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龙殿〕〔夫人每天都在线打〕〔重生之崛起人生〕〔顾芒陆承洲〕〔爹地,大佬妈咪掉〕〔顾先生的第一宠婚〕〔妖龙古帝〕〔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最初的寻道者〕〔超级丧尸工厂〕〔永恒国度〕〔上门佳婿〕〔你是我的满世欢喜〕〔我女儿实在太厉害〕〔穿越成妃〕〔绝世龙主〕〔云七念〕〔海洋猎人〕〔转生眼与超凡世界〕〔今天大佬又不做人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五十三章 梦魇
    1

    璀璨闪耀的星空,蓬勃英俊的少年,肆意狂奔的骏马,夜风下摇摆的芦苇丛。还有飞舞的萤火虫,像是天边的星,一闪一闪带着记忆的影像扑面而来。

    “哇——”娇俏的脸蛋儿上满是惊喜的感叹,表情也鲜活起来。

    帅气的少年抬臂飞掠,随后摊开手掌,小小的亮光颤悠悠的飞起,一只萤火虫儿。

    “喜欢吗?”宠溺的眼神,在朦胧的月光中隐隐显现。

    夜风拂面,少女生动的脸庞带着甜甜的笑意:“太喜欢了。”长安城外的夜空这样美!他答应过她,带她去看城外的风景,不曾失信。

    “那公主殿下——拿什么做谢礼?”深邃的眼眸目光沉沉,淡淡的笑意浮现俊颜。

    少女贝齿轻咬着唇瓣,卷翘浓密的睫毛静静覆盖在眼睑上,像蝴蝶翅膀般微微轻颤。忽而踮起脚尖引颈前倾,在少年扬起的唇角印上一个淡淡的吻。少女手中不知名的小野花散发着幽幽清香,随着夜风飘散。倏然,从芦苇丛中成片萤火虫向夜空振翅飞起,形成一片密密麻麻的柔光。

    少年的笑僵在唇边,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如同只受惊的小白兔般,惶恐跑开的少女,广袖飞荡,裙摆打着旋飘扬,好似翩翩起舞的蝶。

    少年食指抚了下唇,仿佛那里还留有一丝清新香甜的气息萦绕唇边,久久不曾消散。冁然而笑,漆黑如夜的长眸中星光熠熠。。。

    遽然,狂风大作,掉落的腰封,磅礴的暴雨,破败的灵堂。。。

    又回到那日,嗓子如同用火焰烧过般的火烧火燎,连呼吸都带着尖锐的痛。她用尽全力拍打宫门,却无一人回应。高声喊叫,嗓子早就发不出正常的音。吱吱呀呀刺耳难听,像是老旧的宫门嘎吱作响。

    她心灰意冷,昏昏沉沉。倏然,前方宫门缝隙中有液体渗入,渐渐加速涌动,不一会大片深色水泽蜿蜒到她丝履裙边下。她伸出因拍门而变得肿胀青紫的手往那一摸,黏黏的触觉带着温热,抬起手顷刻间腥气冲天,手上分明。。。分明是——血!

    “啊——!”桦绱惊醒,眼眸盈满水泽瞪大无神,死盯着床顶,重重喘着粗气,周身如同浸在水缸中一般,头发湿粘贴在额头脖颈间,脸色煞白。手心湿漉漉的触觉让她不安惊恐,颤巍巍的抬手瞧看,纤细的手臂与手指都有些瘦的脱相,好像轻轻一折就会断掉。

    外间侍女起身下床穿衣声隐隐传来,以及屋内昏黄的灯光浅浅照耀。原来是梦,一场可怕的梦魇。

    随之涌来的是背后钝钝的疼痛,从左肩蜿蜒至右腰侧,并且久未翻身整个后背的僵硬酸胀令她忍不住轻轻呻吟出声。

    “公主?”层层帘幔被掀起,空中飞荡犹如海浪。海棠步伐匆匆走来,只来得及披上中衣,身后紧跟进来的连翘将帘幔收起一边,挂在帘钩上。

    “可是梦魇了?”桦绱弓着身朝里侧卧,头扎在锦被里,右手紧攥着被角不曾言语。海棠急忙上前从背后拥着她,碰了下她因用力而泛白的手,果不其然僵硬冰凉。

    将桦绱被汗水打湿的发丝饶于耳后,一边低念宽慰:“公主,没事了,都过去了。”

    一旁的连翘又点了两盏灯,屋内明亮许多,对刚刚进来的兰芗说道:“端碗热米粥。”桦绱儿时肠胃虚寒,平日饮薄粥当水喝,多年养成的习惯,大锅放灶上小火慢炖,随时喝都是热的。

    连翘做事麻利,接过婢女提着的热水桶,取水倒入两个青铜珐琅汤婆子中,走到床前小心的塞入被窝里。抓起桦绱的脚一试,冰得很。虽是蒲月中下旬,可是公主这身体早些年伤着,落下了病根。这些年积郁成疾,夜中惊醒是常有的事。

    兰芗将一小盅薄粥端过来,跟海棠说:“有些烫,让公主慢些喝。”

    “你俩先去睡,今儿本就是我当值。”她二人退下,海棠给桦绱捂着手,轻声说道:“公主,不想了。”又瞧桦绱眉头紧锁,似是痛苦,又问道:“可有不舒服的地方?”问完才想起后背,忙将其中一个汤婆子放在桦绱的后背处,她伸手沿着左肩轻轻揉捏按压。隔着薄薄的绢丝小衣,手指肚清楚的试着,一条如同筷子尖宽窄的凸起蜿蜒至右腰处,那样清晰。山中潮湿,伤处时常泛酸,都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海棠心中难受,手下的动作更为轻柔。

    好一会,被里传来带有鼻音的声音:“好久没做这样的梦了,以为记得不那么清晰了。”

    “公主。”忘了吧!可是海棠说不下去。忘,谈何容易。

    公主重情,若是能忘了,何苦跑到这云海山林中,何苦带了一身伤,何苦孑然一身,又何苦双十年华青灯古佛旁。。。

    “许是好久没去后山了,明早我要去趟。”桦绱淡淡的说,好像呓语。

    “好。”海棠喉间有些堵的难受,梗咽的回道。

    桦绱坐起身喝了粥,漱了口,被劝着歇下,昏昏沉沉的本以为一夜无眠,却不想竟睡了过去,这一次没有惊梦。

    海棠清早进来问了两声,没有回应,掀开帘子看到桦绱有些发红的脸色,一试额头,微烫,想是昨夜出汗受惊所致。这园中有从南阳重金请来的郎中,听说医术高明,不过殿下近来的确睡得安稳许多,只是昨日。。。

    郎中开了汤药,煎完送服睡下,海棠连翘轮换床边照料。

    阳光正好,明媚灿烂。

    此时几百公里外,岳州与洪州交界,一家不小的客栈上等房内,辛婉月给她夫君理整外袍,章大人虽中等身量,长相倒是周正斯文。被一身华服衬出丝翩翩贵公子的味道,二人牵手出了寝室,坐于膳桌前,辛婉月接过侍女手中的碗,舀了勺子粥给章越。

    “我有一事要与夫君商议。”辛婉月手中搅动着勺子,言语迟疑的说道。

    “何事?”章越舀粥吹气,抬眼看了眼妻子。

    “夫君要去福州上任,可否途经袁州,停歇几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都市之最强狂兵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能修炼一亿次〕〔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七门调〕〔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齐昆仑破军全文免〕〔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