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兄万岁〕〔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重生弃少归来〕〔日常系美剧〕〔顾律师,高冷人设〕〔倾城毒妃:邪王宠〕〔修仙满级后我重生〕〔我的白富美老婆〕〔两位大佬别冲动〕〔狩猎好莱坞〕〔我的野蛮女上司〕〔兽黑狂妃:皇叔缠〕〔隐婿〕〔大佬从养猪开始〕〔逆袭〕〔重生后我嫁了最凶〕〔我真的是个内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科学叛逆者 第八章 猜想中偿试
    <b>最新网址:儿子开始学习,荣志豪特别安心。

    在荣志豪的字典里,学习成绩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理解与运用。

    儿子满月起,整整三年没在身边,对他来说,是个结;他觉得自己欠了儿子,他想把儿子缺少自己三年的爱,全部补还给他。

    也是因为自从虚丹形成以后,他明显感觉到了灵气的匮乏,他要找灵气充足的地方修练。

    也许是自己的错,每次去儿童乐园的时候,小安然并不合群,他更喜欢赖着自己,这对自己出行的计划,有了先决的条件。

    荣志豪先带着儿子一起买了一辆五十多万的suv,并要求4s店特意给车子加了一个车用冰箱。

    从来不在意钱,所以,除了符仪兰留下的一百万,他没有更多的钱。他不怕化钱,他坚信自己不会缺钱。

    因为儿子也结成了虚丹,荣志豪产生了迫切感。

    他不是妒嫉儿子,更不是想与儿子竞争,他要先给儿子探路。

    越远离人群,灵气越充足!这是荣志豪得出的结论。

    看来,就算不修练,人也会吸收灵气;对人越多的地方灵气越少,只有这样理解,才能解释。

    就象现在,自己在开车,但却能感觉到灵气进入身体,虽然微不足道。而在市里,如果自己不冥想,根本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

    “安然,我们就住这儿,如果你烦了,告诉爸爸,咱们就回去!”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坳的溪边,荣志豪搭好帐蓬,一边拿出烧烤架,一边不无歉意地说道。

    “知道了,爸爸!”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荣安然对什么都好奇。

    吃饱喝足后,荣志豪开始与儿子聊天,又教他背唐诗……

    半小时以后,他又教儿子运转气功,把全身的经络都走了一遍,这是他以前总结的经验。

    十五分钟后,荣志豪从车里拿出两个麻绳夹杂着伸筋草自编的两个蒲团,相隔十米放好:“来,我们一起打坐,好吗?”

    “好呀,好呀!”荣志豪是担心儿子不喜欢打坐,但他不知道,荣安然特别喜欢打坐,进入冥想的那种神定气闲的感觉,他特别的喜欢。特别是结束之后,那种强健的感觉,更让他乐在其中。

    荣志豪笑了笑,开始冥想。

    坐下没多久,荣志豪就惊讶地发现,下手儿子这边,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而且自己这边的灵气,也向儿子方向汇集而去。这让荣志豪又是惊喜又是着急。

    自己一定要给儿子探好路,因为,他相信“走火入魔”的存在--千万不能让儿子出问题!

    于是,他很快收匿心情……

    “嗯?我吸收的灵气呢?”意沉丹田,荣志豪就发现了,自己本来的浅灰色的虚丹里,又空空如也: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事,以前在市里的时候,也每天出现,荣志豪是这样认为的:自己吸入的灵气太少,人体需要消耗灵气……但这些天,在家里的时候,他发现虽然灵气会消耗,但或多或少的,都是有积余,不应该象今天这样一无所有呀……

    “晕呵--”

    看了一眼自在地吸收灵气的儿子:“不管了,这次多吸收一点儿,看看会是什么结果。”

    荣志豪很快放下了心中的纠结,进入了深度冥想……

    再次感觉到全身毛孔的欢呼,荣志豪放开心情,毫无顾忌地吸收了起来。他希望自己能多吸收,这样,儿子那边就少了。

    但这一刻,他并不知道小安然吸收的灵气,比他还变态;他的吸收,并不影响儿子。

    也幸好他不知道,否则,他会更担心儿子--他必需先儿子一步,必需先走出一条正确的路。

    灵气欢呼雀跃地进入他的每个毛孔,飞快地向虚丹汇集而去,那个若有若无的虚丹,从先是飘起一缕青烟,然后充满雾色……

    浅灰……慢慢地变深--变深--再变深……

    不知道坐了多久,气若游丝的荣志豪的呼吸慢慢重了起来……

    “轰--”

    一声巨响吓了荣志豪一跳,他赶紧睁开眼睛:“安然……”

    百米外,荣安然站在溪水汇积的一个大水池边,看着飞起的水花,“咯咯”地笑着。

    “安然--”荣志豪赶紧跑了过去,紧张地拉住儿子的手:儿子还没有学游泳呢:“安然,你在干什么?”

    “爸爸--一点儿都不好玩!”荣安然答非所问。

    “什么不好玩?”抓住了儿子的物,荣志豪安心了。

    “那丹田,爸爸……”荣安然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肚脐:“那个球,黑黑的,它不象这个……”他捡起刚才放在脚边的那个从小陪着他的金色水晶球:“一点儿都不好玩!”

    “黑黑的?”荣志豪听明白了,儿子是指他自己气海里的虚丹……

    怎么会呢?自己到现在,好不容易才到深灰色,儿子怎么会是黑色的?他吸收得怎么会那么快?这就是阴阳未分之前的身体修练的效果?

    荣志豪又是欢喜,又是担心,但他还是好奇是问了一句:“你玩多长时间了?”荣志豪发现自己打坐了四个多小时了。

    “好长好长了……”荣安然想了想道:“我看着你屁股都坐痛了,所以,就去那儿玩了一会儿。”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木:“那儿什么都没有,不好玩,所以,我就回来了,到这儿,我看到了鱼,好几条小鱼。”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荣志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着继续说道:“我感觉到浑身胀胀的……就……就搬来一块石头去砸鱼……嘻嘻……”

    “多大的石头?”荣志豪问。

    “就……与那块差不多大!”荣安然指了指五十多米处那块上百斤的石头。

    那块石头的边上,还有一个新鲜的坑,应该比这块石头还大的坑……

    自己四个多小时,虚丹才变成深灰,儿子一两个小时,虚丹就成墨色……

    才不到五周岁的孩子,在五十米外搬来上百斤的石头,还扔进池中……

    荣志豪晕了……他是又开心又紧张……

    开心的是:儿子有修真天赋--很高的天赋……

    开心的是:自己的梦想正确,修真--有路!……

    紧张的是:怕儿子走得太快,因为,他相信小说上写的、还有所有网上有关于修真的资料上,都这么说:太快了,会走火入魔……

    担心的是:儿子虽然读了很多书,但他的理解能力、判断能力还是有限,他怕儿子走错了路!

    荣志豪又是喜欢,又是纠结……

    “来,安然--”荣志豪拿出自己的手机:“你不是喜欢读书吗?手机上就有,爸爸教你怎么找书!”

    因为荣安然太小,荣志豪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结儿子配手机。

    他从手机里找出《百草经》:“下次呀,如果爸爸还在打坐,你就去找找,边上有什么草药,好吗?”

    《百草经》上,非但有药性,还有草药的图样。

    “好呀,好呀!”荣安然开心地接过手机,翻看着……

    新奇新奇,只要是新鲜的,都会好奇!

    “还有,你也可以这样……”荣志豪顺溪走了几步,把一块山沙特别多的地方上的鹅卵石捡去,把留出来的三四平方的沙子抹平,用手指字了几个字,再抹平:“你也可以象爸爸这样,你看过汉隶、魏碑、石鼓文,还有其它字帖,还记得吧?”

    荣志豪再从儿子手里拿过手机,查翻到秦篆,临了一遍:“越州有句老话:‘字好头碗菜’,你也可以学着在沙上练练字!”

    “咯咯--好玩!”荣安然笑着抬头看着父亲:“我知道了,爸爸!”

    “嗯,现在我带你去看看四周,爸爸没带你走过的地方,你不能去,记住了吗?”荣志豪要求道:“走远了会走丢的!”

    听到走丢,荣安然一哆嗦:“记住了,爸爸,我不走远,看不到爸爸的地方,我不会!”

    “乖--走,爸爸给你准备吃的!”

    就这样,荣志豪带着儿子一住就是十天。

    十天中,荣志豪的虚丹也变得漆黑!

    “不是金丹吗?怎么会是漆黑的呢?”荣志豪开始纠结、迷茫,接下来应该是怎么修练呢?

    荣志豪先把搜集来的资料,在脑子反复回忆,然后,进行推测,发现方法有很多,但都觉得不可行。

    最值得他偿试的,就是修练、修练、再修练,希望最后水到渠成。

    但也只是希望而已,真的能水到渠成吗?

    曾经的荣安然,什么都不怕,可现在不行,现在有了儿子。

    曾经,荣志豪不怕失败,失败了可以再来;可现在等不及从头再来,儿子修练速度比自己快得不是一星半点;自己可以等,儿子不行。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办法?

    各种前人的理论方法中,肯定已经找不出办法了,除了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别无他法。

    气功中,引导气机走小周天、大周天,直到奇经八脉,但自己丹点虚丹中的气,出不来呀……

    有一点荣志豪肯定,从虚拟丹变成虚丹的时候,他就肯定:虚丹必需变成实丹,那么,自己现在这样,算不算是实丹?

    现在漆黑的圆丹,都感觉到发胀了,算不算满?会不会破丹?

    破丹后又会怎么样?会不会破丹后,象书上写的那样,属于丹田破碎、前功尽弃?

    想到前功尽弃,荣志豪怕了,他并不怕死,更不怕失败,但因为有了儿子,他怕了……

    现在,他吸收灵气都是小心翼翼,因为发胀的丹中,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问题。

    但有一点他是肯定的:只要没有大的不舒服,那就肯定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一直这样修练下去,不会有问题?

    现在不是有没有问题的问题,现在是没有路了……

    荣志豪已经要求儿子少冥想,但他知道,就算儿子花费比他少十倍的时候,儿子修练的速度同样相当惊人。

    他也问过儿子,问他虚丹现在怎么样了。

    儿子告诉他:只是漆黑漆黑的,胀胀的,怪怪的,挺舒服……

    舒服?荣志豪无语了,那种胀胀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象是胸口堵着一块大石头。

    强烈的迫切感,让荣志豪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

    试试压缩吧,实在不行,就暴丹,看看暴丹后,能不能结出金丹了。

    荣志豪用了好几天时间,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明白了:他被小说骗了,丹中的气,是不能压缩的,因为,无法压缩。

    也许……功力没到吧?

    荣志豪不愿意完全否认小说上所定的修练方法,就是因为小说看得太多,他才走上这条路的……

    小说?对,是小说引导了自己。

    修练?修炼?修炼……是修炼--

    练与炼完全不同,我的从前,应该算是修练,那么,我是不是从现在起,应该开始修炼呢?

    修练--静修、练习;那修炼呢?是不是静修加锤炼?

    如果是的,那么,锤炼是不是针对那颗丹?

    肯定是的,但如何锤炼?荣志豪茫无头绪……<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平步青云〕〔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占锋〕〔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无敌师叔祖〕〔都市神级教师〕〔太古神狱〕〔海贼之日日果实〕〔九指剑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