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你的小幸孕〕〔最强王者系统〕〔穿过时光去找你呀〕〔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末日乐园〕〔战天剑帝〕〔蚀骨宠婚之总裁轻〕〔医侦朝野〕〔一生错爱:薄少,〕〔再活一万次〕〔前方高能〕〔你是我的万千星辰〕〔花枝顾长夜〕〔前生今世共修仙〕〔妻贤〕〔你是我生命中最亮〕〔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九零暖婚:重生甜〕〔穿越七十年代之歌〕〔魂帝武神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十六章 练与炼
    <b>最新网址:荣志豪并没有注意儿子,儿子在行为上,还是非常听话的。

    熟门熟路,荣志豪很快进入了冥想。

    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他没有停留在半冥想状态,而是直接进入到了深度冥想。

    怎么?这里的灵气那么充沛?荣志豪感觉到自己吸收灵气的速度,是以往的百倍、千倍,这是怎么回事?

    原以为这里灵气特别充足,后来一想,也就明白了,是因为自己的丹变。

    这一刻的荣志豪,不得不佩服写玄幻小说的作者,他们的想象力,真的是太丰富了,都能准确凭空象想出修练的情景。

    一股股灵气,飞快地被荣志豪引入体内,他感觉到,自己的活力在飞速恢复着,本来已经很难聚集灵气、已经饱和了的黑色虚丹,又开始轻松地了聚集起灵气来。东方的紫气,也开始从印堂进入紫府。

    慢慢地,外层透明的虚丹,又开始变灰、变黑……

    荣志豪只感觉到了灵气百倍、千倍地进入虚丹,却没有注意到,也有相当一部分灵气,直接在进入毛孔后,四散到了身体的各处。

    植物钟已经提醒他,冥想时候已经一个时辰了,但荣志豪并没有停下,他再度进入了深度冥想。

    因为,他要知道,为什么不到半毫米厚的虚丹外壁,有这么大量的灵气为什么还没有感觉到胀、感觉到满?

    就这样,他一坐又是两个时辰。

    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儿子就坐在他的对面,并且好奇地盯着他……

    “爸爸--”荣安然飞起身子,送来一个灿烂的笑容。

    “怎么了,安然?”

    “爸爸,你……你来看--”荣安然把父亲拉向水边。

    水中,出现了一个中年人的影子,头发已经从银白,转为花白,特别是干瘪的脸上,也长起了肉,干裂的皮肤,开始一小片一小片地落,虽然难看,却让荣志豪欣喜若狂。

    “每一步自己的猜想,都对了……”荣志豪在内心中庆幸,这就是机缘。

    “安然,饿了吧?我们错过午餐了!”荣志豪自己都觉得有些饿了。

    “不饿,爸爸,我真的不饿!”

    “那好!”荣志豪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时间,知道离晚饭还有两个多小时:“安然,你去玩吧……对了,这样,我与你一起去水里修行试试,可好?”

    “好呀,好呀!”对孩子来说,只要是新鲜事,没有不喜欢的。

    荣志豪也不怕荣安然溺水,他早就知道儿子止息可以达半小时,熟识水性的人,只要在水里不慌,就不会溺水,虽然儿子没有玩过水,但因为能止息,所以应该没有问题。

    荣志豪先下水,向儿子示范了蛙泳的动作,就直接让他下水。

    固然,荣安然下水不到一分钟,就“咯咯”地水里冒出头来。

    荣志豪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对儿子说道:“安然,爸爸沉到水底再偿试一下,等爸爸出来,就告诉你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你一定要记住:水火无情,小心。”

    “好的,爸爸--”

    见儿子自在在水中翻滚,荣志豪安心地向水底沉去。

    “重心--重心--”水的浮力,让荣志豪无法盘坐,他细心地体会着重力与浮力各自作用在自己身上,暗示自己:“松--忘掉浮力,失去浮力……”

    渐渐地,他盘坐正了姿势……

    昨晚的教训,让荣志豪更加小心,他要找出一种没有危险的方法传授给儿子。

    调动紫气,引入气海……

    荣志豪约束着紫气在虚丹的一公分之内,他没有象昨晚那样强压,只是轻轻地约束着,静静地守着。

    固然,约一刻钟以后,紫气开始入侵虚丹,外层在昨晚被净化了的部分再次变成透明,并且不断地往里侵蚀。

    荣志豪感觉到,被净化了的虚丹外层,变成了液体,有些粘稠,象蛋清一样。

    荣志豪一边约束着气海中的紫气,一边继续把紫府的紫气慢慢引入,以补充消耗……

    半小时以后,荣志豪停止了修练,浮出水面,

    虽然明知儿子不会有事,但他还是放心不下。

    “轰--”

    正在寻找儿子的荣志豪前方不远处,一股水柱冲天而起,荣安然随着水柱冲了出来,嘴里还“哇哇”地叫着:“憋死我了!”

    “爸爸……”声音发出一半,又被他“轰”地一声落回水里的声音掩盖住了。

    荣志豪笑了,他知道这是儿子第一次玩水,还不熟识水的习性:儿子止息时间又延长了五分钟。

    “爸爸,水里也有灵气耶!”等再次冒出头来,荣安然兴奋地叫道。

    “嗯!”荣志豪没有在水中冥想过,但他早就猜到,灵气无处不在:“走,等衣服干了,我们就去吃饭。”

    “嗯!”荣安然并没有问父亲有没有收获,虽然他还小,但读了那么多的书,他已经明白,如果自己问了,可能会给父亲带来负担。

    “施主,你中午没有来吃饭,老纳把饭还留在那儿呢!”一个中年和一边念着佛号,一边道。他并没有多问父子俩身上的衣服为什么是湿的。

    “那我就连晚饭一起,都给吃掉!”荣志豪呵呵一笑:“敢问大师法号?”

    “贫僧愚智!”

    “愚智,大智若愚--愚智禅师,打扰了!”荣志豪单掌立于胸前,鞠身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寥赞了!施主请。”

    吃过晚饭荣志豪背儿子向山下走去:“我们回家去拿换洗衣服。”

    一路上,荣志豪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感悟告诉了儿子:“安然,你在书上看到过修练与修炼,对吧?一个是练习的练,一个是煅炼的炼!”

    “是的,爸爸!”

    自从读完古典家训后,荣安然无论何时,都会非常认真地听父亲的话。

    “现在,父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两个词!”

    “练者--练习、偿试!炼者--煅炼、锤炼、凝炼、精炼!”

    “修练,是凝实神念,然后发现灵气,吸收灵气,但这种灵气,并不能算是自己的,应该说,还会还给大地,这是爸爸的猜想,因为爸爸刚开始的时候,是三天打鱼,四天洒网地练,爸爸发现,长时间不练,灵气又会消散。”

    “如果爸爸理解没错,通过紫气的精炼,这股灵气,就算是我们自己的了,这一点,爸爸明天再试一次就知道了。”

    “但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别走在爸爸前面,你的资历不够,阅历太少,想的问题不够全面……”

    “明天爸爸带你再去修练,不,是修炼,我们现在起,应该可以说是修炼了,告诉爸爸,你引紫气入丹了吗?”

    “爸爸,整个都是透明的,亮亮的,好象还是软软的,可好玩了;而且全身都暖洋洋的,可舒服了。”荣安然开心地笑道。

    “什么?你说,你把整个都炼透明了?”荣志豪惊讶万分地停住了脚步。

    “是呀,爸爸,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一定要记住,现在除了吸收煅炼,千万别做其它的,对了,你紫府的紫气还有多少?”

    “没了,全被那个丹吸收了!”荣安然没心没肺地应道。

    荣志豪停了一会儿,又迈开了脚步:“看来,紫气非常重要,安然,要不失时机地吸收紫气,然后用紫气来锤炼丹里的灵气,不要再做别的,下一步等爸爸探好路再告诉你,知道吗?”

    “我知道,爸爸,我听你的!”见父亲说得那么郑重,荣安然回答得也很认真。

    “乖--”

    “见鬼了,我看到荣志豪的爸爸了!”

    一到小区,荣志豪就听见了邻居的议论。

    “放屁,荣志豪他爸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不是在梦游吧?”

    “你自己看……”说话的人指了指前面背着儿子的荣志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如果我没有看错,就是荣志豪他爸!”

    对邻居的议论,荣志豪听得清清楚楚,他的听力,已经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了,就象五岁多几天的荣安然,他的力气,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了。

    回到家里,荣志豪与儿子一起重新洗了个澡,让儿子看电视,自己先把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然后整里起俩人穿戴与带走的衣服。

    荣志豪取出一个双肩背,把衣服及洗刷用品一股脑儿都装了进去,还在背包里塞了一个手提和荣安然爱吃的另食。

    等洗衣机洗好后,把所有衣服拿出来凉好,就招呼儿子离开了家。

    没管背后别人的议论,荣志豪直接打上了的。

    来到北山水库后,荣志豪目送的士离开,对儿子说道:“爸爸不能背你了,你自己走,行吗?”他的双肩背不轻。当然,如果抱上儿子,也不会有问题。

    “行的,爸爸,其实,我就是喜欢你背我,我自己能走的。”

    荣安然的确能走,可以说是真正的健步如飞。

    五公里的山道,他们只用了一刻钟,有些骇人听闻。

    他们没有在山寺水库停留,直接爬到了山顶,因为,山顶能看到东海,荣安然相信,在天泛鱼肚白开始,这儿就能吸收到紫气,紫气太重要了。

    “安然,你在这儿,爸爸去另一个山尖!”自从开始修炼,荣志豪的吸收灵气速度,快了百倍千倍,而荣安然本来就比他快千百倍,可想而知,现在荣安然再在原来的基础上,提高千百倍是什么概念。

    见儿子犹豫,荣志豪笑道:“怕吗?”

    “我不怕,就是……就是……”

    “没事,瞧,我就在那儿,你看得到的地方!”自己的视力提高了,荣志豪不用想就知道儿子也一样,无论白天黑夜,他们都能看到更远更清晰。

    “好吧,爸爸。”荣安然点头道。

    “别忘了一感应到紫气,马上开始吸收!”

    “嗯!”

    在与儿子相对的山尖找好位置,与儿子遥遥地找了个招呼,荣安然就开始修炼。

    他除了修炼,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偿试变丹后,能不能打通任督二脉。

    荣志豪首先把紫府所剩的所有紫气,调引到气海,两个时辰之后,象荣安然说的那样,他的虚丹也整个变色。

    遗憾的是,他也感觉到丹是真正的虚丹,松松垮垮的,没有一丝凝实的感觉。

    “按理,应该先把虚丹充实了以后,才开始引动灵气进入经络的吧?”荣志豪想。

    但为了儿子,他不能等,他要偿试冲穴,从会阴冲向强长,打通任督二脉。

    动了--动了--真的能动了……自己猜想得没错!

    本来一动不动的虚丹内象蛋清一样的灵气,开始随着荣志豪的引导,从丹田流出,慢慢地往会阴而去……

    “嗯,怎么还是过不去?”灵气流到会队,并没有按照荣志豪引导的那样,直接流向强长,而是在会阴打转……

    被丹田引出来的灵气,还在继续流趟过来,越积越多。

    不行,经络没有通过温养,无法一次性通过太多,这是小说上说的。

    怎么办?冲吧--

    是的,冲--!

    “啊--”

    灵气没有冲过去,荣志豪差点没有痛昏死过去。

    痛得撕心裂肺不说,关键是,痛得不是个地方呀……<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都市神级教师〕〔裙下之臣〕〔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太古神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