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抢救大明朝〕〔玄幻:我真不是反〕〔重生后我成为偏执〕〔豪门狂婿陈青夏雪〕〔赘婿归来〕〔开局成为土地爷〕〔白垩纪禁区〕〔开局签到亿万豪宅〕〔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要做驸马〕〔东方符文师〕〔农门婆婆她养崽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穿越成废魂境〕〔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七十三章 擂台比武
    “首长,请给我在青州的青阳湖上,建一个擂台!”荣志豪想到了以前看过的小说!

    “青阳湖?擂台!”一二号首长同时眼睛一亮。

    “首长,我可是个江湖中人哦--我早在几天前就在那儿设了擂台,小报上、网络上不是早就报导了吗?”荣志豪戏道。

    “噢--呵呵呵呵……”

    荣志豪的话,再加上他的表情,连一二号首长都有些忍俊不禁。

    青龙卫队是昨天出的事,但青阳湖的擂台,仿佛很早前就有,感觉上,显然不是针对红衣大主教的。

    玉璧山,百丈高的玉璧光洁如玉,向湖中伸出近五百米。

    离岸五十米处靠璧有一座离水二十米高的百米见方的擂台。

    擂台由工字形钢架搭成,坚固异常。

    虽然做过防锈处理,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钢架上锈迹斑斑。

    岸边通往擂台的斜桥通道,虽然一样坚固,但垫在通道上的木板,因为雨打日晒,也显出了灰败腐朽!

    岸边除了远处高大的树林,那些草地被人踩得乱七八糟,四周还丢满了饮料瓶、空烟盒、纸巾什么的,乌烟瘴气,一看就知道曾经有很多人来过这儿看打擂。

    连擂台两侧挂着的一副对联,那大红布都因为泛白显得陈旧。一看就知道起码挂了很长时间。

    这副对联的口气不小,上联是:挥拳华夏有谁敢来!下联是:放眼世界无人能敌!横批更是让人吐曹:老子天下第一。

    别人横批是四个字,他到好,六个字!

    一看就知道狗屁不通。

    “你们干得不错!”

    离擂台二十公里以外的一个隐蔽的军营里,荣志豪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叶,轻轻呡了一口。

    “观众都准备了?”荣志豪问道。

    装,就要装得象。

    “嗯,明天就有卖茶叶蛋的、烤羊肉串的以及临时酒吧,小吃摊,一应具全……哦,对了,还有租用游艇舢板的,呵呵--”

    一身绒装,一脸正气,但笑得却有些玩味。

    荣志豪会心一笑:“安然,走,这儿的湖光山色不错!”

    ……

    中州大饭店,中州宗主教正在陪红衣大主教吃早点。

    红衣大主教作为宗教形式的访问,华夏政府当然不会出面,华夏宗教信仰自由,但华夏政府却是无神论者;中州宗主教虽然没有得到政府的认可,但毕竟与红衣大主教相当,他们原本没有什么交集,但远来是客,他只好出面。

    “宗主教,你还没有打听到修者在哪儿?”红衣大主教看似漫不经心,却鄙视地问道。

    “枢机主教大人,我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修者!”就算是神职人员,就算政府没有承认他的地位,但作为华夏子民,宗主教的言语虽然客气,但也不卑不亢,并没有失去华夏威严。

    “我不知道什么‘修者’,但华夏民间尚武,那些武者,算不算是枢机主教大人说的修者?”

    “你怎么连‘修者’都不知道?”红衣大主教冷冷地“哼”了一声:“那你说说吧,武者都有些什么人,什么修为?”

    “这……我可不知道,要知道华夏子民爱好和平,从不打打杀杀,习武也只是强身健体。”中州宗主教冷冷地回道。

    “习武强身?那有什么用?我要找的不是这种人!”红衣大主教声带怒气:“我要的是昨天那种人。”但当然看到木然的中州宗主教,心里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说说吧……”

    这个红衣大主教,是利坚帝国重金收买了教皇,教皇才把最得力,功力最高的他派到华夏来的,名为交流,实则寻仇。

    利坚帝国也猜测到华夏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希望将这个人抹杀在摇篮中。

    “是这样的!”中州宗主教从身边的黑色真皮文件色里,取出一份报纸:“《街谈巷议》上说,半个月前,在青州青阳湖上,有人守擂!后来一直没有人去打擂,五天前,终于

    有人上台打擂,但都没过一招就败下阵来了……”

    “哦,青州?打擂?没过一招?上台打擂的人,功力怎么样?”

    “听说都是全国有名的拳师!”

    “有名的拳师?不是徒有虚名?”

    “不,不,不,至少都是拳宗!”

    “拳宗?”拳宗是什么级别?

    为了表示自己的博学,红衣大主教没敢问出来,只是在肚里嘀咕着。

    “这样,你马上带我去看看!”红衣大主教犯迷糊了:总不会只是一个武者吧?一个武都怎么可能用石头把飞机砸下来?对了,航母突然失去联系信号,不会是他们的质量问题吧?华夏的人连什么叫修者都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人呢?

    钱都拿了,还是去看看吧,反正,到这儿三天中,这是听到华夏最厉害的人了。

    红衣大主教离开中州大饭店不到半个小时,一二号首长办公大厅不远的停机坪上,一加运输直升机开始升空。

    俩位首长可以不去的,他们在办公室都能看到直播,到那儿,他们不可能去擂台前观看,也是面对屏幕。

    但他们放心不下--放心不下这场比武的胜负,也放心不下荣志豪父子。

    青州青阳湖,本来就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旅游胜地,只不过玉璧山因为特殊原因,这儿平常游客很少来,但今天不一样。

    荣志豪知道政府组织了近两万名,于其说是游客,到不如说是便衣;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下来了近十万人!

    “呵呵,这样更好!安然,我们准备吧!”军营里,荣志豪与荣安然利用缩骨法丑化了自己,荣志豪变成了三十五六岁的魁梧大汉,身穿黑衣黑靠;荣安然则变成獐头鼠目十七八岁的邋遢少年,偏偏穿上一套街上二三十元钱就能买到的迷彩服,奇怪的是,他的怀里,却抱上一支微型冲锋枪。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其中俩个年青一点儿的怀中,也抱着一支微型冲锋枪,这三个人都来自二青龙卫队,一个满头银发,来自于隐龙大队,两个是虎背熊腰的中年大汉,来自于盘龙大队。

    荣志豪教戒过他们,这次来,完全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他们不怕。

    他们要为战友报仇,就算血溅沙场也在所不惜!

    特别是来自于隐龙大队的老者,他平常与隐龙三号特别合得来,这次,他已经作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按他的话说,就是:“我本是行将就木之人,有什么好怕的!”始终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军营外,停着一辆可能是从回收站买来的报废车子,非但又破又旧,而且小得可怜,后座三人如果不叠起,肯定坐不进去!然而,他们还是挤进去了。

    这辆车子,除了喇叭不响,其它应该全在响!

    车子晃荡晃荡地从刚下车的红衣大主身边开过,吃力地开过草地,停在了斜桥的边上,车上下来五人,由白头发老者带领,向擂台走去。

    “嗯?镜头!”红衣大主教笑了。

    因为他发现了,五个人中,三个人有灵气波动。

    他赶紧让自己从国外带来的记者架好镜头。

    只见白发老者来到擂台中间的八仙桌前的椅子上,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两个带枪的分别一左一右,相距二十步,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一个三十五六岁,身体没有灵气波动的大汉,给老者敬上茶水,然后,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怒目一瞪,扯开嗓门叫道:“虽然以武会友,但希望上个象样点儿的,别象前几天的那几个,过不了一招;没本事的,别上来丢人现眼浪费大爷的工夫!”

    大汉环视了一下湖岸:“比武开始,打我一拳,我给五百,把我打下水,我给五千,不过话要说回来,虽然我不会杀人,但拳脚无眼,万一磕到碰到伤到,就别怪我了!”

    “我来!”岸上有人叫了一声,一个矮小的身影,并没有跑向斜桥,直接从水面上飞掠了过去!

    “有意思,呵呵!”红衣大主教讥笑道:“不自量力!”

    这个家伙轻功不错,但灵气波动太弱了。

    果不其然!

    矮小个子飞到擂台,俩人互通姓名后,守擂的大汉双掌一推,拳风就把小个子推出擂台,推进了水里!

    不过,这个矮小个子也了得,没等舢板靠近,他就从水里湿漉漉地飞了起来,准确地落在舢板上。

    第二个上擂台的,是一个有些恐怖的彪形大汉,个头起码有一米九五,走过斜桥的时候,木板都发出“叽叽叽”的声音,仿佛不甚重负,要散架了似的。

    那大汉走得虽不轻灵,却十分稳健,而且步履绝对均匀,步幅不差分毫,证明他下盘功夫非常扎实。

    红衣大主教还感觉到他强烈的灵力波动:嗯,再看看这个怎么样。

    通过姓名,大汉四平马步一扎,抬手就是一记攻防兼备的十字拳,对方一个侧身,身体一晃,等大汉一拳用老,反手一记十罗点心。

    双掌拍实,大汉一阵摇晃。

    看来大汉非但实力强大,还是久经沙场。

    身体摇晃中,他就势一记横肉雷拳。

    眼幐横雷拳就要落在对方的腰上……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他就势往后倒下,双手过户撑着地面,看似鲤打挺,实则兔子双蹬腿……

    “嘭!”地一声,两百多斤重的大汉凌空飞起飞向湖面。

    大汉下盘功夫虽然扎实,无奈兔子双蹬腿乃是由下至上,斜斜踢出的来的。

    两招,一来一去,每人都只用了两招,大汉落败!

    湖边传来了一阵阵杂乱的掌声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声。

    红衣大主教突然发现自己错了,台上的这人,的确有些手段,虽说不能用石块砸下三马赫的飞机,但在普通人的眼里,已经算得上恐怖了,不比自己对付过的都差。

    再看稳如泰山,坐在那儿品茶的白发老者,红衣大主教的脚开始动了……

    来了!

    台上四人开始紧张地调息,并小心地作好防御,只有荣安然,呼吸急促,涨红着脸,显得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百米,九十米,八十米……

    红衣大主教走得并不快,也非常随意,他的心里想的是:一个连修者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自己完全可以手到摛来。

    虽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但多杀几个,也对得起收到的酬金了。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离擂台只有二十米了,台上四人同时屏屏住了呼吸,只有荣安然相反,因为激动与紧张,他的呼吸越来越重。

    “彭!”

    红衣大主教终于踏上了擂台,离擂台边缘二十米远的手握微型冲锋枪的盘龙大队的战士手中的枪,随之掉到了台上,他的人,也同时向后倒去,并且七窍流血……

    白发老者挺起了胸,荣志豪轻移到了他的面前。

    在荣志豪的暗中示意下,刚才打斗的大汉,也一步步地向后退去。

    三十米,二十五米,二十二米。

    红衣大主教离荣志豪越来越近……

    荣志豪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神念收缩,再收缩,希望对方对自己的伤害少一点儿,因为,刚才在伤人的瞬间,荣志豪根本就没有见到光!

    对方使用光的力量,这是肯定的,但为什么没有见到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光修练到一定程度,可以无光,这是尊主的资料上说到过的,荣志豪没想到对方已经修炼到了无光,他除了防御,没有别的办法。

    看到父亲的样子,荣安然急了,但父亲不准他动,急得他眼泪地眼眶里直打转。

    二十一米,二十米……

    “彭!”的一声再次传来,荣志豪被无形地击飞了出去,撞坏了他身后的桌子,撞向白头发老人,七窍同时涌出了鲜血。

    “爸爸--”荣安然的眼泪瞬时掉了下来,他咬牙切齿地瞪着红衣大主教,同时把手中的枪口对准了对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海贼之日日果实〕〔太古神狱〕〔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