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兄万岁〕〔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重生弃少归来〕〔日常系美剧〕〔顾律师,高冷人设〕〔倾城毒妃:邪王宠〕〔修仙满级后我重生〕〔我的白富美老婆〕〔两位大佬别冲动〕〔狩猎好莱坞〕〔我的野蛮女上司〕〔兽黑狂妃:皇叔缠〕〔隐婿〕〔大佬从养猪开始〕〔逆袭〕〔重生后我嫁了最凶〕〔我真的是个内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二十五章 爆丹
    <b>最新网址:焦晚晴年青,就算她已经是教师,也免不了好为人师禀性,虽然一直以来她并不重视荣安然,却对他提出的问题,总是认真地回答,而且从心底里,喜欢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经过这次《孝经》事件之后,每当荣安然出现以她的面前,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发怵,她自己都说不上原因。

    对荣安然回答的问题,她想了好多,明明觉得荣安然回答的不对,但总是想不出反驳的思路。

    也许,子孝真的与父严母慈有关吧……她最终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主要原因是,教学任务实在太重。

    刚进学校的时候,老师的关爱,同学的热忱,让荣安然觉得学校生活非常有意思,他也不敢忘记父亲的教诲:少吸收灵气。

    好玩的天性,让他暂时放下对冥想的渴望。

    但自从《孝经》事件之后,荣安然感觉到了真正的孤单:同学每时每刻都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来主动与他交谈。

    就连平常对他和颜悦色的各课老师,也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他。

    从前,他去请教问题,老师们总是引经据典,耐心细致地悉心指导,并向他推荐各种参考书;但自从《孝经》事件之后,他们开始公事公办,能推则推,不是“我还有事”,就是“让我想想,等等再说”,实在推却不了,也东拉西扯,敷衍了事。

    荣安然只有六岁,严格来说,他还不到六岁,但年龄代表不了什么,他知道老师们不再喜欢他,原因仅仅是他的异想天开的奇谈怪论。

    的确,在老师的思想中,荣安然的问题,非但不会对考试有用,而且会让人荒废学业。

    那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常常让每位老师都应接不暇,有的,甚至根本回答不出来,这很损老师的面子。

    在老师的心目中,荣安然仿佛不是来学习,是来捣乱、来给他们找难堪的。

    但老师们也知道,荣安然是真的来请教问题,并不是有意为难自己,所以,无可奈何之余,除了回避,没有更好的办法。

    最憋屈的要数英语老师,荣安然的一口流利的利坚帝国口语经常让他无言以对,就算对得上,他也时时地小心翼翼,怕自己出现语法错误;更何况这个荣安然还时不时地崩出一两个自己都不会的单词……

    还有那个音乐老师,无论教什么,这个荣安然一学就会,常常是上半节课就走,让她很没面子,有口难言。

    最轻松的,要数体育老师,无论什么动作,只要他示范一遍就可以了,荣安然学会后就退到一边,静静地坐着。而每次测试,他的成绩总是第二名,对各课全是全班第二,很均衡;没有突出,但总成绩却是全班第一。

    对老师们的反映,校长从翊汝开始不信,他别出心裁地让荣安然来与他下一盘棋,因为,他知道荣安然也经常去学校兴趣班转转的。

    从翊汝可是个段位棋手,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挖空心思,也无法应付荣安然的信手拈来……

    好在对老师回答不出来的问题,还有校长的输棋,荣安然从来不与别人去说,这让老师们从心底里对荣安然产生一丝丝感激……

    老师与同学的变化,荣安然并不在乎,还让他觉得有一丝轻松的感觉,他白天把大多时间都花在了图书馆中,到了晚上,他偷偷地远离学校,紧记父亲的教诲,不敢全力吸收灵气,因此把时间大多花在了感应地心的引力,悬浮后他偿试着运动,但久无收获。

    两个月后,图书馆里的书看完了,荣安然突然感觉到孤单,感觉到空,空得无所适从,他万分思念父亲,经常梦中哭醒。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荣安然想。

    父亲在不辞辛苦地为自己探索前路,自己不能影响父亲。

    荣安然知道,如果自己天天深深地思念父亲,念叨父亲,父亲应该会感应到的!

    必须给自己寻找一种放心思念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精神转移法。

    如何转移精神?好象除了修炼,别无它法。

    去海边吧,在海上大量吸收灵气,应该不会影响大地的植被;荣安然想,反正无所事事,为什么一定要让父亲给自己探路?父有事,子服其劳;作为儿子,为什么自己不去帮父亲探路?

    想到这里,荣安然直接离开学校,花了一个半小时时间,打的来到八十公里外的海滨公园。

    面对大海,荣安然开始思索:我的灵气吸收,可以影响到十公里,那么,我要去十公里以外的大海……

    在平地上,荣安然利用意念缩地成寸,分分钟就可以赶到,但面对大海……

    荣安然回头看了看,夜幕中四周三三两两的人群,转身沿着沙滩向远处走去。

    直到四周再也看不到人:“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我能不能行呢?”

    想到就做,荣安然找来一块被人废弃的木板,往海里一扔,随之飞身而上……

    “嗯?可以--”

    被打湿了鞋子与裤管的荣安然笑了,他宁心静气,偿试着用意念推动前进,但海浪中,木板只是在原地打转,根本不听使唤。

    于是,他用提起右脚,用右脚掌拍打水面……

    “成了--”在右脚的拍打下,木板带着荣安然飞快地向前滑去。

    时速约十五公里左右,这样下去,不用一个小时就能离开海岸十公里了。

    “不对……”荣安然边拍水,边想着:“我又不知道哪里有礁石呀……如果碰到海岛,不是同样影响岛上的植被吗?”

    “算了,今晚就试试渡海吧,明天好好看看地图,不然,就去问问渔民……”

    荣安然正想着,一个浪头打来,木板随即被海浪改变了方向,向海里斜插而下,荣安然整个身体顿时泡在了海水里。

    “这样不行!”虽然发胀的木板浮力已经很小,荣安然还是让他浮出了水面,他站在木板上,没有再去拍打海水,开始思索了起来……

    如果自己在海里游,那最快速度也到不了十公里,这样肯定不行。

    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是在江里,那里应该是风平浪静,而在大海里,就算没有大风,海浪也有半米以上,如果大风来了,更是三五米,十几米;看来一苇渡江是不行的了。

    木板的浮力有限,我现在其实就是站在水上,水上能站住,那我能不能以海上奔跑呢?

    试试--荣安然一脚蹬开木板……

    “可以,哈哈哈哈--”

    双脚高频拍打着海水,荣安然的身体,箭一般地向前飞去。

    时速约一百公里,还行,就是海水溅着满身都是。

    不怕,今晚是第一次,我再体会一下,应该就会越来越好。

    提气,沟通地心意念……

    嗯,不错,速度又有所增加,海水溅起也少多了。

    荣安然整整偿试了半个多小时,时速已经提升到约一百五十公里,海水也只溅到下半身,然后再也无法提升了……

    “紧报--领海发现不明飞行物,时速一百五十公里……雷达锁定……”

    大海深处,华夏第一舰队的一艘核动力潜艇正在进行正常巡逻,紧报突然响起。

    “准备战斗--北斗定位,红外成像……马上报告指挥部,并请求与海警联系,确定有没有特别行动!”

    “是……是个人……”

    “镇定--中士!”艇长严厉地喝道:“确定对方交通工具--”

    艇长也看到了红外成像。

    “没……没有--”

    “不可能!继续--借助北斗,定位--投影!不可能没有交通工具!”

    ……

    荣安然不知道深海里发生的一切,在他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无人小岛。

    “就这儿吧!”荣安然找到一块离小岛十几米远的一块十几平方的礁石,盘坐了下来。

    为了父亲,他不失时机地面向东方,调整气息,很快进入了深度冥想。

    一坐就是十二个小时,早晨九点,荣安然冥想,离开小岛。

    怎么会有那么多海警与海军巡逻艇?

    为了不惊世骇俗,无奈之下,荣安然只好游着回去……

    两小时后,在海上漂浮的他,还是被海警发现,荣安然只好喝下很多海水装晕……

    海警巡逻艇上本来就有医务室,对抢救溺水未死的人,手到擒来,不一会儿,荣安然吐出海水,醒了过来。

    问清荣安然是玉冰中学的学生,并电话确定后,他直接被快艇送回了岸边。

    “到海边玩一定要小心--”海警女医生教戒道:“近来不要到这儿玩了,昨晚这个区域发现外星人……”

    “外星人?大姐姐,真的有外星人吗?”女医生一开口,荣安然就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他假装好奇问道。

    “回去吧!”再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让他下艇。

    他本来想去渔民那儿了解一下这儿的海礁,却被负责的海警交给当地在些待命的公安,强制送回到学校。

    “用北斗。”回到学校,无计可施的荣安然想到了使用北斗卫星地图,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一个近百平方,离海沿线二十多公里的礁石。

    “就那儿!”找好地方,荣安然直接找到焦晚晴:“焦老师,想休息几天。”

    荣安然被海水泡晕,学校都已经知道,所以,他就利用这个理由。

    “嗯,去吧!”向校长请示以后,焦晚晴并没有给荣安然定下期限:旁听生,随他来不来。

    本来对这个又可爱又英俊的小男孩挺喜欢的焦晚晴,对驾驭不了的荣安然,也已经意兴阑珊。

    荣安然的心里,反而暗暗开心,这样可以让他少担一份因果。

    自知自己惹祸,出海前,先在无人海边盘坐调整好心态与气息,并把体温调节到比海面空气低了两度,才开始踏波。

    因为有准确的定位,荣安然很快找到了那块在地图上选好的礁石,开始了他的冥想与偿试。

    爸爸说还需要再次丹变,那么,我先把虚丹变成实丹呢?

    海上灵气充足,荣安然花了一个月时间,就感觉到透明的虚丹开始发亮,然后,灵气再也进不去--已经是实丹了,脑海里的三尊虚影,也已经凝实

    玄幻小说里说,结成金丹后,让金丹破碎,然后,结成元婴,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这时候,他记起了父亲对他说过,在金丹与元婴上,玄幻小说里写得不实:实与不实,只有试试才知道,父亲也不只是猜测嘛。

    吸收灵气--运行周天--净化--加压……

    不错,还能吸收,应该没有问题……

    半个月后,整个丹田开始发胀……

    再吸收--再净化--再加压……

    一个月后,荣安然的丹田开始胀痛。

    还能忍受,再来……

    一个半月以后,荣安然再也忍受不了丹田的胀痛,他感觉到丹田仿佛就要爆炸……

    坚持……坚持……父亲不是这样过来的吗?坚持!

    痛!

    坚持……再坚持……

    “啊--”

    仿佛晴空霹雳,“轰--”地一声,在荣安然的丹田响起,丹田里的那颗实丹终于粉碎,巨大的冲击力,在丹田中散向四面八方……

    疼痛、麻木、昏眩,荣安然感觉到自己变成了齑粉……

    “不--爸爸……”随着最后带着无穷的留恋与不舍的撕心裂肺的叫喊,荣安然的灵魂,进入了无穷的黑暗……<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