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执迷不悟〕〔碾压诸天〕〔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异界修道〕〔开局获得签到系统〕〔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佬拯救计划〕〔疯狂进化〕〔我是文娱之王〕〔一品容华〕〔沈天〕〔凌辰〕〔黑夜继承人〕〔归道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出人头地〕〔洪荒最强部落〕〔小人物的非凡之路〕〔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赘婿出山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墟渊 第十三章 第三式
    微微点了点头,山虎狰狞一笑有些迫不及待道:“没错,都已经行过决斗之礼了,来吧!”

    话音未落,山虎身体诡异的膨胀起来,嘴巴大张,舌头伸出,整个人宛如一只人形蛇毒蛙一般,旋即“呕”的一声山虎吐出数道绿色的粘稠箭形液体朝祁天周身爆射而去,紧接着粗壮有力的双腿像蛙类一样猛的一蹬,伴着凌厉的劲风毫无花俏的一拳直取祁天的面门。

    只是一出手,战斗经验丰富的山虎就封锁住了祁天的躲闪方向,短短数息时间发动了几乎致命的一击,显然山虎是想立马结束这场稳操胜券的战斗。

    十数步的距离,几乎瞬息而至,眼中急速放大的绿色粘稠毒液和迅猛的拳风仿佛将祁天彻底锁定,没有慌乱,祁天双拳紧握眼神森然。

    下一息,“唰”的一声,

    祁天双腿微曲猛然发力,虽身负沉重的黑甲,然这一跳,却跳起一丈余高,轻松躲过山虎凌厉的攻势,随即趁着山虎旧力未消新力未生下由上至下轰然打出一拳。

    “砰”的一声,伴着轻微音爆之声

    山虎没有任何保护的后背直接被祁天一拳打中,“哇”的一声,山虎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双掌朝地上一撑,山虎借着这股力量,迅速稳住身形稳稳站定。

    就在此时,一击得手的祁天没有再次追击却骤然往后跳开,重新站稳的祁天定睛看去刚在站定的地上一支泛着绿光的小小弩矢还在颤抖不已。

    “可惜了!”山虎脸上露出惋惜之色,神色骤然一冷,手腕一抖十数根碧油油的细小弩矢朝着祁天周身激射而去。

    祁天脸色一变,情急之下猛的朝一旁滚去,随即大喝一声:“贼人,看暗器!”嗖的一声从手中扔出一枚黄色物件朝山虎打去。

    本想趁势追击的山虎,下意识的将肥硕的身形堪堪一扭躲过祁天打出的那枚暗器,才发现那枚暗器不过是一颗黄柿而已,山虎心中忍不住暗骂一声自己,因此错过对祁天的这次最佳的攻击。

    此番交手,山虎也是暗暗心惊,本以为一对一决斗可以轻松拿下的祁天虽然战斗经验不足但是反应极快,反而躲过了身为中阶武斗师他的两次杀招,虽然自己并不是以拳脚为主的武斗师而且被偷袭之下断了三根肋骨大大折损了他的实力。

    想到自己断掉肋骨还有即将落下的太阳,山虎自知再不拿下面前这个黑甲少年就大事不妙了。

    难不成!这个小子是哪个血脉家族的试炼弟子?确实有一些血脉家族的弟子不会到气师协会的学堂中上学,所以也就没武斗评级,通过家族试炼后直接参加气师协会举办的气师考核,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清楚面前这个少年为什么又如此战力了。

    “喂!黑甲小子,你不是哪个家族试炼弟子吧?”山虎右手微微抬起间一把精致的腕弩牢牢的绑在右腕之上。

    “你可以猜一猜呀!”祁天盯着腕弩目光微微一闪,不动声色的答道。

    其实此时的祁天,看似轻松的连续躲过山虎的杀招,实际上身体在使用极其消耗体力的雷拳后已经无力继续抵挡山虎的轰击了,如果山虎这时候再放出一波刚才那样的弩矢的话,自己说不定无力躲过了吧,必须拖延一下。

    “对了,你可以改个名字嘛?”

    山虎一愣,眼睛中带着一丝不解:“为什么要改名字?”

    祁天嘿嘿一笑抓了抓头发:“那个,我的哥哥叫二虎,你长的那么像一只蛤蟆,不如叫山蛤蟆吧?怎么样!”

    “我猜到你是谁家的子弟了!”细微的机括声响起,没有给祁天更多的时间,山虎眼神瞬间阴沉下来,面色带着怒气盯着祁天的冷冷道:“居然敢嘲笑我,我猜你这小畜生会死在我手里!”

    “嗤嗤!”又是十数道碧芒从其袖口处爆射而出,紧着从腰间拿出前面割伤磊力的匕首,肥硕的身躯异常迅速犹如猎豹一般欺身朝祁天杀去。

    祁天眼神微冷,故技重施的往旁边一滚,双手一撑地面,闷哼一声,双脚猛的往后一抽,带着一道劲风狠狠抽在山虎那张蛤蟆脸上。

    呼痛声几乎同时从两人嘴中传出。

    “嘶~腿好痛!”

    “啊!我的脸...该死的小畜生!”

    场中的两人俱是被对方重重的攻击到,祁天的小腿上深深插着一把匕首,而山虎的左脸颊高高肿起,惨呼间吐出几颗尖锐的牙齿。

    “吼!”

    没有停顿,祁天深知此刻不能放松,没有管深深插在小腿上的匕首,如困兽一般,怒吼一声朝山虎扑去,没有招式没有章法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唯一支撑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不可以死。

    “砰砰!”

    剧烈的喘息声和拳拳到肉的响声在这小溪旁响起,看到祁天毫无章法的打法的攻击,山虎心中暗暗高兴,虽然自己受了伤现在还在挨打,但是被匕首捅伤的祁天会慢慢失去力气,像他这样剧烈的活动恐怕三十息内必然倒下,只要抵挡住这个黑甲小子暂时的攻击就可以了,心中默数,山虎一味的躲闪和抵挡。

    短短十息之间,“啪!啪!啪!”祁天眼中精芒一闪,拳头小幅度的颤动起来,清脆响亮的数十道拳影尽数打在山虎的手臂上。

    三息后,拳音一变“砰!”一声闷响,紧接第二声、第三声!

    山虎只觉得疼痛感如潮水一般袭来胳膊被千斤巨石轰击一般,随即再也无力挡在胸前的要害部位,重重的垂了下来。

    “可恶!是拂柳?这个叫祁天的小子居然会高阶的武斗技巧?”

    这一刻,山虎方才明白自己又被这个清瘦的黑甲少年给阴了,而此刻的他没有双臂的格挡,在祁天狂暴的攻击模式下肋骨又是断了两根。

    “啊!可恶的小子我要吃了你!”

    在呼延竺、磊力和碧佳三人惊惧目光的注视下,小溪旁一小一大的身影就像是街头边的小混混一样,互相撕扯着对方衣服、头发、耳朵,如果不是被祁天打碎了牙齿,山虎绝对会用他那尖锐的犬齿毫不犹豫的撕下祁天的皮肉。

    山虎面色难看,勉强抵挡,可恶,这黑甲小混蛋,为什么体力如此充沛?为什么还没有被我的匕首麻痹,完了!这样下去我会被这个小畜生活活打死!

    “你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借着身上的黑甲的重量,祁天骑在山虎的身上,右拳头狠狠地向山虎的头上不断打去,左手将深深插在小腿处匕首拔出狠狠扎在山虎的肩膀处,紧接右拳猛砸匕首直至全部没入山虎身体!

    “啊!...你这个该死的......”剧烈的疼痛让山虎,心胆俱裂!面前这个少年在这一刻变成了嗜血的恶魔。

    “呼,呼!”

    祁天喘着粗气,此刻的他意识早已模糊,身体上的麻痹感越来越重,只知道麻木的挥动着拳头。

    .....

    一拳...

    两拳...

    三拳...

    祁天早已不知道自己挥了多少拳,只知道自己在战斗着,人生第一的战斗,不能输!这是他唯一的信念。

    意识被彻底抽空,仅仅靠着身体的记忆不断打出强有力的拳头。

    身下的山虎已经被打的不省人事,只有不时抽搐的身体告诉别人他还活着,只是这样的活着恐怕不如死去吧。

    而在呼延竺等三人看来此时的祁天如同一个傀儡一样,麻木而有力的挥着拳头,不断的挥动着带着闷响之声的拳头!

    “不行了!”祁天只觉得身体仿佛不断地被人从高空中扔下,狠狠撞在地上。

    正在绝望之时,腰腹处传来一阵隐晦的能量波动,体内的气旋竟是缓缓转动起来,且愈来愈快,一股不同于平常的气旋从体内迸发而出。

    蓦然间,一道闪亮的电芒从祁天的拳上席卷而出,犹如黑夜中的闪电,猛然一亮!旋即又猛的收缩!

    “轰隆!

    下一刻,一声巨大雷鸣声响起,伴随这声巨响和震动,一道清澈的声音中带着震撼心灵般的力量喊出:“第三式,‘奔雷’!”

    片刻后,恢复视力的呼延竺和磊力,在碧佳的惊惧的呼声中眼中所看到是勉强能辨认出那血肉模糊碎成肉沫的山虎头颅。

    而挥出‘奔雷’一拳的祁天,身形抖动不止,缓缓倒了下去。

    祁天自小修炼兽皮八图,体质较强,然而雷拳三式却是妥妥的高阶武斗招式,连续施展前二式和拂柳已经对身体造成了伤害。

    第三式则是需要‘气’的支撑,只是需要‘气’倒是简单,祁天本身已经觉醒气旋,但是雷拳的第三式则是需要电属性的气才能打出雷电交加的效果,招式一出势若奔雷,携阴阳薄动震慑万物。

    祁天本身只是觉醒风属气旋,高先生传授雷拳和拂柳给祁天,本意是借雷拳之振动,拂柳之飘扬让祁天感受风的律动,却是没想到祁天居然将奔雷使用出来。

    此时的祁天只觉得身体里全部的生机被瞬间抽走,意识仿佛也开始消散,尤其腰腹处气旋位置竟似抽风了一般高速旋转,似乎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

    祁天强忍着体内的痛苦,心中只道:“小爷这次赔大了,原来我另外一个气属是电么?我也太强了吧,可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美女总裁老婆爱上〕〔我能修炼一亿次〕〔血未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刺客女婿陈平〕〔诸天反派boss洗白〕〔第一序列〕〔万族之劫〕〔诸天十界〕〔旧爱晚成:厉先生〕〔我有一座巨龙城〕〔王军马婷〕〔满级绿茶穿成小可〕〔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