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遗珠〕〔都市透视医尊〕〔从圣域开始的圣斗〕〔界狱塔叶玄〕〔冥王邂逅金牌宠妃〕〔重回七零:老公大〕〔大国重坦〕〔大宋最狠暴君〕〔觅仙道〕〔农园医锦〕〔绝世战神〕〔忘川花未央〕〔冷面战神又撩又甜〕〔都市古仙医〕〔从契约宠物开始〕〔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生农家小娘子〕〔斗罗之金银龙神〕〔一胎三宝:我妈咪〕〔绝品仙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五十九章 账本
    白皙的手指欲拾起,被桦绱挡了下前臂,引得俊颜侧过,簇着眉头,不悦的盯着她,桦绱淡声说:“怕了你了,这副不行,太重了。”说完拉开上层锦盒自觉的取了菱形金片步摇戴在右额前,两支玉簪插在左侧发髻上,再别上朵嫣然绢花。与铜镜中的他对视了眼,一副这总行了吧的无奈神情。

    “勉强过关。”一旁的连翘满眼崇拜,果真还是云公子厉害。

    “殿下回府,为何不与我说。”本来他还打算过两日去山上呢!二人铜镜中眼神交流。

    那眼中好似有它意,桦绱垂了眼眸,错开视线不予深究,说道:“承荥郡主来府中了,多日奔波,未曾醒来。”她自然得回府照看,听丫鬟说中间起了两次,喝水小解后便又倒床入梦,睡得酣甜。

    云青听着桦绱言语,眼睛无意瞟向梳妆桌上面,几个如同玉枕大小的木盒,随意放在那里。是刚刚连翘找东西从墙边的柜子中搬出来的,其中一个做工十分精美古朴,瞧着年数久远,上面虽挂着铜锁,铜锁正面绘着繁复纹路图形,这图案特别的很,像是龙,背后托一朵繁花。就像某个家族徽标,锁上插着钥匙。

    云青好奇,刚要打开被桦绱看见,一手摁在木盒上方,冷声说道:“勿动。”面上仿若带着霜花,冷肃不悦。

    云青自知理亏,不该乱动,但也不甚在意,风轻云淡的笑言:“殿下,既已穿戴妥当不若到院中吃盏茶,赏赏春色满园。”便背手大步出殿。

    多年前的影像被提了出来

    “余儿,过来。”

    “父王,您怎么来我的寝宫了?您都好长时日不来看我了。”嘟着嘴,撒娇道。

    “孤这不是来看你了嘛!”揽着桦绱往殿中书房走,下人纷纷退下。

    “哎——父王这是什么?”小桌上放着一个不大的木盒,雕刻古朴,上挂铜锁,刻有纹路,桦绱第一次见,好奇的问道。

    “打开看看,这是父王给余儿的嫁妆。”昨晚父皇夜宴赐婚她的长公主,东宫无上荣耀,许的还是百年世胄的顾家,对他来言,多了一座坚实的靠山。顾太傅的为人自不必说,跺一跺脚文坛震三震的当代大儒,亲家顾鸿雁又朝中任要职。他家三郎猎场就见着一次,是个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文武兼备。虽将来屈驸马之位,可是也权由他决断,他可以为他的长公主破例,予以重用。

    感慨他的嫡女悄然间长大了,已经可以许人家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嫁作他人妇,生儿育女,顺遂一生。想起十二年前女医将余儿抱给他的时候,襁褓中的女婴闭着眼睛小嘴打着哈欠,软软的娇嫩可爱。那份激动欣喜的情绪历历在目,心中感慨万千。

    “父王,你说什么呢!余儿还没嫁呢!”小姑娘害羞,听着不好意思,嫁给顾琰羲,想想都脸红。

    望着自家姑娘颊上绯红的景象,暗叹真是长大了,怅然说道:“不是定亲了,怎么不喜顾家儿郎,要不父王跟你皇爷爷说说,毁了这门亲,不作数。”

    “父王,君无戏言。”一双水灵灵的瑞凤眼乌溜溜的盯着重显太子,当看到他脸上的笑意,知晓是逗她玩的,气鼓鼓的喊着:“父王!”

    “好了,好了,孤不逗你了,来打开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将一枚铜钥匙放到桦绱手中,天下就没有姑娘不喜欢礼物的,甭管大小贵重,打开之前的心中必然万分期待欢喜。桦绱开锁掀开锦盒盖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巴掌大的方形印章和古金令牌,以及一块丝帛锦卷。

    “这是什么呀?”桦绱拿起印章,小篆刻的古秦字体不太好认,龙什么行?

    “余儿先好生放着,等你出嫁时孤就告知你。”等你出嫁那日,定十里红妆,丰厚的嫁妆顾家抬都抬不完,孤的掌上明珠当配得如此。

    ——

    桦绱搬起木盒放于角落衣橱的暗格中,盯着木盒的眸光中满是悲寂,一闭目,掩下情绪,关上柜门,再转身的时候已恢复常色。晚上,得将它收于暗室。

    园中石桌前,身后姹紫嫣然,百花灼灼。云公子斟茶将茶杯放到桦绱面前,一抬眼看着她迷离出神的眼神落入他的面上,冷下脸,可是无损俊美的容貌,美人真是生气也有别样的‘风情’,抬着下巴骄傲的问道:“殿下,在看谁?”

    “你穿的太华丽了。”桦绱回神敛眸,答非所问,心中暗叹了句——招摇。

    云公子目光冷冷,嘴角拭笑阴阳怪气的说道:“要是素雅一些就更像顾琰羲了对吧?”那他就真真成了顾三公子的影子,真是不把他气死不罢休。他本来就喜颜色明丽绣繁华长衫锦袍,配上玉环香囊,铜镜映照怎么看怎么惊艳,这是格调懂不懂!忍不住握了握放在膝上的拳头,不气不气,自我催眠。嫩白的手掌攥出了痕迹,手才泡的牛乳,要淡定。

    桦绱恍若未闻云青的这番心潮涌动,也不搭腔二人就这么坐着,暖风拂面,画面一时和谐的很。连翘一旁眼睛左右移动看着,好像云公子在的时候,公主才有生机。

    半个时辰后,下人来报承荥郡主醒了,桦绱前来还未开口,“我饿了。”这是她们时隔十年春秋见面对话的第一句。

    平日书信往来倒是频繁,见到承荥,眼生的很。有些人容貌变化太大了,前些日辛婉月倒是没大变样,除了胖了些。可是承荥,若在府外迎面走来她完全认不出。几年前她与仪宾江弛的婚礼也是王池替她去的,当然带了丰厚的贺礼。静静地端望,从细微的神情中才瞧出儿时的影子。一双杏眼稍长了些,有了女子的妩媚,倒也是个漂亮灵气的姑娘。

    “何故这般狼狈?”桦绱倒不知她府中的膳食做的这般好吃,可瞧到承荥吃的狼吞虎咽的模样,觉得自己也饿了。

    时光轮转四季更替,她们不觉间都长大了,上一次见承荥那时她们都是黄毛丫头,她还是东宫嫡女,未来储君的女儿。如今已物是人非,承荥已是江家妇。也不知那些昔日的伙伴过的可好,妍月,倒是令她意外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