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执迷不悟〕〔碾压诸天〕〔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异界修道〕〔开局获得签到系统〕〔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佬拯救计划〕〔疯狂进化〕〔我是文娱之王〕〔一品容华〕〔沈天〕〔凌辰〕〔黑夜继承人〕〔归道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出人头地〕〔洪荒最强部落〕〔小人物的非凡之路〕〔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赘婿出山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墟渊 第七章 参加拍卖
    得到先生表扬的祁天心下暗自一阵欢喜。

    “老师,夜魇到底是什么珍兽?”按捺下激动的心情,仔细看看了丝网里的夜魇。祁天忍不住向高先生问道。

    “它可不是珍兽,简单来说是一种进化而来奇特的物种吧,‘魇’事实上并不只有这一种。以后也许你还会看到其他的‘魇’,暂时你还不需要知道。”先生看了一眼发完求救信号过来的阎珑儿,摇了摇手说道。

    祁天点点头,看出先生有些话不想让阎珑儿知道。

    阎珑儿莲步轻移,全然没有之前妖媚,俏生生的躬身道:“高先生,晚辈已经通知了家族中长辈,相信过不了一会就来了。”

    ………

    不大一会,天边隐隐传来“轰隆,轰隆”的响声,祁天凝聚目力看向西边,一座盖着楼房建筑模样的大船快速从远处飞来。

    “老师,天上有一艘大船在飞。”祁天有些兴奋的叫道。

    “嘿嘿,阎姑娘好大的分量,居然让揽月阁过来接你。”高先生笑着说道。

    阎珑儿面色一正:“先生说笑了,迎接先生,本该如此。

    说罢,阎珑儿嘴中发出数声短促有力的声音,那巨大的楼船表面泛起一层蓝光,又是快了几分往三人所在的地方飞来。

    盏茶时间,一声急迫的啸声,那巨大的飞舟已是到了三人头顶大约十丈左右,只见飞舟上一道人影坠下,伴着一声清丽声音的急迫传来:“珑儿,你没事吧?”

    闻声,阎珑儿脸上露出开心笑容的回道:“母亲,我没事,幸有高先生相救。”

    “快!让母亲看看你哪儿受了伤?”似是不信阎珑儿的话,一个同样身穿白色衣裙,年纪看着只有二十八九岁,有着不输于阎珑儿的美丽女子上上下下检查着阎珑儿,直到确定阎珑儿果真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听到阎珑儿叫如此年轻的女子为母亲,祁天脸上一阵古怪,轻轻拉着先生的手,用着低低的声音:“老师,这阎珑儿虽然一副少女的模样,可是不都是二十有六了么,她妈二三岁就有的她?”

    “啪嗒”…一个脆生生的板栗。

    “哎呦,老师干嘛打我!”祁天揉着脑袋叫道。

    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阎珑儿,红着脸在那女子耳边说了些什么,那白裙女子才转过脸,面带歉意和敬畏的对着高先生深深躬身道:“谢高先生出手救了小女,楚依感激不尽。”旋即又瞪着一眼祁天。

    “嘿嘿,劣徒生性顽劣,口不择言还请不要见怪。”高先生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回道。

    “先生,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还请先生移步揽月阁让我们阎家好好招待。”自称楚依的女子斜瞥了一眼丝网中的夜魇尸体,神情间更显敬重,能轻松独战夜魇而不败的至少是高品阶大气师级别的人,虽然同属大气师但是却有着极大的鸿沟。

    “走吧,天儿,带你再长长见识。”说着,高先生将祁天猛的往上一扔,祁天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呼出声,已是双足稳稳的落在了巨大飞舟的甲板之上。

    “砰”紧随而来一声闷响,那夜魇的尸体也是如此被抛了上来。

    随即高先生和阎家二女也是来到飞舟甲板之上。

    祁天略微扫视一圈,巨大的飞舟上有一座灯火通明,美轮美奂,宛如宫殿一般的六层主建筑,左右还有两排极为精致的院落,与这儿不同,隐约可闻主楼处嘈杂鼎沸人声。

    而此时他们在的位置是巨大飞舟的最前端部分,没有什么人在。

    祁天看着那气派富丽的主楼,心里暗暗惊叹:“这气势,这排场可比姚家和胡家气派多了,跟这一比简直就是平民呀。”

    阎楚依拍了拍手,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八个穿着轻纱的少女手执明灯向四人走来。

    “你们四个先服侍小姐沐浴更衣。”阎楚依玉眉梢微微上挑,语气略冷,全然不似对着阎珑儿那般,旋即又快速指着另外四个少女用不容质疑的语气道:“你们四个,将这兽尸送至闻老处,告诉闻老妥善处置,然后到贵宾室相见。”

    四名少女有些畏惧看了一眼高大狰狞的魇尸还是听从吩咐,四人皆是娇喝一声,竟是抬起高大的魇尸,朝着一处院落走去。

    阎楚依处理好后,看了一眼高先生,面色间带着恭谨,开口道:“先生,请随我来。”

    “不必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也不需如此,只是我刚好略微克制那怪物罢了,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吧,我且带着天儿四处逛一逛,购置一些物件。”高先生摆了摆手,有些不悦道。

    “好的,既如此,那楚依就不打扰先生雅兴了。”阎楚依也不敢多言,顿了顿笑着说道:“今日先生所拍之物,都由我揽月阁出了”。

    说罢,看到高先生点了点头,随即脚步急急往着那富丽堂皇的高楼走去。

    看着阎家二女先后表现出的样子,祁天心里微微得意道:“老师,你可真厉害,一句话就让她们给我们出钱。”

    “哈哈,你小子也不看老师都这一把老骨头了,拼了命的!以后可是要你来保护老师才对。”高先生捻了捻胡子笑道。

    “嗯,以后由我来保护老师。”

    “好,老师等着,还有正事要办,带你见识下拍卖场。”

    “什么是拍卖场?”

    “就是一样东西,大家谁出钱高谁拿。”

    “可是我们没钱。”

    “你傻?没听人家说算她们头上嘛。”

    “对哦…”

    “………”

    临近主楼处,许多穿着轻纱的美貌少女,或执明灯或端果盘或拿美酒,往来穿梭。

    在先生的带领下,祁天走进了这富丽堂皇的名为揽月阁的拍卖场。

    一进去,祁天登时被里面大厅的豪华的装修摆设还有新奇的物件惊讶到了,这一夜又一次的变成了那个让高先生想装作不认识的“乡巴佬”了。

    直到先生拉着祁天在一名美貌的少女带领下走向三楼一个别致的小包间,祁天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一个水晶灯。

    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包间,上面一块匾额上刻着聆文居三个字,想来一定是先生长期定下的私人包间。

    往小包间外望去,这个极大的房间中间有一个的圆形拍卖台,圆台上放着一张精致的桌子,一二两层坐满了人,而三层就是像这样的小包间,还有六间颇大的包间,都坐满了人,好不热闹。

    突然间,整个周围明亮的水晶明灯一灭,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抱歉,诸位,因为小女子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将今天三城拍卖会略有延迟,还请各位海涵呦。”声音一出原本吵闹的拍卖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此时,在拍卖场中间一盏水晶明灯突然亮起,灯光映照下一个身穿白色绣裙,身材纤细,头发还有一些湿漉漉的阎珑儿俏生生站在中间的拍卖台上,眼神中带着一丝慵懒,红唇微开,这幅惹人怜爱的模样。让人好不心中一阵悸动。

    “咕噜~”

    听着整齐划一的咽口水声,祁天心里暗暗不屑,只觉得这些人绝对不是为了宝贝来的,至少大部分是为了阎珑儿来的吧。

    特别是一二层坐满了年轻人,尤其是离着拍卖台处近的地方,都是明显身份颇高的公子哥们。

    略有些无聊的打着哈欠看着场中的拍卖,之前的好奇劲过去,加上一夜的奔波,祁天早已头脑昏沉。

    转头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老师,心中不解,既不拍也不卖为什么耗时耗劲的来揽月阁。

    “困了?”高先生抬了一下眼皮,有些歉意的问道。

    祁天耷拉着脑袋,有些无奈道:“嗯,太无聊了…虽然有好多好多没见过的东西,可是还是很无聊。”

    “嘿嘿,你还不懂罢了,就拿刚拍卖的凤尾草来说,你不是好奇为什么阎珑儿和她母亲为什么看着那么年轻么?就是用凤尾草加上海域的怡珠粉炼制的美颜丹长期服用就会延迟衰老,甚至青春永驻。不过都是女人喜欢,男人用的话会被人看不起吧?”高先生有些不确定的摸了摸自己的老脸随即用确定的语气道:“果然,我老了还是很有男人味。”

    “额…”看着高先生那张自恋的老脸还有表情,祁天心中一阵无语。

    …………

    “各位,下面拍卖的是产西域的黑甲,众所周知西域的塔纳山上盛产一种对于气旋攻击有着一定的抵消作用的铁矿石,这副黑甲全部都由这种被当地称为黑铁的铁矿石锻造。”阎珑儿玉手轻抚,揭面前红色荣布,露出一副黑漆漆其貌不扬的黑色板甲。

    原本热火朝天的拍卖场内,顿时火热大减,各处都传来窃窃私语声。

    “哎,这副黑甲都流拍数次了,怎么还上呀?”一个身披蓝色的披风的年轻人说道。

    “就是,这黑甲虽然有些对气旋攻击的抵消性,可是对于使用者也是有一定压制的呀。”坐在旁边的人赞同道。

    “不止如此,我们东域喜欢穿轻衣布甲,这西域的板甲又重又丑的,而且价钱还贵。”一个身穿名贵华服的年轻人接口道。

    ……

    皱了皱眉头,阎珑儿心知这次这副黑甲应该还是会流拍,嘴角微微一笑,魅力尽显耐心解释道:“这黑甲熔炼极为不易,虽然重了一些,但是还是可以锻炼身体的呦,各位青年才俊不想有个棒棒的身体嘛?珑儿我就很喜欢身体棒的呦!起拍价格二千星贝或者六千通用币,那么……。”

    “二千星贝!”阎珑儿声音未落,那个身穿名贵华服的年轻人双眼火热紧盯着阎珑儿就喊道:“珑儿姑娘,我是风河城的少城主呼延竺,我平时就特别爱锻炼身体,你看你看我多么强壮。”

    “我呸,就你那瘦猴样,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的家伙,强壮个屁呀,珑儿姑娘,我出三千星贝。”一个身形强壮,个子高大的青年人上挑着眉毛,把上身衣服脱掉亮着身上的肌肉大着嗓门喊道。

    “哎呀,牧舟你也注意点影响,快把衣服穿上,阎姑娘千万别见怪,牧舟他就是大大咧咧的,五千星贝!”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眼神中带着一丝忧郁,高鼻星目的青年淡淡一笑说着还向阎珑儿行了一个西域的礼节。

    “斐波少爷客气了,牧少爷性格直爽也是很可爱呢,五千星贝,还有加价的嘛?”朝着斐波少爷点了点头,阎珑儿红唇微开,娇声道。

    祁天有些佩服这阎珑儿,只是几句话就让台下的年轻俊杰们开始争了起来。

    不过看到阎珑儿对着斐波态度示好,不少年轻人纷纷不满。

    “哼,一个西域外族的杂种罢了,大言不惭什么?我出八千星贝。”一个身穿气师协会蓝色星袍脸色阴翳的年轻人抬起头来,竖瞳一扫是宛如毒蛇一般看着周围,只有看向阎珑儿的时候,眼神变得火热。

    被其目光扫过的人,皆是低下头颅,不敢与其对视。

    就连被侮辱的斐波也是紧紧握着拳头,没敢出声反驳。

    阎珑儿看到这个毒蛇一般的蓝袍气师心中一阵无奈,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轩执事何必如此呢,斐波少爷可是名门之后呢,八千星贝,这黑甲归就执事大人所有了。”

    “哎,虽然这个时候不太合适,不过老头子我可不是争风吃醋,一万星贝!”三楼包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

    那被称为轩执事的年轻人,面色狰狞的往三楼祁天所在的包厢看去,一股阴冷湿腻的气息猛然涌来。

    “哼,轩逸,你是想对老夫出手嘛?”高先生猛然站了起来。

    那轩逸看到高先生后,浑身一震,脸色闪过一丝慌张,连忙躬身道:“不知总执事大人在,属下知错。”

    “哎,轩逸你虽然天赋不错,但是性格太过偏执,斐波的卡文一族,他们一样是气师协会的一份子,如今四域都是一体,以后切不可说这等话了。”叹了口气,高先生开口道。

    “属下受教了。”轩逸垂首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满,还是躬身一副受教的模样,旋即竖瞳一闪又道:“不过总执事大人为何要这副黑甲呢?”

    “哦,我这个弟子没见过世面,非要我买给他玩玩。”高先生咧嘴道。说着把祁天推到外面。

    这话一出,拍卖所的人一阵无语。

    “哎呀,看这样果然是没见过世面,这种玩意都要老师买。”

    “就是说…也难为高先生了,屈身在苍山镇那个小地方。”

    “这败家的弟子,要是我的弟子我直接逐出师门了,不过这小子运气不错呀。”

    当然也有的人喊道:“高先生,你还缺弟子嘛!”

    望着祁天一脸拼命的表情,高先生嘿嘿一笑:“这就是我的弟子祁天,以后还请各位多多照顾了。”

    “不错,高先生这弟子可谓是少年英雄,今天和祁公子同乘一车,小女子也是喜欢的很呢。”不嫌事大的阎珑儿一脸小女儿的模样,这一次台下又是一静,顿时数不清的仇视目光望向祁天,全然忘了祁天还是一个孩子。

    那个轩逸竖瞳一阵闪烁,嘴角一阵冷笑:“既然如此,我就不夺祁公子所爱了。”

    由于轩逸的放弃,黑甲也是由高先生拍下,不大一会,黑甲就被一个轻纱少女送了上来,当然也没有要钱,因为阎家两女都答应过,今天两人所有费用由她们阎家出。

    不等祁天开口,高先生一脸严肃道:“天儿,其实老师是在给你找点乐子,不然以后你会很无趣的,从现在开始你就穿着这黑甲开始修炼,连睡觉也不可以脱下。”

    不解的望着高先生,祁天完全想不出穿着这么丑的板甲要怎么修炼。

    “虽然你从小使用风族八式炼体,但是没有系统的引导,基础还是不扎实,我虽暂时不会教你运用和引导气旋的方法,但由于你已经觉醒了气旋,你身体本能还是会自我引导,穿上黑甲后可以压制体内气旋的引导,故此你以后的半年必须穿上黑甲修炼。这就是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不错吧!”高先生嘿嘿一笑,颇为自得。

    祁天叹着气一脸无奈,也是明白了老师的苦心:“哎,这个没有关系,我倒是理解老师把我推出来是想给我前进的动力,老师这么厉害,徒弟可不能丢人。不过那阎珑儿可把我害惨了,那些个公子哥都是傻子嘛,我一个孩子…他们都吃醋。”

    “那有什么关系,虽然确实有点麻烦,不过敢来找麻烦,那你就强到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就好了!这才是找乐子嘛!不过那个轩逸以后你一定注意,他明明知道我在,可是他还是故意没抑制住对我散发出杀气。”高先生眯着眼摸着祁天的脑袋道。

    点了点头,祁天当然明白,他也看出那叫轩逸的并不是一个好人,尤其是阎珑儿说完后,他那一丝冰凉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美女总裁老婆爱上〕〔我能修炼一亿次〕〔第一刺客女婿陈平〕〔血未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第一序列〕〔诸天反派boss洗白〕〔诸天十界〕〔我有一座巨龙城〕〔旧爱晚成:厉先生〕〔王军马婷〕〔家的味道〕〔大奉打更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