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本初唐〕〔斗罗之我真的不强〕〔绝地求生之禁服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都市最强赘婿〕〔敢跟五个大佬抢妹〕〔三界劳改局〕〔我居然是这种身世〕〔盛世为凰〕〔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最强傻婿〕〔承包大明〕〔我为国家修文物〕〔斗罗大陆IV终极斗〕〔星光马厩〕〔嘉平关纪事〕〔都市之巅峰战神〕〔重生后成了四个大〕〔凤花锦〕〔转生眼与超凡世界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八十四章 战斗总结
    “都疯了半年多了,你们还没有疯够呀?”

    甘先骐出现在了青龙卫队总部。

    “首长对你们已经是够宽容的了,但你也自己也别忘了,你们可是军人,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忘了?”

    “哟,是甘助理呀,失迎失迎!”隐龙一号二号都在这儿。

    “你们的老三呢?”甘先骐回头找了找,问道。

    “他被刺激到了。”隐龙二号苦笑道。

    是的,隐龙三号被刺激到了,他与一号二号不一样,他是在第一次看到荣志豪在演武台较量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荣志豪的不可战胜,后来接下来荣志豪的种种,全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在这次行动之前,他就已经彻底信服了荣志豪,再通过这次行动,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被时间静止着不知道,但他怎么都能猜到是荣志豪的杰作。

    回到青龙卫队后,他直接就去了海岛,不理世事,仿佛消失了似的。

    隐龙老大老二并不是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但他们不屑,一是因为年纪,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过了好奇的年龄,更失去了修练的最佳时机,隐龙作为青龙领头羊,他们应该更多地去关心、督促、引导其它士兵修炼,这才是正道,才能发挥出夕阳的余热,不是象老三一样依然不服输,依然想出风头。

    “被刺激到了?”二老无意中的一句话,反而触动了甘先骐:荣志豪可是说“人生无处不修行”的呀,这句话好象没有年龄的界限。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们应该把战斗总结写一写了,首长想看看呢!”甘先骐说。

    “什么?首长想看看?难道……”隐龙一二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什么时候,首长需要基层的战斗总结?

    “对不起,甘助理,是我们疏忽了!”隐龙一号歉然一笑:“不过,青龙大多队员都分散在各处,而且好些人进入了冥想,所以……”

    “那就通知他们,限时把战斗总结写好,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发到总部来,你们查阅后再报就是。”甘先骐笑道:“他们的冥想时间不会太长吧?一天?两天?等他们醒来,让他们先写完吧!”

    “这……”

    “怎么?有难度?战斗总结你们不是经常写的吗?实事求是写也就是了,有什么难的?”

    不难?难就难在“实事求是”上……

    俩位隐龙大佬嘴上不说,脸上却表现无遗:“这……这……它……真的有点儿难!”

    “这有什么难的?实话实说,加上你们行动中的想法、完成任务后的心得,如果需要,再写点儿自己的看法与建议;这不很简单吗?”

    甘先骐是不知道,自己早已对荣志豪的所作所为免疫,对发生的一切,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可理解”,但别人呢?

    是的,战斗总结本来就不复杂,从事实出发,总结行动中的成功经验与存在的问题,主要报告理论指挥与实际行动、‘单兵实际行动心得,提出存在着的各种优点和缺点,以备今后更好地运用。

    不难,真的不难。

    但那是以前,那是别的行动。

    至于这一次……写出实际场景?实际场景那可是前部分必须写的,那可是重中之重。

    但怎么写?

    写对方手无缚鸡之力?那可是四翼,甚至是六翼天使呀,手无缚鸡之力,谁信呀!

    写自己如何勇猛,如何一边保证人民群众的安全,一边不费吹灰之力降服敌人?好意思这样写吗?

    但就这么记下流水帐?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好……吧!我们尽快通知下去,让他们……哎,对了,别的部门呢?”隐龙一号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公共安全部门、武装警察,都已经把总结交上来了……当然,还有及个别的部门……”

    比如瀛州海军,甘先骐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其它战斗单位都已经交上了总结,他们为什么迟迟不交?

    其它部门都对这次行动作了总结,这很正常,因为,其它部门都在二线,而难就难在一线,青龙卫队作为一线,他们比二线单位完成得更轻松。

    为什么?

    对了,就是这个为什么,难到了所有的人。

    就象瀛州海军的三位大佬,他们碰到的问题,基本上与青龙卫队碰一的一样。

    三位大佬也算是间接地参加了这次行动,所以,他们也应该写总结报告。

    但是……

    怎么写?写自己把首长带到外围舰尾,就这么站着看着首长盘坐在那儿,自己三人象白吃一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写后来看了到一群鲨鱼,然后……然后战斗就结束了?鲨鱼呢?

    当然,要写的东西还是有的,指挥中心,记录着敌人的一举一动,但他们还是什么也没做,只是监视而已。

    他们也录下了鲨鱼的到来、鲨鱼的攻击,还有鲨鱼的离去,但这一切,一笔带过就可以了,用得着详细地写下来吗?

    先别说这些视屏资料都会存档,随时可以翻阅,其中的细节,上级首长一定看得比自己都清楚,用得着写得象懒婆娘的裹脚?

    就因为不知道如何是好,三位大佬把信息中心所有的战斗总结都压了下来。

    没办法,总不能先把下级的交上去,然后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写,还没有写好吧?

    “其它个别部门,应该很快就会交上来的,你们也抓一抓紧吧!”

    虽然甘先骐不知道对战斗场景的叙述,他们到底为什么那么难写,但他知道凡是有荣志豪参加的事情,总是让人不可思议,所以,他也没有逼得很紧。

    最后,他还善意地提醒道:“写吧,照实写,首长会理解的!”

    照实写?首长会理解?那可是一颗定心丸呀。

    “谢谢甘助理!”

    战斗总结报告,在完成任务后,应该及时书写上报的,他们一拖再拖,已经是违反纪律了,现在甘先骐给了一个提示……

    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同样的话,甘先骐通过视屏能与瀛州的三位海军大佬也说了一遍。

    终于,战斗总结汇总上报了上去。

    实话实说,没有、也不敢一丝添油加醋,每个动作,每一时间,每一进程,都经过反复确认,逐字逐句,都经过反复推敲。

    “就这样?”

    他们无奈地摇着头:连自己也看不过去。

    先是跟踪,对了跟踪阶段还算有词,但行动--行动就有些……

    这是行动吗?这是儿戏呀,对手就象是稻草人……

    他们挣扎过、反抗过吗?

    是的,反抗过。

    但这象是在反抗吗?就象自己把手伸进手铐里似的,只是嘴上嚷嚷着抗议什么的。

    但愿首长象甘助理说的那样,会理解的吧?!

    青龙卫队与瀛州的三位海军大佬,一个个提心吊胆地等待着,一等就是五天了。

    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等待过,因为,胜利地完成任务,把总结报告一交,安心地等待首长指示就可以了,但这样连自己都看不过去的狗屁不通的报告,他们能安心吗?

    没有条理,没有次序,没有前兆,甚至连准备都没有,只听到一声行动,就开始的,现场指挥官就象似个木偶。

    而且,报告上真的就是这么写的!

    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总得给一个回答呀--

    这样的等待,比参加战斗更紧张上百倍。

    其实,这一切,都在首长的掌握之中,包括他们的坐立不安。

    “通知瀛州海军,报告很好,没他们的事了,告诉他们,要提高警惕,随时准备着特殊的、不可理解的战争!”二号首长终于开口。

    “那青龙卫队那边……”甘先骐觉得奇怪:首长为什么不一起下达命令。

    甘先骐这一句话,也只有过是随口一问,其实,就算不问,他也知道首长让他通知的,不仅仅是驻瀛州的海军,青龙卫队当然也一并通知了。

    然而这次,他的“想当然”却错了。

    “甘先骐同志,你可是比我们年青呵--”二号首长笑道。

    甘先骐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背开始冒汗,他赶紧立正:“是,首长!”急忙小跑着出去,不敢再停留那怕是一秒。

    “准备怎么安排隐龙的这俩位?”二号首长见甘先骐已经出去,回头问一号首长道。

    “与荣先生比起来,他们的心性实在太糟糕了!”一号首长叹了一口气:“他们一直以来,可都是我们的左膀右臂呀。”一号首长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就让他们回原部队吧,他们的性格,统领常规军队还是合适的!”一号首长想了想,说道!

    说笑了,如今的华夏,哪儿来的常规军队呀,全都是精锐之师。

    “那隐龙……”

    要知道,这支青龙卫队最难管理的,就是隐龙,不但年纪大,而且都是劳苦功高之人,而且认都不服认,连隐龙一号二号管起来,都有些吃力,好在他们还管得住,现在突然把他们调走,二号首长有些担心。

    “隐龙三号与其它各大队的第二体系修炼,有没有进展?”一号首长象是自言自语;他知道问了也白问,二号知道的,他都知道,问二号与问自己没有什么不同。

    “你是想让三号管理?”二号首长问道:“他不一定管得了,而且,他好象经荣先生点拨,有所领悟,开始摸索第二修行体系了,不一定有时间。”

    “青龙卫队按照荣先生的意思,让他们到沙漠、矿区、火山口等地修炼吧。”首长终于明白了修练与修炼的不同:“隐龙大队,就先让荣先生挂名吧!”

    “荣先生--”二号首长眼睛一亮……

    荣志豪没在,就被按上了一个名头,但他们却不知道,荣志豪还能不能回来。

    “安然--”

    撕心裂肺的叫声,传出不知道多少里。

    修炼到这种程度的人,怎么会昏厥?除非心性受到彻底摧毁。

    荣志豪忍受着电光中,非人的电击,衣服与头发早已化成了飞灰,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吱吱”地冒着青烟,但荣志豪没有理会,他的双目,流出了鲜血。

    荣志豪陷入了迷糊:“安然,我的儿子,你就这样走了吗?不--”

    “安然--”荣志豪突然恢复了清明。

    “安然,上次让你一个人去了炼狱,这次,就让爸爸陪你一起吧,爸爸不会让你再次孤单的……”

    荣志豪放弃了所有对天劫的抵抗,他知道如果渡不过天劫,完全有可能魂飞魄散,根本不可能与儿子在地府相会,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荣志豪这个人了。

    但他没有去想,他的思维,又进入了迷糊:如果儿子死了自己就该死。

    他没有去想儿子死了,还可以转世,还有相聚之是,如果自己死了,那就永无相见之日了。

    但他不管,他不要这种心痛,他只要儿子。

    荣安然明明就在不远处,但他却看不见、想不到。

    “轰--”又一个劫雷落下,荣志豪的皮肉,已经被烧得一干二净,能看到的,只有森森白骨,他的心在沉沦,唯一默默念到的,只有两个字:“安然!”

    是的,儿子没了,我也累了,我好想睡……也许,睡梦中,就能见到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无敌师叔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