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你的小幸孕〕〔最强王者系统〕〔穿过时光去找你呀〕〔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末日乐园〕〔战天剑帝〕〔蚀骨宠婚之总裁轻〕〔医侦朝野〕〔一生错爱:薄少,〕〔再活一万次〕〔前方高能〕〔你是我的万千星辰〕〔花枝顾长夜〕〔前生今世共修仙〕〔妻贤〕〔你是我生命中最亮〕〔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九零暖婚:重生甜〕〔穿越七十年代之歌〕〔魂帝武神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四十六章 违约的甘先骐
    <b>最新网址:甘先骐想去海滨公园,但最后还是没去。

    虽然自己想去海滨公园,别人也会推他过去,但他不愿意过份地麻烦别人。

    还是去市民广场吧,大不了再听一次那家伙的疯言疯语,就当作一种锻练--心性的锻炼。

    昨天,虽然那小家伙的话,让他心烦,但回家想想,他的话里,似乎另有一种深意,另有一翻道理,但就是太散,太乱,让人摸不着头绪!

    “你愿意当我的试验品吗?”

    甘先骐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以面对对方的任何疯言疯语,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么开口!

    “试验品?”甘先骐应该生气,但却生不起气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第二次看到荣志豪的时候,他的心底突然泛起一丝亲切,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但他却感觉到象是自己的家人。

    他虽然对陌生人保持了相当的警惕,但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对方不会骗他,更不会害他。

    甘先骐笑了,他虽然不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对方海阔天空的话题,自己有必要去捉摸吗?

    固然,对方并不是等待他的回答。

    “我是说,让你放下药罐,让你站起来!”

    昨天,甘先骐把这句话当成对方对他的嘲弄,而且,面对这般嘲弄,昨天晚上,他就想通了--坦然面对就是。

    可这一刻……

    对方不是在嘲弄,肯定不是!

    甘先骐又是兴奋,又是迷茫:可能吗?

    他就医的,都是全国著名的专家,医生告诉过他,少则两年,多则三四年,自己非但需要康复治疗,而且药这一辈子都不能停。

    很显然,对方说让他站起来,应该马上,起码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站起来。

    “你当我的试验品,失败了,没有任何副作用,成功了……”对方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我只有三成把握!”

    三成?开什么玩笑,就算是一成,自己也愿意呀!这是真的吗?

    甘先骐仿佛自己置身在云里雾里……

    “而且,是有条件的!”

    甘先骐刚想同意,却被对方打断。

    “我答应你,小伙子;如果我这样的身子,还可以当成试验品,还可以为这个社会作一点点贡献,这是我莫大的荣幸。”因为疯瘫,甘先骐难看地笑道:“别说有三成把握,就算只有一成,我也愿意!不过……”

    甘先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什么条件?我不一定能负担得起!”

    甘先骐知道如果让自己站起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那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如果自己真的能够站起来,如果他的试验成功,那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可以减少痛苦?

    想到这里,甘先骐反而对对方的话开始怀疑。

    “小伙子,你是医生?”

    “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你一开始就问这一句话,我会考虑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缘!”

    “缘?你是说,那些虚幻的东西,真的存在?”

    “存在即是道理,我们一直都在追求真理,不是吗?”荣志豪笑了笑:“我并不是医生!”

    “什么--”甘先骐无语了……

    他静静地看着荣志豪,希望他能有让自己出乎意料的回答,可遗憾的是,甘先骐看到对方,仅仅双手互抱,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荣志豪的“站起来”给甘先骐带来的渴望,如果真的能站起来……

    但对方不是医生……

    这时候,甘先骐的表情,应该很复杂,也可以说是非常可笑,好在他是面瘫,就算他有最丰富的表情,也表现不出来。

    他想问,但不知道怎么问,因为希望,所以,他不敢得罪对方,因为,就算自己想问什么,也应该旁敲侧击。

    终于,甘先骐想到了:“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你有什么条件?”

    “你真的想好了?愿意充当我的试验品?”荣志豪同样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反问道。

    “我想,如果有希望,没有人不想自己活得好好的……”甘先骐叹了一口气:“你的提议,让我无法拒绝。”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甘先骐再次开口:“从昨天开始,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

    “等你决定好以后,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很明显,荣志豪的姓名,甘先骐来说,也是一个秘密。

    “我……我同意,但你的要求,必需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对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真的没有多少钱,如果你需要很多钱,我也只能分期付给你。”甘先骐决定豁出去了:“不过,如果你让我求神拜佛,那就算了。”

    “求神拜佛到不需要,但可能真的与佛有关!”

    “那就算了!”甘先骐回绝得非常坚决。

    “为什么?”

    “我是党员,我有自己不可动摇的信仰!”

    “哟--”甘先骐的话,让荣志豪相信了昨天那位大叔说的话:信仰,只有拥有坚定信仰的人,才能会在就算疯瘫的脸上,也露出荣光。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荣志豪能看出。

    “气功,你相信气功吗?”甘先骐的回答,更决定了荣志豪让他康复的决心。

    “气功?呵呵--”甘先骐笑了:“我的康复治疗方案中,就包括了气功。”

    “你真的决定了?”荣志豪表情一肃:“当你接受当我的试验品开始,你必需停止一切治疗,停止与一切人接触,停服一切药物……而且--你可能会死!”

    “死?”甘先骐摇摇头:“不怕不怕,与其在世上浪漫国家财物,到不如一死了之……也许你会问我既然这么想,为什么好几个月了,我还活着,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死才少点儿痛苦,呵呵--当然,还有的就是想看看,看看我们州、我们的国家,再上一层楼的景象!”

    甘先骐没有直接回答荣志豪的问题,但也等于回答了。

    从这一点上,荣志豪喜欢上了个位疯瘫老人,虽然他只有五十多岁,但因为疾病,他看起来真的老态。让荣志豪喜欢的是,他的说话方式。

    “我叫荣志豪!”

    “荣志豪?”

    “别想了,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要说高高在上的你,就算是我的邻里,都没有几个认识我的。”

    “那你就告诉我你的条件吧!”甘先骐放弃了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叫荣志豪的身影,他相信了对方的话:“那我就叫你志豪吧!”

    荣志豪一直用“你”而不是“您”,甘先骐非但没有觉得对方的不礼貌,反而感觉到亲近。

    “忘掉我的存在,不管结果如何,你我之间的一切,必须守口如瓶;如果你站起来了,你就告诉别人,是你自己练气功练的!”

    “为什么?”甘先骐有些茫然,多少人夸大其辞,把自己吹得神呼其神,恨不得天下皆知:“你要知道,如果你真的让我站起来,这可是一个伟大的成果……”

    “你能做到吗?”荣志豪根本不想回答为什么。

    “我--可以!”甘先骐终于还是点头:面对这玄乎其玄的荣志豪,他虽然渴望,但却没有太大的信心,不过,总算是一种希望,试试也好,大不了早日归西。

    “嗯,你等我一下!”说完,荣志豪转身离去。

    二十多分种后,荣志豪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包蜡烛:“现在,我们回家,你告诉我家在哪儿!”

    甘先骐匆匆与广场上的老朋友们告别,告诉他们可能好长一段时间不来了,就由荣志豪推着回家了。

    “从现在起,你就不用吃东西了!”荣志豪一边在桌子上点上蜡烛,一边把甘先骐推到离蜡烛一米远的地方:“你看着蜡烛,意想着蜡火包裹着你的全身,慢慢地燃烧着大脑中的血块!”

    “这……”

    “什么都别问,息气宁神,坐挺,尽量坐直,然后放松;正襟危坐,你懂的,对吗?”

    的确,荣志豪要求的,是气功的修练方法,但就这样能治好自己吗?

    好在这些可以接受,就试试吧。

    累!

    几分钟后,甘先骐就感觉到自己不一定支持得住。

    十几分钟以后,他的全身都开始冒汗:“我可以休息吗?”

    “当然,休息好后,就得继续!我先走了,明天再来!”

    “建明,你帮我了解一下,我们郡的一个叫荣志豪的,大约二十一二岁!”荣志豪走后不久,甘先骐就用一只还能动的右手,拨通了耿建明的电话。

    “哟,老领导,你好些了吗?对不起,好些时间没来看您了!您说的荣志豪,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其实他三十多了,我知道这个人!”甘先骐的口齿不清,但耿建明还是能听清对方的话:“你怎么知道他?哦,甘州长,我现在就过来看您!”

    耿建明知道甘先骐问起荣志豪,肯定会有事,电话里,肯定说不清,而且自己真的好长时间没有来看老州长了。

    “州长,几个月前,我好象只给您提过一次荣志豪这个人,您还记得他呀!”寒暄过后,耿建明直接切入主题。

    “你以前与我提起过?”很显然,甘先骐早忘了荣志豪这个人,但耿建明的话,却点醒了他:“你是说,这个人很有可能与那件海上发生的事有关?”

    海上发现不明飞行物,第一次是荣安然,第二次却是荣志豪,那时候,甘先骐还没有发病,当时,因为猜测,耿建明只是简明扼要地向甘先汇报了一下。

    “难道……”甘先骐的心底,突然燃起了无穷的希望:如果真是他……

    “州长,他刚过三十,应该是三十一岁……”

    “好了,好了,你不用介绍了,呵呵,来,帮我再点一根蜡烛!”甘先骐不想过份了解,他不想因为了解而再次失去信心,因为,信心可以助他坚持!

    “州长,你这是……”

    “呵呵,是一个气功师教我的,说是这样练习,会好得更快--”甘先骐没有忘记与荣志豪的约法三章。

    “你失信了!”

    第二天,荣志豪很早就来到甘先骐的家,昨天他之所以这样,一是要试一试甘先骐对他的信任程度,二是也想知道他能不能守信。

    他很了解这个房间的气息,一进来,就知道这个房间来过别人,而且,从甘先骐两眼放光的神情中,猜测出了对方对自己作了了解。

    “对不起,我仅仅是问了问你是不是我们这郡的……”

    “是耿建明吧?”

    荣志豪还记得耿建明的气息。

    “你……你怎么知道?”他想问你监视这里,但心中马上否定了,因为,监视他没有意义。

    “哎--”荣志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缘尽于此了……”

    “我只是……只是问他有没有你这个人……”

    看到准备开门离去的荣志豪,甘先骐的心,降到了冰点。<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海贼之日日果实〕〔裙下之臣〕〔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