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御邪王〕〔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辛言宗景灏全文〕〔傲娇萌宝:父王,〕〔林辛言宗景灏免费〕〔一个顶流的诞生〕〔总裁诱妻成瘾〕〔帅教官〕〔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攻心为上老公诱妻〕〔都市凡人修真〕〔千云溪冥王〕〔金牌村长〕〔王康〕〔我在日本当警部〕〔巅峰奇才〕〔天神殿〕〔春雷1979〕〔联盟之从妖姬辅助〕〔科技图书馆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40——2
    2

    从成排的书顶到木架的缝隙中望去,有位穿着书院院服的小公子向这边走来,离他们五六排的位置停下。神情极为谨慎,四下粗略的瞧望了几眼,随意行至旁边书架前,从某一书格中拿出本书籍翻动,可是目光却不时盯着楼梯处瞧看。

    不一会楼梯上徐徐走来一位娇俏姑娘,那,不是礼部侍郎的妹妹吗?只见姑娘上来后,走到刚刚那位小公子对面,二人深情热切的对视了一眼,小姐那娇羞带怯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将手中的书籍猛地给了那位小公子,也不知那公子是有意还是无意握了姑娘的手,姑娘咬着唇笑着抬头瞅了公子一眼,飘然离去。

    留在原地的公子遥望佳人离去好一会不曾收回目光,回神后低头看着手中的书籍,粗略一翻一封信件合着一条叠的方方正正的男人用的帕子露了出来,小公子将手帕与信件放入袖中,书本放回书格,情绪激动又喜悦的离去。

    私相授受!那小姐听说家风极严的,礼部的家眷自要做个表率。但奈何礼法挡不住姑娘情深意动的心呀!

    “果真胆大至极。”桦绱十分倾佩的点头暗语,果然成功与否除了缘分也是要看勇气的。

    “不及殿下孟浪。”眸中显现一丝玩味,目光灼灼的望着桦绱。

    桦绱面上一顿,极快的眨了两下眼眸,琢磨了一下顾公子的措辞,他怎么能如此评价她,都不知要含蓄一下!不行,不可让他这般误解她。清了清嗓子,扬起粉若桃花的小脸,义正言辞的说道:“顾公子误会了,那日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你找侍从有急事。便想告知你,他去帮着顾小姐抓猫了,我不是有意偷看你沐浴更衣的。”

    顾公子好耐性的转身,认真听桦绱的解释,可听着听着一皱眉,表情疑惑道:“等等,在下本以为殿下并没有看到什么,只是恰巧在我出门殿下进门时碰到而已?原来——不是啊。”一副恍然大悟般的震惊,其实顾公子哪会不知呢?自幼习武听力敏锐于常人,不过是因为自家院落,没有细辩,倒是让小公主钻了空子。脚步声何时出现,他可是清楚得很。不过这个亏吃的,让顾公子很是惆怅呢。

    桦绱有种自投罗网的挫败感,都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寥寥几句,桦绱就觉得败下阵来。俗话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说的实在些就是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顾公子好整以暇的在身后提醒道:“殿下,您的书。”都忘记拿了。

    桦绱霍得转身,浓密的秀发漆黑飞扬,水亮的瑞凤眼埋怨的瞪着顾公子欲语还休,可是看着那张清俊英气的脸,气消了大半。表情又气又羞,生动十足,闹情绪的说道:“不要了,给你了。”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桦绱嘟着嘴,目光幽怨的撇了顾公子一眼哼哼的离开。

    顾公子不由得笑出声,倒是让桦绱的步伐越加快速。细长纤美,骨骼分明的手执着书,漆黑的眸被暗红底色映照,眼底染了,柔光一片。深望着书籍上的字,心中念道:红豆,相思。殿下,是不是过于直白了些。

    嘉月三日一早,八皇子步幅匆匆,面带喜悦的入了东宫,到桦绱寝殿。桦绱刚刚用完早膳正喂着水缸里的鱼,听着宫女的问安,头也不回的问道:“干嘛?一大早的。”

    “我要设宴的事儿你是知还是不知?给我也来份粥。”看着桌上的小半碗清粥,他刚刚吃了个八成饱,一路走来消化了些,正好喝碗粥填填缝。

    “知道了,你不是差小林子来说了吗?”桦绱放下鱼食起身,坐到李乾成对面,欲将半碗粥喝完。此时有宫女走来,呈了一封信件。

    桦绱看完,李乾成观察桦绱的表情问道:“谁的信?”

    “端王家的小姑姑,李桦妤写的,说是今年不来长安了。她外祖母病重,与她母妃去探望了。”桦绱仔细又读了一遍,才将信收好放回信封中。李乾成起身告与她,申时四刻来接她,提前准备妥当。少不了要再去求大监帮助,否则出宫门是个不小的难题。

    时间过得如同转瞬间,洗发沐浴早早用了午膳。之后酣睡午觉,睡得小脸透亮,穿戴一番完毕后,坐上马车精神饱满、心情雀跃的出了皇宫。

    桦绱每每出宫都激动雀跃的按耐不住,不过长安的夜市的确令人心往向之。此时夜色如同巨大的黑绸,缓缓笼罩着天地。万家点燃灯火悬挂门前,街上灯海齐亮,如同夜空中的银河般璀璨夺目。

    各户人家甭管显贵与否,要出来夜游的子民皆已出门,让本就喧闹的街市更是摩肩接踵、人流如潮。又因十日后,皇爷爷要在花萼相辉楼中举国宴,宴请大宏子民及各藩国前来朝贺的可汗首领、王公使者等,皆一同出席到场,万民齐聚普天同乐。所以此时各国友人着民族特色服饰穿插于人群,各角落充诉着不同的语言、乐曲,倒是一点也不突兀,处处彰显着长安对他们的包容。

    那边舞龙灯、舞狮吸引大片目光,里三层外三层万头攒动,旌旗锣鼓、号角声震,好不热闹。各商贩特色叫卖声此起彼伏,玩的、吃的、看的。。。琳琅满目。就只看景,也能让你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街边各酒楼茶室的雅座,木窗微开,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际,瞥两眼窗外喧闹光景,相互说说趣闻,笑闹一番。

    “殿下,前面路走不了,人太多了,不若绕路走可好。”驾马车的小太监无奈的看着人山人海的夜市,出来的实在太晚了,八皇子撩起马车门帘,焦急的盯着前方,无奈的应了声,只能这么办了。别的都好说,只今日他做东,结果迟到了岂不失礼。

    桦绱给他支了个招,让他驾马先去,她随后就到。李乾成面带犹豫,不放心她。桦绱一时笑得甜美,眯着水眸斜挑了下小弓眉,尔后拾起小桌上的毛笔将窗帘一挑,指了指斜前方那位骑马的长脸内侍,傲睨着说道:“本公主有高人护驾,殿下就不必操心了。”

    话说大监这两个侍从都要成她的贴身侍卫了,熟识了才晓得圆脸那个唤小乙,长脸的名赵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都市之最强狂兵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剑尊叶玄小说免费〕〔我能修炼一亿次〕〔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七门调〕〔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齐昆仑破军全文免〕〔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