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赤渊战帝〕〔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点石成金〕〔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时灵纪〕〔大佬退休之后〕〔镇世仙尊〕〔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帝世无双〕〔直播之我是修仙者〕〔杰东中短篇小说〕〔都市全能医皇〕〔龙神至尊〕〔魔神记之起源〕〔史上最强体〕〔我有一棵神话树〕〔玩家请自重〕〔纵绝寰宇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三十四章 怀璧(求收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对方是以安南乡的事情为线索,找到了王中要抓他,王中还能想象一二,但李庆之这么一,彻底让王中陷入了迷茫。

    王中自问全身上下值钱的就只有一只金猴,可是金猴已经被李庆之抓去了,他还不依不饶的非要来抓自己,明有比金猴还要珍贵的东西就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并不知道。

    王中曾经想过是不是自己接受过肖千岁传承这件事被李庆之知道了,他想要来夺取这个妖族圣者的传承,毕竟像历史上的中,各种奇学也是江湖人物的追求。

    这个世界绝对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所以这个也有可能。

    但他接受肖千岁传承的事情,只有静知道。如果静将之告诉了对方,那么他与安南乡惨案的关系也就暴露了,对方不可能不知道,应该早就下令全城搜捕才对了。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静这种唯一的活口证人难道不应该是被严密保护起来吗?为何还被像奴隶一样送到了高府。

    王中想不明白,现在李庆之死了,他唯有去县衙找寻相关的讯息。除了李庆之,他猜想还有齐三儿应该知道,另外县令肯定也知道。

    不然县令不给李庆之手令,李庆之哪里来的能力随意调动县兵?

    这几个人肯定都在县衙!

    而且,王中心里也有一件事情,或许要到县衙才能实现。

    县衙处在城中心偏东,门前十字大街往常是非常热闹的场所,但今夜却人生凋敝,甚至显得荒凉,清风一吹,尘沙打旋,如同鬼蜮。

    漆黑的夜晚,只有偶尔街头巷尾传来的哭喊与争吵,才昭示着这里是人间,而非地狱。

    出乎王中意料的是,县衙的防守居然一反往日常态,比城墙上的守卫要稀疏的多。

    “这是怎么回事?陷阱?”

    经过高府的事情,王中开始怀疑这些npc是不是又准备了什么埋伏之类的。

    但实际上的情况是,县令李文安已经将所有的力量都安排在了城墙上,防止狂徒再入安州县。

    王中绕了一圈,发现没有多大异常,于是选了个无人的阴影角落,脚步一蹬,便翻过了高高的院墙。

    在这种古代世界,如果不能将人手排布得密密麻麻,守住方方面面,那么这些宅院城池,有时就像是个筛子,随时都可以进入。

    县衙的后院之中,还有不少灯火通明的地方,也有人来回巡逻,王中不好藏住身形,索性在檐上行走,窜上了屋顶。

    借着房屋彼此之间的檐角,王中不断的借用灵猴拳之中各种合适招式的发力方式,活像一只灵活的大马猴,来回跳跃,而且落在梁瓦之上,悄无声息。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灯火最辉煌的一处正堂房顶。

    屋内有人怒,有人闹,有人哭,似乎很是热闹,最主要的是王中听到了齐三儿的声音。

    轻轻揭开屋顶的瓦片一看,果然让他看到了齐三儿,不过这个昨夜还神气扬扬的狗奴才,如今正在屋内扮演哭的角色,两个衙役打扮的人拿着两只水火棍,已经快将他屁股打成烂肉。

    “老爷,饶命啊老爷……老爷,饶命……”

    哭喊着饶命的齐三儿,此刻不知已经被打了多少下,已是进气多出气少,哀嚎求饶的声音都没了力气,但竭力求生的意念,依然强烈。

    “给我打,狠狠的打!把这个狗才给我活活打死!打死——!!”

    一个官服老爷模样的人正站在一旁不住的怒吼,官威不在,倒是狠厉异常,像个凶残暴躁的恶兽一般,狰狞咆哮着。

    两个衙役顿时又加了把力气,棍子啪啪的响,变成了敦敦的响,一起一落,带出血肉点点飞舞,齐三儿顿时两眼圆睁,声嘶力竭却喊不出半个字来,只在喉咙间发出一声声“嘶……”的惨叫。

    “老爷,外面有个丫鬟要见你,她有……”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人禀告的声音。

    李文安愤怒着咆哮打断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拉出去给我喂狗!”

    那禀告的声音登时吓得楞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咽着唾沫竭力道:“她,她有关于少爷的,很重要的事情禀告……”

    堂上几个人都一愣,县令公子李文安不是死了吗?连那两个打板子的衙役都楞得停了下来。

    “见……见……”

    躺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齐三儿居然吐出了一个完整的字儿。

    李文安立刻咆哮道:“你怎么不早,还不快把她给我带进来,还有,谁要你们停的,给我打,活活打死为止!打到死!!”

    两个衙役赶紧抡起水火棍,交替不停的落了下来,这一次不再有半点留力。

    “啊!”

    一声短促的轻呼,将王中的视线迁移了过去。

    进来的丫鬟竟然是静!

    而且王中还听到了金猴的吱吱叫声,不过好像被人锁在了门外,不停的在扑腾。

    静一进来便见着被打的半死的齐三儿,吓得尖叫了出来,但看到李文安那欲择人而噬的凶狠眼神之后,又将后半截吞了回去。

    “你是哪个院的丫鬟,为什么我没见过你?你有庆之的事情,什么事情?”咆哮的李文安总算恢复了一点理智,不过厉声的喝问仍然昭示着他内心的怒火。

    静恭敬的磕头回道:“民女卢静,是县令公子李少爷抓猴时从那狂徒身边救回来的,他,他可以作证!”

    完还怯生生的拿手指了指被打的只剩一口气的齐三儿。

    两个衙役手都快累断了,这个齐三儿居然还没被打死,此时听到静一,水火棍又猛地半路停了下来,左右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是……是……”

    齐三儿果然命硬,头都抬不起来了,居然还了两个囫囵字出来。

    李文安顿时深吸一口气,挥挥手将两个衙役赶了出去:“你们俩去外面守着,任何人不许进来。”

    两个衙役如释重负,赶紧提着水火棍出去了,屋内唯独留下了李文安与静还有几乎没了生气儿的齐三儿。

    李文安赶紧厉声问道:“那杀我儿的狂徒到底是谁?”

    静趴在地上恭敬的回答道:“他叫王中,是妖族的奸细。安南乡的猴患,也是他造成的。民女本是安南乡马员外家的丫鬟,在猴妖围困乡治所之时,这恶魔忽然带着马员外的公子闯进了乡治所,然后……”

    面对一县主官,静似乎找到了青天大老爷,将她遇到王中之后的所有一切,事无巨细的全都对李文安了出来。

    这一次甚至不需要上次像李庆之那样一边套话一边安抚,她很清楚明白的就将前后的事情都了个通透,一直到高府之中王中让她去十里坡,以及之后的李庆之让她回芳香园等着,后来李庆之又追了出去的事情。

    似乎为了验证静的话语,侥幸还未死的齐三儿竟然还在时不时的附和“是……是”之类的字眼。

    李文安越听越心惊,想不到短短几天时间,李庆之竟然背着他做了这么多事情。

    而且静的那名叫王中的狂徒,居然还和妖族有牵连。

    照她这么,竟好似对方还接受了什么妖族的传承之物,那金猴居然还是一个妖族的精灵所化。

    普通百姓对妖族了解不多,但是作为一县主官的他,可以接触王朝各地的消息与秘闻,自然对妖族了解甚多。

    不过这都是不让他最惊讶的,最惊讶的是,安南乡的马元清居然在密室中还杀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六扇门失踪在安州县的人。

    安州县地处边陲,本来六扇门这样的官职机构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个地方,但是偏偏这里就与六扇门来回了两次。

    一次是六扇门的探子私下来递了个话,保了马元清为一乡员外,当时作为县令的自己根本没多想,只以为是哪个六扇门人的偏远亲戚走了个关系,反正要求的还是安南乡那等深山老林之地,顺手就批示了。

    第二次则是陇川府六扇门的总捕头惠九希亲自微服来访,是追查妖族奸细至此,然而之后就没了下文,没多久就传来了惠九希失踪的消息。

    这其中一定隐含这什么天大的秘密。

    李文安顿时有些明白了,难怪李庆之那几天老是翻他的书房,难怪他抓了金猴也不急着给高佳子送过去,难怪他私底下调走了两队县兵,应该全都是为了抓住王中探寻这些秘密。

    而且,还有一个崇元宝藏的秘密!

    可现在一切都成了空,庆之死了,高佳子也死了,安州县衙上上下下都得给高佳子陪葬。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个名叫王中的恶贼还没抓到,那个妖族奸细已经跑了,这一切顿时让李文安有种鸡飞蛋打的挫败感,愣愣的坐在椅子上。

    李文安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向静:“你知道怎么抓住那个恶贼吗?”

    卢静猛的抬头,铿锵有力的道:“民女知道!”

    李文安顿时眼冒精光:“怎么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民女的金猴,对那恶贼极为重要,他一定会来救回金猴的。到时候只要找更多的人,不怕死的冲上去,一定能抓住他!”

    静激动的着,身躯似乎都在颤抖。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金猴猛烈焦躁的吱吱声,以及非同寻常的呼喝与惨叫。<></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温炖的小时光〕〔剑神在星际〕〔我能修炼一亿次〕〔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阴山密档〕〔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山河远阔语轻轻〕〔黑金继承人〕〔超次元女子监狱〕〔平平无奇大师兄〕〔我的细胞监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