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娇萌宝总裁爹地〕〔重生南非当警察〕〔入骨情债共缠绵〕〔帝国萌宝:薄少宠〕〔越狱笔记〕〔首辅娇娘〕〔重生之苍莽人生〕〔修仙琐录〕〔快穿之愚姐不好惹〕〔无敌从神级掠夺开〕〔传奇机长〕〔修炼从万界直播卖〕〔超级医生在都市〕〔武炼巅峰〕〔豪门之战神赘婿〕〔我有百倍升级速度〕〔医者无眠〕〔凤凰醉:邪君盛宠〕〔天才萌宝傲娇妻〕〔萌宝独一:霸道爹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六十二章 志豪戴铐
    中州,一号首长办公府邸!

    荣志豪与海军一号赶到这里,已经是事发三小时以后了。

    各部门一号二号三号首长全部到齐,因为,他们都通过卫星看到了利坚帝国的战机栽入大海,因为,他们都受到了召唤。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战机坠入大海,以及海上航母编队突然所有电子设备失灵而而惊慌失措的场景

    “现代局部战争,就这么简单、这么快捷!”二号首长环视了全场一眼,继续道:“一小时前,我们受到了利坚帝国的指责,说我们违反了自由航行公约,干扰、毁坏他们的电子设备……”

    说到这里,二号首长不由自主地瞄了荣志豪一眼!

    所有的部门一号惊讶中,又心知肚明地看向荣志豪。

    这一举措,让在座所有的部门二号与三号首长感到莫名其妙。

    “我们的回复是:我们的航母编队的电子设备,也同时失灵,结论是太平洋西部海域,发生不可预测、且不可理解的异象!”

    听了二号首长的发言,海军一号突然明白,为什么荣志豪与首长先后要求他的航母编队退出当时所在的海域,而不是抢着去打捞战机残骸。

    “固然有先见之明!”他的心中叹道。

    既而,又幽怨地偷偷瞪了荣志豪一眼:他面前的海域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却躲在渔船的顶蓬上,一无所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去,留在航母上,虽然情况一样,起码可以通过视屏,先睹为快。

    更让他憋屈的是,离始作俑者最近的他,反到是最后一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部门首长有惊愕,有迷茫,有欣喜,还有更多的期待。

    别看一号与二号首长面如止水,古井不波,他们的内心中,也翻涌着惊涛骇浪:荣志豪的所作所为,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太多大多!

    看到各部门首长不再切切私语,二号笑着示意第二次播放影像!

    “什么?”一大帮人都坐不住了……

    这是与刚才一模一样的画面,不同的是,上一次播放的是热敏成像,这是次却是切面变量成像。

    热敏与超声波都检测不到的东西,它能检测到!

    这项技术,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画面中,隐形战机快速快速临近,在两架战机的前言,突然平空出现了一个人影,对,就是人影,是一个虚幻的人影,看不清男女老幼,只是一个人的外形轮廓。

    “怎么可能?”

    这个画面,打破了所有人的认知。

    “ufo生物?”大家同时想到了去年在东海发生的事……

    只有海军一号,他突然僵坐,连大脑都仿佛停止了思考。

    二号首长的话再次响起:“太平洋西海域,发现不明外星生物,我们将适当地派出科学考察队,前往追寻考察;各部门立即行动,乘热打铁,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我们也将邀请各国科学者一同调研、搜寻!”

    耐人寻味的是,二号首长把“适当地”三个字说得特别重。

    这时候,利坚国会也收到了华夏无偿提供的切面变量成像视频。

    他们相信吗?

    他们当然相信,他们也相信他们自己的科学,因为当时,跟在后面的预警机,没有发现一丝危险,他们的卫星,同样是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不同,而最后听到的飞行员的惊叫,就是这么一句“噢--may god……”。

    这一句话,证明了驾驶员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与他们见到的不可思议的画面重合。

    而打捞上来的战机上,发现了少量嵌在飞机残骸上的不明物质粉末--不是地球上的物质!

    这也是他们没有公开战机失事的原因。

    还有就是,两架飞机的黑盒子,都同样的只录下了随着驾驶员惊叫后紧随之短促的物体撞击声与碎裂声;在些之前,找不到一丝异动。

    “也许,上帝在眷顾着华夏!”

    这是整个国会最终得出的结论。

    “赶快派人去追寻上帝的足迹!”这是他们最后的处理方法。

    至于这件事因起的损失,他们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也可以说,他们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有一件事……”二号首长从一号身边的茶上的一个盘子中,掀开红布,拿出一个长五公分,宽三点五公分的椭圆金色圆牌:“此金牌持有者,只对一号负责,持牌之人,下达任何命令,各部门必须无条件执行,持有令牌者,在任何时候,都有便宜行事的权力!”说完,把令牌递给了一号!

    一号站起身子,健步走到荣志豪的面前“荣先生--”,除了称呼,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凝重地把令牌递到了荣志豪的手上!

    “首长……”迟疑了一下,郑重地接过令牌:“华夏--是我的家!”

    一号突然无声地笑了,他知道荣志豪已经明白这块令牌的权力,更明白这块令牌附带的责任与义务!

    屏幕上,令牌在慢慢转动翻滚,直到所有人记下了这块令牌的样子!

    当这块令牌交到荣志豪手上的那一刻,除了一二号首长,所有人中,出现了三种明显的表现。

    第一种是大多数人,他们的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惊愕与不理解,他们怀疑这个二十一二岁的毛头小伙子的能力。

    第二种是国防科委与青龙卫队的六位首脑,他们的脸上,除了惊愕外,还有失落与不甘,甚至明显地表现出妒嫉与愤怒!

    只有海军一号,除了惊愕外,看向荣志豪的双眼,直冒星光:他肯定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也唯一从他的眼睛中,看到欢喜与释然。

    甘先骐则与海军一号一样,在这儿,他的官衔最低,所以,他没有正位,只能坐在一二号首长的侧后。

    在他的思想中,在荣志豪的身上,发生任何事,都不必去怀疑。

    所有人陆续离开,只有躲在后面的甘先骐没有走。

    荣志豪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一直留一首长的身边。

    “首长--”荣志豪不用想都知道,首长一定还有事需要问他,因此,没等首长开口,他先出声:“好长时间没见儿子了,我想先去看看他!”

    “噢--好,好,小安然只有八岁吧?应该去看看他”一号楞了一下,马上满口答应。

    荣志豪知道一号对他还有安排,但儿子不能不见:“首长,就两三天时间,我看完儿子就回来。”

    荣志豪不怕麻烦,以前的他,还担心因为凡俗之事耽误他的修真,而现在刚刚相反,他需要信仰,也需要功德!还有就是他怕自己修炼太快,等不到儿子长大。

    可怜天下父母心!

    明明知道现在的儿子,虽然年龄不大,但足可以应付所有尘世间发生的事了,荣志豪还是放心下,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

    “荣先生,你应该知道你这一次为华夏立了多大的功,但这种功劳却不能公开。”二号首长微笑道:“就算那块令牌,能别人来说是权力,但对你来说,却仅仅是责任,我很抱歉,不知道我们可以为你做点儿什么?”

    “义务,首长,这是每一个华夏公民的义务!”荣志豪认真地回答道:“我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也是懒散惯了,遇事都是随心所欲,如言语或行为有不当之处,只要首长不生气、不怪罪,就是对我最好的奖励!当然,如果真的有事需要帮忙,我不会客气。”

    “对了,你儿子不是在中州吗?我让驾驶员送你。”

    “那就给我一辆车吧,我自己开!”

    二位首长没有强求,因为,他知道荣志豪开车也只是装装样子,并不是为了快捷,而是为了掩人耳目,对他来说,开车反而更麻烦。

    “那行,如果不想开回来,到哪儿扔哪儿!”

    “行!”荣志豪也不客气。

    除了甘先骐,在别人看来,荣志豪如此随便,太不礼貌了,但在二位首长心里,却喜欢不已,毕竟,高处不胜寒,如此随便的交谈,才是朋友。他们少有那么随便的朋友。

    而荣志豪在甘先骐的眼里,是个神;仙凡有别,荣志豪就算再放肆,在他看来,也是正常。

    车是顶级国产轿车。

    荣志豪驱车来到科技大学门口,他本来是准备在申请见乌耀霖的同时,问一问他的住处与实验室,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车刚停下,学校大门就为他打开了。

    这个学校管理这么松散?谁的车都可以进来吗?

    想是这么想,荣志豪知道,他不能把车子挡在门口;无奈之下,他只能踩下油门。

    已经进学校了,荣志豪不想再下车去问,他直接铺开神识……

    荣志豪笑了:看来,儿子把凡人学习的《易经》已以学完,开始呆在图书馆了!

    “安然,爸爸带你去解解馋!”荣志豪第一次使用神识传音,还真的成了。看来,我离神识灌输又近了一步。

    尽早把贡晁逸的修炼理论及心得传给儿子,是荣志豪的一块心病,因为信息量太大,如果口口相传,几辈子都不能完成。

    “爸爸--”荣安然惊喜地叫了一声,并感应了一下父亲的位置:“好,我马上来!”

    图书馆的人并不多,却都在用心地看书,没有人注意到这儿突消失了一个人。

    “爸爸!”荣安然直接出现在荣志豪的车边,幸好车子停得偏僻,没有人注意。

    “走,我先把卡里的钱划给你!”二十个亿都已经到帐,正象荣志豪猜测的那样,家茂林因为荣志豪而身价飚升,他更不敢拖欠。

    二十亿早够了,他不再记着外加的十个亿。

    荣志豪自己准备只留两亿,把十八个亿全转到儿子卡上。

    车位太少,荣志豪怎么都找不到停车位,他只好随便停在了非机动车道上。

    不是高峰期,而且转帐用不了多长时间。

    “请把我这张卡的钱,转到另一张卡上!”服务窗口,荣志豪递进两张卡。

    “请输入密码……先生,您准备转多少?”带着甜甜的笑,柜员客气地问。

    “十八个亿!”

    “什么?”柜员跳了起来,差点儿掀翻了柜台。她的脸一红:“对不起,荣志豪先生,我需要请示!”名字银行卡资料上就有。

    “那好吧,请快一点儿!”荣志先当然不会为难柜员。

    “谁的车子?门口谁的车子?门口谁的车子停在非机动车道上?”银行保安满头大汗地跑进来叫道。

    “可能是我的!”荣志豪斯条慢理地答道。

    “快……快去,你……的车要……被拖走了,交警的拖车都来了!”保安是对银行的客户负责。

    “是吗?我去看看!”

    “是你要拖走我的车?”一个气急败坏的交警正在指挥拖车倒进来,也是荣志豪把车停得特别靠里,他的本意是尽量少挡住别人,但因为有隔离墙,还是十字路口,也因为拖车挡了绿灯,车子就开始堵了起来。

    这可是自己的包干区呀!上刚没几个月的年青交警又是急,又是气:这样乱停车的事,随着驾驶素质的提高,已经非常少见,但今天却让自己碰上。

    “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车子是你的,你的驾驶证呢?给我,还有车辆行驶-证、保险单……”交警没好气地发怒道:“你不知道这儿不能停车吗?为什么把车停在这儿?”

    “是实在找不到停车位!”荣志豪歉意地笑道:“你说的,我好象都没有!”

    “无证驾驶,乱停车!”交警先拿出手铐戴在荣志豪的手上,才开始填写扣车单:“姓名……车号……”

    见问到车号,荣志豪耸了耸肩,他真的不知道这车是什么牌号。

    “不会是偷的吧?”交警警惕地看了一眼荣志豪手上戴的手铐,才放心向车子近前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裙下之臣〕〔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