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执迷不悟〕〔碾压诸天〕〔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异界修道〕〔开局获得签到系统〕〔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佬拯救计划〕〔疯狂进化〕〔我是文娱之王〕〔一品容华〕〔沈天〕〔凌辰〕〔黑夜继承人〕〔归道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出人头地〕〔洪荒最强部落〕〔小人物的非凡之路〕〔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赘婿出山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墟渊 第四十三章 紫涎虫
    “不知道方师姐到风云城没有,她觉醒了第三气属似乎和霜雪有关,却不知道我那丝黑色气属到底是什么属性的?”

    已是深夜,祁天躺在房中却睡不着,翻来覆去好一会,心道:“先生说的阴阳五行是上古炼气士的体系,如今看来似乎现在许多人觉醒的其中一种气灵基本都在这阴阳五行之中,而我自己的风电也是其中之一,所谓暗灵属类的,应该就是阴才对,可是气府内的气能又是没有属性的,这又是为什么呢?兽皮内的人影先生似乎懂得更多些,只是偶尔才能见到一次,若是能经常找人影先生学习就好了。”

    横天域中炼的“气”多是自然之中万物之灵的显化,这些灵释放出“气”来在天地之中滋养万物,所以这种“气”也是最容易感应到的,故此流传最广的气诀都是自然类属的气灵的炼气法。

    祁天现在还不明白相生相克之理,但是却是知道水火不容,水来土掩这一说法,而中先生的气合技威力之所以强大也是火借风势和风助火威。

    他脑中想着风电如何相合创造出威力巨大的气合技不觉有些出神,忽地耳朵竖起,只听得外头传来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是无数虫子在爬行。

    正欲起身查看一番,怀中兽皮却是一动,随之一道意念传达而出:“不要出去,你闭上眼,沟通气魂让其助你将气府内全部的气能释放出去,先仔细感应一番。”

    “喂!气魂快快助我!”

    祁天闭上眼,心念微动直达三色气魂小人,顿时气处传来阵阵轰鸣之声,片刻间以他中心的数道气能向四周扩散开来,形成一个圆形,全力之下可以张开一个三米的范围气盾,而且在这三米左右的范围内他不用眼睛去看,周围的环境也可以呈现在他观感里。

    “是气?气也可以感知?”他惊呼道,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释放的“气”比自己的眼睛看到的还要清晰,甚至地上一颗细微的小砂砾也分毫毕现,隐约间甚至可以看到空气的流动方向,他又向地下看去,发现脚下却只能渗透半米不到的样子,然而只看得到土壤中些许细微的变化。

    “这是气的用法之一,称为“周”,你先走到门前去,你气府内承载的气能太少了,现在你坚持不了太久。”兽皮发出一道意念道。

    祁天仍是闭着眼,连忙朝门口走去四下感应之下,不觉毛骨悚然,身上鸡皮疙瘩突起,险些把晚上的吃的全部吐出来。

    只见在“周”的感应之下,无数只长相怪异的黑色爬虫聚集在自己门前,一层挨着一层,在月光下发出黑幽幽的光泽。

    黑色爬虫口中不时滴落着紫色的黏液,落在地上时发出“滋滋”的声响,显然有极强的腐蚀性。

    突然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经过“周”时却传来淡不可闻的波动,只见这些黑色爬虫更是快速聚集在一起。

    祁天心中惊骇,心道:“这些黑色甲虫是人操纵的,眼前这些还只是我门前聚集的,想必周围全部都是这种怪虫,幸好兽皮人影先生教我用气魂激发出“周”,不然我直接出门查看必然要被这群虫子活活杀死。”

    正在思虑间,祁天只觉得气府一阵空虚,再也无法维持“周”的存在,忙是催动起感应篇来尽可能恢复气能。

    “这些是紫涎虫,不怕水火,口中紫涎可以腐铁蚀钢,所以千万不能被那紫涎沾染到。”兽皮突然道。

    原本祁天想着虫子大多都怕火烧,自己点燃被褥扔出去,将这些怪虫烧死然后再去找那背后操纵的人,却没想到兽皮察觉他的心思,直接说了出来。

    “这紫涎虫怕一种叫做灰柏的树木,因为那灰柏树液中有一种独特的气味,可以驱杀紫涎虫。”兽皮又道。

    祁天悄悄打开一丝房门,偷眼朝外头望去苦笑道:“人影先生,你是不是正好还知道这种灰柏长在哪里?”

    “那操控紫涎虫的人马上就要完成对你的包围了,你再拖延下去,那可就真的死翘翘喽。”兽皮又道。

    虽然兽皮人影都是用意念直接传达,但是祁天分明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来。

    当下不在犹豫,自觉气府内恢复了六成左右,祁天决定全力施展一次风雷一踏,先逃出这个虫网再说。

    “我发现你这个小子一点都不会精打细算。”

    兽皮在祁天怀中动了动,似乎颇为不满,又是发出一道意念道:“你又不知道外面是几个人,就算逃出虫群包围,你哪里还有力气逃跑?你要感应风的方向,借风而行。”

    祁天面色一怔,自己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而且自己风雷一踏气势极为高昂,也容易引人注目。

    微微定了定神思,他再次沟通三色气魂,徐徐释放出一道极为稀薄的“周”,并且猛然向外扩散而去,这样可以节省许多气能。

    祁天将感应篇催动到极致,却不像之前那样引动大量气灵凝聚,反而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他的心神在这一刻无限放大,只是感应着风流动的方向,

    周围越来越安静,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周”的感应下也没有任何其他事物,眼前是一张白纸,只有缕缕清风吹拂,却不能在白纸上留下痕迹。

    “噗”的一声传来,却是“周”消散了,心念告诉三色气魂,保持“周”的存在,祁天仍是仔细感悟起来。

    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一张白纸,这次却有些不同,他仿佛捕捉到一丝踪迹,他正要跟上,却又是消失不见。

    数次尝试后,祁天微微叹了口气道:“风走的太快了,我跟不上。”

    “是你的心没有跟上,我教你拂柳暗劲的时候就说过要仔细感应,这融天星诀的感应篇主要的精髓就是感应,你心要静!”兽皮微微抖动。

    祁天缓缓吐了口气,仔细回想着自己学习拂柳暗劲时候的感觉,慢慢将心神沉寂下来,“周”又一次被气魂催动而出。

    他先是感应到了自己,自己的气府先是将气凝聚而后成一个圆形,然后向外扩散去,原来这就是“周”,因为将周围一切包含所以称为“周”吗?

    他没有学习纳气篇,暂时无法凝聚气能,但是三色气魂本就从气中而生,所以气魂可以凝聚和催动气能。

    还是那张白纸,他的心神再次集中,一缕风吹过,又是一缕风吹过,慢了!风变慢了,风在的他感应中第一次有了可以触摸到的感觉。

    “咚——”

    外面传来一声鼓响,只听门外的紫涎虫嗡嗡之声大作。

    而这一刻,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来。

    祁天双目如电,豁然睁开,只见他纵身一跃竟是踩着什么一般,嗖嗖而上,眨眼间竟然是跃起三丈余高,而且脚下点个不停,张开双臂好似燕子一般飞翔着。

    祁天只觉得自己宛如鸟儿飞起来一般,又好似在锻魂幻境中变成了大鸟,心情激荡不已,呼喊道:“先生!我真的能飞了。”

    “莫要得意,快往左边闪。”兽皮传达道。

    “嗖——”

    脑后有风响,祁天微微侧目,只见一柄月牙形的气刃朝着自己激射而来,脚下不停轻轻一点,竟是借着风力向一边飘去,落在城主府一处屋檐上。

    “是边赟!他怎么敢来风河城的城主府?先生和呼延城主那里去了?”

    祁天眼睛微眯,朝着庭院一处隐蔽处看去,正是边赟,此时他穿着一身五颜六色的宽大衣袍,头上戴着用羽毛编制的古怪帽子,手中拍着一只泛着紫光的小鼓,朝着祁天留出极为诡异的笑容。

    “这似乎是中先生说的南域称被为巫的装扮......”

    祁天看着装扮诡异的边赟想到,突地心中一惊,连忙纵身跳开,却是脚下轰的一声尽数坍塌,一根粗大的骨棒从他刚刚站立的地方激射而出。

    “果然还有其他人埋伏,边赟你居然敢私闯风河城主府?”祁天躲过骨棒袭击后,大喝道,却是暗暗让三色气魂再次催发“周”来。

    边赟冷冷一笑:“你别想着高竹隐会来救你了,此时他们一群人正在泣血谷中跟桃谷的人比斗呢,不然我怎么会来找你呢。”

    祁天闻言,心中已是明白了一些,定然是先生想自己实力太弱,所以没有让自己跟随而去,陈一原本跟自己约好见面,没有出现也许就是参加跟桃谷比斗去了,只是方无忧说事态还没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

    祁天缓缓调整呼吸,心道:“看来,方师姐也分析错了,虽然我不知道桃谷和星宫有什么矛盾,但是中先生说过生是星宫人死是星宫鬼,这次绝对要杀了边赟!”

    在祁天心中,高先生不仅是带他走出苍山小镇的人,还是是他一辈子的先生。

    方无忧待他真诚,对他十分照顾,虽然有时凶了点,但是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边先生对他有再造气府之恩,中先生护着他走出了野鬼涧,还有呼延竺,陈一都把他当做自己朋友,而他自己是个讲义气的人也是个不怕任何苦难的人。

    眼神坚定,祁天只觉得身体里涌出无限力量,眉头微蹙,却是猛地往下一踩,道:“这个拿骨头棒子的女孩子,鬼鬼祟祟的躲在房里做什么,我家师姐管得严,不许我跟别的女孩子在房间里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美女总裁老婆爱上〕〔我能修炼一亿次〕〔第一刺客女婿陈平〕〔血未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第一序列〕〔诸天反派boss洗白〕〔诸天十界〕〔我有一座巨龙城〕〔旧爱晚成:厉先生〕〔王军马婷〕〔家的味道〕〔大奉打更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