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我的细胞监狱〕〔网游之死到无敌〕〔暴君闺女五岁半〕〔穿成八零福运小萌〕〔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书后成了反派大〕〔网游:每十小时创〕〔萌虎重生:将军大〕〔亿万娇宠:萌妻买〕〔斗罗之终极战神〕〔我的重返人生〕〔第一兵王〕〔做局〕〔桃源小地主〕〔您的话痨主播已到〕〔宋北云〕〔从渡劫开始无限盗〕〔朝为田舍郎(田舍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维术士 第1449节 曼德海拉梦游记
    曼德海拉疑惑的看了看周围。

    高耸华美的建筑,人来人往的街道,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优美钢琴声……这一幕幕陌生的场景,让曼德海拉有些迷茫。

    明明就在不久前,她还被锁在那座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塔楼里,怎么转眼间,她就出现在这里了?

    突然间,前方传来一阵欢笑声,曼德海拉隐隐看到两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在追逐嬉闹。

    那穿着红色衣裙的小女孩,追打着一个有些婴儿肥的小男孩。嘴里还佯装厉喝的道:“亚达,都已经到了海洋剧院,而且都已经听到老师的琴声了,你居然还敢逃?如果被老师发现,肯定要罚你抄写乐谱的!”

    亚达转过头,笑的眼睛成了月牙,一边吐着舌头,一边用奶声奶气的声音道:“我就不去!略略!”

    亚达说完后,转身就朝着曼德海拉所在的方向跑来。

    就像是一团滑腻的小奶猫,一时不察,直接撞了曼德海拉一个满怀。

    曼德海拉皱了皱眉,下意识想要将亚达甩出去,可就在这时,亚达“哎哟”了一声。

    那小奶声,让曼德海拉本来已经用力的胳膊,稍微松懈了,她僵硬了一下,没有将亚达甩出去,而是任由亚达撞在自己身上,亚达被一个反力道冲撞,摔在了地上。

    他正哎呀哎呀的叫疼,珊妮已经出现在了亚达的身边,一边拧着亚达的耳朵:“你现在胆子可真肥了,以为老师疼你,就恃此扬威?等回去以后,我看你还敢吓那些来……”试炼的天赋者吗?

    珊妮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被亚达撞的人。

    她正准备道个歉,带亚达去往海洋剧院。可当她看清亚达所撞之人时,眉头微不可查的皱紧。

    “你……你是谁?怎么以前没看到过你?”珊妮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子。

    如今,初心城的人越来越多,珊妮不见得能记得所有人的名字。但她对于外貌长相非常的敏感,哪怕她记不得某些人名字,但只要在初心城打过照面,她都会有个印象。

    可眼前这人,她的记忆数据库,完全是空的。

    长发披肩,面容淑雅,一看就是贵族家庭出身。不过,她的身上笼罩着一股阴郁,这种阴郁感让珊妮隐隐感觉有些熟悉。

    如此显眼的外貌,珊妮如果见过,肯定有印象。

    “难道大姐姐是新来的?”亚达也抬起头,捂着被撞疼的额头,用小奶音问道。

    曼德海拉被这两个小孩盯着,心绪突然有些紧张,什么叫新来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她很想开口询问,可最后她什么也没说,转头就以极快的速度,跑向街道另一头。

    珊妮和亚达狐疑的对视了一眼,眼神里浮现出的都是同样的意思:这人是什么状况?

    “要……去追她吗?”亚达迟疑道。

    珊妮没好气的瞪了亚达一眼:“追什么追,这个时间段出现新来的,肯定是那几位鼓捣进来的,估计有什么特殊的用意。我们不用去管,自然有人会去处理。”

    如果安格尔在此,肯定会对珊妮点头给予肯定。珊妮的洞察能力,的确非常的不错。

    “那现在我们干什么?”亚达下意识的嘀咕。

    珊妮狞笑起来,拧着亚达的耳朵,扯他起来:“现在最重要的事,当然是带你去见乔恩老师咯!”

    “不——要——啊——”

    惨烈的叫唤声,突破天际,婉转延绵了无数转,最后化为重重的枷锁,砸在可怜兮兮的亚达身上。

    与此同时,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曼德海拉也听到了这道惨叫。

    如此凄惨,莫非遭遇到了不测……她心中闪过无数种可怕的后果,曼德海拉眼神不禁暗了一下,走到小巷口,往外望了望。

    却见之前那小女孩,捏着名叫亚达的小男孩的耳朵,威胁道:“你再叫啊,赶紧给我去学琴!”

    一边说着,一边将亚达拖进了一旁的海洋剧院。

    曼德海拉也注意到,她之前听到的优美钢琴声,正是从海洋剧院里传出来的。

    曼德海拉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去学琴,还以为遭遇了不测。”

    可松了气后,曼德海拉突然怔楞住了:我干嘛要担心一个小屁孩?

    不仅这个问题浮现在心中,另一个问题又在脑海里盘旋:我干嘛要跑?

    第一个问题,曼德海拉还理不清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绪;但第二个问题,她心中隐隐有个答案。

    当那女孩在询问她的时候,曼德海拉不自觉的想要用冷嘲热讽来回应,这是她这几年受到亡灵影响的定性。可她即将开口的时候,亚达的小奶音出现在耳边,她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群充满负面能量的亡灵,而是两个纯真的小孩。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语气,于是她跑了。

    很荒谬的理由,但这不是借口,这是多年未曾接触过外人的曼德海拉,下意识的反应。

    甚至,她逃跑之后躲到这一条阴暗的小巷里,也是她下意识的反应。外面那繁华的建筑,以及谈笑风生的人群,就像是一个个行走的光源,那么的自在,那么的令人羡慕……映照的她内心黑暗不停的往外冒。

    于是,曼德海拉躲到了黑暗的小巷,蜷缩在一个角落,似乎能借此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舒适圈。

    曼德海拉靠着斑驳墙壁,瘫坐在干燥的地面,眼睛里满满的失神。

    她到底怎么了?为何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患得患失?就因为那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

    曼德海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随着舒服的按压,曼德海拉感觉舒适了些。可转眼间,她的瞳孔又微微一缩,身体颤抖了起来——

    为何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为什么是实实在在的?

    曼德海拉猛地转过身,使劲的拍打着墙壁,一声声实在的“啪啪啪”声,伴随着落下的墙灰,让她略显得狼狈。

    “为什么我无法穿墙了?”

    好一会儿,曼德海拉才失神的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中满满的困惑:这里到底是哪里?

    难道,她就像是墓园井下的那个小女孩一样?被那几个可恶的巫师施放了幻术?自己处在幻术中?

    可墓园井下的幻境,那么的脆弱,那么的容易被看透,可现在她不仅仅看不透,甚至连自己身处何方都无法判断。

    一切感受好像都是真的,连身体都是真的。

    最为重要的是,她连自身的灵魂能量也感知不到了,就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不对,她现在的确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能力。

    曼德海拉坐在墙角,失神了许久,那浮躁的心神才逐渐的平息下来。

    她开始仔细回想着自己来到这片繁华城池之前的事。

    她记得,自己被关在一个无法走脱出去的塔楼,她在那里被关了好几天,那里面空无一物,唯一能与外界交互的地方,是一扇无法推开的玻璃窗。

    透过玻璃窗,曼德海拉能看到远处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和黑城堡那暗沉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她坐在窗边,偶尔还能听到森林里传来的动物叫喊声。

    而距离塔楼的近处,则是一片露天的图书馆。一个个图书架随意的摆在草坪上,有一种错落的美。

    那图书馆没有任何人进来,直到不久前,有两个可恶的人类进来了。

    其中一个就是安格尔。

    再之后的事情,曼德海拉记得不是太清楚,她只记得自己在塔楼的一隅,默默的坐着,回忆着自己死前的一幕幕,希望借由那惨状,让自己重新的堕落。

    哪怕灵魂状态让她非常舒适,耳边没有任何恐怖的低语,也没有焦虑感,轻松舒适……可她不想在这份舒适中沉沦,她想要报仇的心思一点也没有解开。

    可无论她怎么回忆死前的感觉,依旧无法堕落。

    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她隐隐感觉周围好像出现了变化,再之后不久,她听到了安格尔那熟悉的声音:“仇恨与执念,是你心中建立起来的两个高塔。你不需要拆下这两个高塔,但是你何不尝试一下,让自己活得更轻松些呢?”

    曼德海拉记得自己当时想要反驳:“活得轻松些?我已经死了,我不可能会「活」得轻松下去。”

    可没等她说话,安格尔的声音再次传来:“不如,去梦……生活吧。”

    那优雅舒服的低语,让曼德海拉感觉头皮微微发麻,她甚至记不得安格尔所说的是什么地方:梦……什么地方?

    难道,这里是梦中?如果是梦,应该可以醒来吧?

    曼德海拉折腾了半天,可她一点也没感觉自己在梦中。看来,她要么是被高深的幻术困住了,要么安格尔就是把她丢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曼德海拉闭着眼,思忖着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她之前被困在那座塔楼中时,她最想要的就是出去。可现在她出去了,却有些仿徨。

    不自觉的,曼德海拉脑海里想起安格尔的话——

    「你何不尝试一下,让自己活得更轻松些呢?」

    曼德海拉猛地摇头,安格尔不是什么好人,他也是站在黑城堡那边的,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将繁冗的思绪甩掉后,曼德海拉不得不再次面对现实。

    她现在该何去何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万族之劫〕〔我有无敌升级系统〕〔裙下之臣〕〔神级龙卫免费阅读〕〔赵东苏菲花都兵王〕〔大奉打更人〕〔大唐国士无双〕〔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正身法道〕〔九指剑圣〕〔占锋〕〔当维修工的日子〕〔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