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楚宁〕〔剑临诸天〕〔武神之全球论战〕〔都市长生仙帝杨尘〕〔亿万追妻:总裁,〕〔堡垒时代〕〔至尊毒妃:邪王的〕〔卸甲为王陈飞乔雅〕〔王者李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我是真不想当大明〕〔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种田:西游之我是〕〔九界农场〕〔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人间苦〕〔终极斗罗〕〔承运而生〕〔脸谱下的大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57——2
    “随母?”被称为赵大人的中年男子诧异道。

    对面白皙纤长的手指执茶盅轻顿,一声淡笑,语气颇有些无奈的说:“上一代的恩怨了,不提也罢。”

    “哦?哦,是是是。对了,杨刺史不日就要离任,不过令书还未发放,不过也快了。听说推荐信都写好了,就等盖了公主凤印。”

    “赵大人耳听八方,消息最是灵通。”

    “嗐——。袁州就这么大的地儿,房顶几列瓦,墙上几块砖,不难打听。”齐大人新官上任,对袁州了解的不多。赵大人有意交好邀约,他爽快应下,便有了今日的茶会。

    灰蓝衣衫男子看不到脸,却也能从周身细微的动作习惯,看出风轻云淡不为俗事拖累的潇洒性情。执起茶盅,品一口香茗,望着楼下熙攘的人群说道:“那倒是要恭喜柳大人了。”

    “杨刺史为人刚正不阿,两袖清风,倒是个少有的清官。但官场,过于刚正绝非好事。来袁州之前,听说为了百姓得罪上封、同僚,被人使了绊子,本来该调去洪州做刺史,偏偏下放咱们这个小地方。所以说,为官者要圆滑,左右逢源。”嘢了口茶又说道:“这不,吃一堑长一智,学乖了。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称病躲在府中。不硬碰硬,却也做不来阿谀奉承,就是个轴。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熬过四载好离任。”

    “咱们袁州官场闲散,各忙各的,互不搭界。公主起初还在公主府居住了两年多,后来干脆移居明月山中,听说青灯古佛,快六年未下山了,平日都是府丞王池料理事物。而各县有县令,自己的地界自己做主。杨刺史也懒得过问,萍乡县县令刘咏齐大人想必还没瞧着,那才是个无恶不作的贪官。不是正经科考出身,刑部侍郎刘先的堂兄弟。杨刺史何必跟他硬碰硬,若是都像齐大人这般年轻有为,为国为民、随车致雨,自是没有过问的必要。”之前的政绩颇为闪耀,多方赞誉,太尉徐万里徐大人的推荐信,还有什么好异议的。可谁能想到,这么个注定官路恒通的青年才俊,能叫脸给耽误了仕途,差点做了驸马。瞧看齐大人过于英俊的眉眼,心中唏嘘不已。

    对面灰蓝衣袍的齐大人静静听着,浅浅一笑,俨然不知赵大人心中的百转千回。

    “这是公主的封地,那才是正主。”胖胖的食指点着桌子上言语:“公主历经父王离世,准驸马顾三郎坠崖。心中岂不悲痛,来袁州后,出府门的次数少之又少。女子理政不多见,亏着不热衷,否则”一拱手,别有深意言道:“岂不扎眼。”各亲王、公主是可以过问封地诸事,但主要还是刺史管理。

    “为何?”清冽男音疑惑反问。

    “公主身份特殊,是前储君的嫡女。重显太子知晓吧?先皇对其有多看重,十二岁便立为太子,入东宫。一直当储君培养,明皇病重,太子竟然暴毙东宫,谁听了能不起疑心。”正是壮年,平日不曾听到玉体抱恙有疾,还是明皇驾崩,朝中无主的紧要档口。冀王殿下又恰巧受召回皇城,这时辰卡的,没点猫腻?谁信!重显太子身下还有嫡子,虽年幼,可也是正经皇嗣。太子做储君多年,早有自己的党羽,且羽翼渐丰,新皇登基,想坐稳皇位并不易啊!

    “公主为女子,不能继承大统,自然就没有威胁。所以天家百般重视宠爱,如同自己的女儿一般,嘘寒问暖,奇珍异宝的赏赐常常送到公主府。崇王若不是身体病弱缠绵病榻,岂会这般好过,就是这样,也有暗卫盯着崇王府一举一动。”说的尽兴,微胖的身体前倾,肚子紧紧贴靠方桌边。

    天家这步棋走得妙,给世人瞧,他可没苛刻侄女、侄子,还将他们宠的如同嫡亲子嗣,借长乐公主制衡太后陆氏一门,何乐而不为。

    当年长乐公主一身血衣朝堂讨说法,宏国谁人不知?陆家被强行与公主生死绑在一起,若真是陆氏所为,那可是自作孽不可活。

    天家有天家的烦恼,陆太后身下有嫡出的八皇子;远在一方的恭王,那野心,昭然若揭。对皇位虎视眈眈的可不少,这还只是内忧而已。西北边界敌军又蠢蠢欲动,各国势力暗中较劲。江家刚被削了兵权,新皇欲复还,可有人眼红惧怕,怕有一日江家重回权力的巅峰,还不得清理差点遭受灭门的血海深仇,江家嫡长女狱中枉死,能不讨要说法?顾然百般阻挠,恶意谗言。

    献宗虽心中忌惮,然又不是昏君。满朝找不出几个能挥师北上,杀敌有勇有谋的大将。只会像群无用的市井小人,勾心斗角,耍嘴皮子。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只会背后用阴招。

    献宗朝堂大怒,摔了折子,厉声大喝:“不派江家,派谁?谁再敢多说一句,就替江镇北上战场!”虽也有武将可胜任,然还有东北、南部要做镇。而且西北地形江镇北最为清晰,对敌军讯息战术了如指掌。兵法曰: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江家男儿回了西北战场厮杀,驰骋疆场,但还附送了位监军大人,张皇后的兄长——国舅大人。他哪懂得领兵打仗,不过是去给人添堵罢了。卖命还不给实权,处处受监视,憋屈呀!此招可够阴险。

    当然,江家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江家三郎江玦。献宗有意着重培养,收揽麾下。江三公子也的确是天降奇才,注定是千古名将。十六上战场,十七做先锋将军,十九取敌军将领首级,威名大震四方。二十岁平定东突厥,剿灭三十万大军,且善待归顺敌方将领。杀伐果决又原宥大度,乃大将风范。善用兵法,屡立奇功,‘战神’的名号不胫而走。与刖阑国的简相齐名,是举世无双的美男子。一个战神,驰骋疆场百战百胜;一个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赵大人言语中诸多赞美钦佩之意,一抬头望向对面,叹到:“不过齐大人的容止也不逞多让。”端看右脸颊有道小指节长的疤痕,但并不影响面容英俊,还平添一份羁傲。

    “听说多年前,顾家三郎与江家公子一样在长安闺中颇具人气的。不过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最强狂兵陈〕〔世子很凶〕〔我能修炼一亿次〕〔七门调〕〔烂柯棋缘〕〔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齐昆仑破军全文免〕〔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