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你的小幸孕〕〔最强王者系统〕〔穿过时光去找你呀〕〔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末日乐园〕〔战天剑帝〕〔蚀骨宠婚之总裁轻〕〔医侦朝野〕〔一生错爱:薄少,〕〔再活一万次〕〔前方高能〕〔你是我的万千星辰〕〔花枝顾长夜〕〔前生今世共修仙〕〔妻贤〕〔你是我生命中最亮〕〔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九零暖婚:重生甜〕〔穿越七十年代之歌〕〔魂帝武神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五十三章 记名弟子
    <b>最新网址:“你不喜欢我这个徒弟?”荣安然淡然问道。

    “谈不上喜不喜欢,我们还不认识!但你不是自愿来的,所以,你不会是个好学生!”

    “老师……”

    丰易敏觉得奇怪,老师明明明确表示他是自己的徒弟了,为什么还要刁难?

    乌耀霖瞪了丰易敏一眼,再次冷冷说道:“易敏,送他走!”

    “老师--”

    “既然我父亲要我来拜你为师,我就不会走!”荣安然的语气,始终是平淡而有力。

    “难道你真的就这样赖着?”表面上,乌耀霖非常生气,但内心中,他反而喜出望外:古井不波,的确是学易的好材料,但也太小了些,学易,没有广泛的知识面,根本没法学。

    这可怎么办?

    “不,我不会打扰师父,我会回去门口去等,等到师父收我!”说完,向乌耀霖鞠了一个躬,转身准备离去。

    “别等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他们都是什么样的学历吗?”

    “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拜你为师就够了!”荣安然平静地回过头,淡淡地说道:“我父亲让我来拜你为师,就不会有错。”

    乌耀霖突然明白,荣安然并不是父亲逼他来的,而是他坚信他父亲。

    “你父亲是谁?”

    “我父亲叫荣志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

    的确,荣志豪这个名字,在生活中,是名不见经传,但荣安然不知道,在高层,荣志豪这个名字,早已经如雷贯耳,特别是面对纪委,甘先骐作为州长,宁愿自己背处分也不愿意说出来。不过,谁也不知道面对一号,甘先骐说了什么没有。

    “你父亲为什么让你来学《易经》?”

    “因为,他是异类,而我,别人都叫我另类!”

    “就因为这个?”乌耀霖笑了,是气笑的。

    “你知道学习《易经》需要什么样的基础吗?”

    “我不知道,但我父亲让我来,就有他的道理!”

    “你读过多少书?”

    “我没有数过!”

    “你才不到八岁,还没有上学!”

    “我上过学,但我连小学毕业证都没有。”

    “既然你父亲让你来,你为什么不跟你父亲学?”

    “我父亲不会!”

    “哦,我以为你父亲是神呢,让你这个没有上过学的人来学《易经》!”

    “我父亲是……是异类!”荣安然突然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来错了,虽然说明师出高徒,但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

    不是有一句老话叫做:只有状元学生,没有状元老师吗?

    想到这里,荣安然的脸上无形中,流露出了些许失望,他淡淡地看着乌耀霖,眼神中,少了刚进门时的欣喜与热切。

    荣安然想再次举步,但想起了父亲的嘱托:“除了乌耀霖,别人就算喜欢,也不敢收你进学校,因为,他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只有他,可以让你成为旁听生!”

    红尘历练,就是让人尝尽人间的酸甜苦辣,憋屈、失望、无奈都不是人生百味的种种吗?

    “其实,我只是想来这所学校旁听的!”荣安然的口气有点儿苦涩,这是他的极限,想让他再说出其它软话,那是不可能的。

    “哦,原来,你只是想来旁听,而不是专门来拜师的……”

    凭良心说,乌耀霖对这位学生的确不满意,不说别的,他太年青了他不可能有那么渊博的知识,但为什么卦象却那么明确地显示他是自己的学生?而且,可能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这一刻,荣安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明显感觉到,他与乌耀霖之间的缘,出现了一丝裂痕。

    乌耀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开口,他有些好奇,不到八岁的人跑到这儿要拜他为师,还扬言要学《易经》,他不是有病吧?为什么卦象中显示出他是自己的徒弟?自己是不是断错卦了?

    “算了,你就留下来吧,就当作是我收了一个记名弟子吧--”乌耀霖有些无可奈何,一个孩子,就这样把他赶出门,也太不人道了。

    仿佛知道乌耀霖的想法,荣安然再次向乌耀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谢谢老师,我会报答你的!”

    从师父变成老师,荣安然先是感到失落,后来一想,反而更加开心:也好,少了一份因果!

    “报答?”乌耀霖笑了,他需要什么报答?他什么都不需要,他想要什么都不费力:“易敏,如果你有兴趣,代师教教他吧!”

    代师?把教育荣安然的事,交给了丰易敏?如果他知道荣安然的一切,他不知道会后悔到什么程度?

    他不知道的是,面对着他自称学生的人,并不是凡人。

    反到是丰易敏,第一次见面,就对荣安然感觉到特别亲切,所以,听说老师留下他了,就热忱地拉着荣安然:“师弟,你就与我住一起吧,我住的是套间,还有一间卧室空着呢!”

    看着荣安然离去,乌耀霖失望地收起香案,这些本来是荣安然拜师用的,没想到,这个卦象上显示的天定学生,自己却并不十二分满意。

    “师兄,你已经三十多了吧?怎么还是一个人?”

    “师兄没用,连老婆都找不到,呵呵!”

    “师兄《易经》那么精通,钱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了的吧?”荣安然是猜测,能留在乌耀霖身边的,《易经》肯定精通:“所以,我猜,师兄是不是过于相信了卦象?”

    “你……你怎么知道--”丰易敏懵了;对方可是一个八岁都不到的孩子呀,怎么会猜测到自己的行为轨迹?

    荣安然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师兄,卦象中显示的,应该是你算卦时的命数,但师兄,你可知道,人的命是可以改的?”

    “命可以改?你是说逆天改命?呵呵,小师弟,你是不是看了玄幻小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师兄难道那些信佛的人,全是迷信?全是白吃?师兄,一念为善,一念为恶,人的善恶,都在一念这间,当你为善,就会种下善果,为恶,则为恶果,它他都会影响你的命数的!”

    “师弟,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你从来没有学过《易经》,易学,许多人把它归为道教,其实,他是我们儒教的经典,里面的辩证理论,不比任何一本书差。《易经》,天文地理,阴阳历算,无所不包,这是佛教所不能及的。”一说到《易经》丰易敏的话中,充满了骄傲。

    “但佛教禅理的存在,就应该有它的道理。师兄,我只是想告诉你:人定胜天,命真的可以改的!”

    “呵呵,不说了,明天开始,我教你学易,就从《周易》开始。”

    “好吧!”

    因为一开始对荣安然有一种亲近的感觉,所以,丰易敏教荣安然非常用心,他没有学生,老师让他代授,他就把荣安然当成了自己的学生。

    从第一天授课开始,丰易敏听到的,都是:“师兄,继续!”这四个字,一天时间,他把别人一个学年的课都讲完,听到的,还是荣安然的这四个字!

    丰易敏开始失望:开什么玩笑?别人记六十四卦名,都要几十天的时间呢!看来,自己的这位小师弟,学易仅仅是为了好玩。

    既然催促,我就随他的意吧,反正是老师的学生,我先教完,大不了从头再来一次,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一个星期的足不出户,丰易敏把所有的东西都倒给了荣安然,虽然他不相信荣安然真的学会了。

    “断卦需要经验,对吧,师兄?那我起卦的时候,再来请教师兄,明天起,我准备去各学科旁听,请师兄帮忙。”

    帮什么忙呀,作为乌耀霖的记名弟子,谁敢阻拦?更别说荣安然,还只是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又是漂亮又是可爱,身边还带着听话的四只小松鼠。

    唯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却是喜静不喜动,虽然脸上永远挂着笑脸,但话却很少!

    有一点,别人不知道,但丰易敏却知道,他的这位小师弟,很少吃饭,问他为什么,他总是说不想吃,是爸爸要求他这么做的。

    开始,丰易敏以为是荣安然的家里穷,没有能力负担,但当荣安然把两万元现多放在桌上,让他帮忙买饭卡的时候,丰易敏无语了。

    两万元钱不算多,但光吃吃饭是绝对够了的。

    “你也学学冥想,真的对身体有好处的!就是正襟危坐,意守一点!”从丰易敏那儿学了很多,对修真理论,荣安然只能说这么多,再多就说不出来了,这是天道制约。

    “真的吗?那好!”也许是没有老婆,三十多岁的人,思想还非常单纯,丰易敏学冥想还学得象模象样。

    “乌老,你的这个徒弟收得好呀!”有一天,乌耀霖与校长不期而遇。

    “怎么,你调查过他?”

    “进入科技大学的人,我能不调查吗?”

    “哦,有问题吗?”对这个记名弟子,自己真的不在意。

    “运气,运气呀!可惜了,你只收他个记名弟子!”校长叹道,

    “什么意思?”听出校长话里有话,乌耀霖的心里,很不悲欢。

    “知道吗?他可是个神童,是天才呀!”

    “天才?哼--”

    “他一个星期学完小学一年级的课程,半年后参加小学毕业考试得了第一,在中学呆了一年,学完了中学的所有课程,那时候,他才不到六岁!”

    “什么?”乌耀霖怪叫了起来!

    “什么什么!不说别的,学易首先需要的是很强的记忆力,按照我得到的消息,他的记忆,百倍,千倍于常人,没想到,你只收他个记名弟子,哎--不如,你把他让给我吧!”

    从易学上,校长可能没有乌耀霖优秀,但从全方位来看,校长其实并不比乌耀霖差!

    听了校长的话,乌耀霖肠子都悔青了,他马拨通了丰易敏的电话:“易敏,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你是说,他只跟你学了一个星期?”听完丰易敏的汇报,乌耀霖追问道。

    “是的,老师,他好象志不在此?”

    “志不在此?怎么会呢?”

    是啊,怎么会呢,他可是专门跑来找自己学易的呀!

    乌耀霖想不通,荣安然志不在此,那他到底为什么要学易?

    不行,这样的天才不能废了,我一定要搞清楚!<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海贼之日日果实〕〔裙下之臣〕〔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