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霆琛〕〔重拾璀璨星光〕〔快穿男神又撒糖了〕〔重生后女主又作死〕〔蚀骨宠婚:陆少,〕〔商女荣嫁〕〔八零神医小娇媳〕〔讨伐渣男完全手册〕〔来一碗快穿多放糖〕〔宿主她专注种田〕〔犹似飞鸿踏雪来〕〔只今惟有西江月〕〔都市巅峰高手〕〔宿主她只想躺赢〕〔一刹芳华三生梦〕〔宠婚至上:厉少你〕〔我有一间古着店〕〔顾先生的独家前妻〕〔每天都在维持大佬〕〔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三十九章 九原城
    九原城,虽然同属西南边陲陇川府,但比起安州县那种孤悬域外数百里落在群山之中的县城就要繁华多了。

    无论是街头巷尾的贩夫走卒,还是大街两侧的商铺林立,无一不在表明此地乃是天启王朝的文明之地。

    讨价还价,你来我往,绿瓦红墙,此起彼伏。间或还有丝竹管弦之声,幽巷不知何处,又有品书论茶,不时传来轰然叫好。

    市井之间,满是生气,公差巡守,时时可见,全然不像是安州县那等地方,县尊老爷一手遮天,整个县城都没什么活力,县尊一死,便全县大乱。

    九原县有六座城门,东北面往陇川府都灵城去的城门口,今日一大早便被封了路,所有的百姓都不得从此门过,北面往来的商旅们都被迫改道绕路至西北方向的德威门进出,虽绕路并不是很远,但还是有不少人抱怨。

    “德胜门(东北门)今天怎么回事?好好的城门不让人走,非得让我们绕一段路。”

    “你还不知道吧,听府里有大官要来。”

    “府里的大老爷来九原城做甚,也没听最近有什么大事啊?”

    “不晓得,不过一大早董县令就带人在德胜门外候着的,不是府里来的大官,哪用的着董县令出城相迎?”

    “昨天有从都灵来的客商,听闻是太守大人要南下。”

    “难不成九原城又要做什么大的勾当?”

    “你们才回来的还不知道,南边听出大事了。安州县令都死了。”

    “嘶——难不成是安州县周边的那些土员外又有人闹事了?”

    “进门了,慎言,反正不要参和就是。”

    “看来这回得早点回去了。”

    ……

    城门之前,客商百姓来自天南海北,有脸熟的有不熟的,凑在一起等着进城,多嘴的便互通有无起来,安州县的事情也渐渐传开,引起了不的震惊风波。

    那守城门的兵丁拿着长矛在墙砖上敲了敲,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叮声,显然矛尖用料甚好。但现在他可不是显摆武器的时候,对着进城的人群喝道:“勿要交头接耳耽搁脚步,快点进出,后面还有老长的队伍呢!”

    城门口谈话的声音顿时了很多,进出城门的队伍流动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日头逐渐高升,时维九月,按已是秋季,但近些年来气候反常,春秋不明,日头未出时还好,尚有些凉意,但日头一升到头顶,顿时热浪滚滚袭来,丝毫不逊于夏末之时。

    德胜门外的官道上,远处忽然烟尘四起,轰隆隆的蹄声滚滚而来,没过多久就快要到城门口。

    “下官董鹤青,恭迎太守大人!”

    九原县令董鹤青早已带着县中文武官员在此等候,恭迎上官驾临。不过他眼神之中却有惊疑之色,太守大人居然是轻装简从,并未打出官牌仪仗,只带了数十精骑,看来太守大人对安州县的事情也极为重视啊。

    不过转念一想,高家独苗的女弟死在安州县,太守大人作为老太守的弟子,名义上来可以算得上是高姐的师兄,这般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董大人,快快请起,还请即刻加派人手,封锁南下安州县的所有大道路。这是军令!”

    ……

    就在陇川太守亲临九原县城,并且在德胜门前直接给董县令下令的同时,九原县南德安门,正有一个抱着大棒子的乞丐进了城门。

    那棒子足有成人膀子粗细,外面用了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各种碎布条缠了,各种线头坠着,活像一根大号的哭丧棒子。

    花花绿绿碎布满是肮脏污渍,再沾染上一堆泥巴,看着就像烂掉了一样,恶心至极。

    棒子恶心,主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蓬头垢面,满身泥土,还有不少草木枯叶挂在身上,衣衫里面还透着大大黑乎乎的色块,看着活像是生了霉斑一样。

    还好不用交入城费,在守门士兵不耐烦的挥手中,王中大步迈进了九原县城。放眼望去,楼舍绵延,鳞次栉比,这里果然比安州县要繁华许多。

    不过眼前的第一要务并不是侦查县中情形,而是填饱肚子。

    自从遇到那两个年轻人之后,王中便又加快了脚步,日夜不停的奔波,逃离安州县地带,但他携带干粮不足,到达九原城时,他已经快两天没吃过饭没睡过觉了。

    或许是在游戏世界的原因,即便是没有像当初在安南乡那样的逼命危机,他除了感觉到很累之外,竟然依旧还是抗了下来。

    才进城不久,前方大街上的人流忽然哗啦啦的朝两边分开,王中也顺势站在了路旁,大街上一骑疯狂打马而过,瞬间冲到了德安门前。

    然后不到盏茶功夫,德安门便被彻底封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城,而且紧接着又有数百士兵从大街上齐步而过,消失在德安门外。

    看着士兵出城之后逐渐关上的德安门,王中若有所思。

    这一路从安州县行来,到达九原县只有一条路,九原城的德安门甚至就在两山夹壁中间,往外都没法绕路,想要越过九原城,只有在崇山峻岭之中翻山越岭。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是官府要将安州县周围出去的道路全部封锁,而且安州县其他几个方向应该也全数封锁了。

    只是他有一天没想明白的是,九原县城的反应明显迟了一拍了,如果王中的武功再高点赶路的速度再快点的话,不定此刻已经都出了九原城,前往陇川府了。

    是没收到消息?还是判断有误?

    或许在旁观者眼里会觉得官府已经大张旗鼓,但王中却只觉得有点做样子敷衍了事的赶脚,至少九原城这里给他的感觉如此。

    难道官府以为我一定会往其他方向跑,不敢往王朝腹心钻?

    也有这个可能吧。

    王中摇了摇头不再理会那么多,反正这个世界还落后的很,只要找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往人群中一钻,他不觉得有人能抓到自己。

    就凭那根本看不出人样的海捕画像,王中站在那画师面前,估计画师也不敢画的就是他。

    不过狼牙刀是个显眼的东西,但这把刀锋利异常,远非寻常刀剑可比,他暂时还舍不得扔掉,所以他用了不少碎布将之裹成了一根棒子。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是个有真气有妖族的世界,王中有点担心官府会掌握什么超出自然的力量找到自己,但面对这种手段,他就算抵抗也是无用,所以索性也就放弃了。

    只是这样一来,更加坚定了他要去寻找一门内功心法的决心。

    前方忽然传来食物的香气,打断了王中混乱的思维,腹中饥饿顿时被勾了出来,翻江倒海,令人烦闷恶心,难以忍受。

    王中下意识的就要往路边传出香气的酒楼而去,但是忽然想起自己身上没有散碎银钱。之前那些银钱都在混乱中遗失了,现在只有在安州县衙中搜来的一千两一张的银票。

    即便他对这个世界的大额钱财没有概念,但这种面值的钞票,拿去付几十几百个铜板的饭钱,对方都不一定能找的开,而且肯定还会引来关注,毕竟他现在看上去可是个乞丐。

    犹犹豫豫的脚步在酒楼门前停驻,只有喉头自然咽下的唾沫,还在催促着他前行。

    这时酒楼门前招揽客人的二正将几位客人迎进里面走了出来,恰好看到王中这么个乞丐站在楼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哪里来的叫花子,起开起开,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别挡着我家大门做生意,真是晦气。”

    王中透过乱蓬蓬的碎发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计较,准备转身离开。眼下他不方便拿着银票去吃饭,而且这身行头是得换一换了,虽然隐藏身份比较好用,但很多事情也没法做。

    这时酒楼二层靠街的窗户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梅,你去给那个乞丐拿两个馒头和铜钱下去。”

    这时候酒楼的人不多,那二好似也听到了楼上的话语,给了王中一个你走运的眼神,抖了抖手上的毛巾,又将之搭回了肩膀上。

    楼上的声音明显是个女声,空灵清脆,听在耳朵里便觉得对方一定是个温婉可人的善良姑娘。他刚才迎客进门的时候可是瞥见过两眼,那相貌身姿,妥妥滴一个大美人儿,而且看样子还是个侠女。

    不过王中可没机会搭理他,转身就走了,他也没空跟这些npc多打交道,暂时吃不上饭,忍忍找个地方收拾一下换身行头,然后将银票去钱庄兑付了弄些零钱便是。

    王中刚走出两步,忽然身边就多了一个俏丽的丫鬟,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王中还没看清她的长相,只觉得嘴角上一颗暗黄色的痣非常明显。

    那丫鬟已将一个油纸包递到了面前,里面看得见是几个馒头,旁边还有几个铜钱。

    “乞丐,给你的,我们家姐好心,请你吃的。你这乞丐,怎么讨饭也没拿个家伙什的?”

    名叫梅的丫鬟准备将东西放到王中碗里,半路却发现王中这个乞丐极不专业,居然连个讨钱的碗都没,立刻嘟嚷了一句。

    王中没动,盯着这丫鬟看了一会,发现对方的目光压根就没注意在自己身上,反而对自己两手空空比较好奇,这才犹疑的接过了纸包。

    “谢谢!”<></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温炖的小时光〕〔男神大人太难追〕〔山河远阔语轻轻〕〔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穆少天夏子夕免费〕〔这个男星有点帅〕〔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阴山密档〕〔第一序列〕〔我真的是最强炼药〕〔黑金继承人〕〔温柔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