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遗珠〕〔都市透视医尊〕〔从圣域开始的圣斗〕〔界狱塔叶玄〕〔冥王邂逅金牌宠妃〕〔重回七零:老公大〕〔大国重坦〕〔大宋最狠暴君〕〔觅仙道〕〔农园医锦〕〔绝世战神〕〔忘川花未央〕〔冷面战神又撩又甜〕〔都市古仙医〕〔从契约宠物开始〕〔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生农家小娘子〕〔斗罗之金银龙神〕〔一胎三宝:我妈咪〕〔绝品仙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六十五章 玉佩
    吩咐完了正事,就让他们散了,屋内余下桦绱与王池。

    “殿下,为何让杨大人去查?”

    “不是查,是让杨胜载守着他,拖延个几日,分散注意力。也让刘咏无法销毁罪证。”毕竟这么多天了,刘府送出两道信,皆被她压下。还有长安往这送的,这么长久下去不是个办法,会引人生疑的,话说罗廷旭也该回来了。

    “那万一杨大人他”告密,岂不就崩溃一亏了。

    “曾经有人告诉吾,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赌一把吧!”刚要出屋,又想起一事,玉佩,她的玉佩还未寻回。

    这边随着杨刺史与六神无主的刘大人离开没多久,殿下便让他们回去准备,要一一查阅各处。几位大人对刚刚之事自然要好生讨论一番。

    “殿下,如何听得风声?谁告知的。”一位官吏疑惑的走近前方的赵大人问道,好端端的查办刘咏。要说刘大人的丰功伟绩袁州谁人不知,好像谁都有可能告密。不过,能不能办了,就另说了,毕竟长安有靠山,还是刑部。

    赵世文知晓殿下与刘家的渊源,但也不便明说,对着另一边如朗月般的齐大人隔空对视了眼:“谁说的重要吗?重要的是袁州要起风雨了!”

    “几位大人,请留步。”府丞远远追来:“赵大人,殿下命你与于大人回新渝巡视。”转头看向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青年说道:“齐大人,公主有请。”

    这疏林苑有成片的竹林,茂密得很。疏林二字?谦虚了。好像书房都会种梅兰竹菊四君子,暗示主人高洁的品性。‘林翁爱梅,朽木爱兰,坡翁爱竹,陶翁爱菊。’

    记得顾太傅园中也有成片竹林的,那时她身边有个清俊无俦的少年,陪伴左右。

    “观棋不语,真君子。孙儿在权衡,君子的分量。”

    “如何?”

    “不过是虚名罢了,祖父,失礼了。”

    “混小子。。。”顾太傅瞠目气结。。。。

    桦绱浅笑,脑中回忆往昔种种,身后响起脚步声打断思绪,一步一步走近,听得出王池的,但那人她竟听不到。果真,遮起眼睛,你会看到更多。

    “那贼人审问的怎么样?”桦绱转身问道身后的齐大人,王池已退到院外侍奉。

    “回殿下,一共三十四人,全部抓获。那日追赶的两名贼人是这团火的头目,中箭的是帮主人称‘麻六子’,宜春本地人有名的地痞。少时没了家人,早年有个姐姐多年前病亡,那时年幼无劳动力,坐吃山空便学会偷鸡摸狗的本事。”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另一个是隋长风将军麾下逃兵,不知触犯何条军纪,微臣打算去信一问,也好结案。”

    “没了?”桦绱比一般的姑娘稍高些,又瘦挑。背对身,静立竹林前,婷婷之姿,分外曼妙。

    齐大人恍然想起,回道:“哦,所获赃物数量巨多。皆已贴了告示,需本人亲自到府衙登记排队认领画押。”还有别地的,等宜春百姓认领完,转交其它两县。做好登记,若有人冒领也可追回。

    “这样啊,齐大人,本宫的玉佩丢了。”只能据实相告。

    “因赃物众多,还在一一登记入册,恐怕一时半会很难找到。衙门近来诸多事务,一干官兵忙的几日早出晚归,还望殿下宽裕几日。”齐大人拱手垂眸,说的话滴水不漏,可是挑不出半句毛病的。

    一时半会?又是多久!桦绱皱眉追问:“什么时候?”

    “三日内。”低沉磁性的嗓音像是上好的古琴,悦耳动听。

    “不行,太迟了!”她的贴身之物,掉落在外,想想就令她不舒服。

    剑眉一挑,眸光变暗,干脆的朗声回道:“好,殿下放心,微臣立刻回去命人先找玉佩,让其余子民等候另行通知。”

    桦绱豁然转身,轻纱纷扬,似要言语,终究忍了下去。盯着低垂的俊颜被噎的无话,只得作罢:“算了,排队吧。”这人,是在提醒她刚刚说要秉公执法,却又挟权倚势插队走后门。

    不愧是入殿试的才子,真是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好,本公主遵守制度,以做表率。可那玉佩。。。走出去一段距离又停住,闭了闭眼睑。复而回来两步,欲言又止的说道:“那上面,有本宫的名讳——桦绱。”说完离开,身影竹林间翩然而过。

    女子的名讳不得告与外姓男子的,儿时,尚宫嬷嬷耳提面命,再三叮嘱。

    翩翩倩影消失竹林尽头,齐大人收回眸光。仰头望着日头高升,日光大盛,晃得黑瞳要出幻影了,抬袖遮眼。声调冷然低低呢喃了句,不知是回谁,轻的都压不过林中雀儿的鸣啼。

    当晚深夜,一片安宁中,御史中丞林大人帅一干人等,杀到袁州地界了。没有停歇的直奔萍乡县,带着明晃晃的圣旨将沉浸睡梦中的刘家抄了个底朝天。

    献宗吩咐从十六卫中抽调千人组成一队,协助搜查,羁押犯人不加以他人之手,事办得分外妥帖。林大人夸赞:“都快赶上黑羽卫的承彧司诏狱了。”当然夸张的比喻,跟那‘人间地狱’诏狱比之想必这还是温暖许多的,起码耐心的等待刘大人将外袍穿上才将人提溜出来听旨发落。

    牟玉照飞驰连夜赶回,将这消息带回公主府,桦绱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宜春府衙后的私宅,夜深还有一扇窗透着熠熠灯火,桌前灯下,男子手执一枚古璇玉,通体翠绿莹润,正面刻有凤和篆刻文字,背面是繁复宝象花,玉下面坠着五彩丝线。

    男子长眸漆黑幽暗,情绪掩于弯翘浓密的睫毛阴影下,纤长的手指抚着玉上刻字,‘桦绱’二字显露出来。

    让人意外的是,次日林大人来了宜春,宣读另两道圣旨。一道是对桦绱的大肆封赏,直接将位于袁州西北方相邻的潭州赐给她。她的封地扩大,皇叔的偏爱让朝中多少人对她心存忌惮,当然还有愤恨。

    另一道旨意便是人事调动,杨大人的调令下来了,去潭州上任刺史一职,果真是逃不出‘长乐公主’的阴影;而袁州刺史命宜春县令齐域接任。宜春与萍乡两位县令由吏部派任,不日将到位。与此同时还将上任一位袁州司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