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神豪的悠闲生〕〔开挂的住院医〕〔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星元之地球最后的〕〔我是光明神〕〔电网大师〕〔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就这样修仙了〕〔都市之最强战龙〕〔大田园〕〔神级文明〕〔小妻有喜:墨少又〕〔都市无双战帝〕〔市井之辈〕〔教练我想学综合格〕〔西游之幕后大BOSS〕〔剑公子〕〔农女福运:绝世女〕〔我的姐姐是女团队〕〔大佬媳妇甜又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三十六章 安然还阳
    <b>最新网址:“爸爸--爸爸……!”

    昏迷中的荣安然,仿佛听到了父亲的声声呼唤,于是无意识是轻轻叫着。

    “谁?是谁?是谁在惊扰地府?!”阎王殿中,连续地传出阵阵吼叫。

    叫声一开始是小鬼,然后是判官,最后是震天动地的十殿阎罗的怒叫。

    “安然……安然……”

    一阵阵细不可闻的声音,不停地在地府回荡……

    “查,给我查--到底是谁在惊扰地府!黑白无常何在?传黑白无常上殿!”这是秦广王的怒吼声。

    “安然……安然……”

    每隔一柱香的时候,呼唤声都会传来,而且声音从细到粗,越传越响。

    “黑白无常,速去阳间,把惊扰地府的人的魂魄给我拘来,把他打入拨舌地狱,永世不得超脱!”卞城王怒叫道。

    “等等,大哥--”阎罗王说道:“惊扰地狱……可是……大哥可别忘了那猴儿……”

    “猴儿?”秦广王听阎罗王这么一说,心中一惊,孙悟空这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是呀,凡人谁敢惊扰地府?也就是说,能惊扰地府的,绝对不一般,搞不好会不可收拾……

    秦广王把目光投到了众人脸上,很明显,他在征求意见!

    “听声音,来自于邑祖庙保界,要不……要不让小王叫那儿的土地前来问问?”殿上的一位城隍庙主诚惶诚恐地小心道。

    “可行!”判官崔珏点头道。

    “传邑祖庙保界土地到殿!”秦广王大声指令道。

    邑祖庙保界的土地爷姗姗来迟:“小仙拜见各位大人!”

    土地官位不大,但却自称小仙。

    这也难怪,在地府就算官位最大,也比不上神仙逍遥,就那些录了仙藉的散仙,法力再小,小到连黑白无常这种地府解差都比不上,但好歹也能在天上逍遥自在,不象在地府,整天不见天日。

    地府里,除了地蔵王菩萨,就只有山神土地有些仙气,山神是半鬼半神,土地是半鬼半仙,所以,他自称小仙。

    “邑祖庙保界到底何人惊扰地府,速去查来!”崔珏下令道。

    “小仙刚从本保界回来……”

    土地可算是凡人保界内真正的父母,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自己的保界内出什么事,当然一清二楚。

    “荣志豪在凡间修上正道,已成半仙!”土地回答道。

    “才修上正道?还没有修成正果,就来惊扰地府,这还了得?黑白无常何在?去把荣志豪的魂魄拘来,打入闷锅地狱!”都市王下令道。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呀--”土地大惊失色,双手乱摇。

    “哦,这是为何?”阎罗王低头问道。

    “此人大有来头……”土地一边擦着冒出来的冷汗,一边惊慌失措地解释着。

    “说清楚一点儿,小小凡夫修的半仙,能有什么来头?”秦广王不满地瞪了土地一眼。

    “他……他……”土地面色泛白,语无伦次地说道:“原……原平大尊称……称他为……称他为……师……师……师叔……”

    “原平大尊?富原平大尊?”听到这个名字,殿上所有的人都面如土色。

    富原平是谁?他可是尊主的大弟子,尊主有太多的弟子,但其它的可以不知道,尊主的大弟子怎么能不知道?

    尊主是谁,那可是整个宇宙的主人呀,在尊主面前,什么玉皇大帝,什么佛主,狗屁都不是,更不要说是被天庭管着的地府了。

    “到底怎么回事?”阎罗王好奇地问。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土地茫然道:“原平大尊一出现,我就上心了……”

    “我们都知道,凡人修仙,金丹期根本什么都不是,元婴期也算不上什么,只有到元婴入丹的渡劫前期,才会有仙神佛来收徒接引,才会教之真正的修炼方法,但这个荣志豪还没有到金丹大成,原平大尊就来了,还称他为师叔……”

    “你没听错?”不是秦广王不相信土地,而是太不可置信了,原平大尊怎么会称呼一个只有金丹期的修士为师叔呢?

    “是的!”土地也知道秦广王并不是怀疑他听错。

    “这是怎么回事呢?”阎罗王皱眉道。

    “安然……安然……”

    声音越来越响,从细不可闻,变成了九天震雷……

    “这……”

    阎王殿中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广王有些惊慌。

    “安然……安然……”

    阵阵呼唤,让整个地府都开始震动。

    “现在不是寻找原因的时候,先解决问题要紧,谁能告诉我安然是谁?”秦广王有些焦虑。

    “应该就是前些天我们把他送到黄泉路,又被转轮王打入炼狱的那个!”崔珏嘴唇发白。

    “什……什么?”十殿阎罗个个脸色发青……

    “快--快!快去炼狱把那个荣安然带回来--不,是请,快去把他请回来--”秦广王有些气急败坏。

    “是!”

    黑白无常直接从殿里消失。

    “我也去看看……”崔珏也紧跟着消失。

    他不得不去,因为,他怕!

    铁面判官不怕别的,身正不怕影子歪,但因为他的随意,他做错了一件事:就是荣安然还有一百零一年的寿元,自己却抹去了他的阳寿。

    这种事,他并没有少干,而且,他也是出于好心,把已经来到地府的阴魂的阳寿,大多转借到下一世,而且,都给他们投生到非常不错的家庭里。

    本来他对荣安然也可以这样的,但荣安然的寿命过于长,如果把他的寿元加到下一世,那也太惊世骇俗了,无论下一世几十年的寿命,加上一百零一年,那就不是凡人能理解的了。

    所以,他只好直接抹去。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荣安然,有那么大的来头。

    对自己做错的事,他要想方设法地去弥补,为了地府,也为了他自己。

    但他暂时不知道如何弥补,只好先跟去看看。

    此时炼狱里的荣安然,早已经皮包骨,不成人样,所有的血肉,都被那些炼狱饿鬼吸得干干净净,唯一剩来的,也就是一口气而已。

    连跟着荣安然来的小不点,也已经奄奄一息,被随意地扔在地上。

    这也是因为这些饿鬼因为太长时间得不到血食,希望能圈养这两个血食,否则,他们早已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了。

    炼狱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无恶不作的厉魂恶鬼聚集的地方,永无出头之日的他们,什么事做不出来?

    “哎--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食了!”

    “就是太少了,还不够塞牙缝的,真想把他们全吃了!”

    “嘎嘎,如果你把他们全吃了,我就吃了你!”

    “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是同伴,也许你早就进我的肚子里了。”

    “住嘴!你们还想活下去吗?我们这一帮本来就单薄,你们还起内哄--”

    “这些玩笑不能开--好了,把这俩人带走,好好养着!”

    此时的荣安然与小不点,早已气若游丝、动弹不得,只剩下非常微弱的意识,只能任凭被他人随手提起。

    “你们……是你们--”

    荣安然感觉到自己原本快速移动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他明显感觉到提着他的那个人的说话声里,充满了恐惧。

    他艰难地抬起头,发现前言站着三个人,三个他认识的人--黑白无常与崔珏。

    “不准动!”

    崔珏冷冷地对那些准备逃走的人阴森地吼道。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高举哭丧棒,穿插在十几人之间。

    随着哭丧棒的起落,传来一片惨叫声。

    黑无常更是冷酷,看到崔珏接过荣安然之后,直接舞动手中的锁魂链,“啪”地一声,那个拎着荣安然的魂魄,被无情地从中劈成两半。

    崔珏没有管这些,毕竟,炼狱里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讲;他仔细地检查起荣安然的神魂来。

    “你吸收了别人的神魂?”崔珏面色大惊:“那是会毁了你的!哎--这都是我的错,好在我有宝贝!”

    崔珏手上突然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灰中泛着姜黄的果子:“这是黄泉豆,能清空你身上的一切不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荣安然艰难地抬起手,接过黄泉豆塞进嘴里……

    又苦又涩,又臭又恶心,但荣安然知道崔珏不会害他,所以,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我……我……”不一会儿,荣安然便感大起。

    “去吧!”崔珏随手一扔,荣安然轻飘飘地落在远处地上。

    这一泻,几乎抽光了荣安然所有的力气,但他明显感觉到,全身一轻,非常舒适。

    崔珏仿佛知道荣安然想干什么,他也不管臭气熏天,直接把荣安然吸到左手,右手随手临空一划,荣安然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沐浴桶。

    一股清泉从他的右手喷出:“这是苦海墨莲露,可以彻底帮你洗清神魂里的一彻杂质。”说完,把荣安然扔进了木桶里。

    舒服,极度的舒服感,让荣安然差点儿呻吟出声来。

    虽然他没有一丝力气,但借着水的浮力,他还是坐了起来。

    “修炼一会儿!”也许,在地府习惯了,就象黑白无常一样,崔珏的话,都是冷冰冰的,但荣安然却感觉到一丝暖意,他牵强地笑了笑,闭上双眼。

    “好了!”

    一柱香后,崔珏开口,既对荣安然,也对正在惩罚那十几个幽魂黑白无常说的。

    崔珏冷冷地看了一眼四肢不全的满地残魂:“便宜你们了!”说完,托起干干净净的荣安然,与黑白无常一起,消失在炼狱里。

    “呵--呵呵--啊--哈哈……”零零碎碎的魂魄,发出享受的呻吟,在残留下的苦海墨莲露的滋养下,快速地恢复着。

    那小不点因为没有受到摧残,所以,迅速恢复并逃离了,因为,他知道,留下来面对自己的是什么。

    一路上,崔珏往荣安然的嘴里,塞了一粒莲子:“这是苦海墨莲子,可以凝实你的神魂。”

    香,甜,入口却化,荣安然的神魂虽然依然无力,但却更舒服了。

    看到荣安然意犹未尽的样子,崔珏又道:“苦海墨莲子对阳魂有限制,你也带不到阳间去的!”

    很明显,他是在向荣安然表示他并不小气,而是给了也没用。

    很快,他们回到了阎罗殿。

    “安然--安然……”

    听到震天动地地声音,荣安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被带回到这里。

    “爸爸--”荣安然双目蕴泪。

    “送他还阳吧!”秦广王下令道。

    全殿里的人都向荣安然投来善意的眼神,但他们并没有溜须拍马,因为,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有转轮王有些憋屈。

    其实,荣安然也从来没有生过他们的气,他认为,地府就应该是这样的,再说,自己被转轮王打入炼狱,也是因为自己磕洒了忘忧汤。

    但从他们的表情中,荣安然可以肯定,如果以后到地府有什么事,他们都会出力帮忙。

    “孩子--”一个白胡子的矮胖老头,摸了摸荣安然的头:“让崔大人送你还阳吧!”

    “土地爷?!”

    没等荣安然回过神来,他就被崔珏送到了写着“还阳”两字的门中。

    这里没有路,只有一座彩虹桥。

    彩虹桥虽然美丽,但却吸引不住荣安然,父亲那悲痛的呼唤,反复在他的耳边响起。

    “爸爸--”

    也许是荣安然只顾往前跑,忘记注意脚下,忘了过半的彩虹桥是慢慢下坡,而且越来越陡;他一打滑,飞速向下滑去……

    “啊--爸爸……”一声凄厉的声音从荣安然的嘴里发出……<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裙下之臣〕〔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