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本初唐〕〔斗罗之我真的不强〕〔绝地求生之禁服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都市最强赘婿〕〔敢跟五个大佬抢妹〕〔三界劳改局〕〔我居然是这种身世〕〔盛世为凰〕〔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最强傻婿〕〔承包大明〕〔我为国家修文物〕〔斗罗大陆IV终极斗〕〔星光马厩〕〔嘉平关纪事〕〔都市之巅峰战神〕〔重生后成了四个大〕〔凤花锦〕〔转生眼与超凡世界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三十四章 炼狱磨难
    <b>最新网址:“啊--啊--哦--呵--”荣安然不停地跳着,他不得不跳,那是流着灰色岩浆的地面。

    “啊--哦--怎么会这样?”

    脚下是烫,身体却冷,冷得他直打寒战。

    “啊--哦--这……咯咯咯咯--啊……”

    是一刻钟,一个时辰?还是一天,一个月?

    不,应该有几年了--这是荣安然的感觉。

    是的,这才叫度日如年!

    “啊……呵--呵……”荣安然终于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啊--”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出最后一声叫声,终于昏了过去!

    “啊--”一个时辰以后,荣安然的嘴里,再次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他醒了。

    痛,无与论比的疼痛。

    荣安然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在长大:“怎么会这样?”

    哦,对了,虽然自己只是灵魂进来的,但到了这里,灵魂就是身体,身体就是灵魂;但也不应该长得这么快呀,肉眼都能见到,那被炽热的土地烧烤着的皮肤,传来渗人的“吱吱”声,并冒着一阵阵的黑烟……

    痛,但长时间的剧烈疼痛,开始让荣安然麻木,已到达可以忍受的边缘。

    他一边呻吟着,一边开始观察四周……

    这里,终于多了一种颜色。

    是的,自从进入地府,荣安然见到的,都了黑,就是灰,而现在的身下,那蜘蛛网似的地面上,那蜘蛛网缝里,透出了一丝红色,带着炽热的降红,与黑、与灰相映着,让人觉得更加恐怖。

    荣安然很想站起来,躺着实在太痛了,但他站不起来,一丝力气都没有恢复。

    所有吸收的能量,都在恢复着身下被烤焦的皮肤,好了又焦,焦了又好,不停地反复着;还有一半却被永久地冰冻着。

    痛,比火烤还痛,灵魂的冻结,这种痛荣安然无法言表。

    半冰半火,冰火两重天。

    “我不能这样!”

    是的,荣安然不能这样,他可以死,但不能接受这种无止休的折磨。

    “首先应该忘却疼痛!”

    是的,剧烈的疼痛,让他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做不了。

    静心……静心,息气宁神!

    荣安然给自己下达了命令。

    荣安然尝试着强制进入冥想,他必须进入冥想。

    忘掉被自己咬碎了的嘴唇,忘了冰火中半既麻木又剧痛……

    寂静,冥想中的寂静,荣安然终于艰难地进入了冥想。

    没有生前的阴阳五行灵气,但荣安然感觉到另一种元素的存在,很少很少。他不知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却能够吸收。

    那一种不知道名的元素,让荣安然感觉到舒服,它可以感觉到自己对冰火两重天的抗力在增强。只是这东西实在太少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

    荣安然没有强求,更没有奢望,他只有庆幸,庆幸在这可怕的炼狱中,还有他需要的东西。

    “喋喋喋喋……”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种让荣安然心悸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冥想。

    “喋喋喋喋,想不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这么一个鲜美的魂灵,喋喋喋喋……”

    一股可怕的气息传来,荣安然赶紧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

    他一骨碌地爬了起来:太好了,我有力气了!

    “这……这是什么?”身着身前出现的东西,荣安然的头皮一阵发麻。

    这是一张人脸,一张可怕的人脸。

    这张脸,是真正的皮包骨,外耳干瘪得如纸一样簿,鼻子没有了鼻尖;眼睛到是挺有神,但却象似在一个小黑洞里镶嵌上一个玻璃球,看不到眼脸,仿佛眼球随时都会掉下来;双唇盖着牙齿,但从外唇上,却能够看到齿痕。

    双手双脚活脱脱是两对竹竿,细长却僵硬;手指更象是细细地竹签。

    活脱脱是一个人形怪物,恐怖--这是荣安然唯一的感觉。

    这个人,正从离荣安然几十米远的地方,飞速赶来。

    “跑!”

    这是荣安然唯一能想起的一个字!他扭头撒腿就跑。

    逃跑中,荣安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恢复到了生前的常态,快有一米五高了。

    正常的七岁孩子,只有一米二左右,除非患有巨人症,但荣安然没有病症,他的身高是因为他是修者。

    “喋喋喋喋,小家伙,你跑不掉的!”

    很快,荣安然感觉到对方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脚下的炽热,抵挡不了空气的寒冷,但荣安然还是感觉到自己直冒冷汗:“快,快--”

    荣安然从刚站起来东倒西歪、步履踉跄中,快速适应并习惯,奔逃中神魂从初到炼狱的不适应到适应,不到十几秒,就开始健步如飞。

    “快,再快--”

    荣安然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奔逃,但还是感觉到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终于,身后伸来的一只大手抓住了荣安然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他感觉到一阵窒息。

    荣安然没来得及害怕,左耳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啊--”

    荣安然的惨叫声还没有落下,他的身子又被反转,剧痛再次从右耳传来。

    “啊--”

    第二声惨叫声又从荣安然的嘴里发出,紧接着,他又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嚼软骨的声音。

    荣安然不是不害怕,是来不及害怕,但这一刻,他还是感到亡魂丧魄;这种感觉,不是通过思维,而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他的思维中。

    “爸爸--”

    荣安然彻底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可能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在这儿,就在眼前的这一刻,自己就会魂飞魄散了……

    他想闭上眼睛,一切听天由命,但倔强的性格,让他死死地睁着充满了无助的双眼。

    “喋喋喋喋--”

    随着恐怖的狞笑,荣安然的眼中,也出现了一张画面--一张大嘴,发着怪笑,透着阵阵恶臭,在离他二十公分的地方,慢慢地向他的鼻子靠近。

    那笑声,那气味,让荣安然发怵发晕,胃里泛起阵阵恶心。

    这一刻,长期静思冥想的功力表现了出来。

    荣安然强忍着窒息、恐惧与厌恶,紧握双拳,用尽全身力气,向慢慢靠近的两只放着两颗眼珠的黑洞狠命地捣了过去……

    “噫呀--”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震雷似的怪叫在荣安然的面前响起,一阵臭气熏天的口水,雨点般地沾了荣安然一脸,紧接着,荣安然就被远远地抛了出去。

    “嘭”地一声,荣安然被甩出了上百米,重重地落在地上。

    他顾不上散架似的身体与疼痛的双耳,匆匆瞥了一眼双手捂着眼眶,“嗷嗷”鬼叫着的身影一眼,扭头就跑。

    本来就已经筋疲力尽的荣安然,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是从哪儿来的,他如惊弓之鸟,没命是跑着。

    终于,他再次脱力,最终瘫倒在地上。

    举起无力的手,荣安然先是揉了揉刚才被那只手掐得窒息的脖子,然后盖向双耳……

    “嗯?怎么会这样?”

    刚才,被人形怪物吃掉的双耳,还留在上面:“难道刚才只是假象?只是错觉?不对呀……”

    “哦,原来是这样--”荣安然马上明白了过来。

    他在书上看到过,下地狱的人,有的被下油锅,有的被锯掉四肢,天天如此,原来,熟了、锯了的器官,在这儿都可以重新长出来的。

    这并没有让荣安然释然,而是让他感觉到更加可怕,因为,那才是无止休的折磨。

    刚来到炼狱,就碰到这样的事,那接下来呢?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还没等荣安然想明白这些,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呵呵--多少年了?终于,又闻到小鲜肉的香味了,呵呵……”

    这个声音非常慈祥,但内容却再次让荣安然感到碎心裂胆。

    “谁?”

    荣安然听不出声音来的方向,他小心地戒备着。

    “呵呵,让我尝尝……”

    声音就发自荣安然的身边,但他却辨不清到底地在左还是在右,在前还是在后。

    荣安然突然感觉到全身又酸又痒、又麻又痛的,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在溃烂、溶解……

    “不--”

    荣安然感觉到全身都泡在灰色的浓雾中,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不知道自己来时的方向,更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刚才慌不择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进这浓雾中的。

    “跑--”

    这是他唯一想到的办法。

    身体所有的非人的酸痒麻痛,都被及度的恐惧占据。

    “逃--”他认准一个方向,再次没命地飞跑了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荣安然感觉到身上不再痛痒;他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回头向来的地方看去--

    那是一个人,一个山一般的人影,横躺在地上,自己是从那个人的胃部跑出来的。

    “这……”荣安然惊愕失色。

    “这只是一片人形的雾气,这只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自己怎么会有被消化的感觉?难道,这个人影真的就是人?但我为什么能毫无阻碍地从他身体里跑出来呢?”

    “回来吧,我的孩子--”

    一个慈祥而带着极度诱惑的声音在荣安然的耳边响起。

    “跑--”

    那慈祥的声音,却让荣安然毛骨悚然:“快跑!”

    这里没有日夜,没有时间,荣安然已经忘却了什么叫累,他除了跑,还是跑。

    “站住!”

    一个不到一米的骨瘦如柴的小不点,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叫我?”

    “废话!”

    “那你叫我干什么?”荣安然好奇地问。

    进入炼狱后,这是荣安然第一次没有感觉到害怕。

    “我饿了!”小不点的声音很冷,但冷得自然,仿佛只是随意说说。

    “那你自己去找吃的呀!”荣安然笑道。

    “嗯!”小不点盯着荣安然,回答得非常认真,然后突然朝他冲来,在荣安然的惊愕中,抓起他的手,狠命地咬了下去!

    “啊--哟--”

    荣安然的一根手指,被小不点轻松地咬了下去,咯吱咯吱地瞬了几下就吞了下去,紧接着,又在他的手臂上啃了起。

    “啊--”

    十指连心呀,能不痛吗?更何况还继续在他的手臂上啃着呢。

    不到一米的小不点,并不是很重,荣安然轻松地把他举离了地面,狠命地甩着手,但无论如何,他怎么也甩不掉。

    手臂上的肉,被小不点一块一块地啃了下来,很快露出了森森的白骨……<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无敌师叔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