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楚宁〕〔剑临诸天〕〔武神之全球论战〕〔都市长生仙帝杨尘〕〔亿万追妻:总裁,〕〔堡垒时代〕〔至尊毒妃:邪王的〕〔卸甲为王陈飞乔雅〕〔王者李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我是真不想当大明〕〔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种田:西游之我是〕〔九界农场〕〔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人间苦〕〔终极斗罗〕〔承运而生〕〔脸谱下的大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67——2
    “顾琰曦,这是我给你求取的符袋,愿你金榜题名,摘得探花。”再过半年他要参加科考了,虽说已是准驸马的命定之选,但只是科考,又不入仕。全靠自愿与本事,试试无妨。

    “这你也信?探花?为何不是状元。”对他这么没信心。

    桦绱抿嘴绞着帕子笑的羞涩,一旁的李乾成看不下眼了,皱着眉眼说道:“东宫有个宫女姐姐说,她老家有那么句话,嫁郎要嫁探花郎。”

    都是既定的姻缘了,还玩这些花样,哎,少女实在难懂,八皇子摇着头暗暗吐槽道。

    顾琰曦似笑非笑的望着桦绱,伸手抽走她手中的红色符袋,拿在手中端详一番,扬起符袋,说到:“谢公主美意,定不负所期。”桦绱小脸蛋上飘起两朵云,躲在李乾成身后安抚着胸口躁动的小鹿。

    ——

    一个燥热的下午,天阴沉沉的有些压抑,太液池北方某处偏僻的小花园,几个锦衣少年少女在凉亭中,或站着或坐着吵嘴仗,百无聊赖的消磨时间。

    “你们说玩什么好。”行臻坐不住了,忍不住发问。

    “捉迷藏。”

    李行臻一副服了你的表情:“桦绱,你都多大了。”

    “我就要玩。”桦绱执意。

    不想此时施雯也怯怯的说道,眨着眼睛扮无辜:“我也要。”

    一旁的八皇子打着圆场:“成成成,本就是热闹,玩什么不成。”又一转身问:“北辰,你觉得呢!”

    “我随意。”

    “这妇唱夫随的。”行臻撇了下嘴角,调侃道。惹得少女的粉拳朝他门面袭来:“桦绱,你恼羞成怒了!错了错了。”连连讨饶。

    半刻钟,小世子李行臻额头抵着右臂靠在亭柱上,口中高喊:“十,九,八。。。”

    “不行,行臻你喊得太快了!”

    “哎——桦绱,东边啊,我可听着你的声音了。”

    “你。”桦绱只得提裙慌慌张张的跑开,一群人或往北或往南,不如她走西边。弯弯绕绕,往深宫跑去。

    忽然拐角有一小太监神色小心谨慎的兜着手前行,臂膀挂着个布包袱,疾步前行。刚刚一瞥,桦绱怎么觉得有些眼熟,这小太监她见过,在哪见着来?小心地远远跟着,最后望着他闪身一扇斑驳的宫门之中。

    宫门偌大的匾额上写着‘晖承宫’。

    回来,回来,别过去,别去。。。。。纵然知晓这是梦境,然而她醒不来。只能看着年幼的自己因为好奇又一次踏入绝地深渊。

    梦境中她暗想,这不是传说中的冷宫吗?小时候母妃吓喝她,若是不听话就将她送到‘晖承宫’,因为这闹鬼。其实她一直想告诉母妃,她不怕鬼的,因为没见过。但每次母妃为了达到震慑的作用会添油加醋给她讲一些鬼怪传闻,结果被吓的往往都是母妃自己。

    没一会小太监出来了,匆匆离去。可是,他手臂上的布包竟然不见了!

    好奇心被打开了,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一样,进殿一探究竟。

    院子颇大,却杂草丛生,野草都淹过她的头顶。大殿破败,年久失修,有扇门窗都掉落了。她发现进门西面杂草间走出一道路,顺着往里走。

    砰砰砰,心脏紧张的都要跳出胸口,手心出汗紧攥着裙裾。四周树木林立,少了修整,长得有些张牙舞爪的。风吹过,树叶哗啦啦的作响,有些阴森。要是晚上来,不用想定是吓人的。

    穿过破败的断壁残桓走了一会,也没走到尽头。这远比她想象的要大许多。夏虫鸣叫声高昂,隐约还听到有簌簌轻响掺在其中,还有隐隐说话声。她更小心前行,不曾回首,自然没看到身后有人轻步跟上。

    “显郎,你可别忘了,成儿也是你的儿子。”有些耳熟的嗓音前方传了出来,未修剪的杂草与树木遮挡了视野。好奇心作祟,她轻轻扒开草丛,也是巧一阵风吹过将前方草丛吹弯,看着一人着宫侍的服饰背对身兜手站立角落,那身形与大监很是相似,可惜看不清脸。他斜前方地上摊开的布包袱,颜色与刚刚小太监背的一样。包袱一角有掉落的腰封,腰封上绣四爪蟒中间嵌着宝石,这腰封她见过,母妃的寝宫。母妃女红做得好,可她倒是没遗传到。

    一双保养适宜的玉手将它捡起,以及露出的锦袖,金凤骄傲的高昂头颅,口中衔牡丹,周身绕百草。明黄的色泽此时是如此扎眼,这件凤袍,整个宏国只有一人可以穿。

    “这话别再说了。”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

    “我知。”似娇嗔,柔的不似平日的音调。可桦绱却听得刺耳,周身如坠冰窖。

    “听兄长说,顾御史好似暗中调查什么,显郎”她想起来了,那小太监她在哪里见过,东郊猎场,父王的寝帐。

    “孤与顾家已是姻亲,你不必担忧。。。”一声巨响在耳畔炸开,桦绱僵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无意识的向后退步,脚后跟却不小心碰到一枚泛绿的铜铃,细碎的声音想起,心中警铃大作。

    “谁?”

    修长的手一把捂住她的嘴,耳边响起气声:“跑,跑啊-”一转头,熟悉的面容撞入眼帘,一双长眸满含焦灼。

    少年微抖的手拉起她的手腕,往宫门跑。双腿像是灌了铅,脚步都打着飘儿。脑中一片空白,冷宫比想象的大太多:“我,我跑。。。跑。。。不动了。。。”她哆嗦的话都连不成声,心跳如鼓,风灌在耳朵里,呼呼震响。

    这一片废弃的冷宫,鲜少有宫人前来。不知跑了多久,寻了个离地手臂高度的旮旯,一旁野草冠层,爬满不知名的绿植,将她往里狠命一推。

    “听我说,躲好,别出声。人走了之后马上回东宫,这件事谁都不能提,谁都不行!”修长的手握着她的臂膀,生疼。明明就在她的面前说的话,她却觉得相隔好远,头浑浑噩噩转不过弯。坚定的眼神严肃的叮嘱她,或许因危急而紧张,英挺的鼻梁密密的汗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