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说风生水起靠自己 李喵喵
    不如买几只猫来陪我,这样我就可以牵着我的猫咪拍合照。万物有灵,百撩不厌。

    有的人努力工作,到最后,终于让自己的猫咪过上了它想要的生活。

    有一次我外卖点了一份鸡排套饭,收到后我直接把盖子扔掉了。突然又需要先洗个脸,我看了一眼旁边貌似很乖的小猫猫,我看它这样子应该是没发觉我的盒饭。我就把肉排套饭放在远处的椅子上走了。洗脸5分钟之后回来,套饭上面一块巨大的肉排已然不见。

    虽然不知道猫主子如何在短时间内吃掉比它那张圆脸还巨大的鸡排,但,反正它很可爱就是了。

    去海南之前,有次我在家洗脸,我妈对着我的大肥猫李喵喵自言自语:“你妈妈是个不婚主义,但是你妈妈的桃花运好多哟。”

    猫咪能感受到人的难受,我记得我有段时间我因炎症而呕吐,大半夜吐得我眼里溢出了眼泪。喵喵站在旁边:“喵”、“喵”、“喵”。有一只猫在身边,我时常感到很治愈。

    2019年1月8日,我还在海南备战期末考试。我妈给我发了一段李喵喵的视频,视频里的声音:“你看你这个喵喵,快成猪了,哎哟哟受不了你了,该减肥了啊,太肥了太肥了。”

    离开太久了,久到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李喵喵的味道。

    是不是很久都见不到的人,你也会骗自己早已经没感觉了。

    再多看两眼吧,一眨眼,李喵喵已经快成年了。对一只猫来说,很快, 它就老了。

    李喵喵很早以前不叫李喵喵,它最初叫军海,取自于我某一个前男友的名字。

    因为李喵喵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清甜,百里挑一那种,又刚好特别傲娇,整天喵喵喵。所以后来就叫它李喵喵了。

    我朋友抱着李喵喵对它说:“你是一只有故事的猫,你妈妈赋予你的故事。”

    远在中国最南方,我经常问我妈:“喵喵呢?”

    我妈:?“我在睡觉,它在我头顶卧着。”

    2019年10月30日,去了趟海口天鹅湖动物基地,那里的动物一般都是散养的,但是品种都很珍贵,着实让我为它们的安全捏了一把汗。

    向工作人员买了青菜和萝卜,一下午把小动物都喂了一遍。

    哪天碰见比较清风亮节的动物保护组织,我也去捐点钱。

    我觉得款捐这件事并不是所谓富人的特权,它是为有心意之人准备的机会。

    李喵喵给我的治愈,是人类所不能代替的。反而跟人类相处,连快乐也会给我一种恐惧。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宁愿把钱捐给动物,也不会捐给人类。除非是花钱买地位之类假甜的事情,至少很长时间里都是这样。”

    曾经有个朋友评价我这种想法是低层次的。我劝一句:“未经他人苦,别劝他人善。” 随意评价他人,这才是低层次人的表现。

    李喵喵的眼睛里,全都是戏。它做完错事以后,会敏锐地发现你的生气,然后往地上一趴,不与你直视,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我妈说:“你的猫咪现在跟我亲,你嫉妒吧。”

    我不嫉妒,我希望我的猫咪不要太忠诚,我更希望它珍惜眼前人,不要像人类一样去怀东念西。

    朋友说我的猫越长越像一个圆形枕头。客厅里的体重秤,明明没有用,却一直在记录着李喵喵的体重。

    远在异乡他客想李喵喵想得不行。2019年12月5日,特意跑到海南省小动物保护协会,想来应聘个义工,这样就可以经常看猫咪了。

    看到一只跟自家猫长得很像的纯白色短毛猫,阿姨说这只猫病了,不能碰。我对着这只猫喊了很多遍“李喵喵”,事实上我喊一只野猫喊得也是李喵喵的名字。如果李喵喵在,该有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仙王的日常生活〕〔诡秘之主〕〔第一序列〕〔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抢救大明朝〕〔当医生开了外挂〕〔诸界末日在线〕〔快穿:反派洗白攻〕〔伏天氏〕〔神秘复苏〕〔山海意难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