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兄万岁〕〔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重生弃少归来〕〔日常系美剧〕〔顾律师,高冷人设〕〔倾城毒妃:邪王宠〕〔修仙满级后我重生〕〔我的白富美老婆〕〔两位大佬别冲动〕〔狩猎好莱坞〕〔我的野蛮女上司〕〔兽黑狂妃:皇叔缠〕〔隐婿〕〔大佬从养猪开始〕〔逆袭〕〔重生后我嫁了最凶〕〔我真的是个内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三十八章 一无所获
    <b>最新网址:“有了--”暂时的纠结后,耿建明也不是吃素的,他突然想起了刚才的刑警观察员告诉过他荣志豪父子俩人只分吃了一碗面,他知道荣志豪不是小气,而是出于对儿子肠胃的考虑。

    面对荣安然那种狡黠的目光,耿建明点头道:“耿爷爷忘了带礼物,这样行不行?耿爷爷请你们吃饭--吃大餐!”他不是甘愿吃亏的人,乘机改了自己的辈份。

    “真的?”惊喜的口气,但荣安然的脸上,并没有真正表现出惊喜,他一撇小嘴:“爸爸刚带我吃过了”

    “那是半碗面!你爸爸是考虑到你的胃,所以呀,过一会儿,你们还得吃饭,我说得对吧?”最后一句是向荣志豪问的。

    “不急--”荣志豪没有放下他的警惕,他不是怕有事,而是怕麻烦。

    修真之人,需要的是清静,不能被俗务缠绕。

    “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荣安然的事……”见耿建明把目光投向自己,巴应婧开口道:“因为小安然,我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这……”荣志豪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能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不管谈什么,就象平常一样地聊天!”耿建明道:“这样好不好?我们去吃自助火锅……”

    荣安然出事的一个星期中,耿建明对荣志豪父子的事,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知道他们父子很少去饭馆,但如果去,走的就是两极,要么就是路边摊,要么,就是最高档的饭店。

    他知道,荣志豪父子俩人,经常一餐就是成千上万地,但奇怪的是,他们从不重复吃同一种菜,那怕这种菜非常好吃。

    见荣安然的脸上,显示出失望,耿建明苦苦一笑:“因为我的工作原因,我最多只能带你们去那儿。”

    “我还是叫你叔叔吧,别把自己放在爷爷的位置,看来,你做不成爷爷。”荣安然道。

    “为什么?”

    这是一种奇怪的论调,起码巴应婧是这样认为的。

    爷爷就是爷爷,就象妈妈就是妈妈一样,与会不会做没有因果关系。

    荣安然白了巴应婧一眼:“看来,你这个‘姐姐’也不合格!”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说?”这一次,巴应婧不是在逗荣安然,她是真的提出心中的疑问。

    “辈份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上天强加的血缘,所以,我们经常见到的母亲不象母亲,爷爷不象爷爷;因为,他们也象你想的那样,爷爷就是爷爷,妈妈就是妈妈,虽然是血亲,反而缺少亲情!”

    这是七岁的小子说的话吗?

    荣安然的话,惊住了耿建明,他对这一对父子的兴趣更大了。

    “那还有一种呢?”巴应婧想笑,笑自己对一个孩子那么恭敬,但她却不敢笑,因为,她肯定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去想,会是什么结论。

    “第二种就是你们了,一个想做我的姑姑,一个想做我的爷爷……”

    荣安然说话间,耿建明发现了,荣安然虽然时时显示出不屑,但不屑的,不是他们的人,而他们所做的事、他们的表现。

    面对荣安然的不屑,耿建明提不起一丝丝的反感,这让他自己都觉得非常奇怪。他没有开口,静静地听着。

    “这种辈份是后天培养的,需要双方从内心深处的承认,它首先需要养份!”荣安然认真地说着。

    “你的意思是,因为我们没有带礼物,所以就不能有这样的辈份?但辈份只是因为年龄……”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两句话你总听说过吧?”没等巴应婧说完,荣安然就打断了她:“师者,长也,与年龄何关?”

    很明显,荣安然有些不耐烦。

    “安然--”荣安然轻轻而有力地喊了一声。

    “是,爸爸!”

    “请别介意!”荣志豪虽然心中也象儿子一样,希望尽快结束谈话,但他明白,这也是一种修练,一种入世;但问题在于,两个警察带来的问题,肯定不是人情世故那么简单。

    “安然说得对!”耿建明呵呵一笑:“后天的辈份,是在长者关爱中产生的!”

    “这孩子,他是在强人所难!”荣安然无可奈何地解释,但他并没有阻止儿子,因为,他知道儿子的心,最需要的是无拘无束。

    是的,刚见面,哪来的时间来关爱?

    “那你就让我表示表示吧,好吗?”耿建明不知道自己多长时间没有用这种口气说话了,就算在家里面对儿子,他也是一本正经,无比严肃,但现在,他并没有感觉到憋屈,反而觉得有一种另类的放松。

    虽然还穿着警服,但他的官位,他的身份,在这一刻都已经放下,他就象一个普通的爷爷面对自己的孙儿。

    “那……好吧!”荣志豪答应得有些艰难。

    耿建明带他们去的,是玉冰郡最贵的自助火锅餐厅,每人一百六十八元。

    餐桌上,他们什么都没谈,因为人满为患,根本无法交谈。

    好在荣安然非常能吃,旁若无人地吃。

    其实,荣志豪担心是多余的,修道之人,就算肠胃出现一点儿问题,也能很快自我修复的。因此,无论儿子怎么吃,他都没有阻止。

    “去茶室,我再请你们喝茶!”付完帐,耿建明又热忱地邀请。

    “好吧!”荣志豪知道自己躲不过去,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咖啡!”

    因为荣安然先提出来,所以,四个人全要了咖啡。

    不过也对,刚吃过大鱼大肉,喝杯咖啡更养胃。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救回安然的吗?”一口咖啡进嘴,耿建明再也没有客气。

    “不是我救回的,是他自己活过来的!”荣志豪恢复了平常的微笑。

    “是他自己活过来的?”很明显,耿建明不相信,他看了看荣安然,又把目光停留在荣志豪的脸上。

    “是的!”荣安然肯定地点头道。

    “那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飘到那么远的海上?”耿建明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荣志豪道:“我从来不逼他,他想说的时候,他就会告诉我。”

    耿建明听得出,荣志豪是在警告自己,荣安然不想说的事,别问。

    “但我明明肯定他已经……”巴应婧感觉到了耿建明的为难,她接过话头,本想说明明肯定已经死了,想想不妥,又改口,弱地道:“他已经凉透了的……你怎么知道他还……”怎么说都不太妥,她只好这么说,但死字,她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荣安然活生生地就在她的面前。

    “你的‘凉’字说得非常妥当!”荣志豪笑了,因为,他知道儿子的当时的身体,早已僵硬冰冷,在科学上,这算是绝对的死亡:“但我却感觉到儿子的存在,也许,这就是科学上所说的特异功能吧。”

    “你有特异功能?”巴应婧惊讶道。

    “我也不知道我这个算不算是特异功能,反正,我就是觉得儿子还活着,呵呵--应该算是一种感应吧,具体的,我真的无法表达。”

    “那……安然弟弟,你当时是……”见问不出什么,巴应婧又把目标转向安然。

    “我?我当时吧,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转,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就再也不知道了!”

    这句话并不是荣安然自己想出来的,而是他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描写。

    “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飘那么远吗?你在的地方,可是十几浬以外的海面呀--”

    耿建明问出了自己很想知道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在海边玩耍的,一个浪头打来,就把我冲出去了,后来力气没了,就晕过去了!”

    因为荣安然太单纯了,他根本就不会说谎,所以,耿建明明显感觉到他在说谎,更何况自己看过的视屏也可以证明这一点,但他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问出真实情况,他感觉到自己无计可施。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耿建明决定今天不再问下去,他向巴应婧施了一个眼色,让她多与小安然套近乎。

    “安然小弟弟,你说做姐姐需要礼物,那你告诉我,你最喜欢的是什么吗?姐姐下次一定给你带来!”巴应婧没话找话。

    “连我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想做我姐姐?”荣安然的话,充满不满的情绪。

    “但你应该知道,姐姐今天刚认识你,你也得给姐姐时间呀?”

    “不用,我什么都不需要!”荣安然的话非常冷,连荣志豪都觉得过份,因为,他告诉过儿子,一定要把微笑挂在脸上,这也是一种修炼。

    “安然--”荣安然再次叫了一声。

    “是的,爸爸。”在父亲的提醒下,荣安然的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但他的笑容里,充满着落寞与无奈,这根本不是一个七岁孩子所拥有的。

    “安然,有姐姐在,你不要害怕!”巴应婧把荣安然现在的表现,理解成因为海上的事恐惧而还没有恢复过来。

    “我不怕!”

    荣安然的脸上,虽然仍然挂着微笑,但从他的语气中,明显地表现出孤单。

    是的,这是连父亲都不明白自己的心思的孤单。

    “安然,你有电话吗?你把电话号码告诉姐姐好不好?姐姐一有空就来陪你玩!”巴应婧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该结束了。

    荣安然只是笑着摇摇头:“我不喜欢有人给我打电话!”

    直截了当地拒绝,让巴应婧有些下不了台,但她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那好,你什么时候想起姐姐,就能姐姐打电话,好吗?”

    “好!”

    荣安然自始之终没有叫过一声姐姐。

    让巴应婧不知道的是,在荣安然的心中,除了父亲,他不需要任何亲情,他也没有其它亲情,连母亲都没有。

    “这是一对奇怪的父子。”分手后,耿建明给对方下了一个定论:“没想到我们一无所获。”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们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他们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巴应婧问道。

    “这也正是我想搞明白的问题!”耿建明双眉紧锁。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对父子?

    这个疑问在耿建明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应婧,你想办法与荣安然搞好关系,从他的口中,看看能不能打听到有用的东西。”耿建明停步对巴应婧说道。

    “为什么?局长,真的很重要吗?”巴应婧知道荣家父子的秘密应该解开为妙,但她不知道耿局长为什么对她下达命令而不是普通的提议。

    “我感觉到他们有可能与ufo生物有关……”

    耿建明曾经也是个刑警,而作为刑警,第六感觉相当敏锐。

    “你是说……”听了耿建明的话,巴应婧大吃一惊:“怎么会呢?那可是外星人呀,难道……难道……局长,你是说,他们可能是外星人?”<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