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安之素叶澜成〕〔大佬她成了霸总亲〕〔黑洞剑仙〕〔电竞金手指〕〔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穿成年代文里的学〕〔快穿我是NPC之幸福〕〔半生为尊〕〔未来之萌妻等等我〕〔桃树与狐〕〔豪门大佬的六岁小〕〔氪金海盗王〕〔美漫里的忍者之神〕〔玄幻之我是魔法师〕〔麻衣相师〕〔极品上门狂婿〕〔秘密的森林〕〔万古第一宗〕〔剑道第一仙〕〔我真是太阴险了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十五章 荣志豪的改变
    <b>最新网址:虽然意识只剩下一丝丝,但荣志豪还是听到了儿子的哭叫声。

    我不能抛下儿子,绝对不能!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一股不甘的执念,再次占据了荣志豪的心:儿子,儿子才是天下第一,管他妈的修真,管他妈的墨色虚丹,我只要活着,只要陪着儿子长大……

    仅存的一丝丝意念,让荣志豪放弃了对气海中紫气的约束,把自己的神识整合在了一起。

    手不能动,气不能喘,无奈之下,荣志豪让神识回归识海,重新进入冥想;他猜测,灵气可以改变体质,灵气也可以延续生命,但原我这个想法是对的……

    荣志豪很快进入了深度冥想……

    气海里,紫气并没有因为荣志豪的放弃约束而飘散,依旧在墨色虚丹的周围不停是翻滚着,并随着不停地变淡、变少,直到消失。

    荣安然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哭累了,慢慢地,在靠在父亲冰冷的身体上进入了梦想。

    他梦见父亲走了,是飘着走的,飘向了天上。

    他哭着、喊着、追着……

    父亲象往常一样,微微地笑着看着他,仿佛在同他说些什么,可他什么也听不到,直到父亲渐渐远去……

    “爸爸--”睡梦中的他,从梦中哭醒,他感觉到自己的头顶,有一只温暖的手在轻抚着:“爸爸……”

    他不敢张开眼睛,他怕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安然,起床了,跟爸爸站桩去!”熟识的声音,在荣安然的耳边轻轻响起。

    “爸爸!”荣安然赶紧张开双眼,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以了荣安然的眼前,但通过气息,荣安然知道,这个陌生人就是爸爸。

    “爸爸,你怎么了?”

    其实,他不用问,只要好好想想昨天晚上,就知道父亲在昨晚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的了,但他还是不敢相信,泪水哗哗地落了下来。

    “不哭,爸爸不是没事嘛!”

    “爸爸,你来!”荣安然一骨碌从床上下来,拉着父亲来到卫生间。

    荣志豪自从自己醒来,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儿子,他吃力地把儿子抱回床上,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

    昨天晚上,自从荣志豪进入深度冥想,他什么也不知道了,本来,他应该很早就醒来了的,但因为房间里的灵气实在太少,虽然门和窗子都开着,但城市里的灵气本来就少得可怜,好在神念力的恢复并不需要灵气。

    神念之力,需要的只是时间--冥想中的时间。

    与往常一样,荣志豪深度冥想,只用了一个时辰,也就是两小时,那是因为荣志豪的植物时钟唤醒他的,一直以来,他根据科学理论--长时间打坐会使脚上的血脉不通,会让脚部坏死。

    因此,别人称呼他为“科学的叛逆者”,其实不然,他还是相信科学的,他只是反感“唯科学”理论。

    他也曾想过,如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现在也的确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遗憾的是,把《玄学》排除在外,《玄学》被列入了“迷信”行列。

    对此他并没有怨恨,这是人的习惯性思维造成的,更何况想不劳而获的骗子太多,称自己是半仙,甚至还称自己能沟通幽冥的人比比皆是。

    开始,荣志豪也恨过这些人,但随着生活经验的丰富,他也渐渐看淡了,那些人也需要生活,更何况这个社会上,愚昧无知的人太多,一有无法解开的谜或事,就去求神拜佛、去问卦算命。

    好在现在祖国如此地繁荣富强,人们也不在乎这些钱。

    唯一让荣志豪难以接受的是:如果有人也象他这样,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赌,去赌修真的存在,那现在的他,可能不用每走一路,都象摸着石头过河了。

    说摸着石头过河都有不甚然,现在的荣志豪,根本就在瞎子摸象。

    当荣志豪从深度冥想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法动,没有一丝力气,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四肢都已僵硬,他想给靠在自己身上的儿子发个信息,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都做不到,因此,他又不得不二度进入深度冥想。

    这一冥想,就是两个时辰,当他醒来的时候,终于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恢复到了正常,四肢也能动了,就是少气薄力,他还是艰难地把昏睡的儿子搬回到床上。

    他一边看着儿子,一边内视自己的丹田,开始是发现自己的墨色虚丹变小了一点儿,后来又发现虚丹并没有变小,而是外层变成了无色的、象水一样的透明,他终于肯定自己猜想的方法是对的:墨色的虚丹是会变色的,但会不会变成金色呢?那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被儿子拉到卫生间,镜子前,他见到了一个耄耋老翁,镜子里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干瘪老头,满头白发,皮肤发紫,仿佛象老松树的皮,随时可能脱落,除了眼神还能分辨得出留有曾经的自己的神采,样子完全变了。

    难怪自己想把微笑重新挂回脸上,却那么地难,原来是这样呀。荣志豪苦苦一笑,安慰儿子道:“不怕,过几天爸爸就没事了,好在爸爸已经摸索出一条能够走得更远的路了。”

    “你成功了,爸爸?太好了--”荣安然笑了。他并不在乎爸爸变成什么样子,他只要爸爸;无论爸爸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来,因为爸爸的气息,因为与爸爸的心灵感应。

    这种感应是与生俱来的,住在姥爷家的时候,他就能感应到爸爸来看他,每天深夜,爸爸都会默默地守在墙外,盯着自己的窗户。

    “好了,我们去站桩吧,安然,紫气相当重要。”

    的确,紫气非常重要,昨晚的丹变,就说明了一切。

    紫气东来,但那也是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如果阴天,特别是雨天,早晨的紫气却少得可怜,而且还仅仅是早晨有,一过辰时就没有了。

    荣志豪带着儿子来到楼顶,自从发现儿子无论吸收灵气或紫气,都比自己快十倍、百倍的时候,荣志豪就不再在阳台上站桩了。

    打坐的时候,他有意让儿子去自己的练功房,那儿的灵气少,他希望儿子修练速度慢一点,再慢一点儿,希望自己探好路让儿子走。

    丹田的灵气非常匮乏,就连印堂的紫气与识海的神识都相当枯渴,好在只要进入冥想,神念就能慢慢恢复,打坐与站桩都是一样。至于灵气……

    也许是受上天的眷顾,今天的紫气相当充沛。

    九点,当荣志豪收功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各放面,又都恢复了很多,步履已以相当轻松,曾经一些恍惚的精神,现在也感觉十分凝练充实。

    “走,吃饭去,吃过饭后,爸爸带你去爬山。”荣志豪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灵气。

    虽然有车子,但荣志豪能不用就不用;钱就那么点儿,在自己还不能赚钱之前,还是省着点儿用;而且为了儿子修练速度再慢一点儿,他也没有想过再去远方修练,但今天,他自己无论是为了儿子,还是为了自己,都必须找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儿子不太听话,他随时可能走在自己的前面,为了儿子,他也不能担搁。

    牛奶、包子!荣安然与往常一样,一杯牛奶,两片包子,外加一根油条。

    让荣志豪想不到的是,平常自己以就算带儿子来吃饭,也仅仅是喝杯牛奶就够了的,今天,他非但多喝了一杯牛奶,还吃了八个包子,四根油条,把荣安然看得目瞪口呆。

    “爸爸--?”

    “呵呵,没事!”

    因为极度的支出,荣安然发现食物也能很快地补充体能,吃过早餐后,荣安然感到混身是劲,他发现,食物除补充体力外,也能补充灵力。

    “灵力?”一想到灵气,荣志豪随即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的灵力呢?昨天晚上我为什么不能调动灵力?难道灵力不象小说上写的那样,灵气只是改变体质用的?并不能产生灵力?不可能呀。

    也许自己从来没有调动过灵力,不知道灵力如何使用吧?嗯,应该就是这样。

    看来,接下来又多了一个课题:如何调动灵力。

    对了,调动灵力,需要通过经络,我的经络还没有打通呢,能用个屁呀。

    一想到这里,荣志豪又有些沮丧。

    “走吧,安然!”带着儿子,荣志豪坐上的士。

    “这人是谁呀?怎么不是小安然爸爸?”附近都是邻居,虽然平常出门,荣志豪只是笑笑,基本上不与他们说话,但还是认识。

    “应该是他的姥爷吧?”有人道。

    “不是,他姥爷我们在电视上也看到过,不是这样的!”符靖杰太有名了,认识他并不奇怪。

    “不会是人贩子吧?”

    “那我们赶快报警!”

    “我看不象,你看小安然,笑得还是那么地甜;哎,苦了孩子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这么小就没有了妈!”

    “嗯,那我们注意一下,如果有什么不对,马上报警!这孩子,我觉得亲近。”

    ……

    北山不算近,如果走着来,起码需要一个多小时。

    荣志豪直接让的士开到半山的北山水库边,公路只建到这里。

    北山水库大坝下面,有一个广场,专门为市民建造的运动场所,虽然太阳已经很高,但大叔大妈还有很多‘

    荣志豪又碰到好些熟人,但他们只认识荣安然,不再认识他了。

    人群纷纷与小安然打招呼;平常,小安然基本上不与他们说话,但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脸,还频频点头,所以,与那些邻里都不陌生。

    与往常一样,小安然对招呼他的人微笑点头。

    “这人是谁呀?他父亲呢?”

    “应该是他姥爷吧?”

    “不对,他姥爷不是这样的,我在电视上见过,而且,他姥爷只有五十多岁呢?”

    “这就对了,他就应该是他的太姥爷了!”看着渐行渐远的荣安然父子,他们在议论着。

    想象力到是非常丰富,可惜,他们不知道,符靖杰的父亲早就不在世了。

    北山山上还有一个十几亩大小的小水库,水库边,还有一个坡度很小的比水库还大的草坪,这儿空气好,更适合煅练身体,水库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北山寺,北山寺里,还有素斋供应,只要你提前告知,一餐只要十元钱,而且素斋的味道还切实不错。

    听说这个寺虽然小,但存在却有上千年了,也就因为这个寺,面前的小水库取名就叫山寺水库。

    荣安然先到寺里付了二百元钱,并告诉僧人,自己父子可能要在这儿几天。

    僧人告诉他,寺里晚上是不能住宿的,因为寺太小,没有廂房,而荣安然只是笑笑,告诉僧人,他们只要在佛堂里坐坐,两个蒲团就可以了。

    荣志豪的话,让僧人觉得非常惊讶,连声佛号。

    僧人打坐过夜很正常,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怎么能在蒲团上过夜?

    荣志豪只是笑笑,没有解释,就带着儿子来到了水库边。

    水库边有三五个年青人,都在各顾各地煅练身体,远处还有两个象他们一样地在打坐冥想呢。

    荣志豪让儿子离开自己二十多米,就各自开始盘会冥想。

    荣志豪除了吸收灵气外,还要把昨晚的收获重新理一遍……<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