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赤渊战帝〕〔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点石成金〕〔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时灵纪〕〔大佬退休之后〕〔镇世仙尊〕〔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帝世无双〕〔直播之我是修仙者〕〔杰东中短篇小说〕〔都市全能医皇〕〔龙神至尊〕〔魔神记之起源〕〔史上最强体〕〔我有一棵神话树〕〔玩家请自重〕〔纵绝寰宇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三十五章 死亡
    “谁让你进来的!”

    面对忽然进来的王中,李文安站起来厉声喝问着。

    “你是谁?”

    但当他眼神落到王中手里提着的那把滴血长刀之时,狼头在灯火中若隐若现的样子,像极了穿行于幽暗之中的鬼魅,让他脸色从震惊,再到不安,最后颓唐的又坐回了椅子上,砸出沉闷的声响。

    而王中肩头蹲着的那只金色猴,此刻已经无所谓了,如果知道金猴还在城内,此刻县衙之内就应该是重兵重围。

    回过身来看到王中的静,瞬间抖如筛糠,难得的没有尖叫起来,只是挣扎着不断后退,退到了李文安身后的墙边退无可退才哆嗦着站了起来,抖抖索索的指着王中半个字也不出来。

    金猴本来还想跳下来,但被王中用手拖住了,吱呀吱呀的叫着,很是焦躁不安。

    王中在屋顶听到半路时,便没什么兴趣了,来到堂前的院子中,果然发现金猴被栓在一棵树上。

    两个护卫两个衙役两个门子,连水花都没泛起,便成了狼牙刀下的亡魂,解救出金猴的他,才返身又走进大堂。

    狼牙刀放在李文安脖子上时,他本能的缩了一缩,然而接着便用视死如归的眼神看着王中。

    “问个问题,你们为什么非得要抓我?”

    王中觉得自己的问题非常简单明了,但在李文安看来,却更多的像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别浪费口舌了,妄杀朝廷命官,你也跑不了,老夫就在下面等着你!”李文安咬牙含恨道。

    王中十分平静的摇了摇头,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在淡淡的阐述自己这些天的遭遇:“我不是在浪费口舌,而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们了。”

    “令公子就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纨绔子弟,但既然金猴已经被你们夺走,为何还非要追杀我。甚至不惜在高府设下陷阱,还带兵出城追击。”

    “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自认也没有招惹二位,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王中的语调十分平淡,平淡的就好像两个刚认识的人在谈论天气话题一样。

    但李文安不为所动,只是恨声道:“你休想从老夫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你这个妖族奸细,人人得而诛之。”

    王中又道:“你儿子死之前了四个字,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李文安顿时眼神一滞,无穷哀怒之意涌上心头,想起自己含辛茹苦将李庆之独力抚养成人,还为他以后的路费尽心思搭上高家的桥,却没想到半路上儿子就这么没了。

    尤其是回想到李庆之的尸身被带回的那一刻,脱离身躯的头颅上满是不甘以及不敢置信的双眼,李文安顿时悲从中来。

    “他了什么!他了什么?”李文安颤抖着问道。

    王中默不作声,平静的看着他。

    狼牙刀冰冷的刀锋就贴在李文安脖子上,血液流动的肌肤每一次鼓起,都会轻轻的在刀锋之上蹭上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破损。

    “一切都是因为你这把刀!”沉默良久之后,李文安终于忍不住叹声道。

    王中拿刀的手稍微翻了一翻,他虽然感觉这把刀来历不凡,但确实不曾了解其来历。

    “刀?”

    “对,这是前朝奉天军的制式战刀。传闻前朝有三大宝藏,末代皇帝崇元帝亡国之时在奉天军的护卫下逃离了京城,不知所踪,所以能够找到奉天军就有机会找到前朝皇帝的后人,可能找到前朝宝藏。”

    李文安随口一,便是惊世骇俗的秘密,即便是惊骇莫名之中动也不敢动的静,也瞪大了眼睛。

    “我告诉了你原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儿的遗言了吗?”

    王中并不知道什么奉天军,什么崇元皇帝。不过对照之前马元清的遭遇,或许这个世界的人,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比较热衷吧。

    而且,他想了想自己身上,好像除开金猴,确实也只有狼牙刀一样物品比较显眼,如果真是应在这上面,倒也得通。

    再者,李文安此时此刻应该也没必要骗他了,所以这个理由,大概率是真的。

    但是,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线索,就可以对自己赶尽杀绝,那么自己杀起人来,也就更加没有负担了。

    这些npc在他的眼里,已经开始朝着无人不可杀的境地迈进。

    “匹夫无罪!”

    “噗……”

    狼牙刀轻轻松松的便贯穿了李文安的喉咙,鲜血如同溪一般滚滚而下,瞬间染透了他胸前凌乱的官服。

    眼神惊恐的他,临死之前还挣扎了两下,虚抓的双手并未撼动狼牙刀分毫,而强蹬的双脚,反而让他整个身子都顺着椅子倒了下去,意外的拔出了长刀,血液飙射,最后在地上如同死鱼一般扑腾了几下,彻底没了声息。

    “啊—!”

    一旁的卢静再一次亲眼见到一家之主被杀,眼神惊恐到几乎失去焦距,疯狂的叫喊半声,然后一道雪亮刀光将她后半声湮灭在了喉管之中。

    “吱吱吱吱吱……”

    疯狂叫嚣的异兽,也撼不动王中的手臂分毫。

    抽刀。

    断首的尸体血液横空洒遍了大半座墙壁,然后像一个被撕成了两截的布娃娃颤抖着顺着墙壁滑落下去。

    “吱吱吱……吱吱……”

    金猴的叫声撕心裂肺,但它来不及阻止。

    一身金色猴毛,抱着落地的头颅,浸泡在无数鲜血中,如同被染上了洗不掉的杂色。

    声嘶力竭的金猴并没有引起王中的任何感情波动,收回狼牙刀的他也不赶紧逃离,反而在李文安桌上的各种文件之中翻看起来。

    虽然大多数的文章他完全看不懂,但他仍旧希望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比如地图。

    这是他来县衙的主要目的之一。

    安州县是肯定不能呆了的,但是离开这里之后他要去的目标他一无所知,而且对这个世界的地理位置一点也不熟悉,地图对他来至关重要。

    翻箱倒柜找了许久,地图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一张特殊的公文。

    这封公文上,王中发现了一把刀的花纹样式,直而不曲的刀身和手中的狼牙刀非常像,但狼牙刀是狼头,而这个花纹上画的是龙头。

    “兵部,龙骧军?龙骧战刀?玄铁?”

    这是一封似乎是从兵部发往各个地方的公文,要求各地上缴玄铁,用来制作龙骧战刀。

    将狼牙刀拿起来又看了看,王中心里忽然浮起一个念头:难道狼牙刀也是由玄铁制造的?龙骧军,奉天军,又有什么关系?

    可惜李文安已经成了一具尸体,无法问他一问了。

    不过就算李文安没死,只怕也不会再回答王中的任何问题。王中心里也是明白,才会索性结果了他。

    从前堂翻到后堂,前后一个多时辰,王中除了找到那封龙骧战刀的公文有点价值之外,最有价值的大概就是几张银票了,可地图却毫无影子。

    转过堂前一看,金猴还抱着卢静的头颅呜咽哭泣着,王中这才发现,李文安身后的墙上山水,好像就是一幅地图。

    凑近一看,果然不差,安州县和陇川府的大部分都还能看清,但其他部分,却全部被血染浸透,看不出原来的痕迹了。

    王中尽量将地图记在脑子里,然后收拾收拾准备走人。

    不过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公案之上,王中找来了一张白纸,然后平铺在了上面,两边用书籍公文压好之后,他提起笔来,写下了几个大字。

    “京城!”

    “f区13栋3308。”

    “崇元宝藏,静待有缘!”

    写字的是笔,笔下蘸的不是墨汁,而是地上成河一般的鲜血。

    以前世的门牌号为引子,以宝物为噱头,散布遍及江湖的流言,这便是王中之前想到的寻找玩家的办法。

    这个世界人最多的地方,当属京城无疑,京城他是肯定要去的,但是如何将其他的玩家也调动到京城去,就需要想办法。

    江湖世界,无非宝藏秘籍、神兵利器等动人心,原先他以为狼牙刀应该就算是神兵利器了,准备以此为宝,传出流言,让人齐聚京城。

    如今有了崇元宝藏的消息,顺理成章的就换上了,更有服力与诱惑力。

    对于是真玩家还是假玩家,f区13栋3308这条消息就是一个很好的区分点。

    不管宝藏、神兵等信息是真是假,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只要有玩家还记得和平城,就应该会对这个门牌号码有兴趣。

    这个门牌号码,才是他寻找玩家的真正核心所在。

    而且,如今这幅血书,是以安州县令的死为代价传出去的,比他之前自己所想的那些传播手段,都应该要有效的多。

    只要明天一早县令之死被人发现,然后上级再来调查,肯定能很快就传遍大江南北。

    王中所需要的,便是在这片流言蜚语中,赶到京城,然后从人海中寻找可能是玩家的人,这样比他一个个地方去碰运气,要来的高效很多。

    写好这几个大字,王中将笔一扔,提刀便走!

    “该走了!”

    随口呼唤的他,发现金猴却还抱着那颗头颅不肯离去。

    王中哂笑一声,摇了摇头:“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天亮之后,这里可没你的容身之处。”

    金猴猛地回头对他吱吱咆哮,但手中的青丝头颅,还是依依不舍的被放下了。

    王中冷哼了一声,不为所动,一人一猴前后脚大步离去。

    黑夜之中的安州县,两条身影仿佛夜中的幽灵,在高矮不一的房舍上纵横来去,最后越过城墙,不知所踪。<></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温炖的小时光〕〔剑神在星际〕〔我能修炼一亿次〕〔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阴山密档〕〔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山河远阔语轻轻〕〔黑金继承人〕〔超次元女子监狱〕〔平平无奇大师兄〕〔我的细胞监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