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闪婚:神秘总〕〔萧阳〕〔生而为王免费阅读〕〔生而为王萧阳〕〔生而为王〕〔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无敌神婿〕〔超级人生小说免费〕〔窝囊老公的华丽逆〕〔生而为王〕〔地狱使者〕〔废婿萧阳〕〔龙王殿〕〔超级王者.〕〔无敌神婿全文免费〕〔上门狂婿〕〔名门宠婚:重生娇〕〔炼气五千年〕〔暗恋成欢,女人休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维术士 第195节 托比之威
    “如果真有什么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那只魔禽了。”梅兰莎也道。

    “可惜,魔力过于低微。”小辫子老头摇头道。

    说完这句后,小辫子老头没有再将话题放在场中央,而是转头对梅兰莎道:“你的父亲昨日又传来消息,询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梅兰莎没有惊讶的情绪,双手环胸,眼神凝向未知远方:“没有踏上那条路,我不打算回去。”

    小辫子老头听后却是低声笑笑,摇头不再说话。

    梅兰莎挑眉:“说起来我也很好奇,巴洛克大人,你窝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野蛮洞窟一方的态度也很奇怪,明明知道你的身份,竟然也不驱逐你。”

    小辫子老头,也就是巴洛克耸耸肩,不置可否的说:“按理说,的确该驱逐我。但如果,我与他们之间有共同的敌人,或者说共同的利益呢?”

    梅兰莎一愣,对巴洛克的话似懂非懂,正待追问,却听到巴洛克指着擂台道:

    “比赛开始了,我倒是想看看……桑德斯的学生如果死在天空塔,那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回到场上,安格尔看向对面的女人。

    赛琳娜,一个全身黑衣,看起来毫无特点的女人。打扮不出奇,外貌也不突出,唯一引人注意的大概是她的那头短发。——黑色短卷发就像发腻的海参,带着湿哒哒的油光。

    这样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甚至有点邋遢的女人。安格尔对她的感官倒是出奇的好,因为这个女人是在对峙阶段,唯一一个从头到尾不说话的人。

    不叨叨,直接上!这是赛琳娜唯一的闪光点,也是安格尔欣赏的一点。

    比赛开始前,有3分钟的对峙阶段。两人就这么面对面,一句话没有说,直到顶上的透明屏幕的倒计时归零。

    「比赛开始!牛奶男爵vs暗夜暮光!」

    当大屏幕出现这排字眼时,一直看上去漫不经心的赛琳娜,身影突然从擂台上消失。

    “消失了?!”观众席上爆发一阵惊疑。

    在观众席的前排,赛琳娜的双生哥哥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消失?当然不是。只是她的速度已经快到无法用肉眼捕捉罢了。”

    他身旁的胖子剑士也笑道:“血脉侧的巫师学徒的确适合在打这种擂台啊,对峙阶段有魔力压制,但压制不了血脉流动啊……”

    杜邦虽然嘴上喜欢吐槽赛琳娜的性格,但作为兄长又怎么可能真的会讨厌赛琳娜。如今听到别人夸赞自家妹妹,心情也很开心。得意洋洋的说:“平时赛琳娜比赛的时候,在对峙阶段都不会调动血脉之力的,如今她花了三分钟预热体内的流光血脉,这种状态下的赛琳娜,恐怕已经有资格入主十五层排位表前十了!”

    “我妹妹就是疼我,帮我给那臭小子一个教训,让他那么跩!”

    却说另一头,赛琳娜消失后,比赛情势一触即发。

    赛琳娜的速度彷如烟雾,偶尔能看到一点踪迹,但仔细去探究时又已经消失。

    所有人都清楚,牛奶男爵作为一个初级巫师,能登临十三层天空塔,不过是借了利器之便。如今赛琳娜的速度完克他的炼金武器,牛奶男爵就算武器再利,打不着也是白搭。

    所有人都在预测,当赛琳娜下一次现出身形的时候,肯定是牛奶男爵败白之时。

    有的人已经开始在叹息,这样一场比赛根本没必要特意买票,几秒钟就结束的比赛,毫无意思。

    就在这时,赛琳娜飘忽无踪的身影如约现形。

    出现的位置,在牛奶男爵视觉盲点的斜后方!而且赛琳娜还单手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虽然不是入阶炼金武器,但也出自炼金学徒之手,足以一刀毙命!

    “比赛结束了……”众人心中同时闪过这个想法。

    就连站在最远端的梅兰莎与巴洛克两人,都摇了摇头:“没有机会了。”

    巴洛克感慨道:“桑德斯将净化花园的消息告诉一个才进入巫师界不过半年多的小子,太不经考虑了。”

    在所有人都已经心念牛奶男爵即将惨败时。

    一道巨响,从场中央传来。在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擂台的正中央就被一阵烟雾弥散遮掩住。让人看不清内里具体状况。

    是术法吗?

    “怎么回事?明明已经到牛奶男爵身边了,怎么还选择如此大动静的戏法?”杜邦身边的胖子剑士道。

    杜邦也满脸疑惑:“不该啊,赛琳娜不是那种临时变法的人,而且她也没有哪种术法,能掀起如此多的尘土,除非……”

    杜邦想到一种令他毛骨悚然的可能性。

    除非,这声巨响、这场尘土飞扬,不是赛琳娜造成的!

    场上风云变幻,沙尘遮挡了他们的视线,观众还在一脸疑惑时,巴洛克与梅兰莎却是清晰的看到了场上的情状。

    “呵呵,没想到梅兰莎你说对了……这小家伙还真有秘密武器。”巴洛克道。

    “我们一直忽略的,魔力低微的魔禽……竟然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梅兰莎同样发出感慨。

    在他们两人的眼中,可没有什么沙尘飞扬。

    那些尘土也不是什么术法造成的,而是被安格尔肩膀上的那只鸟,瞬间爆发出来的破坏力给砸出来的——

    在赛琳娜现出身形的时候,的确在安格尔的视觉盲点。赛琳娜掏出匕首往安格尔刺去,眼看着就要血流当场的时候,站在安格尔肩膀上的平淡无奇的鸟,突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冲向赛琳娜,以不可思议的爆发力一爪子将赛琳娜踹了出去。

    那满场的灰尘,却是赛琳娜被砸出一个巨大凹洞,激起的尘土。

    天空塔的擂台地面,都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没有三级巅峰巫师学徒的全力一击,是凿不破的。

    三级巫师学徒平时可不会参加天空塔的比赛,所以已经天空塔的擂台已经许多年没有被破损过,更加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被砸出一个人形地坑!

    “不可思议,身上魔力微乎其微,勉强算的上魔禽的海鸟,竟然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梅兰莎不自觉的感慨:“它的速度快可以理解,全身的构造与线条,都是偏向速度型的魔禽。但它这么强大的爆发力,却是不应该的啊。”

    巴洛克突然闭上眼,用某种未知力量感知擂台上的能量变动,紧接着他睁开眼,眼里带着一丝惊讶!

    梅兰莎好奇的看向巴洛克,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事情令他如此惊讶。

    巴洛克感叹一声:“原来如此。梅兰莎,你用破妄去感知,就会得到答案。”

    破妄,已经脱离了戏法阶层,属于正式巫师才能施展的术法。它的效果是寻踪一切被掩盖真相。实际上则是一种借着蛛丝马迹,回顾历史真实的术法。

    破妄的效果,看似有“时光倒流”的效果,能够看到过去的影像。但实际上与“时间”这种最神秘的能量没有丝毫关系。它是通过能量沾黏场上所有踪迹,用某种逻辑方式进行推导过去发生的事。说白了,就是类似侦探破案时,通过犯罪分子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反推犯罪过程的一种术法。

    梅兰莎使用“破妄”,很快就感知到几秒前,那只鸟身上发生的能量变化。

    “这是……这是重力法则!”梅兰莎惊呼出来:“一只鸟身上竟然出现了重力法则,难道是上次桑德斯构建巫术花园时……这只鸟领悟出来的?”

    巴洛克感慨一声:“应该是了。它身上的重力法则很浅薄,只能说是重力脉络,可见获得时日不久,只能改变自身重力。”

    “当初桑德斯构建重力花园时,你我也在附近,均没有感悟到重力法则。我从一些巫师口中得知,他们也没有人领悟重力法则。没想到啊……这么多天才巫师没有领悟,偏偏一只禽兽却领悟了。”巴洛克感慨万千:“没想到我也有被打脸的一天。”

    巴洛克正色道:“有这只感悟了重力脉络的魔禽存在,那小子的登顶之势,应该再无阻碍!”

    ……

    观众还在嘀咕“发生了什么事”时。

    烟尘终于落定。

    场上的情景清晰的映照在观众的眼中,原本他们带着不耐的眼神,在看到场上的景象时,全部瞳孔一缩。

    被他们一致唱衰的牛奶男爵丝毫未损,潇洒的站在场中央,手中的机括腕弩再次现身,对准擂台中央布满蛛网痕迹的坑洞。

    没错,坑洞!

    那是一个凹下去约莫一米来深的坑洞,坑洞中央,一个肩胛骨几乎变形,全身破破烂烂,双眼隐隐泛白的女人,正奄奄一息的想要动弹。

    “怎么可能!不过一眨眼,赛琳娜就如此凄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尘土遮掩住了!可恶!”

    “你们有人看到过程了吗?为什么那个一级学徒,毫发无损;差点迈入三级学徒的赛琳娜却……”

    观众席上议论纷纷,这些观众最强的也不过二级巫师学徒,对于场上的变化他们根本不知晓。

    除了巴洛克与梅兰莎外,在场唯一知道真相,或者说猜出真相的只有一个人——

    戴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诡秘之主〕〔伏天氏〕〔末日仙姝〕〔重生七零小娇妻〕〔第一序列〕〔女心理医生:甜宠〕〔九星毒奶〕〔天价狐宝:娘亲,〕〔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的味道〕〔乘龙快婿〕〔山海意难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