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楚宁〕〔剑临诸天〕〔武神之全球论战〕〔都市长生仙帝杨尘〕〔亿万追妻:总裁,〕〔堡垒时代〕〔至尊毒妃:邪王的〕〔卸甲为王陈飞乔雅〕〔王者李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我是真不想当大明〕〔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种田:西游之我是〕〔九界农场〕〔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人间苦〕〔终极斗罗〕〔承运而生〕〔脸谱下的大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二百三十八章 心虚
    桦绱小心肝紧张的扑通,水眸闪现惧意,连她自个都没觉察。一瞬没瞧清,月白劲装说不上来的熟悉,还没寻思过来就已经作出反应,惊得猛然拍开云青的手,将人推开,霍然起身。就如同做错事的孩童一样,拘谨不安看着还是不发言盯着她的那人,眸光依然凌厉。

    </p>

    桦绱小心肝紧张的扑通,水眸闪现惧意,连她自个都没觉察。一瞬没瞧清,月白劲装说不上来的熟悉,还没寻思过来就已经作出反应,惊得猛然拍开云青的手,将人推开,霍然起身。就如同做错事的孩童一样,拘谨不安看着还是不发言盯着她的那人,眸光依然凌厉。

    </p>

    好在英俊的容颜线条不似刚刚冷硬,却自始至终未说一言,垂睑侧首对着旁边的海棠轻轻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p>

    桦绱小心的抬步欲上前,月白色挺拔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便顿住脚步。心中说不上来的紧张心虚,又瞥向远处停在那的海棠,正满脸惊异的望着她,这才回神。话说,她在心虚什么,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了嘛?可是那双幽沉沉的黑眸望过来时候,竟让她有了惧怕。

    </p>

    怕什么!桦绱拧眉不悦,为自己刚刚的惊慌而恼怒,这是被他吓破胆子了!深深鄙视了下自个,又一想云青,坏了,心中忐忑,缓缓转头,果不其然被推开老远的云公子,正满面乌云密布。吓的桦绱忙抿唇低首,心虚的瞥看四周,就是不敢再看云青。

    </p>

    云公子将手中的画笔重重搁在桌上,一声冷哼,甩袖离开,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桦绱下唇嘟了嘟,半响没敢吐出一个字,没骨气的缩了缩肩膀,彻底怂了。桦绱不知道,之后府门口云公子见着齐大人的背影也是做了同样的反应,袖子甩得颇有水准。

    </p>

    公主府门口

    </p>

    丁大人与几位官员闲聊,脑中寻思刚刚巷子口看到王府丞领着一中年男子从偏门出来,将他们送了小段路程,礼数周全又透着一份不一样的感觉。那中年男子带着家丁仆人,瞧着面生,也不大像官员,远远一打眼,挺精明城府的模样。

    </p>

    丁大人嘴上不忘附和一旁的同僚看法,收了心神,他们这些人都是在此等候公主大驾一同前往新渝县。等进了新渝城保不准夹道欢迎,此番同行也好看。

    </p>

    转头一打眼瞧着齐大人面无表情出来,本想上前问问殿下何时走,都准备齐了。但望着齐大人那张英俊容颜总觉得有些怒容,是他多想了吗?

    </p>

    齐域本想驾马先行,可是那处粉玉身边,一黑的油亮的马儿瞪着乌亮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粉玉。那身形比旁的马高大许多,一眼就能看出,且线条流畅漂亮,正傲慢的甩着蓬松的尾巴,扬着巨大的头颅斜睨粉玉。

    </p>

    “齐大人,哦,这是殿下的坐骑,才被淮王世子送过来,在西北当军马,还是战神玄旌侯的坐骑。”看马的小厮抬头瞧见潇洒的齐大人正望着这匹黑马,忙出言解释。

    </p>

    雪白看到齐大人,一怔,眨巴眨巴大眼睛,欲挣脱缰绳向他靠近。

    </p>

    小厮用力拽着,奈何雪白高大壮硕,岂是他这瘦弱身板能拽动的,拖着向齐大人靠近。小厮面上尴尬假笑,手上用力,道:“这马儿脾气大,不大好相。”

    </p>

    ‘与’字没说完,就见齐大人走过来停住,抬手摸了摸雪白黝黑的马脸,低声说了句:“别闹。”

    </p>

    莫不是这马与人都一个样子,瞧着英俊的郎君就上赶着往上贴。小厮心中腹语,话说雪白是雄马吧!

    </p>

    瞧雪白那乖巧的样子,用马脸蹭着齐大人纤长的手指,一副撒娇卖乖的德行,与平日高冷大相径庭,还不忘欢快的摇着蓬松马尾,好不幸福的模样,令人不忍直视。

    </p>

    小厮尴尬的立在那处,王府丞走过来笑言:“雪白喜欢齐大人,这马从来不跟陌生人亲近的。”

    </p>

    齐大人淡淡的说了句:“也许吧!”雪白想做他的坐骑,夙愿多年未变。一垂眼看见它的伤疤,长长一大道,好在命大。许是近来伙食不错,比淮王府瞧见的时候壮了太多,精神头也不错。

    </p>

    正这时一身华装的云公子出来了,正巧看到雪白对着齐大人马脸幸福的模样,那冷哼声老嘹亮了。王池堆叠的褶子半天放不下来,心里寻思,谁惹着这祖宗了?却不由得感叹,美人就是美人,怎么着都好看。哎不是,是美男子。

    </p>

    不一会儿殿下也出来了,可这大热天的坐马车戴个围帽也不嫌热。

    </p>

    桦绱与王池想的不同,围帽这东西是个好发明,轻纱覆面遮挡外人目光,极好的。她目不斜视的出了公主府门,带着嘟囔不乐意的兰芗和欲言又止的海棠上了马车。自然没有瞧见大前方雪白肥壮的身子正佯装乖巧的讨好齐大人。也没有看到后面马车中的云青扇着扇子,一脸气恼。

    </p>

    桦绱进了马车,里面有早就等候好一会儿的笙歌连翘二人。笙歌见她进来收回目光,放下帘子,刚刚看到一着月白劲装的男子背影,她出来那会还没瞧见这人,仅仅一个挺拔的背影,都能觉察出定是位英朗的公子,也不知晓是谁?

    </p>

    罗廷旭前方高喊了声:“启程。”终于往新渝县行进。王池目送浩荡的队伍良久,才带着下人进府。

    </p>

    “我招惹你了。”一路上兰芗耷拉个大长脸,跟怨妇似得瞅着桦绱。

    </p>

    兰芗没瞧见齐大人,只在出殿门的时候看到殿下粗鲁的行为,而后忙急着跑过去瞧看惊得回不过神的云公子了。抱怨的说道:“殿下怎么能那样不顾情面的推开云公子,唔——”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块西瓜堵上了嘴。

    </p>

    “吃你的吧!”海棠瞧望桦绱神色,低声呵斥了句。

    </p>

    兰芗幽怨的娇嗔:“海棠姐!”

    </p>

    队伍前方,齐大人驱马前行,旁边跟着黝黑高壮的雪白,雪白如今恢复得不错,就是还不能带人。一路紧跟齐大人的身后,欢脱不已,这么乖顺极为少见。熟识雪白的侍卫瞧着这一幕,感叹也是道奇景。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