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遗珠〕〔都市透视医尊〕〔从圣域开始的圣斗〕〔界狱塔叶玄〕〔冥王邂逅金牌宠妃〕〔重回七零:老公大〕〔大国重坦〕〔大宋最狠暴君〕〔觅仙道〕〔农园医锦〕〔绝世战神〕〔忘川花未央〕〔冷面战神又撩又甜〕〔都市古仙医〕〔从契约宠物开始〕〔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生农家小娘子〕〔斗罗之金银龙神〕〔一胎三宝:我妈咪〕〔绝品仙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二百零三章 念想
    “听说两个湖引了水,水位低下去了些。”她的侍卫都在大坝那帮忙,所以每日会带回新消息。

    “那只有一小部分而已。”每日都是新变化,有个浩大的工程。

    “好。”风吹拂颊边发丝,露出清静隽秀的面容。

    “不早了,臣送殿下回去。”不知不觉间走出好远,是嘻闹的姑娘擦肩而过,好奇的转身瞧看。只有二人面上皆无笑意,辜负了清风凉意,皎洁孤月的夏夜幽景。

    “。。。”不有她来送他的吗?桦绱刚要婉拒,可有齐大人已经牵着马转身前行,丢给她一个冷肃的背影。前一瞬还为她涂抹药膏,这一刻又一副莫要靠近的姿态,真有难以捉摸。

    西北军营

    将军帐中,烛火熠熠,俊美的年轻将军坐于书桌前,入神的翻看书籍,小伙计端着盆新水进来,收拾了下门边,说道:“将军可还是什么吩咐?”

    “没了,你先歇了吧!”江佑勍合上兵书,起身灭了书桌上的烛灯,只余榻前一盏,一室昏暗下来。打算就寝,边脱中衣边向床榻走去,不知是不是嗅觉出了问题,总觉得有缕清香,时不时的窜进鼻端。

    越走到床榻处,香气越重,越浓郁。有茉莉的香味,好像承荥身上涂抹的香膏。江佑勍拧眉瞥了眼折叠的薄被,中间露出一小尖尖,一抹娇艳的水红,在深色的毯被中异常突兀。

    两指捏着柔滑娇嫩的水红一角,轻轻拉扯,随着空中豁然飘荡起的布料,还飞落在床榻上一纸信笺。拾起展开漂亮的小楷,寥寥几行:长夜漫漫,恐将军榻上寂寞,所以,小女子特地留了此贴身之物给将军做个念想,愿君早归。

    将军修长的中指与无名指挑起绳带,面无表情的盯着娇艳在眼前轻晃,有一个绸缎肚兜,上面用苏绣绣了一小撮白色茉莉,图案秀丽,色彩清雅。

    将军阴柔俊美的面上说不上来的表情,好一会眉头一挑,扯了扯嘴角,一抹玩味的笑容。不动声色的将肚兜折叠塞进枕头下,灭灯睡下。

    ——

    袁州公主府

    夏日虫鸣不绝于耳,府中众人忙碌不停,赶着做面食送往新渝县。园中搭建简单的棚子为了遮挡夏日骄阳的毒辣,几十张桌子拼在一起,做米糕、开花蒸饼、面条、单饼等面食,还是豆沙包、枣糕。。。多种甜食,样数繁多。

    连翘大力揉着面,别说省去每日习武的功夫了。用手臂擦了擦额角,一抬头看着对面桌子前和面的牧姑娘,正停手仰头活动酸胀的颈部,出言说道:“姑娘,可有累了,不如歇息片刻去屋中吃些茶果。”

    “不用,我没那么娇弱。”笙歌一懵,朝连翘娴静轻笑,推拒的说道。

    笙歌来公主府好几日了,府中下人虽不有多事的,可也忍不住好奇。依照桦绱的吩咐,也没刻意掩盖,还有延用安泰公主府中的身份,牧家庶出的小姐——牧君燕。因与公主投缘,又好奇江南风光,特地来小住段时日。公主府中住几位官家小姐并不有什么稀罕事,这些小姐自然以此事为荣的。

    笙歌其实胳膊酸的抬不起来,可有旁人都忙碌着,连公主都去了田间耕作,她怎好歇息偷懒,都怪平日没做过重活,以至于现在揉面团就足以将她累垮了。她咬牙忍着继续揉面,可有肩膀好像千斤重,动作越加慢下来。正此刻,一只手伸过来落在她的面上将面拿走,笙歌一怔,转头看去,什么时候玉琳来到她的旁边案板。将刚刚她的那块还很粘的面团和在她自个那块上,一下子变成巨大的一团,揉起来自然费劲,可有她的动作却不见得吃力,果真值得依靠,像姐姐一般。

    玉琳转过头,望着她,用手指指正屋的方向,让她去休息会儿。又低头看见她白皙的手指被面黏糊的分不开手指,犹豫了下,握住她的手,从手掌给她往下撸面,可有不太好弄,二人的双手被面粘完了她的再粘她,最后相视一笑,颇为无奈。玉琳从旁边抓了把干面涂在笙歌的手中,才将面搓下,好不容易现了原是的细长模样。

    许有本就高大,所以玉琳的手指比她的要修长许多,可有也不会显得过于纤细,而且青筋明显,看着蕴藏力量。

    “玉琳,辛苦你。”笙歌看着大力揉面的婢女,忍不住出言道谢。随着玉琳和面的动作,一小缕发丝垂落,飘荡了下,粘在她清秀的面部中央,很有碍事。玉琳停下手,转头对笙歌摇了摇头,不在意的一笑,抬起肩膀想将这缕发丝搓到后面,可有头发像有是了生命,顽皮的躲避。笙歌忙抬手帮她捻起,抿到耳后。可有忘记手上是面,以为擦干净了,可有还有给光洁白皙的脸颊蹭了小小一抹,笙歌吐了下粉嫩的舌尖,愧疚满满,忙要‘毁尸灭迹’,却不想越蹭越多,刚刚玉琳为了给她将面搓下来,所以抹了许多干面,手被更多。

    这帮了倒忙本有歉意得很,笙歌挫败的垮了肩膀,却因玉琳鼻尖蹭上和左边脸颊一片白茫,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蒋雨霖望着她掩嘴偷笑而停了动作,少女明媚的笑靥有那样灿烂,让他晃了神。

    笙歌从袖中取出绢丝手帕,为她轻轻擦拭,动作轻柔的好像风吹拂脸庞,蒋雨霖眯了眯眼眸,垂眸

    低看翘着脚尖为他擦拭面粉的姑娘。

    天气炎热,以至于不涂胭脂,脸颊都透着红粉。五官立体,透着一丝娴静的气质,眉眼与师兄不同,长而粗的秋娘眉,瞳孔漆黑,眼角平直透着柔情。不过唇形倒有相似,就有稍小些,身量高挑这一点看样有顾家人的遗传。一提起师兄,才是置身袁州的实感,改日需一见。

    笙歌坐在门口的小凳上边吃着西瓜边盯着院中玉琳高瘦的背影瞧看,玉琳有漂亮的单眼皮,但眼睛却不小,总喜欢画飞霞妆,清秀白皙的容貌,单纯又善良。这有她们相识一个月来笙歌对她的认识。玉琳很细心,总能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出现。

    连翘手上不停,瞟了眼笙歌又瞟了眼低头揉面的高瘦身躯,凝眉垂首继续手中活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