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你的小幸孕〕〔最强王者系统〕〔穿过时光去找你呀〕〔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末日乐园〕〔战天剑帝〕〔蚀骨宠婚之总裁轻〕〔医侦朝野〕〔一生错爱:薄少,〕〔再活一万次〕〔前方高能〕〔你是我的万千星辰〕〔花枝顾长夜〕〔前生今世共修仙〕〔妻贤〕〔你是我生命中最亮〕〔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九零暖婚:重生甜〕〔穿越七十年代之歌〕〔魂帝武神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三十二章 判官的疑虑
    <b>最新网址:这是一条似灰、似雾,似烟、似云的灰色通道。象一道一望无际的长堤,两边阴风怒号;就算你胆子最大,也免不了胆战心惊。

    入冥府,断阳关!

    一般亡魂,一入幽冥道,就与阳世隔绝,甚至记忆也是如此;所以,只有悲悲戚戚和对未来的迷茫与恐惧;但荣安然没有,他已然牵挂着父亲。

    “不用回头看,幽冥没有回头路!”也许是因为好奇,在押解幽魂时,从不开口的白无常开口道。

    “黄泉真无回头路吗?可这不是黄泉路呀……”荣安然喃喃道。

    “早呢,进入丰都城阎王殿,等审判以后,才知道你能不能进入黄泉路!”有着铁石心肠的黑无常,从内心深处莫名其妙地泛起一丝同情。

    荣安然不禁看了一眼与传说中恐怖、凶恶不同的黑白无常:“那这里是……”

    “万千幽冥道!每个幽魂都有不同的道通向幽冥城,因为十殿阎王都住在这里,所以,也叫丰都!”黑无常道。

    “看……”白无常哭丧棒向前一指。

    “幽--冥--界?”一块高耸入云的界碑出现在荣安然的眼前。

    荣安然再次回头看了看,曾经走过的路,早已不在。

    再看向幽冥界,除了这块硕大的界碑外,前面漆黑一片。

    “穿过幽冥界,才算是真正的鬼!”白无常收住脚。

    “那我现在……”

    “你现在只能算是亡灵,如果三魂七魄不全,是成不了鬼的!”

    这次黑白无常的话特别多,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向这个小小的亡灵解释那么多。

    “带你们来这里,并不是我们主要的任务,我们的任务,其实在那些进不了幽冥界的亡灵,他们会变成你们阳间说的厉鬼。”白无常道。

    “那你们直接拘了不就结了?”荣安然不解地问。

    “如果一个失去三魂的人死亡,连我们都感觉到不他的存在,只好夜夜去找,免得祸害阳间!”

    “那你们只有俩人……”

    “我们不只是俩人,冥主付于我们万千化身!”

    “万千化身?冥主?冥主是阎王吗?”

    “哟--”白无常突然按住自己的嘴,他失言了!

    “哪有那么多费话!”黑无常突然吼了一句,同时一脚踹向荣安然的屁股,把他踹进了幽冥界。

    “啊--”一声惨叫从荣安然的嘴里发出,一阵强烈的灵魂撕裂的感觉,让他无法忍受,他满地翻滚着,嘴时不断发出强忍下的“哼、哼”声。

    “这小家伙到底有多么强大的灵魂记忆呀?!”黑白无常惊讶对视了一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汗淋漓的荣安然,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有气无力地争开眼睛:“这……这……”

    荣安然瞬间忘了自己灵魂的疼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

    千百张一模一样的脸,千百双一模一样的眼睛环成半球形一同盯着他,那些眼睛中露出的表情一模一样,除了惊愕,还是惊愕;如果不是自己的锁链还抓在身边的白无常的手里,自己根本分辨不出,带自己来的黑白无常到底是哪俩个。

    难怪黑白无常说他有千万个化身。

    再看向每一对黑白无常的身后都锁着一个面无表情灵魂,这些灵魂虽然有男有女,但都是一样年青!灵魂真的永远不老的吗?荣安然不相信,那么多的死魂,都是年青人?不可能呀……

    观察中,荣安然也明白了他们看自己惊愕的原因: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灵魂并没有象自己这样灵魂被撕裂的感觉,不用问,这肯定是凡人与修者的区别。

    “走吧,我们先走--”

    与别的黑白无常不同,锁着自己的这对黑白无常,与别的比起来,客气了许多,而且脸上还露出一丝难得的笑脸。

    与其说是走,到不如说是飘。

    这里虽然是漆黑一片,但荣安然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他相信其它魂灵也能看清,这就是幽冥!

    飘不了多久,荣安然的眼前就出来了一座似虚还实的城墙,一扇高大的圆洞门上,写着“幽冥丰都城”五个大字!

    城门口,八字排开着有每边八个共十六个恶鬼,不,不是恶鬼,与其实中描写的不同,他们并不是青面獠牙,个个貎如潘安。

    唯一人胆战心惊的是,十六个人面露凶狠,双手斜握着丈二钢叉,钢叉上,似乎还沾着没有干透的鲜血,不时地传来让人恶心的腥味。

    修真先修心,修心先放下七情六欲,荣安然修炼时间不长,但也放下了许多七情六欲,在父亲的引导下,他最先放下的,就是惧,阳间他放下了对死亡的恐惧,到了阴间,也就无惧了,不对,惧还是有,只是没有那么恐惧!

    面对被白无常锁着的荣安然,他们视而不见,好象他们只是门口的石雕。

    一进城门,荣安然就看到了挂在天上的黑日,是的,是黑日,日是黑的,泛起幽幽黑光,而且没有一丝丝热量,反而让荣安然感觉到刺骨的寒冷。荣安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看到荣安然疑惑的眼神,白无常解释道:“这就是幽冥,就是你们人间说的阴曹地府,你慢慢就会习惯的!”

    中间一条漆黑的大道,四周全是一片灰蒙蒙分不清是天是地;除了能看见不知其数的黑白无常押解着魂魄,听不到一丝声音,给人的感觉除了一片孤寂,就是无穷的凄凉。荣安然暂时放下了对父亲的思念,问道:“这就是丰都城?”

    “是的。”白无常没有作出更多解释。

    走着走着,寒冷的感觉慢慢消失,荣安然出于对陌生之地的好奇,睁大眼睛四处寻找着。

    渐渐地,他发现了,道旁远处,有一团团漆黑的云团盘踞着,那可是很大的云团。

    白无常拉着荣安然拐上了左边,向一团硕大的云团走去,然后直接闯进了云团。

    终于景色一变,出现在荣安然眼前的,是一座宏大的由白骨砌成的宫殿,大门口站着四名身佩腰刀的俊美恶鬼,宫殿的正上方,挂着一块鬼气森森的大匾,匾上写着泛着磷光的三个大字“阎罗殿”。

    黑无常走到殿门边架着的一面鼓着,“彭”地一声,敲响了它,鼓声响彻云天,震耳欲聋、久久不息。

    荣安然张大了一下嘴,初步适应了不绝的鼓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云层,心道:“看来,这云层可以隔绝声音”。

    “带上殿来!”

    大殿深处,传来了一声吼叫,那种声音怪怪地,再次让荣安然感觉到心惊肉跳。

    很快,荣安然被带上了阎罗殿,他终于见到了十殿阎罗与四大判官还有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十殿阎罗一字排开,端坐在公堂之上,左右各二,分立着四大判官。

    十殿阎罗与四大判官,生得同样俊美,而且看不出年龄,给荣安然的感觉,反正都很年青;到是大堂两边分别站着的四个牛头与四个马面,让他若有所思。

    父亲与自己,每次丹变都是一次美过一次,也许,这些鬼差阎王判官,都应该是鬼修吧?所以,他们那么俊美,相貌各异,那是因为各人的喜好。

    而牛头马面,应该是对美的理解不同造成的……

    阎王审判并没有人间的那些程序,只见右边的判官看了一眼荣安然,打开了生死簿……

    “荣安然,现年七岁,生平……无善无恶,七情六欲不明显,只显示对母亲少许恨意与对父亲浓烈的爱,终年……终年……”判官读得有些艰难,但最后还是读出了口:“终年一百零八岁--”

    “什么--一百零八岁?”十殿阎罗左手的判官突然把手一招,厚厚的生死簿向他飞了过去。

    荣安然立刻猜到,这一定是催命判官崔珏了,他在书上看到过。

    一百零八是一个特殊的数字,生死簿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数字,凡人的寿命也不允许出现这个数字,除非他不是凡人。

    但如果不是凡人,怎么会死?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进入幽冥道呀?

    那些修者都是由各仙庭、神庭、佛殿等先判,后由地府指派强者拘来,直接送住各地服刑,不可能象凡人一样从幽冥道而来的。

    崔珏看着生死簿上寥寥数语,疑惑地看向十殿阎罗。

    “怎么回事?”开口的是秦广王。

    十殿阎罗并无大小,但那怕是在阴司,也讲究“悌”,十大阎罗就是十兄弟,秦广王为大,在他没有开口前,别人不会乱开口中。

    “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个荣安然还有很长的阳寿;一个是,他的寿元怎么会是一百零八……”崔珏没有再说下去。

    “生死簿中的一切,都是天道映录,不可能作假,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广王看向九兄弟。

    其他九阎罗没有吭声,只是同时不解一摇摇头。

    “老崔,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广王又把目光投向了催命判官崔珏。

    “一百零八,谓之天罡地煞之数,除了一百单八星,在凡间历练过一百零八年,从来没有出现过凡人享受一百零八之数!”崔珏双眉紧皱。

    “会不会是上天那一颗天罡地煞星,再次下凡历练了?”崔珏旁边的另一判官低声道。

    “应该不会……”崔珏了思索着回答:“如果真是这样,也不会七岁就夭折呀……”他吃不准地轻摇着头。

    “怪事,老崔,你说这个荣安然怎么判?”秦广王问。

    判决凡人的去向,十殿阎罗从来不插手,别看他们都坐在堂上,那也只是一种形式。

    当然,他们也可以不来,但地府实在太无聊,与其说他们是来判案,到不如说是来消遣;今天的事,让他们感觉到有些奇怪,但也只是奇怪而已,他们并不在乎一个凡人灵魂的去向。

    所以,除了铁面无私的五殿阎罗王有些思索外,其他的只是好奇地看向崔珏……

    难怪一个无私阎王,一个铁面判官。

    看见各人的表情,荣安然明白了一件事:人间传说都是真的。

    “要不,我们派遣信使上天?”崔珏身边的判官轻声道。

    这也难怪,审判这些凡人,都是判官的事,因此,十大阎罗并不担心,担心的是四大判官,如果判错了,他们会损阴德。

    而荣安然的生死簿上,除了爱恨,是一片空白;而一百单八寿肯定与上天有关,怎么判?再说,生死簿上明明写着荣安然的寿元是一百零八岁,按理应该送他还阳的……

    “不行……”崔珏摇头道:“仙界容易,三十三天,交给主管天尊也就可以了,但圣道三千,佛殿不知其数,菩萨道场更是数不胜数,还有神道,武者大多以家属为单位,更有许多独来独往者,到哪里去寻找?”

    荣安然的去向,让这个铁面判官第一次感觉到束手无策,一般来说,就算是还有阳寿,但来到地府,就不可能还阳的。

    “这个只有七岁的荣安然到底什么样的人呢?他到底是谁的后代?”

    每天有那么多的灵魂来到地府,现在殿外已经人满为患了吧?我该怎么判?

    崔珏的心中,升起了无穷的疑惑与焦虑……<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裙下之臣〕〔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