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抢救大明朝〕〔玄幻:我真不是反〕〔重生后我成为偏执〕〔豪门狂婿陈青夏雪〕〔赘婿归来〕〔开局成为土地爷〕〔白垩纪禁区〕〔开局签到亿万豪宅〕〔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要做驸马〕〔东方符文师〕〔农门婆婆她养崽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穿越成废魂境〕〔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十三章 荣志豪的愿望
    <b>最新网址:吃完饭,荣志豪与怀希中两家一起来到清心茶庄,荣志豪与怀希中喝的是绿茶,井真贞陪荣安然要了一壶水果茶。

    “你想让安然就这么跟着你?”怀希中先开口道。

    “对不起,弟妹!”为了抽烟,他们本来就选择了户外茶亭,但出于礼貌,荣志豪还是先告了个罪。

    点上烟后,荣志豪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自从与仪兰结婚,我以为我不会再为孩子的生活考虑了……想不到……哎,也许是我的自私吧,让安然失去了母亲!”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怀希中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默默的听着。

    “今后,我还得为安然的生活,出去赚钱了!”荣志豪的口气有些消沉。

    “爸爸,我可以不吃饭的!”荣安然懂事地插嘴道。

    荣安然的话,让怀希中夫妇目瞪口呆。

    “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主动插嘴,是很不礼貌的!”

    “对不起,爸爸!”荣安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面对怀希中夫妇的惊愕,荣志豪并没有作出解释,他继续淡淡地顺着自己的思路,紧接着餐桌上的话题说道:“没有人知道自己走的路是不是最适合自己的,更别说是对是错了,但每个人,都应该选择一条路,那是必须的,不是吗?”

    “在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的今天,我算得上什么?只能说是这个社会,有我不多,无我不少,那么,我的存在感又在哪儿?”

    “所以,我选择了一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修真之路……”

    “可这条路……”怀希中在替好朋友着急。

    “是呀,这条路仅仅是传说,可以说,根本就找不到路,就算书上有过描写,与仅仅是海说神聊,呵呵,但存在即是道理又怎么解释?”

    “考古学家与古生物学家曾经提出过猜想:地球上可能有过修真文明!”

    “我知道,‘可能’仅仅是猜测,不作为真,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尖端人物,一生难有作为,难道就为了活着而活着吗?整天地赚钱、吃喝、睡觉?真到自己老去?那样的生活也太无趣了……”

    “所以,我选择了这条,做一做白日梦又何妨?那怕粉身碎骨!”

    “因此,我选择了退学,人的生命有限,我不能再浪费了……”

    “学习怎么能算是浪费生命?”怀希中不以为然。

    荣志豪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于是,除了寻找工作养活自己,就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图书馆与电脑上。”

    “我把收集到的所有修真理论,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总结,于是,我有了自己的认识……”

    “冥想可以提高人的精神力量,当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人的记忆、学习、理解、分析能力都会有翻天覆地的提高,这一点,在安然的身上已经得到了证实!”

    “什么?你是说安然的神话是你造出来的?”井真贞并不相信荣安然是神童,但怀希中相信,荣志豪的话,让他大惊失色。

    “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安然与修真有缘。”

    “哦,你相信‘缘’这种迷信的东西?”井真贞接口道。

    “缘不是迷信,它是冥冥之中存在的东西。科学中所说的第六感觉,我的理解就应该是缘。”

    “从各方面的资料上,我了解了武术气功的确存在……哦,对了,我们的老一辈不是都在追求健康长寿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人说起:曾经的黄浦军校毕业生大多比别人健康,比别人长寿,于是,我开始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得出的结论是:人的经络的确存在,它无时无刻都在运行!”

    “黄浦军校毕业生与人的经络又有什么关系呢?”怀希中越听越糊涂。

    “军人的姿态: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卧如弓,特别是他们的坐--正襟危坐!这正是孺教的修行姿势!”

    “为什么会这样呢?从道教与佛教的禅坐的挺、正、松、空中不难看出,就是人的姿势。”

    “那么,这种姿势为什么会让人健康长寿呢?气功的冥想为什么也是这样要求的呢?那就是经络的‘通’;也就是说人只要正而不僵,全身经络就是通的;医学上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就是这个道理。”

    “这一点,你有收获吗?”怀希中问。

    “我?呵呵--安然在他姥爷家,三天两头头疼脑热,回到家里,他从来没有病过。”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呀,他回来就不生病了,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他回到家里心情好了,身体也就好了。”

    “他……”荣志豪本想告诉怀希中,儿子回来十一天就进入虚丹期了,终于没有说出来,这可是惊世骇俗的事;而且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有的事是不能说出来的。

    荣志豪一话题一转:“可能你说的有道理,但自从安然跟着我以后,他喜欢我在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我没有给过他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当好父亲,但我总是希望,他能够轻松地生活,所以,我让他学习了古代传统祖训,让他先给自己的行为制定一个‘律’,然后在这个‘律’里,自由自在地生活!想来想去,我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些!”

    “就算你这条路有可能走通,但我也看过很多这方面的资料,这条路应该非常危险,你难道让安然陪你?”

    “不!”荣志豪矢口否认道:“所以,我才让他去上学,让他多学点儿知识,让我多探探路……问题在于,他似乎天生就喜欢修真……”

    “我带他去与小朋友们玩,带他去吃,可他总放不下冥想,哎……”荣志豪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许,人的一生,真的是上天命里注定的……”对儿子,荣志豪也感觉到无奈!

    “好在……我总感觉到,当人的神识强大到一定程度,应该能够把意识带到下一生……”

    “什么?!”怀希中惊讶得跳了起来:“不可思议,不可思议,难怪别人说你的科学的叛逆者。”

    “称呼我为科学的叛逆者,可不是因为这个!”荣志豪笑道:“那是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是科学的理论,当我偿试着走上修真之路以后,发现我的思维怎么也脱离不了科学的范畴,无奈之下,我潜意识地在心底彻底否定科学,明明知道那是对的,却偏偏去否定它,因为这样,才被人冠以‘科学的叛逆者’这一称号的,呵呵--不过,今天的我,真的讨厌‘唯科学’论!玄学应该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井真贞好奇地问道。

    荣志豪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弟妹,也许你从心底不认可我的说法,但我希望你们俩人从今天起,无论是什么姿势,无论在做什么,尽量做到挺直放松!”

    “呵呵--”井真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再言语。

    “我记住了!”见荣志豪说得沉重,怀希中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就让安然这么跟着你?”

    “怎么,不好吗?”荣志豪道:“我尽快培养他独立生活能力,然后,让他自己来选择,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应该是人生最快乐的。其实,除了修真,这也是我唯一的愿望;所以,我也得想方设法赚钱了,虽然仪兰留给我们的一百万还有房子对我们来说并不算少,但我更希望安然永远也不要为钱而发愁。”

    “爸爸,我不需要,我有您就够了!”荣安然说的是心里话。

    “不,你需要!”荣志豪再次慈爱地摸着儿子的头:“就算你喜欢修真,就算你不再需要正常人需要的东西,但修真需要历练,爸爸对历练的理解:把自己觉得新奇的东西,都体会一遍,这样才能放下,才能做到‘空’、做到‘无为’。”

    这句话,怀希中并没有听懂,但他没想到,荣安然却明白地点了点头。

    “你这种选择,本来就是天方夜谭,会有结果吗?你想过你的下半辈子吗?”出于友情,怀希中还是觉得荣志豪走的路是镜花水月一样的空中楼阁。

    “你想得太远了!”荣志豪道:“老朋友,这就是我们之间思路的不同之处:你把生活想象得很远,所以,你的梦比我现实得多,而我,却只有梦!”

    “可安然不能只有梦!”怀希中道:“我去找过教育局局长郁哲亮了,本来,希望他能有兴趣培养安然这个天才,如果让安然一年级一年级地升学,那叫荒废,是抹杀,但……”

    怀希中苦苦地摇了摇头:“这就是生活,这才叫现实,传说的东西,永远摆不到实际中来……”

    “谢谢老朋友,安然的事,让你费心了!”荣志豪心中充满感激:“不过,希中呀,放心吧……”

    把目光转向儿子:“降生在我的家,命运就与我绑在了一起,作为父亲,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活一天开心一天的。现在,他走上了我走的探索之路,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比我走得更远。”

    “我不要走远,我要与爸爸在一起!”虽然荣安然一年内读了很多的书,但听起来,他还是没有明白父亲话里的含义。

    “其实,这就够了!我只希望如果我能多陪他些日子……”面向怀希中,荣志豪道:“再过十年八年,他长大一点儿,就算我真的出事,也可以放得下心了。”

    “相信我,老朋友,我会让我的儿子健康地长大的!”

    怀希中理解荣志豪话里的健康指的是心理,所以,无奈地笑了笑:“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下一步嘛……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忙!”荣志豪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井真贞:“希望你能介绍安然去玉冰中学旁听!”

    说到这里,他明显感觉到了井真贞的不高兴,于是,荣志豪又硬着头皮说道:“我只要他们让安然去旁听,我付赞助费,不知道需要多少数目!”

    说实在的,如果荣志豪是为了自己,凭井真贞的表情,打死他都不会开口,但现在是为了儿子,荣志豪的心里,充满了苦涩。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下去,安然永远拿不到毕业证!”怀希中到底是个男人,他看到了妻子的神色,但朋友就是朋友。

    “我们这一代,对毕业证非常重视,但我相信,等安然长大了,文凭与水平之间,选择的应该是水平!”荣志豪的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在想着:让安然去读书,仅仅是让他少冥想,有时间让自己先探好路,到时候,他会不会再踏进社会都不一定呢,文凭有什么用?

    “那好吧,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开学的时候,我保证让安然去旁听!”

    因为刚才井真贞脸上的表情,荣志豪再也没有兴趣说些什么了:“那就拜托了!”

    其实,这一刻的荣志豪,并不在乎儿子什么时候能去中学,他想的是什么时候,才能摸索出丹变的方法,他肯定,墨色丹绝对不算是金丹,但算不算是实丹呢?

    应该不是,因为,吸收灵气的时候,丹色越来越浓,但只要不吸收,过些天,丹色便会慢慢淡去,虽然看不出,但荣志豪能感觉出来。

    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做呢?<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海贼之日日果实〕〔太古神狱〕〔裙下之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