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本小奴超A的〕〔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叶晨萧初然小说〕〔海兰萨领主〕〔叶辰萧初然免费章〕〔最佳女胥林羽〕〔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科技帝国从高分子〕〔农女的逆袭人生〕〔神奇宝贝之突破巅〕〔毒妇和她的死对头〕〔我女儿实在太厉害〕〔超级修真弃少〕〔陆欣然〕〔鉴宝无双〕〔楚玄辰云若月〕〔云若月楚玄辰全文〕〔云若月〕〔女主叫云若月男主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四十三章 轻薄
    1

    “取?不用了。”桦绱即使有醉意也没忘发生的丢脸事,揉着额角,醉意浓浓的回道。

    顾公子抬步上前,伸出双手撑在圈椅的扶手上,倾身靠近,长眸里闪着柔光点点,压着嗓音蛊惑的说到:“殿下,再想想。”

    “嗯——改日吧。”桦绱抬首眼神迷离的盯着这双她甚为着迷的长眸,唸唸回道。

    “哪一日?”顾公子立体的薄唇攸攸飞扬,墨瞳沾染笑意,那样英气逼人,璀璨耀目。

    桦绱水眸闪现惊艳之色,目不转睛的瞧望着:“。。。明日。”

    “好。”俊颜笑意加深,沉声回复。

    桦绱觉得这是如梦般的不真实,仔细盯着细看。他右脸颊那处依然有一抹微小的粉红,小指甲盖大小,不细瞧不明显。但桦绱知道那是什么,她口脂的颜色。抬起右手食指,轻轻在那一抹,柔滑的触觉。

    邀功般的伸到顾公子面前:“你看,口脂——唔。”纤细的手腕被一把握住,桦绱不解的望着那双漆黑如夜的长眸,还未瞧明白那眸中一闪而过的光,俊颜猛然靠近,樱唇上温润柔软的触觉充诉着此时混沌且不大灵光的脑中。只觉眼前炸开一片绚丽的烟花,脑中一片空白,怀中不知何时揣着一只闹腾的小鹿,不受控制的撒欢蹦跶。

    不知过了多久,顾公子直起身躯,一脸正气的斜睨着懵懵的桦绱沉声说道:“殿下,众目睽睽之下轻薄了在下。所以在下轻薄回来,不唐突吧。”桦绱愣愣的紧盯那两片好看的薄唇,吐露话语,他刚刚说什么了?

    桦绱怎么出的这间屋已经不记得了,只是神情木然的出了门,轻轻抚了下嘴唇,尔后扬起唇角,笑得十分荡漾甜蜜。颠颠的追寻顷长的背影回了水镜。门口瞧他未进门,桦绱以为是避险,便如沐春风般的入室落座,抱着朝歌靠在她肩膀上,闭眼甜笑假寐。

    就刚刚顾琰羲与桦绱出来的那储物间斜后方,一锦衣小公子圆睁着双眯缝眼,震惊呆愣的望着他二人离开的背影,久久不曾回神,旁边门口的竹牌上挂着‘男子解手房’几个行楷字样。

    康王殿下长安别院

    书房烛光熠熠,青铜炉中香气袅袅。

    康王一手撑头,坐在书桌前,笑得‘恬静嫣然’。好一会扬起右手中的书信空中晃动,远远瞧着院子中跪着的小小少年,问着桦绱的宫侍:“你家殿下,这是几个意思?”

    桦绱身边的宫侍个个人精嘴甜,夸起人来草稿都不用打的:“我家殿下常说康王殿下是他最信任的叔叔,办事最稳妥。”

    康王听后霎时冷笑了几声,嘴角抽了抽,回道:“那她把老八摆哪啊?整日跟个奶妈子跟那鬼丫头身后侍奉,连个信任都没混上。”

    宫侍知道瞒不过康王殿下,尴尬的抬头瞧他神色未恼,干笑两声。康王翻了个白眼,说留下吧,两个宫侍急忙跪下谢恩。

    他起身背手,端着架子跟那俩跪地宫侍说:“回去告诉鬼丫头,只此一次。雄救美的戏码她还是以后长大再实践,现下都不知情为何物,别平白被若干人相许,惹下风流债,难以跟侄女婿交代。”宫侍对视了眼,笑着应下回宫复命。

    东宫昭阳殿

    朝阳东升,火红整圆,就像桦绱小瓷碗中七成熟的鸡蛋,漂亮极了。

    几个宫女内侍相互挤眉弄眼的想问又挑不出个代表,最后猛地将兰芗推了出去。兰芗怒视他们一个个八卦的模样,清咳了声,走到圆桌前给桦绱布着菜,观其神色说道:“殿下昨日英雄救美救了个漂亮的小少年?”

    “殿下,昨日听说遇到歹人,是真是假?”一旁的宫女姐姐见兰芗开了头,也探身疑问道。

    “怎么还差点摔下楼梯?小祖宗哎,真真吓破魂了。”乳娘坐着对面的小圆凳上,一边做针线活,一边忧心不已。

    “听说顾公子救的您?莫不是赠您雪白的顾公子!”一说完,都是怀春少女,一个个对视掩嘴娇羞含笑。

    “殿下,您说话呀?”兰芗放下筷子,蹲下仰头看着桦绱催促道。

    桦绱懒得搭理他们,抬头瞪着那个背对着她,站在门口抠门灰的身影,将手中的竹筷搁下,狠声喊道:“小城子,你这大嘴巴,真不牢靠!”

    小城子急忙转身扑跪到桦绱身侧,十分委屈的给自己开罪:“殿下,是他们逼奴才的。”

    桦绱都懒得搭腔,冷着张小脸,黑不溜溜的瞳眸盯着他,不言不语。

    小城子一瞧桦绱这番表情,知晓定是骗不过。只得扮委婉状,娓娓道来:“殿下,您想想昨日遇到多少事端,奴才小心肝都快吓破了。这一晚可谓是一波三折、曲折离奇、跌宕起伏”偷瞧了桦绱一眼,将后面的词汇憋了回去“的厉害,奴才担不了这么多事,就想找个人唠唠嗑。奴才对天发誓,就跟俩人说的。谁知,这几个嘴没把门的才一个夜晚昭阳殿就传遍了,恐怕一点红都知晓了!”一旁鱼缸中的纯白锦鲤静静地停在那,头上顶着块大红,此时恍若定住一般,身后的尾鳍水中清透仙袅。

    等等?锦鲤!乍然脑中一闪而过的影像——

    储物室,锦鲤灯。

    清冽磁性的声音,微暗的灯光照在高大顷长的身躯上,将影子拉得老长。

    “那日留在在下园中的画筒还在,殿下。。。走的过于匆忙。”

    “殿下打算何时来取?”

    他双手撑在圈椅的扶手上,与她那般亲近,倾身靠近,长眸里闪着柔光点点,压着嗓音蛊惑的说到:“殿下,再想想。”

    “嗯——改日吧。”

    “哪一日?”入目的是顾公子立体的薄唇攸攸飞扬,墨瞳沾染笑意,那样英气逼人,璀璨耀目。

    所以她晃了神,随口答道,未经大脑:“。。。明日。”

    她忘了礼数,只觉得那一抹小小的红色太过突兀,影响了容止俊俏的他。食指轻轻一抹,邀功般的伸到他面前:“你看,口脂——唔。”俊颜猛然靠近,樱唇上温润柔软的触觉是那样清晰。

    吻——!他们两个?

    以及顾公子的那句:“殿下,众目睽睽之下轻薄了在下。所以在下轻薄回来,不唐突吧。”

    桦绱瞬间风中凌乱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摆摊卖大力〕〔冷宫签到八十年,〕〔不会真有人觉得师〕〔我不可能是剑神〕〔一开始我只想当个〕〔开局签到如来神掌〕〔我开局震惊了女帝〕〔我的云养女友〕〔我不想受欢迎啊〕〔武谪仙〕〔文明之万界领主〕〔从蚂蚁开始进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