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商道〕〔我在武侠当神话〕〔玄门第一相师〕〔超维术士〕〔持剑葬天诀〕〔莲花十七巷之长情〕〔都市全能奶爸(又名〕〔万古第一仙宗〕〔山村最强小农民〕〔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征服天国之曙光时〕〔林松郭小玉〕〔爱魂归〕〔随身带个修仙系统〕〔总裁神秘妻〕〔山村小神农〕〔失业后我回去继承〕〔龙门狂婿〕〔京城第一少林阳苏〕〔驭兽天下:狂宠绝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四十九章 了却恩仇
    <b>最新网址:一个月以后,荣安然退出冥想。

    “爸爸,我结丹了,但……”

    “结丹了就好,结丹了就好!”只要儿子重新结成了丹,就说明了儿子还可以修炼;荣志豪最怕的是小说上说的那种:碎丹就是丹田被废,再也不能修炼,这样的话,儿子又得转世。

    “可那丹……比篮球还大……”荣安然万分沮丧:“我怎么压缩,也没能压小。”

    “也许……”荣志豪突然想到,自己作为富原平的师叔,是因为自己的儿子,那么,儿子的成就……

    也许,重新结成大丹,就是儿子的缘!

    想到这里,荣志豪惊喜道:“安然,这也许是好事!”

    “希望这样吧,爸爸,我饿了!”

    荣安然不是饿了,而是嘴馋了。

    荣志豪带着儿子好好地吃了一餐,付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卡里,只有十几万了:“该赚钱了!”

    “不用,爸爸,其实,我们可以不吃不喝的!”荣安然知道赚钱并不容易。

    “呵呵,儿子,赚钱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是个事!”

    “怎么会呢,爸爸?”

    “放心吧,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爸爸,我想再去海上,好好吸收灵气看看。”

    “嗯,爸爸陪你!”

    荣志豪父子这一去就是半个月。

    “爸爸,都半个月了,我的丹才有朦朦胧胧的灰影!”荣安然对来找他的父亲无精打采地说道。

    “真的?”儿子想把,荣志豪非常开心。

    儿子有的是时间,自己上次结丹后,他们的寿命早就远超常人,他认为,地球既然缺少修真者,主要是因为灵气太少;所以,他相信,如果进入修真界,儿子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就算在地球上,儿子也能修成,只不过时间长一点而已。

    荣志豪回来找儿子,是因为他的丹已经结成了实丹,再修炼下去,自己就要接受天劫。

    如何渡劫,富原平给的贡晁逸的心得中有,但渡劫出现的状况,心得中并没有,只是说每个人的劫难都各有不同,要随机应变。

    贡晁逸的心得中,也讲到了碎丹的问题,但没有人象荣安然那样丹被撑爆,而是在天劫中碎丹。

    天劫中的碎丹,也叫分丹,丹碎魂不分,故在天劫中碎丹,就能让神魂重拟虚丹,而且也是碎一次,虚拟丹就大一次。

    但能够在天劫中碎丹的,少之又少,能碎丹的,肯定是大能。荣安然的爆丹,因为神魂都去了阴曹地府,能不能得新结丹,对荣志豪来说,那可是新的课题,现在听说儿子结成了虚丹,他终于放下心来。

    至于自己的天劫,同样是个未知数,荣志来要把自己想到的能帮到儿子事,都先做好,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地去渡劫。

    “可爸爸,按照这样的速度,我可能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结到实丹。”

    “不怕,你有时间!”荣志来微笑道:“富原平大尊告诉过我,地球上是最好的红尘历练之所,你有更多时间的历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安然,爸爸说过的,遇事都应随缘,尊主既然看上了你,肯定是有道理,你一定要放下所有的担忧。”

    “我就是怕见不到爸爸!”

    “好儿子!”荣志豪摸了摸儿子的头:“该了却的,也应该了却了。过些天,爸爸带你去中州,你还没有上过大学,而且还有好多书没有读过。”

    “嗯,爸爸,我们还要去练武。”荣安然想到自己在炼狱吃过的亏。

    “哟--”儿子的话,提醒了荣志豪:“我记了富原平大尊告诉过我的话‘小乘菩萨大乘佛,道家成仙孺成圣;千锤百炼精气神,苦修成神得长生;天主传道是天使,真主留法收仆人;修道若不先修心,变巫妖术蛊凡尘。’我认为,我们应该各科全修,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到达别人到达不了的境界。”

    “爸爸,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既要成仙又要成佛,既要成圣又要成神?”

    “对,我就是这个想法。”

    “嗯,好,爸爸,这样才有意思,嘎嘎嘎嘎--”荣安然终于开心地笑了。

    “兄弟,请帮忙把这一串钥匙交还给符仪兰,替我谢谢她,告诉她房子我们用不到了!”

    荣志豪带着儿子来到怀希中的办公室。

    没有去他家是因为井真贞并不待见。

    “你把房子还给她?你们不住了?要走?”怀希中问的是荣志豪,但眼睛还是落在荣安然的脸上,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荣安然能活过来。

    “是的,我们也该走了……”很显然,荣志豪对符仪兰不无留恋。

    怀希中感觉到了荣志豪语气中的生离死别,他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仪兰的爸爸病了,是肝硬化后期,已经腹水并且出现黄胆!”

    “哦,是这样呀!”荣志豪并不动容;医学上的不治之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是病:“他现在在哪里?”

    “回家了,去各大医院都看过,结果一样,让他好好在家休养!”怀希中木然回答着。

    符靖杰生死与否,他并没有太大在意,但他却知道荣志豪说要走,那肯定就得走,怀希中感觉到不舍。

    别看荣志豪整天不务正业,但他的说话,从来是言出必行。

    “兄弟,别忘了我说过的话:要时时正襟危坐,行走时也一定要挺直而放松,一有机会,就意守一点--”

    见荣志豪说得非常郑重,怀希中还是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哎--”荣志豪在心里叹息,但还是重复了一句以前说过的话:“我能留给你的,只有一句话:修真,有路!也许,到时候……你会想到我这句话的,哎……”因为修真基础功法,网上都能查到。

    荣志豪知道自己这位好朋友并没有听他的话,把药停了,而是照样天天吃药。

    不过,他该做的做了,能说的也都说了,一切只有听天由命了。

    离开怀希中的办公室,荣志豪拉着儿子坐上的士:“我们去看看你外公。”

    “你是谁?”出来开门的,是荣志豪并不认识的女佣。

    “我是荣志豪,来看看符靖杰!”

    “夫人,是荣志豪先生,说是来看老爷的!”女佣转身大声叫道。

    “让他进来吧!”等了许久,才传出会娅琳很不情愿的声音。

    大厅中的气氛有些尴尬。

    面对空手而来的荣志豪,会娅琳的脸上,挂满不屑,她把目光落在了荣安然的身上:“哟--是嘟嘟吧?都这么大了?”她笑了,但笑得很假。

    荣安然向她轻轻地鞠了一个躬,同时躲过会娅琳伸过来的手,躲在了父亲的身后。

    “我来看看……看看符靖杰先生!”荣安然很不习惯地改变了从前的称呼。

    “他刚吃完药,正在休息!”会娅琳冷冷地声音,明显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荣志豪并没有在意,他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表情。

    他知道符靖杰睡的房间,拉起儿子就向里走去,边走边说道:“我是来结帐的!”然后,不管身后的会娅琳如何反对,直径走进了符靖杰的寝室。

    “你想干什么?”跟在后面的会娅琳见荣志豪掀开了盖在丈夫身上的被子,急忙叫道。

    反到是没有睡着的符靖杰,蜡黄的脸上,显得非常平静,但目光中,依然透着冷意。

    荣志豪扔掉符靖杰高高的枕头,以平静的语气低声道:“躺直,放松。”然后坐到床尾,把手掌贴上符靖杰的脚心……

    半小进以后,荣志豪收回了双手,走进卫生间,洗好手,拉起儿子:“走吧!”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来,凝重地看了一眼会娅琳,对符靖杰低沉而有力地说道:“我们算是两清了,对刚才发生的事,我希望你们能守口如瓶!”

    会娅琳与符靖杰都没有出声,这时候的他们俩,都好象是灵魂出窍……

    “我们……亏大了……哎,还有仪兰……”不知道过了多久,符靖杰才回过神来,嘴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是在做梦--”直到现在,会娅琳还没有回过神来。

    丈夫蜡黄的面色,早已变得白里透红,浮肿的双腿也已经恢复正常,她确信自己在做梦。

    离开符家,荣志豪带着儿子,来到西城,他铺开神识--为了了却恩仇,他不惜动用自己的念力。

    隗士良、夕九涛、羊进钧三个人的名字,荣志豪一直深深地压在心底,对他们的气息,记忆尤新。

    “找到了!”荣志豪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们在一起,天助我也!”

    “爸爸--”荣安然不解爸爸为什么会放开念力。

    “报仇!你爷爷奶奶的仇!”

    听到父亲的话,荣安然笑了:有仇不报非君子。

    南宛仙乡,这是一个结合饮食与娱乐一体的消费场所。

    荣安然推开大包厢的房门,吆五喝六的声音震耳欲聋;一张二十五坐的大圆桌前,坐了十五六个人。

    “哟--那个叫……叫什么来着,怎么,还想来报仇呀,哈哈哈哈哈哈--”羊进钧正对着大门,一眼就看到了荣志豪父子的出现。

    荣志豪太好认了,因为他的长相一点儿都没变。

    “说对了!”荣志豪第一次收起笑容。

    “听到没?听到没?有人找我报仇来了,你们说,怎么办?”羊进钧肆无忌惮地嘲笑着。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了,而是等待着看好戏。

    “既然你知道我是来报仇的,那么,你承认是你酒后开车肇的事?”荣志豪的声音很冷。

    “当然,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哈哈哈哈,这么样,只要有钱,少爷我什么都能摆平。”

    “还有你,你是给他顶罪的;你是作伪证的了?”荣与你分别看了看夕九涛与隗士良。

    “怎么,你不服呀?要不要你大爷我再好好地撞你一次?哈哈哈哈--”隗士良嚣张道。

    “别说作个伪证,只要有人出钱,你大爷我现在就剁了你!”夕九涛的眼中,透出阴狠。

    “兄弟们,揍他,只要不把他们打死,怎么玩他们都行!”羊进钧下达了命令。

    “那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报应。”

    蠢蠢欲动的十几个人,突然听到并不响亮,却仿佛震雷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清晰声音,一个个瞬时呆立在那儿。

    “我会让你们活得很长,对,是很长,长到你们不想再活下去!”

    荣志豪的话,更激起了羊进钧的兽性,他气极地狂笑了起来……

    “羊……羊少……”

    “你……你们……”

    羊进钧、夕九涛、隗士良三人的左脸开始扭曲歪斜,口涎开始止不住地下滴……

    “轰--”突然右并身失去知觉的三人,同时倒在地上。

    “救……救命--”

    “报……报警……”

    “快……快报警……快报警呀--”

    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来。

    本来正在摩拳擦掌的十几个人,一个个面如土色。

    “这……这……”

    终于,有几个胆子比较大一点的,拨通了报警电话。、

    “你……你们……有种的就……就别走!”

    一帮人,很想过去拉住荣志豪父子,但终于还是没有胆量,只好结结巴巴地威胁着,为自己壮胆。

    不到三分钟,警车呼啸而至,随之,晶亮的手铐,戴在了荣安然父子的手上……<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占锋〕〔当维修工的日子〕〔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裙下之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