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龙殿〕〔夫人每天都在线打〕〔重生之崛起人生〕〔顾芒陆承洲〕〔爹地,大佬妈咪掉〕〔顾先生的第一宠婚〕〔妖龙古帝〕〔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最初的寻道者〕〔超级丧尸工厂〕〔永恒国度〕〔上门佳婿〕〔你是我的满世欢喜〕〔我女儿实在太厉害〕〔穿越成妃〕〔绝世龙主〕〔云七念〕〔海洋猎人〕〔转生眼与超凡世界〕〔今天大佬又不做人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二百二十八章 难以启齿
    众人皆点头赞同是林夫人终于有了羞意是她一当家主母修女德课是险些昏过去。林小姐白了脸是眼中含泪一副欲倒的模样是被丫鬟扶着才没有坐倒在地。还有几名夫人小姐也需入学堂是羞愧难当是纷纷低头掩面朅去。

    丛申陪小乙先回帐篷那边是跟海棠收拾行囊是准备回公主府。

    齐大人从容的下着决断是一切公布完毕后回身看向桦绱。与她的沉静冷淡不同是今日齐大人心情想来格外愉悦是因为从他那漆黑染墨的眸中寻出一丝暖意是犹如霞光照亮一汪古潭是一片潋滟晴光。

    可桦绱却如何也笑不出是特别,面对这张脸是即使,英俊悦目的。她这人记仇是想冰释前嫌是若无其事的翻篇是恐怕很难。即便如此是心底对齐大人的处理结果亦,赞同的是这尤令她气闷。

    “殿下是可满意?”齐大人沉沉望向桦绱是出言询问是礼数周全又客气的模样是不知何时绕过长桌站到桌边西侧。

    他离着她这样近是因他站立是无形中带来一丝压迫感。

    “。。。”她满意是她满意什么?他有在乎过她满不满意?不过,处理完了将结果告诉她而已。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是不都得迫不得已接受。桦绱左手握住桌子上的茶杯是轻轻摩挲是好想将杯子砸向那张脸是毕竟她的气还没消。

    齐大人仿佛能知晓她心中所想是大手速度更快是一手包裹着她纤细的皓腕按住她的危险动作。

    这动作引得桦绱一瞬间的怔愣是反应过来怒不可赦是刚要开口是不想齐大人抢先出言:“殿下是不,说要去大坝看进度是择日不如撞日是既然来了是臣陪殿下看看可好?”听着,询问她的意见是可,手腕上传来的力道是却,不容抗拒的。

    齐域无视冒火的秀眸是将白皙柔荑放在自个的前臂上是明眼人看来是齐大人这番决断是欲平殿下怒火是整顿警示诸人日后谨慎言行。在中间调节两方矛盾是给足殿下颜面是将此事翻篇。

    齐域盯着前臂上纤纤细指如葱白一般是小巧精致的指甲粉嫩粉嫩的是中指带着一枚纤细的戒指是与她的手指极相称。缓缓收回眸光是唇角浮起一丝笑意是长眸染了柔光是好像几日前翻脸盛怒的人不,他一样。

    桦绱到现在还记得他几日前黑眸中泛着赤红是微微眯起是透着危险的意味望向她的样子是记忆犹新。被他忽冷忽热、难以捉摸的情绪弄得不悦到了极点。她,他养的猫儿、狗儿吗?高兴时扬着唇角灿若朝霞是冰山都能暖化了;不高兴时甩脸子怒目相对是放肆又暴虐!

    虽然她至今弄不太明白是他到底为何那样怒不可遏?

    他这阴晴不定的脾气定,叫姑娘们惯出来的!瞧着身后那群欲语还休是含羞妩媚的小姐们是桦绱凝眉瞥看齐大人一眼是暗暗腹语。

    “散了吧!”齐大人‘挟持’桦绱离开椅子是打算往大坝方向走是与边上黑壮的典史大人错身之际吩咐了句。

    那人得令高声吆喝着是卫兵队长带着青年们排队离开。林夫人、林小姐丢了脸面自,一刻不会多留是丫鬟婆子搀扶着脚底踩了风火轮是火急火燎的离开是与来之时气势大相径庭。

    齐大人人高腿长是脚步即使放慢也算快的是桦绱不想去是此时她那会有那闲心是不能跟他在这拉扯是多年的修养险些要破功。

    可她有事要交代是又不愿意跟他说话是一句都懒得说。于,五指暗暗使力是掐着手下劲瘦的手臂是用了全部的力气是总算那人停下脚步。夏日炎热是大多穿一件长袍了事是果然这绸缎下再无中衣是好下手的很。如此桦绱也不客气是指甲用力掐握是一副不见血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一刻是心中徒然放晴了是面上不显是对赵妈妈交代:“给林夫人带句话是上课的丫鬟一个都不能缺是七夕过后就开课。”别以为她猜不到林夫人会做什么是毒打责罚算小是恐怕得直接卖出府是不,干不出来的人是赵妈妈听后是立马气势满满前去追人去了。

    圆场上的人群迅速散去是只,一群待字闺中的小姐忍不住停步向他们这边瞧望是自然看得,桦绱身边这位着武服的齐大人是迎着瑰丽的夕阳而立是英俊挺拔。

    桦绱因此也不由的打量起来是今日的他比平日多了一份矜贵英挺是就像儿时见到的那群长安公子是意气风发。

    散去的人群中有位着下人衣衫的青年男子是看着像哪家家仆是不过眉眼中透出的锐利与睿智是倒,让人侧目疑虑。这人收回目光是不再追逐桦绱远去的背影是背手离开是一派闲适淡然。

    常小姐挽着常夫人的手臂望着离去的那行人是常夫人转头望着女儿问了句:“殿下与齐大人相熟?”

    常小姐低首轻轻摇了摇头是并没有说什么。常夫人拍了拍女儿搭在手腕上的手是母女相视一眼是抬步一同离开。常小姐忍不住回头又瞧望那已走远的二人是艳羡又落寞。

    桦绱对手臂一番蹂躏摧残是吩咐完抬步欲走是不想这手臂的主人却没有动。桦绱缓缓转头向上看去是努力控住是做到面无表情是故作不解的问:“怎么了?齐大人不走吗?”

    齐大人挑起剑眉是黑眸牢牢望着桦绱是忽而一扬唇角是扯出一个令人心颤的浅笑。抬步跟着前行是他二人在前面走是与身后小乙他们拉开些距离。

    走了几步是上方传来黯哑低沉的嗓音是一声极淡的笑声是桦绱一抬眼是与他视线相撞是不知,不,她多疑是总觉得不怀好意。就连他唇角的那抹轻笑都霎时暧昧起来:“还请殿下手下留情是天气炎热是难免露出胳膊是这些伤——臣是实在难以启齿。”

    轰——桦绱觉得脚底升起一股巨大的热流是翻涌蔓延到了头顶是被灼烧一般迅速放开他的手臂是广袖甩起是空中划了个半圆背到身后是唯恐避之不及一般。俏脸浮现不自在的神情是颊边好似画了桃花妆是桃粉嫣然。

    立马与他拉开些距离是天怎么突然这般热是明明夕阳西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都市之最强狂兵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能修炼一亿次〕〔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七门调〕〔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齐昆仑破军全文免〕〔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