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执迷不悟〕〔碾压诸天〕〔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异界修道〕〔开局获得签到系统〕〔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佬拯救计划〕〔疯狂进化〕〔我是文娱之王〕〔一品容华〕〔沈天〕〔凌辰〕〔黑夜继承人〕〔归道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出人头地〕〔洪荒最强部落〕〔小人物的非凡之路〕〔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赘婿出山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墟渊 第四十五章 你要果断
    房檐上观战的幼卿芷看的明白,刚那一式风雷一踏绝非祁天借着气武施展而出,而是他气合技的神通显化。

    幼卿芷脑海中不断回想那蛟形风雷气劲,眼角猛地抽搐一下,心道:“虽然他的锻体法和这气劲神通都显得极为不伦不类的,但是我听族中大巫说过,所谓气劲神通就是将武斗技不断在心中观感或者将武斗技练到极致的一种心念显化,总不能是这个叫祁天的少年从娘胎里就开始观感或者修炼武斗技了吧?。”

    所谓气斗技就是将气灵加成在武斗技上,本质上还是武斗技的招式,只是用气灵来增强武斗技而已。

    幼卿芷心中疑虑,却一时之间想不到原因,只听得“咚咚咚——”声响,边赟手中巫鼓拍的又急又快。

    巫鼓阵阵,紫色虫潮居然也散发出浓厚的紫色雾气,在月光中却是显得妖异而可怖,只见紫色雾气越来越浓厚,几个呼吸间竟凝如实质一般,呈现出金铁般厚重之感。

    祁天鼻翼轻轻抽动,顿时一股极为刺鼻的腥臭之气扑鼻而来,眼前景色一阵模糊,心知这紫色雾气有毒,他忙是咬着牙狠狠按了一下右臂的伤口,钻心痛感之下顾不得让三色气魂催动“周”,便是快速朝后退去。

    边赟望着祁天冷冷一笑,口中念诵声蓦然变大,巫鼓又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热浪滚滚而至,那质如金铁的紫色雾气竟是如沸腾了一般滚动不止,几番沸腾之下表面冒出点点长矛状的突起纷纷散落开,化作以一根根紫色长矛朝祁天激射而去。

    祁天望着迎面而来的紫色长矛,面色一沉,突地想到之前踏出的风雷一踏,也顾不得身上沉重伤势,心念直达三色气魂小人全力催动感应篇,蓦然周身风电两色气灵大盛,他心念中观感着高先生那面圆盾模样。

    刹那间,风雷之声大作,一道道风电两色气旋从四面八方疯狂涌动,在祁天面前凝化出一道两色气盾出来。

    “铮铮铮——”

    爆鸣声不绝于耳,那些紫色雾气长矛落下身前两色气盾上,发出金铁相交之声,却没有一道紫色雾气长矛穿透气盾。

    诚然想要将武斗技显化出神通来的确不容易,之所以要成为天人境的锻魂境才能显化神通,是因为那时候的炼气师们已经开始观念意念之力,只有将意念之力融入其中才能观感出显化形态的气斗技,这样还不够还需要强大气能作为基础,而祁天生出三色气魂,有三色气魂共同催动感应篇,且经过兽皮人影的拔魂之术和锻魂秘境,故此才有了一丝念力的存在,这才能机缘巧合之下施展出不伦不类的气劲神通。

    尽管的两色气盾挡住了紫色雾气长矛,却是被消耗的极为稀薄,但是那巫鼓封存的铡刀气劲却是愈加凝实,就连两道虫潮也是完全凝聚成铡刀状。

    看着气势正弘的对手,祁天心中顿感无力,气府内已经彻底空空如也,三色气魂也是传达出深深地疲惫之意。

    “我不能放弃!”祁天手持青铜兽纹短匕,望着脸上露出得色的边赟,他如此想到。

    “小子,我承认你确实有些本事。”边赟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停下念诵声,吐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嘶声道:“我到底还是小看了高竹隐的弟子,他说什么以前也是神人境的气君,虽然被废了,手段还是有些的。”

    祁天手持短匕朝边赟露出一丝微笑,却是拿出一颗黄柿仍在嘴里,慢慢嚼着,期望再恢复些力气,气府内的三色气魂小人面目更是模糊了些,却也是缓缓催动起感应篇来。

    “贱民才吃的黄柿?高竹隐没给你一些药剂什么的?”边赟面露诧异之色,上下打量一番祁天嗤笑道:“早就听说高竹隐为人自私,仇家又多,看来你也是被他当做挡箭牌的可怜人。”

    祁天双拳紧握,冷笑道:“边赟你也是风崖城的少城主,何必说这种没边际的话,我先生待我极好,我可不是什么挡箭牌。”

    边赟露出一丝傲然之色,道:“你莫要不信,我知道别人都觉得我坏到骨子里,可是我不会随意泼人家脏水,我只是恨你让我丢了脸面,所以我就是要用尽手段杀死你才解气,不然这一生我都要想着。”

    祁天叹了口气,点头道:“我不该那时候放过你,以后我不能再心软了。”

    “你没有以后了,小子!”

    边赟口中呼喝声起,右手一拍腰间,蓦然出现一颗血色骷髅头,他再次念诵起晦涩难懂的语言,血色骷髅头蓦然出现一道血光,直接映照在那铡刀气劲神通和两道虫潮上,原本紫色的虫躯瞬间被镀上了一层血光,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来!

    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层血光透露出一道道扭曲至极的面孔来,一股腥臭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比之前那紫色雾气更加让人闻之欲呕。

    “这是又是什么巫法?”祁天左手捂着口鼻,眼皮抽搐不止,差点就要昏倒,全力气力仿佛在这一刻彻底消散。

    边赟念诵之声更大,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尽数落在血色骷髅头上,顿时虫潮血光大盛!口中轻喝道:“血灵祭!”

    祁天只觉得腥臭气更重,眼前血光大盛,似乎有汹涌的血潮将自己围裹住,整个人的气力被血潮彻底抽空,脑中昏沉竟是无法沟通三色气魂,顿时瘫软倒地。

    “哈哈哈!没想到吧?这可是我压箱底的巫宝了,这无穷血潮可侵蚀你的意志和身体,是不是觉得没有一丝力量了?咳......”边赟面上透出癫狂之色,又是咳出一口鲜血。

    嗡嗡嗡声起,两道铡刀形虫潮带着浓浓血色,缓缓分开朝祁天砍下。

    “我说过我要你死的绝望又可悲。”

    边赟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声音却是透出无限喜悦:“待会你会被分尸成无数块!我要你慢慢感受死忙是多么可怕,我会喜欢你的惨叫着求饶的!”

    “你可以求饶啊!”屋檐处幼卿芷突然叫道:“你求饶我救你!”

    祁天瘫在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虫潮血色铡刀,没有求饶也没有惨叫,偏了偏头看了一眼挂在屋檐上的月亮,月亮下是娇俏可爱的南域少女。

    “我从记事以来,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挨打,所以我不怕疼,更不会求饶。”祁天左手中握着青铜兽纹短匕。

    他们不懂自己和二虎经历过什么,他不会再说,但会他永远记得,惨叫着求饶只会带来更大的伤痛。

    “啊啊啊!你倒是快点求饶啊!”边赟两眼通红,手中巫鼓一拍,两道血色虫潮铡刀瞬间分开,刀刃部分斩在祁天的胸膛处,“噗”的一声,殷红的鲜血滚滚流出。

    祁天牙齿紧咬,胸前的皮肉绽开,隐隐间露出肋骨,他明白这是边赟控制着力道,没有彻底斩杀他,是要慢慢折磨他。

    “你是求我,不是求他。”耳边再次传来幼卿芷的声音。

    双腿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祁天知道这次是斩在他的双腿上,他被血潮压制,全力气力皆无,无法反击。

    祁天一直在强行催动感应篇尝试用意念沟通气府,希望能唤醒三色气魂和兽皮人影先生,却没有一点用,那诡异的血灵祭让他再一次感到了在野鬼涧时的绝望。

    双臂处又是传来疼痛感,祁天顿时觉得气力去的更快了,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血流的太多,就算不被那血色铡刀切成两段,自己要被活活放血死,就如同那屠夫刀下的猪羊牛一样。

    牙关紧咬,疼痛让他微微动弹了一下手指,祁天眼神一亮,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动了,虽然不能催动感应篇,但是他可以动了!

    微微抬头朝边赟看去,只见边赟满脸癫狂之色,却隐隐透漏出一丝阴郁,只是拍打着巫鼓操控着虫潮铡刀不断在祁天身上切出伤口。

    心中明白边赟一定要让自己求饶,因为之前他在众人面前求饶丢了面子,他必须得找回来,不然这次报复就是不成功的。

    “有本事直接杀了我啊!”

    紧紧握住手中青铜兽纹短匕,祁天突然张口呼喊出声!

    边赟眼中精光闪烁,那一丝阴郁之色竟是消散了一点,往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祁天道:“不够!还不够!我要你求我杀了你。”

    “你想我求你?我偏偏不,你就是个靠舅舅靠求人的废物,今天求少司祭明天就会求中司祭!”祁天脸上露出一道不正常的潮红色,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似乎用尽了气力哑声道:“没错,你只是个只会求人的废物。”

    “我不是!这是我的本事,我......我没有靠别人!”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边赟整个人显得更加暴怒,喘着粗气。

    边赟心中有心结,跟他的身世有关,祁天隐约听方无忧和呼延竺说起过。昔日边家得了风崖城城主之位时,并非是光明正大得来,边赟从小就想着证明自己边家,可是更多是靠着他母亲家势力才压住了风崖中的贵族。

    这对于自尊心极强的边赟无疑是一种桎梏,他总想着在同伴前展现实力,证明边家的强大,可是他所有的依赖都来自于自己母亲的娘家余家,每当别人谈起时都是说余家的强大,甚至这次求那个美丽的少女少司祭时,也是用的余赟的名字,在他内心深处他始终只认同自己是边家人。

    余家对他来说又爱又恨,这是一个逆鳞,对于边赟而言。

    “我说中了......”祁天发出一声冷笑,眼中讥讽之色更重,声音却更低了,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握住青铜短匕的左手却是微微抖动。

    边赟看着几乎垂死的祁天,暗思:他就要死了,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又是朝前走了一步,突然耳边传来幼卿芷的惊呼声:“别往前去......”,紧接着幼卿芷周身气灵大盛化成一只火红的神鸟直冲自己而来。

    与此同时祁天左手一扬,口中轻喝:“破天!”

    一道电光乍起,边赟却是感觉脖子处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穿过而去,他松了手中的巫鼓和血骷髅头,双手紧紧捂住脖子上的创口,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哬哬声,就连全身的力气也随着那道电光从体内抽出。

    “下辈子记得杀人别说废话,你要果断。”这是边赟听到的最后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美女总裁老婆爱上〕〔我能修炼一亿次〕〔第一刺客女婿陈平〕〔血未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第一序列〕〔诸天反派boss洗白〕〔诸天十界〕〔我有一座巨龙城〕〔旧爱晚成:厉先生〕〔王军马婷〕〔家的味道〕〔大奉打更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