在帐内众多桌案,屏风,乃至是姜子牙身后影影绰绰的影子中,却是好似多出了什么东西!

    虽然那些个随着火焰摇曳而微微歪斜的阴影本身,并没有出现什么长出手脚、巨口乃至是利齿獠牙之类的异常情况。

    可就是让认真观察的人觉得……在黑乎乎的影子深处,似乎多出了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在此时大帐内这静悄悄的环境中默默的看着……实在让发现它们的人不禁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就好像深夜独自在家的你从沉睡中醒来,感觉喉咙干渴难忍,起床穿上拖鞋,想要到客厅倒口水喝。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你家那的五楼的窗台外,似乎出现了一张黑人扭曲的笑脸……

    也还好此时全神贯注地在宣纸上书写着脑海里出现的各种想法的姜子牙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否则,此时好歹也能算是一位高龄老人的他,说不定一个刺激之下直接会被吓昏过去。

    可是,虽然现在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态。

    但从那双(?)在影子中越来越显眼的眼睛紧紧盯着他,而且露出了玩味的目光来看……

    似乎,这种平静的情况已经离结束不远了……

    沙沙沙的书写声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停下了。

    将手中的狼毫毛笔放在桌案右侧的笔架上,坐在矮凳上的姜子牙直起身,揉了揉自己那在米色华服下酸困的肩膀,拿起桌上那份已经写满的宣纸看了看,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桌案左侧那青铜灯那已经不会再变色的橙光光焰,再一次皱起了眉。

    他想起了之前与那些被俘的殷商巫祝说出来的话。

    “为什么殷商军队的战斗力会如此强大,士气会如此高昂么……”

    “为什么,那些巫祝会那样说?”

    “帝辛登上王位后不久可能就不是他自己了……还真是个过分的玩笑啊。”

    “难道,她们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哪种力量能够在商滔天国运的庇护之下夺舍一位天下共主?”

    这可是连我那位师祖都不会去做,也不会允许的事!

    自语到这里,也想到这里。

    自知以自己现在知道的东西根本无法想透这些问题的姜子牙,摇了摇头,和想不清楚的事情就丢在心中以后再想的陈翔一样,将这些事情放在了心底。

    反正在他想来这个消息说不定就是那些被己军俘虏的巫祝们,为了不受什么虐待而故意说出来的**汤。

    也不想想,这天下间除了财大气粗又有巫庭在能够源源不断教导巫祝的殷商,又会哪个诸侯国会自找麻烦的对她们做什么事情,还敢让宝贵的她们上危险的战场!

    心中这样想着,轻轻一笑的他,起身向帐内一挂着一张毛绒大袄的衣架处走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异常,随着他的移动开始发生了变化。

    拿起挂在衣架上孤零零的那件毛绒大袄披在身上,感受到身体越发温暖起来的姜子牙,老朽的身子似乎都挺直了不少。

    但那相比以往有些暗淡的双眸,却是在向仔细观察的人诉说着他这段时间到底有多么疲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