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战神〕〔这个宫廷是我的〕〔超级护花天王〕〔绿茵超巨星〕〔极品佞臣〕〔签到从捕快开始〕〔海贼之炎帝降临〕〔在下键盘侠,有何〕〔神道帝尊〕〔逍遥小闲人〕〔万界点名册〕〔最强上门女婿〕〔吾妻非人哉〕〔炮台法师〕〔三国之蜀汉中兴〕〔超勇的我随身带着〕〔都市之巅峰战神〕〔我的阁楼通异界〕〔穿成反派大佬的亲〕〔最强上门狂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二十七章 行尸走肉
    <b>最新网址:回程中,荣志豪并没有失去理智,虽然心里万分焦急,他依然避过世俗人的眼睛。

    他知道,生是缘,死也是缘;只不过他到目前完止,虽然寿命延长,也具有科学没法解释的“特殊功能”,但还只能算是一个凡夫俗子。

    所以,他心痛,他不甘,他要找到儿子,那怕只是个尸体。

    其实,荣志豪早就想到,就算儿子死了,当自己成仙后,就能找回儿子,那怕只是一个灵魂,那怕他已经转世投胎。

    因此,他自己知道儿子是可以先放下,但他放不下,他自以为已经勘破了人间的生死,但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还是不能放下。

    情关与生死关,这两个红尘大劫,谁都没法躲过。

    一路上,荣志豪最大化地放开自己的神念,搜索着儿子,他相信,就算儿子死了,他也能够感应到儿子的尸体,但他感应不到,他的神识,在儿子的一心三用后,他早就学会了一心多用,十道、百道、千道、万道神念,向玉冰郡方向探索着。

    一千里……两千里……两千八百里,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没有,还是没有,还是找不到儿子,不要说是尸体,就连一丝丝儿子的气息都没。

    如果荣志豪现在的心没有乱,如果他能好好地坐下来想想,就会想起:“生于尘土,必归于尘土”。

    从这句话中,现在的他,也能悟出:他之所以能感应到儿子,那并不是儿子的身体气息,而是儿子的灵魂气息。

    但他早已心慌意乱,好在他还没有忘记玉冰中学。

    “安然不在了!”荣志豪先找到儿子所在班的班主任焦晚晴。

    看着眼圈发红,失去笑脸的荣志豪,焦晚晴急了:“怎么会呢,荣安然同学是自己请假后走的!难道被人拐骗了?”

    荣志豪在心中苦苦一笑:谁能拐骗得了自己的儿子?

    抬起僵尸般的脸,荣志豪问道:“焦老师,你知道安然去了哪儿了吗?”

    听到荣安然的问话,焦晚晴有些紧张:就算荣安然是旁听生,但在自己班里出事,自己必须承担责任:“我……我也不知道……”

    “那,你能告诉我,安然在学校期间,都发生了些什么吗?”荣志豪的本意,是想通过了解儿子蛛丝马迹来判断儿子的去向。

    感觉到荣志豪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焦晚晴安心了许多:“是发生过与荣安然同学有关的事……”焦晚晴把上次荣安然出去差点儿溺水而死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荣志豪。

    “海滨公园……海滨公园--”荣志豪马上就想到了儿子因为在山上吸收灵气而会影响植被,故而去了海上。

    想到这里,荣志豪的鼻子开始发酸,他机械地转过身子,向校外走去……

    “荣安然--不见了?”看着荣志豪离去的背景,焦晚晴重复着他的话……

    “嗯,不对,不是不见,他说的是不在--对,是不在了!”想到这里,焦晚晴的心里一阵发毛:如果自己的学生死了……

    她赶紧跑向校长室……

    “不在了?他怎么知道他儿子不在了?”听了焦晚晴的汇报,从翊汝皱起了眉头。

    “我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他们父子都有些怪怪的,也许……”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焦晚晴哭丧着脸;因为紧张,她的全身都在轻轻地发抖。

    “你去警察局报案,我向郁局长汇报。”从翊汝没有拖泥带水、犹豫不决。

    “可荣志豪并没有报案的意思……”焦晚晴怯怯地低声道。

    “他是他,我们是我们,荣安然是在我们学校上学的时候失踪的,我们有我们的责任。”

    “好吧--”焦晚晴点了点头。

    荣安然消失四个多月了,警察局接到焦晚晴的报案,马上立案寻找,不到半个小时,就在天网下确定了荣安然是在一百二十七天前的傍晚十七点三刻,在玉冰郡海滨公园中消失。

    是的,不是拐骗劫持,是消失!

    消失的位置,在公园南侧围墙外二百米外的一座海拨一百八十四点五米的小山山尖,那儿正好是天眼盲区。

    “找,挖地三尺也在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一个治安全华夏帝国数一数二的玉冰郡来说,失踪一个六岁的儿童,是给警察局抹黑。局长直接下了死命令。

    荣志豪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因为,他已经确定儿子已经不在世上了。

    他终于想到了成仙:自己成仙后,再去找回儿子,这是他唯一的至亲骨肉。

    他听焦晚晴老师说过:儿子先是失踪一天,被海水泡晕过去的后被海警找回的。他当然知道儿子并不是被泡晕,而是装的。

    儿子再次失踪,肯定是在海上,他想到了自己规劝儿子不能大量吸收灵气,想必儿子去了海上。

    回来第二天他又请了假,证明了儿子找到了好地方。

    与儿子同样,荣志豪首先想到了地图。

    回到家里,荣志豪马上以玉冰公园为中心,方圆五十公里以内的小岛。

    附近有四十二个岛礁,先排除有人小岛,再排除有植被的大岛,通过筛选,或说是知子莫若父,或说是心有灵犀,荣志豪把目标直接定在了离海岸线二十公里以外的无名礁石上。

    荣志豪首先挎上背包,去街上买了许多儿子喜欢吃的食品,等天黑后,进入了海滨公园。

    因为不知道儿子被海警发现的原因,荣志豪避开了天网,但并没有想到要收匿自己,降低体温,所以,虽然他确定了海上什么都没有,但一出海,就被发现。

    “报告,不明生物再次出现,不明生物再次出现--”在海里游曳海疆卫士,马上发现了他。

    红外成像下,与上次一样,是个人形生物。

    “确定是上次的生物吗?”指挥官边接过上次记录的资料翻看,边问道。

    “应该不是--”观察手就是上次发现荣安然的那个,他迅速地重新观察了一遍:“身高不一样,速度也不一样,这个比上次那个快了近两倍。”

    “定向雷达直接锁定,开启声纳,请求上级开启卫星监察成像。”

    “报告,定向雷达开启!”

    “报告,卫星监察八分钟后到达指定位置!”

    “报告,目标已接近礁石……”

    “报告,目标消失……”

    指挥官无语了……

    “报告,卫星到位……”五分钟后,指挥官终于听到自己最想听到的……

    “哎--”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迟了--!

    “安然--”荣志豪终于见到了儿子。

    几个月不见,在荣志豪的眼里,儿子又壮实了很多,他坚实地双盘在礁石中心,面向东方,面色栩栩如生,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然而,再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安然……”荣志豪泪如雨下。他轻轻地抱起儿子,把盘腿坐下,把儿子横放在自己的腿上,默默地跟随着儿子目光的方向,无神地看向东方……

    “不明飞行物在玉冰近海再次出现,一号首长对此特别关注……”

    国防部召集国安、越州市警察局、越州边防海警及海、陆、空与火箭军有关部门,召开了现场视频会议。

    “虽然我们华夏帝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但以利坚帝国为首的那些强盗帝国,依然蠢蠢欲动,想尽办法来动摇我华夏根基,以达到他们奴役世界的狼子野心。”

    “虽然他们的所有行动,都只是蚍蜉撼树,但当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作为华夏帝国的坚强守护者,我们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

    “现在,不明飞行物再次在十五分钟前出现,所有的红外视频以及资料都发给大家,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

    二十分钟后,与会人员达成了共识:这不是地球生物!

    理由是:一,地球上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达到每小时二百八十公里,而且还是直立行走的速度;二,海军声纳没有收集到任何声音,也就是说,在直立非流线形状下,时速二百八十公里,却没有一丝破空声;三,已知任何人体大小的飞行器,都不可能在一个大气压的地球上,产生如此的速度的无声效果。

    这个人形生物,确定为外星人,体温与人体相仿,鉴于人类已知科学中,生物不可能产生如此的速度和运动下对抗如此之大的大气压强,所以,名称暂定为:“外星ufo生物”。

    “会议记录及相关资料抄送帝国航天航宇局;各有关部门密切注意“外星ufo生物”的动向,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善意地与其接触,以打开华夏帝国航宇大门。”

    国防部会议负责人宣布会议最终决定后,把目光投向屏幕中面对东方、情色木然的荣志豪,说道:“告诉我,这个人是谁!”

    “报告……”回答的是玉冰郡刑警队队长:“这个人名叫荣志豪,一个小时前,我部接到他儿子,也就是他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失踪四个多月的报警。”

    “他是玉冰郡人,三十岁,儿子六岁,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亡……离婚原因是……不合群,面带笑却几乎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发小……”刑警队队长事无巨细,如数家珍似地快速清晰地回答了首长的提问,说完后,又补充道:“他被熟识的人称之为‘异类’、‘科学的叛逆者’!”

    “科学叛逆者?”主持会议的首长皱了皱眉,轻声自言自语道:“外星ufo生物消失,他却出现在那儿……他儿子失踪的前一天,我们第一次发现外星ufo生物……这样,密切关注这对父子!”

    “是,我队与海警联合赶去,半小时后,就可以到达礁石!”玉冰郡刑警队长回答。

    “嗯,先带回来调查!”首长一锤定音。

    礁石上,荣志豪仿佛没有看到警察登礁,他象石膏像一样,抱上儿子后,再也不有动过,对黑洞洞的枪口视而不见。

    “举起手来!”

    荣志豪怀里抱的是失踪儿童,警察有权临时拘捕。

    面对靠近的手拷,荣志豪冷冷地瞥了一眼。

    这一眼并不严厉,更没有凶狠,只是淡淡的一瞥,让拿手拷的这位千锤百炼的优秀刑警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阵哆嗦。

    “你……你怀里抱的是已经报案的失踪儿童,你……跟……跟我们走!接……接受调查!”这位刑警再也没有勇气给对方戴上手拷。

    荣志豪上身依然象石膏像一样,动都没动,但身体却如僵尸般地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再次让这位刑警感觉到心惊肉跳:“上……上船--”

    不是这位刑警胆子小,他既然被指派到这里,肯定是队里的佼佼者,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会出这样的糟态,因为,谁都不知道,他面对的,在科学范畴和一般认知内,已经不算是人存在……

    他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非常紧张地怕对方不上船……<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无敌师叔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