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执迷不悟〕〔碾压诸天〕〔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异界修道〕〔开局获得签到系统〕〔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佬拯救计划〕〔疯狂进化〕〔我是文娱之王〕〔一品容华〕〔沈天〕〔凌辰〕〔黑夜继承人〕〔归道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出人头地〕〔洪荒最强部落〕〔小人物的非凡之路〕〔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赘婿出山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墟渊 第一章 苍山学堂
    月光皎洁,夜风悠悠,树叶也打着旋儿落下已然是入秋了。

    苍山镇河坝上青石上一赤着上身的少年盘坐在河坝上的一块三丈见方的青石上,瞧那模样年纪大约十一二岁。

    少年叫祁天是苍山镇上一名小乞儿,在这世道这样的小乞儿太多太多了。

    那叫祁天的少年小乞儿长舒一口气,解开原本系腰间的一块白色兽皮,随即祁天轻声念到:“炼气修源,源中藏真,气源相合,造化自成。”继而将兽皮摊开迎着月光,只见兽皮迎着月光骤然舒展开来变成一本书的模样。

    展开的兽皮书上画着八幅人形图案,图案及其潦草似是画的人漫不经心的涂鸦,但是祁天却看得认真,不时还念叨着什么。

    青石上还睡着一个身材魁梧,赤着满是纹身上身的男孩,要不是同样面容间稚气未脱,以他的身形别人还以为是个壮年的汉子。他就是祁天从小到大的结义兄弟二虎。

    二虎鼾声起伏睡的没心没肺,祁天听着鼾声不觉莞尔,但是倍感温馨。

    自从五年前收养他和二虎的老叫花子一去不见踪影,只留一本没书名的图画书,只是嘱咐每天都要按照书上的图画行功不许让别人知晓之外其他什么也没留下。七岁的他和九岁二虎就不得不互相扶持努力活下去。如今五年过去为了活下去两人无论什么勾当也都做了。

    回想起这些,祁天有些失神,望了望堤坝下面的镇子,镇子规模不是很大,但是规划如棋盘上的棋子般错落有致。苍山镇只有一条官道,祁天在镇里讨生活时听镇里的客商讲过这条官道直通风云城,风云城外有风云,更有异族外域奇闻异事万千。即使是风云城只不过也是偏安一隅的穷乡僻壤罢了。其他的祁天却是一无所知了,却也对远方有着浓烈的好奇心和向往。

    镇里最热闹的地方是西街,西街是酒楼、窑寨的聚集地,这苍山资源极为丰富,故而这苍山镇虽然是小镇但是来往客商也是不少,即便是深夜西街也是灯火通明,特别是苍山姚家经营的红梦楼,这五层小楼颇为华美,依稀能看到里面人影憧憧。祁天只是十二岁孩子心中不免羡慕起来。美酒好肉还有美人相伴想必就是天堂一般的日子,祁天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也定要进去享受一番,也做大爷,也要那细皮嫩肉的小美人娇滴滴的喊着爷伺候着。

    二虎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瞪着大眼睛盯着祁天说道:“你这小子又再发梦了,你我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是明儿怎么去镇里弄些吃喝吧,那细皮嫩肉,波涛胸涌的美人也就想想吧,快睡吧!”说完砸了砸嘴巴似乎回味什么,不待祁天张嘴,又闷头睡去。

    祁天摇摇头也躺了下去,穿上放在身边的破衣裳贴着二虎自言自语:“哎,不知为啥,不按老头给的图画书行功这风一吹身上冷的慌!”

    二虎嘴角带笑自然知晓他们按照这没名字的图画书行功运气已然五年有余,虽然当初他们还小但收养他们的老头早先就敦促他们每日早晚行功运气,也未曾告诉他们到底什么。但是二人混迹这么久也知晓这本图画书恐怕是什么强身健体的功法,只是久了习惯叫图画书了。他们虽未看出其他好处但是对于外界的天气温度已然有了不少抵抗力而且耐力和力量比普通人强了数倍。二人自小便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故此二人才搬在这堤坝上每日修行。

    秋风疾疾的吹,虫儿嘀嘀的叫。一种温暖弥漫在这萧瑟的秋夜。

    天边红霞迸出,紫气氤氲,太阳方才出了个头,祁天和二虎已然盘坐于青石上打坐行功。两人气纳吞吐间身体筋络鼓起,周身似有游龙般的气流来回激荡。

    等到太阳完全升起两人身上已然热气蒸蒸,汗出如浆。随即二人大喝一声身下青石一震竟然石身龟裂,祁天和二虎不免吓了一跳。

    二虎抓了抓头道:“以前怎么没有这等事,这石头陪了你我三年了如何今日破裂了?莫非是被我压坏的?”

    祁天低着头想了想回道:“当然不会,你我二人自从修炼那无名画册以来,且不说你身形愈来愈魁梧,我们相对其他人的体力、力气、气息都强上许多。记得前几天你说每次练习体内的气息似乎要冲出来,所以这几天都只练习一遍对吧?”

    “不错。”二虎应道

    “那就是了,其实我也有这感觉,恐怕我们体内气劲积蕴已久今日故此迸发出来吧?”

    “我知道了,是屁崩的!”

    祁天苦笑不得无奈回道:“二虎你真是“聪明”极了,不愧是我的‘二’虎哥。我们还是抓紧去镇里的学堂吧,那高先生仁慈准许我们在窗外听课,不可迟到了。”

    二虎也不在乎祁天损他反而自得道:“哎!我的好弟弟,老规矩,我们跑到学堂去看谁先到。”

    天已然大亮,小镇里店铺开张,沿街的小贩们也已然叫卖开来,挑夫们也在忙着找生意,行人来来往往一派好景象好不热闹,苍山镇在这一刻又焕发出蓬勃的活力。

    苍山学堂,位于苍山镇之东的山麓,镇上有一条大道直通学堂。

    此刻苍山学堂门前大路上,一辆锦车疾驰飞奔,驾车的是一个穿着红袍的人,看其人衣着整齐平整,打扮不是寻常马夫细看装束是一个管家模样,驾车虽快但平稳轻快手法纯熟明显是个练家子。车中坐着一位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锦衣公子,安静的端坐于车内,身形挺拔一束银色长发随意用金色发带扎着显得潇洒恣意,但是周身气息逼人冷冽异常。不大一会儿离学堂还有半里地随即转入旁边的角落小竹林里。

    红袍管家双手一抖,脚下一踩。奔驰的骏马似是被无穷巨力生生止住,车身亦是安稳停下。

    那红袍管家下车低首回道:“四爷,到了。”声音阴柔嘶哑极为刺耳。

    顿了会一道极为和其气息不同的温和儒雅的声音传了出来:“知道了,等那窦武师出来吧,约好了的。”

    那红袍管家应了是,便不在出声了,随即双手插入袖口中似乎闭目养神起来,只是那不时开阖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两道身影飞快,几乎不相上下,脚下尘土飞扬不大一会就到了学堂门前。来的正是祁天和二虎,两人从堤坝跑至学堂少说也有三十里地,但二人未见丝毫疲累反倒精神抖擞。似乎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关系。

    二虎叹着气说:“哎!又是你快了一点,都怪我身形太壮拖累我了。”

    祁天笑道:”三年了,从最初的堤坝到学堂你我不堪疲惫到今日的轻松有余,足以见到我们进步了。”

    “哈哈,不错!你我二人都可以不去偷骗了,我们可以做个挑夫每天来往数十趟长此以往不仅吃穿不愁还能娶上一房媳妇呢......”二虎砸吧砸吧嘴巴意犹未尽的回道。

    “嘿,瞧你那点出息!”

    “得!就你出息,我看你就会发梦罢。”

    祁天摇头晃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两人斗着嘴,全然不知不远处角落小林子里两双眼睛看着这两个小乞儿露出了惊诧之意。

    “哈哈,你们两个小鬼头,还在吵嘴?今日的学舍不要清扫了么?”只见一位身着儒生袍,须发皆白,面容慈祥。一副老夫子的形象的老人笑吟吟的望着两人。身旁还站着一个身着黑色武师服的精装汉子。

    祁天与二虎一见来者齐齐躬身道:“高先生早、窦武师早。”

    “嗯!好好...都是好孩子,武童们已经去往武练场你们快些去打扫吧。”高先生眉开眼笑应声道,那精装汉子窦武师却不屑的哼了声,眼睛朝天望去,面孔一副冷然之色。

    高先生见状又是大笑起来,仿佛这天下间的所有事都是这般好笑。祁天与二虎吐了吐舌头,缩着脖子往学院里跑去。

    “高先生,只是两个小乞儿罢了,何必如此照顾,白白让其在这习学三年,要我说这种货色打死也没人问。”

    高先生转身朝学堂内走去淡然回到:“上天有好生之德,况且他们每日来清扫学舍,也不曾偷学武技,只是来学习认字罢了,窦武师何必与小孩置气,姚辰溪已经等着了,你快些去吧耽误了时辰可不好。”

    窦武师碰了个软钉子只得恨恨抱拳回道:“哼!先生如此之说,那便随他们去吧。”待到高先生身影不见,窦武师随即便猛地提气往竹林处奔去。

    此时竹林之中

    锦衣公子已然从车厢中走出,只是那红袍管家却是不见踪影。

    那锦衣公子盯着面前的竹子,似乎对这根竹子有着极为浓烈的兴趣,用手指在竹节刻画着什么,不时点头微笑似乎颇为满意。

    忽然“呼”的一声破空声穿来,正是从学堂而来的窦武师,见到锦衣公子连忙躬身带着谄媚之色道:“窦开复拜见四爷,给四爷问好。”

    那被称为四爷的锦衣公子转过头来淡淡说道:“窦武师,又有精进了,我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

    “四爷放心,我已经探听到那胡家的地图在哪儿了...只是。”

    “放心,我已然和会长说了,此事你是全功,定然会将答应你的东西给你。”

    窦武师听得此言,脸上谄媚之色更甚,随即低声向锦衣公子低声说些什么,不时露出猥琐的笑容。

    锦衣公子听完皱了皱眉头随即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还请窦武师回去同先生禀告一声,事成后我会让苏阮将东西给你的。”

    窦武师面露异色躬身道:“那如此多谢四爷,小的就祝四爷马到成功了。”随即也不多言,转头奔学堂而去。

    看到窦武师身影离去,原本不见的红袍管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锦衣公子身边道:“四爷,他的话可信么?那么重要的东西居然在....”

    锦衣公子抬了手轻笑一声道:“我倒是觉得这才符合那胡家大少爷的行径,此事回去再谈不要多嘴,执事大人会安排一切的。”

    盏茶之后一辆马车从竹林中出驶出,马蹄急急,不大一会带着烟尘消失在学堂前的大道上。

    ...........................

    两人进了学堂,也是熟门熟路,待了三年两人各有分工。苍山学堂占地颇大,其中四分之三的地界都属武童们所在的武灵院,而他们二人所负责的只是高先生所在的聆文居。

    聆文居整个布局极为简单由三间屋子、一座七层的塔楼和屋子前的大院子组成,祁天细心便负责高先生的聆文居内清扫三间屋子,而二虎性格大开大合则负责聆文居那处大院子。

    话说这苍山镇位于东洲边陲,因坐落于一座大青山脚下而得名。因大青山资源丰富,镇上百姓除了耕田之外,便是靠着这大青山上草药、野味贴补家用,有些商人更是定期前来收购,故此镇民生活倒也恬淡。在镇民心中为数不多的大事,就是孩子们入学堂的事。

    故此这苍山学堂乃是这苍山镇极为重要的地方,就连镇上的主事人姚、胡两家族长到了苍山学堂也得下马进学堂。

    而学堂的主人高先生更是镇里地位最尊崇的长者,这镇上的居民见到高先生下至稚童上至耄耋老人都得规规矩矩的称呼一声高先生好。

    因为在这横天东洲规定无论什么身份地位凡满六岁孩童必须入学堂,学文习武为以后的道路做好准备。

    然而对于祁天和二虎这样的小乞儿则不然,就算是恬淡平静的小镇也有悲苦的人,他们就是其中一员,虽然说的是满六岁儿童皆可,但是对于小乞儿而言,能活着就是一件幸福的事,而他们能进学堂也是一种巧合。

    三年前的酷夏,两人又饥又渴看学院中的西瓜地长势正好,饿昏了头的二人哪里还顾得什么,冲过去就是一顿风卷残云,还未曾吃过瘾就被学院的学员发现,当即免不了一顿胖揍,若不是学堂主人高先生出面制止,二人就是被打死的份,因为他们没有地位。

    祁天和二虎被高先生所救之后,高先生见两个孩童无处可去,心生恻隐之心便让二人留在学堂打理他的聆文居。虽然学堂的窦武师和其他教员都不愿意让两个小乞儿留在学堂,但高先生开了口,也没人敢反对,故此学堂内武童对两人免不了冷嘲热讽,更有武童对两人出手交流感情,但二人感念高先生的恩,并不也不敢与之计较发生冲突,只是每天尽心尽力打扫不敢稍有懈怠。

    高先生看在眼里,心中明白为此也时常呵斥武童们,反而让那些武童更加变本加厉的找两个人麻烦,加上窦武师多加袒护最后吃亏的总是他们,也因此高先生为了弥补二人,便让二人打扫完后带着他们识字讲些奇闻趣事,只是不许二人去武灵院,武灵院本就归窦武师管辖,如此安排二人也乐得如此。

    二人清扫完毕,正欲前去高先生那上课,就看到塔楼下窦武师和高先生在说些什么,见到祁天两人过来,窦武师便向高先生拱了拱手转身离去,祁天和二虎知道窦武师历来不喜二人也没有多加在意。

    高先生看着两人抚着白胡子笑道:“哈哈,两个小子活都干完了?二虎为何一副要死不活的神情,识字读书有这么不乐意么?”

    “呀!先生你是知道的我这人读不成书,也识不了字的,就看着那在眼前飞来飞去,别说认识了就是想想人也晕了。”二虎听高先生那么一说黝黑的脸上竟是黑脸一红嗫喏道。

    高先生同祁天看二虎这般模样都是大笑不己,“那今日便不同你们说文识字,给你们略微讲讲这学堂如何?”

    不待两人回答,高先生看了一眼两人正言道:“你们可知学堂所立,为天下人之事,人生天地间,当知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万物,万物生于天地间,需怀敬畏之心于天地。入学堂知礼明义,学文习武。炼气求源,方显真灵。横天之域以炼气为尊,气存天地之间,一呼一吸之间皆为乾坤,先煅其体,体通幽明,方感气灵,是故方能见天下之大,感世间万物之妙,在横天之域这方世界,成为一名气师是这片大陆便是所有人的追求,你们可知道气师?”

    祁天双眼放光急忙应道:“知道,知道,镇西口的茶寮里的说书的天天说,就是能搬山倒海,上天入地的人。”

    高先生喝了口茶点了点头继续道:“哈哈,气君之境的强者倒是可以,要知道成为一名气师可不容易,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强健的体魄,更是需要天赋。而气师修行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身的领悟,每个人领悟的气灵属性各不相同,然而经过长期的发展,前辈高人们通过探索和补充,渐渐的也形成一个完整的修炼体系。当然成为气师,取决于自身的能力如何,最重要的就是自身的实力,按照前人的经验,身体素质越高感应到气灵的几率越大,故此锻体成为重中之重。其次便是天赋,有的人继承家族气灵血脉,即使身体素质不强,也能凭借血脉的联系更加容易获得气灵的感应,但即便有着天赋血脉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就能觉醒气灵。”

    “那.......那先生,横天之域是个啥?那什么就是说现在院里的武童们强身就是为了成为一名气师?”祁天瞪着眼睛一脸震惊,高先生的这一番言论让祁天内心震撼不已,因为他闻所未闻。

    高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嘿,祁小子你想的不错,确实是这样,横天之域自然是你我在的这方大世界,至于成为气师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如上面所说即便是感应到气灵的存在,也不能说自己是一名气师,必需要参加气师协会的考试和认证才能获得认可,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名气师。而气师也成为一种职业,为此上古时代起就成立起专门的气师管理组织。在东洲的便是最高气师协会——星宫,因为东洲地域辽阔广袤,为了更加有效的管理星宫之下于各城置办气师分协会,各分协会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和监督气师,有了明确组织,对于气师的培养和补充也有了一套完整的体系,最基础的就是学堂,故此即使再僻壤的地方也会有学堂的存在,所以对于大多数的人而言起点都是公平的,都要进入学堂由学堂统一选拔人才,这就是学堂存在的意义。”高先生脸上的表情极为严肃说完这番话。

    祁天听着这番话心中澎湃不已,虽然不明白高先生为何今日告知他们这些,但是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模样充满了好奇。

    高先生拈了拈胡子看着二人一脸震惊和茫然的模样笑道:“好了,好了…今日就教你们这些,你们二人且回去,明日你们提前二个时辰过来。”说罢也不理会二人,径直朝院中那座七层小楼走去。

    不多时,小楼顶一只纸鹤飘然飞出转了一圈继续而化为一道流光朝苍山镇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美女总裁老婆爱上〕〔我能修炼一亿次〕〔血未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刺客女婿陈平〕〔诸天反派boss洗白〕〔第一序列〕〔万族之劫〕〔诸天十界〕〔旧爱晚成:厉先生〕〔我有一座巨龙城〕〔王军马婷〕〔满级绿茶穿成小可〕〔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