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宠契婚:老公,〕〔成为祖师爷从死后〕〔我的宠物居然变异〕〔噬天为帝〕〔女总裁的全能高手〕〔超级护花天王〕〔都市绝品狂尊〕〔签到奖励一个亿〕〔透视邪医混花都〕〔总裁老公超凶猛〕〔倾国策之西方有佳〕〔星际迷雾〕〔觅仙道〕〔美女总裁的铁血狂〕〔都市狂兵〕〔暗恋你那些年的时〕〔重生后我嫁给了死〕〔爱恨江山〕〔太古武神〕〔那年情深不知所起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手术直播间 1813 请你拒绝诺奖(月票24000加更×48)
    回到古堡,克里斯蒂安马上消失,连个招呼都没打。

    他的随从把郑仁、苏云一行人带到一个会客室,便也离去。

    “这里的人特别不友善,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苏云四周打量这间会客室。

    “嗯,这里的味道我也不喜欢。”郑仁道,“虽然说不可能发霉,但总是感觉有无数的霉菌在身边飘荡,鼻子有点痒。”

    “这里距离西西里岛不远,看完病,要不要去看看地中海的太阳?”苏云问到。

    “跟你?”郑仁看了苏云一眼,微微一笑。

    苏云感觉到了极大的蔑视。

    不过一想克里斯蒂安的爱情……嗯,还是先别说话了,这种事儿虽然不反对,但苏云也没有亲身尝试一下的想法。

    “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这帮吸血……”

    “别叫吸血鬼,是先天性卟啉病的患者。”郑仁纠正,“是达芬奇的那副画么?”

    “真是很高兴你还能知道达芬奇的画,据说这幅画在乌菲兹美术馆里展示的是赝品。老板,你猜这幅是赝品还是真迹?”苏云站在名为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的画前鉴赏着。

    郑仁对这些毫无兴致,不过画面里近三十个人物的肖像栩栩如生,他还是很好奇的看了几眼。

    没有系统面板。

    嗯,郑仁只看到了这一点。

    “这幅画里,达芬奇展现了他的野心,可惜直到最后他也没完成这幅画。”苏云道:“背景是罗马的马克森提斯殿……不对呀。”

    苏云说着说着,忽然怔住了。

    “怎么不对?”

    “吸……先天性卟啉病的患者家里面,为什么要有圣子的画像?不是说从中世纪开始就一直围剿先天性卟啉病的患者么?”苏云有些奇怪。

    “涉及这方面的东西太多了,想要研究明白,基本是不可能的。”郑仁道:“就像是史书里的春秋笔法一样,很多事情都用一种离奇的叙述方式表达出来,看上去是一个意思,仔细琢磨,却又是另外一个意思。”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云皱眉,像是会诊一样在看这幅达芬奇到最后都没完成的名画。

    “没意义,别看了。”郑仁坐在沙发里,想着要看一眼要死去的布鲁赫家族的族长罗切,很好奇他们最后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普通人一样得上各种老年病。

    按照梵迪的病情来判断,是有可能的。

    注射了35年的雌激素,即便是用猎奇的眼光来看,先天性卟啉病的患者的身体也承受不住激素的侵袭,一样会有心脑血管的改变。

    至于横纹肌溶解,只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病情演变。

    “尊敬的郑医生,很高兴您能来到布鲁赫家族的古堡。”一个声音从会客室的门口传来。

    优雅而从容,带着一股子中世纪贵族的那种腐朽、堕落的腔调。

    一袭黑色的燕尾服出现在门口,他大概有一米八,身材修长,皮肤苍白,脸上、脖颈上、双手等处可以看到几个陈旧性的暗斑。

    但是暗斑很少,甚至与克里斯蒂安比起来,暗斑还要少一点。

    保养的很好,这是郑仁的第一判断。

    先天性卟啉病的患者保养的好不好,要看他们身上、手上的瘢痕,这一点和其他人不一样。

    只是看相貌是看不出来燕尾服有多大岁数。

    “您好。”郑仁站起来,轻轻说到。

    “我是沃美尔·布鲁赫,您叫我沃美尔就可以。”燕尾服优雅的说到,“郑医生,您的到来,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沃美尔用的是纯正的英语对话,而不像是克里斯蒂安一样用荷兰语。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一眼患者?沃美尔先生。”郑仁不会聊天,也不知道他们说话的规矩。所以干脆直接拒绝了寒暄,毫不犹豫的切入主题。

    飞机上克里斯蒂安皮肤颜色与瞳孔的变化,给郑仁带来一丝压力。

    看样子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家族的确有些说法。

    但具体是什么,郑仁没兴趣去理会。

    好奇心害死猫,郑仁对当一只惨死在布鲁赫城堡的猫毫无兴趣。

    “鲁迪医生正在做会诊,罗切大人要去见先祖,带着属于他的荣耀。”沃美尔没有着急,悠然说到,看样子并不想领着郑仁直接去看罗切·布鲁赫。

    郑仁看着沃美尔的眼睛,似乎要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郑医生,请坐。”沃美尔笑呵呵的说到:“您最近给我们添了很大的麻烦,虽然处理起来也没什么难度,但既然您来了,我还是想和您沟通一下。”

    “嗯?”郑仁迅速回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

    难道是楚怒昂赛购买技术,给布鲁赫家族造成了困扰?

    “皇家科学院的奥尔森博士已经三次觐见国王陛下,这件事情您知道么?”沃美尔从容的说到,脸上的笑容很温和,只是有几个疤痕,看起来却有些诡异。

    郑仁摇了摇头。

    “要是您同意的话,有时间可以和奥尔森博士联系一下,诺奖是有深厚历史底蕴的一个奖项。”沃美尔道:“很多人,当然包括我们布鲁赫家族不想看到一个临床术式出现在诺奖的领奖台上。”

    “老板,我说什么来着?”苏云鄙夷的看着沃美尔,和郑仁说到。

    郑仁微微笑了笑。

    “请不要误会,布鲁赫家族绝对没有暗中操纵诺奖的想法。”沃美尔道:“这只是一个建议,一个老朋友给您的建议。”

    “其实我对诺奖根本没有兴趣。”郑仁笑了笑,很认真的说到:“虽然我的助手很想拿到诺奖。”

    “是鲁道夫医生么?”

    “嗯。”郑仁点了点头,“整个过程……我记得我看过一个连续剧,一名美国的医生说,我才不喜欢拿发明炸药挣来的充满了血腥的钱。”(注1)

    沃美尔的笑容更浓郁了一点点,脸上的瘢痕也扭曲起来,像是一个古老的符号。

    “不过我虽然没兴趣,但现在却有了一点点的想法。我需要一个理由,不知道布鲁赫家族为什么要操纵诺奖?”郑仁问到。

    “没有操纵!”沃美尔道。

    ……

    ……

    注1:豪斯医生说的这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上门女婿〕〔娱乐圈之一线大腕〕〔江颜林羽免费小说〕〔明朝败家子〕〔穿书后我又回到了〕〔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果核启示录〕〔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和表姐同居的日子〕〔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伏天氏〕〔三国:神级选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