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战神〕〔这个宫廷是我的〕〔超级护花天王〕〔绿茵超巨星〕〔极品佞臣〕〔签到从捕快开始〕〔海贼之炎帝降临〕〔在下键盘侠,有何〕〔神道帝尊〕〔逍遥小闲人〕〔万界点名册〕〔最强上门女婿〕〔吾妻非人哉〕〔炮台法师〕〔三国之蜀汉中兴〕〔超勇的我随身带着〕〔都市之巅峰战神〕〔我的阁楼通异界〕〔穿成反派大佬的亲〕〔最强上门狂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五十二章 安然拜师
    <b>最新网址:山脊上,俩个身影在树稍飞掠,并不时地传来“嘎嘎”的笑声。

    荣安然拉住儿子,降落在山顶:“安然,我们这样惊飞宿鸟不好!”

    “可白天会惊世骇俗呀!”荣安然童心大起。

    “那我们就慢慢地走着去,领略一下大自然的风光,感受一下不同的心境也不错的!”

    “爸爸,你可要收匿心情,别让雷达又发现了我们哟,嘻嘻--”

    “嗯!”荣志豪点头道:“现在最讨厌的是,我们不能深度冥想,一进入深度冥想,我们就不能控制自己吸收灵力的速度,一不注意就毁坏整片森林;但不进入冥想,又让我们度日如年很难打发时间。”

    “我们可以炼神,爸爸,我刚才试过了,用神念去了解小虫的觅食,草木的生长,哦,对了,我刚才发现一只山龟,它好象是在休眼,它的呼吸,快赶上我们的吐纳了--细不可闻!”

    “嗯,这个提议不错!”

    荣志豪静下心来,时而神念成一线,时而成面,时而又填满整个空间……

    “安然,我发现我们非但能凝炼神魂,而且可以增加对自然的亲和力!”荣志豪修炼了一会而,为了不让自动吸收灵气太快,他修炼一会儿,就退了出来。

    “是的,爸爸,我好象自己都融入进自然之中,感觉到特别亲切,就连草木都在向我点头示意呢!”

    “嗯,别忘了及时醒来,不要毁坏森林。”

    “爸爸,你不是教过我分魂的吗?你忘了,你可以分魂来控制灵气的吸收呀!”

    “哟,爸爸好象真的比你笨!”

    “嘻嘻,好玩!”

    荣安然一边在与父亲交谈,一边正在开神念逗刚出生不久的一窝小松鼠。

    “耿局荣家父子消失在北山水库上山的山道上。”

    荣志豪父子一出玉冰郡,耿建明就收到了武昌国的汇报。

    “哦,我知道了,你继续注意,他们是不是再次出现。”

    耿建明并不是对荣志豪父子不放心,而是出于对他们的关心,当然,更多的,是对荣志豪父子的好奇;作为警察,潜意识中,他感觉到荣志豪父子肯定与“不明飞行生物”有关。

    他相信荣志豪不会做危害国家与民族利益的事,但他必须在弄清楚“不明飞行生物”的真相。

    再次接到有关于荣志豪父子的汇报,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用近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是走着去,也不算太快。

    耿建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明飞行生物与他们无关,他们父子,还算是一个正常的人!

    随着这种想法的出现,耿建明更加纠结,甚至可以说是更加紧张:不是他们,那么,就是说还有别的不可理解的存在……

    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是外星生物,也许还好一点儿,但如果是别国的尖端科技……

    想到这里,耿建明毛骨悚然--太可怕了!

    他一边注意荣志豪父子,一边继续让各部门密切注意海上的动态。

    让耿建明不解的是,原本以为荣志豪会直接去找家茂林的,但其实没有。

    特别是荣安然,直接来到科技大学门前,向门卫递上一份拜贴,然后,就盘坐在大门外的角落上。而荣志豪,却不知道所踪。

    门卫收到这张拜贴,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有人给乌耀霖院士送贴子,但大多是一张纸上,写上所求之事,然后夹上一张名片,而荣安然的这张拜贴,是正宗拜贴,说白了,就是仿古。

    一般的拜贴,可能传不到乌耀霖的手上,因为这一类东西太多了,多到乌耀霖厌烦,所以,大多留在学校收发室里,乌耀霖的学生感兴趣的时候,把它们拿走,可能也是看看就烧了。但这一张不同,这一张太精致了。

    淡绿色的封面,是用真丝裱装而成,封面上,贴着敬拜乌耀霖老师七个字,对,是老师而不是院士!

    里面夹着一张叠成半个巴掌大小的长放形的姜黄色宣纸,整整齐齐。

    让门卫奇怪的是,这张宣约并没有粘贴,但却在折口上,印着一个章印。

    “怎么会有骑缝章?”

    虽然是私章,但门卫却不敢打开,因为,他们也偶而接收过秘密文件,蜡封口上,就是这么印着章印的。

    俩个门卫商量后,决定给乌耀霖打电话。

    “是丰老师呀,我们这里有一张给乌院士的名贴……”

    丰老师叫丰易敏,他其实早就拿到博士证书,但他还是不愿意走,宁愿留下来给自己的老师跑跑腿。

    听说只是一张名贴,丰易敏有些生气,他正好开了一卦,而且刚解到一半。

    “扔了!”他想都没想就回道。双眼一动不动地盯在卦象上。

    丰易敏从小喜欢《易经》,他的这个名字,还是在十八岁的时候,自己改的。

    自从拿到博士证书后,他就从来没有给自己起过卦,一卦定终身,老师为他起过卦了,结果是让他改行,否则将会一事无成。

    开什么玩笑?《易经》是他这毕生的追求,改行?而且老师让他改的行是学医。

    让我学医?死也不学!现在的医生都是什么医德,让我与他们同流合污?不可能。

    就这样,经过自己的再三恳请,乌耀霖勉强留下了他。

    一事无成又怎么样?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一生就能快乐。

    但乌耀霖临走时的那一句话,几乎让他吐血:“好好等吧,反正有人会来带你!”

    “我操--”丰易敏纠结得暗中直骂娘。

    接完电话,丰易敏又把所有精力集中到了卦象上,好不容易今天心血来潮,给自己起了一卦,不能半途而废。

    “二九动……三六动……四六动……五九动!我操,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全是动卦?卦动则变……这……这……”

    “全乱了,全乱了,老师,老师,您快来帮帮我!”这是丰易敏第一次碰到卦卦都动的卦象,他不是解不出来,而是关己则乱。

    不远处的乌耀霖正在看书,他懒洋洋地摘下老花眼镜:“我说易敏呀,断卦怎么如此急燥?你已经得到为师的真传,好好静下心来,慢慢分析--”

    “老师,我不行!”丰易敏有气无力地回道。

    “怎么回事?你说说,爻辞是怎么说的?”

    “爻辞?早呢,老师,我连卦象都看不出来!”

    “怎么会呢?你是在给谁起卦?”

    “是我自己!”

    “呵呵,难怪……来,为师给你看看--让为师来看看!”

    “嗯?”看着丰易敏面前画的卦爻,乌耀霖双眉紧皱:“怎么会这样?”

    他拿起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易敏,你拿罗盘来……你刚才是坐在这儿起的卦吧?”

    乌耀霖把罗盘放在丰易敏刚才坐的位置上,在卦爻与罗盘间来回看着、思考着……

    “哈哈哈哈--难怪那么乱,哈哈哈哈……”

    “老师,您发现什么了?”

    “哈哈哈哈,你师弟来了!”

    “师弟?”丰易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道,我哪儿来的师弟呀。

    乌耀霖今年七十岁了,他在十五年前,就没有再收徒弟,他是最小的一个。

    “嗯!”乌耀霖说得很肯定,他打开窗子,看了看天:“哦,你的师弟已经来了好几个时辰了!”

    “好几个时辰?”

    解卦时,他们不用小时,只用时辰。

    “是的,你去接一下……哦,不,你先等等,我到要看看,天定的徒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先等等。”

    平常给人起卦,那怕是最好的朋友,乌耀霖都非常随意,大多以时间起卦,但这一次……

    乌耀霖先去沐浴,换上斩新的衣服,再点上檀香,恭恭敬敬地请出珍藏的三枚铜钱,放进龟壳……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我的命格都会受他的影响?”卦辞一出,乌耀霖就明白爻辞让指的是什么。

    “老师,您是说……”

    “呵呵,没什么,你已经知道你师弟来了吧?去把他接来吧!”

    “老师,您说我知道?我不知道呀!”丰易敏一头雾水。

    “他不是学生,准确一点儿说,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是个孩子!”

    “孩子?没有呀……”丰易敏苦思冥想着,突然叫道:“噢--”

    “喂--喂,我是丰易敏,你刚才说的那张名片还在吗?人还在吗?”丰易敏一口急气冲了出来。

    “在……”

    也不知道对方说送贴子的人在,还是贴子还在,丰易敏“嘭”地一声放下电话,没来得及与乌耀霖打招呼就冲了出去。

    门卫室,门卫不舍地把名贴递给丰易敏:“我没舍得扔,想留个纪念的……”

    “告诉我,送贴子的人呢?是不是带着个孩子?”丰易敏焦急地问道。

    “他本来就是个孩子!”见丰易敏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又把自己喜欢的名贴拿走,心里憋屈,他没好气地往墙角一指:“喏!”

    墙角,盘坐着一位十岁左右的孩子,双目轻闭。

    让丰易敏觉得奇怪的是,孩子的左肩上,挤着一大三小四只松鼠,一动不动地,无论有没有人从身边走过。

    “师弟--”丰易敏走到荣安然的面前,轻轻地叫了一声。

    “你是在叫我?”大街上,荣安然不可能进入入定,更何况他不能,他怕把灵气吸收光。

    “是的,老师让我来接你!”

    “什么?师父知道了?”荣安然本来就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他相信,只有坚持,才能让乌耀霖注意,才能见到他。

    让他没想到的是,乌耀霖已经知道,而且让他的学生来接他了:“你是说,是乌耀霖师父?”为了不至于弄错,荣安然而是多问了一句。

    “是的,老师名讳上乌下耀霖!”

    难怪父亲让他来拜师,原来,《易经》真的是那么神奇。

    如果荣安然愿意放开神念,他也能做到有人来找他,但对方可是一个凡夫俗子,仅仅是从卦象里断出自己的。

    “带路吧!”荣安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所以,没有加称呼,只是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声,也许在别人看来,他很不礼貌,但丰易敏并没有在乎。

    看到丰易敏带进来的荣安然,乌耀霖接过名贴:

    弟子荣安然,越州玉冰郡人氏,现年七岁零八个月,欲拜先生门下学习《易经》,望先生收容教授!荣安然八拜!

    “哦,你想拜我为师?凭什么?”收起名贴,乌耀霖冷冷地问道。

    “是我父亲让我来的!”

    “哦,这么说,并不是你自己的意愿?那你可以回去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无敌师叔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