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坑王〕〔林晚青顾霆琛〕〔日月风华〕〔给陛下冲喜后她逃〕〔穿越七十年代之歌〕〔重生之预知神豪的〕〔秦茉楚亦钦〕〔都市混沌系统〕〔暗黑野蛮人降临美〕〔千年情缘缠上我〕〔世子很凶〕〔我休息就变强〕〔笑傲不群〕〔宋伊人宫凌夜〕〔奈何反派他百媚千〕〔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的加特林百分百〕〔柯学验尸官〕〔旧日之箓〕〔姜六娘发家日常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二十九章 梦授
    <b>最新网址:荣志豪不明白,他知道,从科学上讲,自己的儿子的确已经死了,但心底为什么会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儿子没死呢?难道是自己潜意识不愿意接受儿子的死去的事实?

    荣志豪这么想,在警察局又有另一翻议论……

    随着荣志豪的离去,老常的脸色由红转白。

    “老师,你怎么了?”巴英婧首先发现老常的不对劲:“您……”

    “没事,没事--”老常皱着眉,很不耐烦地朝这位喜爱的学生挥挥手。

    “老常--”

    “老常--”

    “见鬼了……”老常并不在意武队,但对尊敬的耿局问话,他不能不回答:“真是见鬼了,我刚才……叹--刚才--我的手突然没有感觉了……”

    “没有感觉?老师,这可是大事,我陪您去医院检查检查。”一听老师突然没有感觉,巴英婧立马想到心脑血管疾病。

    “我没那么娇贵!”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老常的确心烦意乱,学生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他并不怕死,但他怕自己离开工作,我热爱自己的工作;他怕自己死不了却躺在床上……

    “英婧,你现在就陪老师去作一次全面检查!”对这位为社会安定呕心沥血、勤勤恳恳工作了几十年并作出了巨大贡献的老警察,耿局当然关怀备至。

    “别--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英婧,你还是好好写验尸报告吧!”荣志豪走了,老常再无顾忌。

    “走,老常,我陪你去!”见巴为难,武队接道:“你可是我们队里的顶梁柱,可不能出事!”

    “嗯,这样也好!”耿局一锤定音……

    “都几点了……”老常看了看表,嗔怪地白了一眼耿局:“明天吧!”

    “呵呵--”耿局也看了看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好,小武,小杨,你们再详细地说说经过。”

    “……耿局,你知道我从小喜欢武术,而且练过气功……”

    的确,武队的硬劲气功小有成就。

    “你想说什么?”听完了详细的汇报后,见刑警队队长说起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耿局双眉轻皱。

    “气场,耿局,这位荣志豪先生的周围有一股气场……”武队不象老常,就算荣志豪已经走了,他依然保持着尊敬:“他的气场,让我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我……我也是……他……他让我胆战心惊……”一直没有开口的小杨,也憋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

    “怎么会呢?他不会是什么邪教徒吧?”巴英婧又是半信半疑又是好奇地眨巴着眼睛说道。

    “不会--”见耿局也投来同样的目光,武队不得不再次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耿局,当我们手中的案件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我们的想象,往往利用第六感觉……虽然并不科学,但这种感觉会提供我们无限的想象与猜测……”

    “你想说什么?”耿局并不是阻止,而是饶有兴趣、鼓励地问。

    “我是说荣先生有一股强大的气场,但并不阴寒,虽然让我毛骨悚然,但我却感觉到一股浩然正气……我在想,应该这一气场太强大了,所以,才会让我……我们……”武队看了一眼小杨:“让我们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确定?”从口气中,武队长知道耿局已经相信了自己。

    “是!”武队郑重地点了点头。

    “呵呵,我也觉得这个人不错……”耿局轻笑道:“好了,别想太多,我们都是党员,我们心中没有鬼神!”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依然惊魂未定的小杨。

    “可孩子明明是死了,他非要说是没死……”巴英婧低声道。

    “这只是每个父母的心愿!这件事过几天不就知道了?不必多想,都回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耿局说完,带头走了出去。

    虽然说“人生无处不修行”,但这一刻,荣志豪肯定没有修行,他的心思,全花在了儿子身上。

    荣志豪并没有打的,他只是用常人的速度,抱着儿子走回了自己的家。

    荣安然的脸色栩栩如生,没有人知道荣志豪抱着的,是一具尸体。

    把儿子放在床上,并在他的身边盘坐了下来……

    荣志豪再次感觉到无助,这种感觉,远胜于父母去世时候的无助……仿佛自己只剩下一个躯壳。

    “安然--安然……”荣志豪一筹莫展,他只能从心底里默默的呼唤儿子名字;这一刻,他体会到了人生最大的无奈。

    “静--静--空--空--放下……”心中,除了呼唤儿子,荣志豪一遍一遍地不停地暗示自己。

    他需要放下,如果儿子真的走了,他需要从另一个世界去找回。

    不要说是巴英婧,就连荣志豪自己,都在理性上,肯定了儿子的死亡,但感性中,荣志豪不愿意承认,再加上冥冥中的声音……

    荣志豪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半小时一小时,也许已经过去了三天五天,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儿子面前。

    他知道自己没有睡着,但却又好象感觉到自己已经睡着了……

    宇宙深处,琉璃空间。

    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星星,也没有白云,只有一片青青的天,如果不是四周天边挂着千百条彩虹,这里的天空,真的非常单调。

    这里没有云,是因为大地就是白云、白云就是大地。

    地上,有五彩缤纷的飞禽走兽,更有五光十色的花草树木。

    这里的一切,都无法用地球上所谓的科学来解释。

    比如山川--它只是白云,但河水却可以轻轻地流过。

    这里的土地是白云,但无不随意地想软就软,想硬就硬。

    这里的花草树木,无一不发出淡淡的荧光,柔和的光亮,充实着整个空间。

    这里没有太阳,却也没有黑夜。

    富原平赤着脚踏云而来,来到碧波万顷、百花环绕的湖前,对着一望无际、碧波粼粼的湖面一揖到地:“师尊!”

    湖面上,平空显现出一片错落有致、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

    “哦,又是二十年了吗?进来吧,平原,有什么收获?”楼中,传出慈和的声音。

    “师尊,弟子无能……”富原平羞愧地低下头。

    “这不怪你,连为师都无可奈何,更何况是你--”慈和的声音中,透出一丝丝无奈。

    随着富原平的前行,面前出现了一个俊美的壮年男子,高高地坐着,仿佛来自于天上。

    “师尊!”富原平再次双膝跪地,盈盈下拜。

    “二十年了……你再去一次祖星,帮你师叔一把!”

    “师叔?”富原平不解地抬头看着师父。

    “你应该叫师叔吧?!因为,他是你师弟的父亲--”

    “师尊,你是说……”富原平突然有些激动!

    “呵呵,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师弟还没有得道,他现在正在地狱历炼呢,是死是生,随他的缘吧!你师叔已经启灵,你带上为师的五彩霞衣,去助他一臂之力!”

    “是!”富原平磕头退了出来。

    祖星,那是一颗蔚蓝色的星球,这是师尊贡晁逸尊主的祖星,当然也是富原平的祖星。

    记得上次去的时候,是二十年前,那时候,富原平看到的,是洪灾肆孽、火山并发;二十年了,到底有多少变化呢?

    富原平右手轻挥,青青的天上,突然出现了满天星斗,富原平认准一颗昏暗得若隐若现的星星,手指快速一点,仿佛受到感应,那颗星星变得明亮。

    紧接着,富原平开始牵引满天星星,布置阵法……

    那颗被富原平指点过的星星,与他之间,出现了一道光柱,星星正好位于光柱中间。

    星星越来越明亮,由慢到快,越来越近。

    等到肉眼看去有篮球大小、隐隐约约地透出蔚蓝的时候,富原平哈哈一笑,一脚跨进了光柱里。

    半梦半醒的荣志的心境,的的确确静下来也空下来了,但这一次的空与以前不同,从前,他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这次……他仿佛失去了灵魂。

    “师叔--”一声呼唤仿佛从天外而来,把荣志豪的灵魂拉回了本体,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俊美得无法形容的青年男子。

    “师叔?你……你是在叫我吗?”荣志豪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真实空间,还是在自己丹田的虚拟空间,最后终于肯定:这不是一个真实空间。

    “是的,师叔,奉师尊之命前来相助!”来人当然是富原平。

    “但我怎么是你的师叔呢?”荣志豪无法理解。

    “当然是因为师弟!”

    “师弟?……你的师弟又是谁?……与我有关吗?……哦,你是说……”荣志豪突然瞪大眼睛:“你是说安然?”

    富原平笑着点头道:“师弟正在地狱历炼,师尊不想让他进入轮回。”

    “就是说,安然没死?”荣志豪惊喜交加。

    “死就是生,生就是死,生生死死,无非只是一种说法,师叔你既然已经启灵,为什么还看不透呢?”与其说富原平在责备,不如说他在引导。

    “是--是,呵呵……那你的师父是谁?”

    “师尊名讳上贡下晁逸,师侄富原平!”富原平对荣志豪深深一揖然后取出一个五彩光球,往荣志豪身上一扔,立即消失在荣志豪的体内:“这是师尊让我送您的五彩霞衣。”

    然后,他又取出一个丹瓶:“这是小侄孝敬您的紫阳丹,可助师叔渡过九劫九变!”

    “九劫九变?”

    “呵呵--”富原平笑着的指点在了荣志豪的额头……

    “这……”大量的信息瞬时出现在荣志豪的脑海中……

    “这……哎,如果早有这功法与心得,我就用不着这么辛苦,安然也不会……”惊喜之余,荣志豪的神色黯然。

    “师叔,人在没有启灵前,什么都不是……”富原平充满羡慕地说道:“如果不是师弟,你还得在红尘中沉浮十几年呢!”

    “哦,原来是这样--”

    “师叔,现在让我帮你合成阴阳种子吧!”富原平说完,在荣志豪的背后坐下,双手紧贴他的背部。

    “师叔,散!然后,用神念打碎那黑白双星,合成阴阳种子。”

    “散,松--散--打碎!”荣志豪在心里默默念着。

    荣志豪毕竟一步一步全靠自己悟出修真之路的,他马上理解了富原平的意思,放开神念,不再约束丹中的阴阳双环……<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冷宫签到八十年,〕〔开局摆摊卖大力〕〔诡异流修仙游戏〕〔正身法道〕〔我不可能是剑神〕〔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七门调〕〔从蚂蚁开始进化〕〔文明之万界领主〕〔不会真有人觉得师〕〔我开局震惊了女帝〕〔我的云养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