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反派女主重生记〕〔戏精王妃有点野〕〔穿越之神医苏清韵〕〔氪金魔主〕〔穿越之开局一个碗〕〔末世穿成两本书的〕〔快穿宿主她又软又〕〔极品狂医林晓东乔〕〔惹春风〕〔空间嫡女:纨绔王〕〔妃常分裂:魔君宠〕〔来自地狱的男人〕〔白少你家老婆又露〕〔第十张脸〕〔皇妃嫁到:相公组〕〔凋零夜话〕〔暗恋你那些年的时〕〔我真不是上门女婿〕〔我的钢铁战衣〕〔农门春来早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二十三章 但手熟尔(求收藏)
    王中本想着是不是趁着李庆之落单的机会将他抓住,然后让他的知县老子拿金猴来换。w..org

    不过想了想这县城还有五百县兵,捕快若干,若是自己抓了李庆之,李文安为了这个独子还不跟自己拼命?就算换了金猴,到时候落到了明处只怕也跑不了,还是放弃了。

    而且这个李庆之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收集那些珍奇异物都是为了讨好这高家姐,如果猜的没错的话,李庆之把金猴会送到高府,到时候自己再从高府盗走金猴,应该会顺利很多。

    离开高府门前,王中开始在周围寻找合适的地方,准备在这附近先隐藏下来再。

    ……

    芳香园内,静正在吃饭,看来待遇还不错,一边吃还一边开心的隔着笼子给金猴夹上一些吃的。

    一人一猴,一在禁锢之内,一在禁锢之外,相处的倒是融洽。

    李庆之原本一直都是怒气冲冲,憋在心里差点就要爆炸的趋势,但只是在芳香园坐了一会,心中那股郁气似乎便如清风般消逝,连他自己都有些惊奇。

    等这两个吃完之后,他才开口对静道:“静姑娘,这猴子你很喜欢吗?”

    静不知道李庆之为什么这么问,经过一天时间的缓冲,她已经安心了很多。

    这里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而这个县令的公子,看样子也不算是一个坏人,至少比那个杀人狂魔要好的多。

    不过金猴吃人不嘴短,依然对着李庆之张牙舞爪,可惜就是冲不出笼子,不然它肯定要在这个可恶的人脸上留下几道爪痕。

    看着金猴在笼子里腾挪,李庆之此时一问,倒让静心情有点复杂。

    其实最开始遇到金猴的时候,她心里把这个畜生恨的要死。

    当时要不是它跑过来拉自己的衣衫,那个杀人狂魔王中肯定不会理会自己,然后自己就可以获得自由。

    再之后,因为王中并不怎么与它玩耍,这猴子便好像黏上了静一样,她去干什么事情这猴子都跟在她身边。

    而她因为怕惹得王中不快,便与这猴子虚与委蛇,一来二去,两个东西反而熟识起来,在李庆之去抓捕王中的时候,王中破墙而逃,反而是金猴一心想保护她,让她心中五味陈杂。

    因为那时候她的心中其实还在想着,这猴子为什么还不走,走了之后自己就彻底解脱了。

    现在李庆之这么一问,倒把她一下子问住了,于是她只好遵从本心的低下了头,左右摆了一摆,道:“我不知道。”

    李庆之看她这表情,顿时明白了些许,女孩子嘛,对这种很可爱的东西总是没有抵抗力的。

    想那高佳子,富家千金,高门姐,为人高傲的像只天鹅,不也是非常喜欢这等东西?

    一想到高佳子,他心中的意念又更强烈了。

    “原本这个猴子我是准备留作证物的,但是县里有位贵人,乃是太守大人的后人,十分喜欢这只猴子,所以过两天等这件事情调查的差不多之后,我便将它送过去,不知你舍不舍得?”

    静闻言猛地把头一抬,想什么却又不出口。

    她只是一个见证了一场灾难的难民,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指正那个杀人狂魔,并没有什么资格去对县令的公子提要求,更别对太守的贵人指手画脚了。

    金猴却似乎知道了什么,吱吱的叫个不停,在笼子中不停的上窜下跳,将木制的笼子拍得哐啷哐啷直响。

    这实木的板子竟好似要经不住它这两只拳头一样,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李庆之等了许久不见庆答话,便道:“你若是不话的话,我便当你答应了。反正这东西的主人是那个王中,当做赃物处理,最后也是要没收的。”

    静听了之后,顿时在心中安慰自己,他的对,这猴子的主人是那个杀人狂魔,我只不过是被他掳掠而来帮他看守宠物而已,我何必这么舍不得。w..org

    这么一想静心中好受了一些,但金猴在一旁不停的吱吱乱叫,却让她始终不出一句“好”字。

    李庆之通知完之后,起身便走,眼见就要走出门口,静忽然站起来想什么,但又还是没有开口。

    走出门外的李庆之忽然转过头传来声音:“放心,那位大人物玩耍不了几天的,到时候只要抓住了那个妖人,我做主将这猴子送与你。”

    李庆之完对着静一笑,然后大步离开了。

    静闻言这才慢慢坐了下去,过了半晌之后,忽然伸出手指逗弄着金猴,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

    “谢谢!”

    笼子内的金猴有点茫然的看着她。

    ……

    离开芳香园的李庆之心情甚好,崇元宝藏,不死之秘,妖族圣者传承,等等,随便拿出来一样都可以引得世上各式人物的疯狂,没想到却在一个机缘巧合下全部汇集到了一个名叫王中的少年身上。

    而他李庆之,现在则即将把这个少年生擒活捉。

    到时候,这一切都将是他的。

    就算只能获得其中一样,他也大可不必再像如今这样,对一个死了老爹还要故作清高的臭娘们卑躬屈膝,去图谋父亲心心念念念叨的是什么狗屁人脉资源。

    这天启王朝不定都要垮了,要那些官场资源还有什么用。

    积蓄实力,割据一方,做一个真正意义的土皇帝难道不好吗?

    安州县虽然地处偏远,物产贫瘠,但好歹是一县之地,经营了这么多年,不论什么时候他们李家都是一不二,只要老爹不死,按照嘉世皇帝的德性,一辈子可能都是安州之主,何苦还要想着外调到什么大地方去。

    若是天启王朝半路覆灭,这一县之地不定就是他们李家的全部本钱。

    而他眼中的少年,此刻正站在高府隔壁街道上的一间房子里,默默感受着体内那股玄奇的真气

    房子是用一两银子的价格短期赁下的,在二楼,正好能看到高府后院的一角。因为高府的后花园占地太大,这个巷子已经极为偏僻。

    定下计划的王中准备先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他个三五天,同时将体内肖千岁留下的真气与灵猴拳法赶紧融会贯通。

    三五天之后如果李庆之还是没动静的话,他就不得不强闯县衙了,因为时间再拖久一点,肖千岁留在他体内的真气即将开始消失。

    这种神奇的力量一度让王中很矛盾,一方面在现实之中,他固有的思维认定这是唯心的、虚构中的产物,另一方面,这又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世界,本身就是虚幻的。

    但游戏的虚幻却又与现实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冲突,整个世界给予他的感觉又有一种不真切的真实感。

    比如他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那股真气随着他的心意在体内各个地方随意流转,奔流不息,这种感觉比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流动更为神奇。

    因为王中知道,它流动的地方,并不是血管,而是不存在于书本与记忆中的经脉穴位。

    所以王中对这股真气的适应一直磕磕绊绊。

    对于灵猴拳法来,其形其意,王中都能够做到通透了解,毕竟是技击之道,有迹可循。

    在奉恩学院中,徒手搏击也是课程之一,而且都是在虚拟现实中的环境中实战授课,他的成绩受限于身体素质不能很好,但也绝对不差。

    这也是他在游戏中一度能够挥刀战斗的原因。

    但是一旦涉及真气运行,需要两相结合的时候,他便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他无法将两种认知与非认知的手段完美的结合起来。

    或许这就是传中的知见障?

    如何打破这层障碍,王中并没有任何的经验,于是他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

    那就是多练。

    读书的时候教官曾常,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在王中看来,练武应该也是一样,甚至普及到全天下的任何事情都一样。

    不管是在哪个世界,不管是做什么事情,只要不停的做,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你信手拈来时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四个字:但手熟尔。

    前些天在客栈中,王中便已将灵猴拳练至略有成,但这还不够,面对一队持刀执枪的县兵,他便手忙脚乱了,无法将灵猴拳运用到危险境地的实战中去。

    他需要将灵猴拳的内外彻底结合,才能真正练成这门拳法。

    房间之中,王中选择了最为势大力沉的一招作为突破点,这一招取的是巨力凶猿狂猛之意,发的是开山裂石之力,一拳击出,宛如凶猿狂暴,势不可挡。

    这一招动作简单招式古朴,但真气运转却极为复杂。

    因为这一招不仅仅是威力巨大那么简单,威力巨大的背后,还有兵贵神速的极快速度,以及伤不足惧的绝强防御。

    选择这一招,是因为他能将更多的精神与意志集中在真气运转上,来配合稍微略显简单的技击动作,当两者练到彻底融会贯通,不再需要刻意引导真气的时候,他便算是真正入门,其他的招式也有法可依自然水到渠成。

    “砰……”

    “砰!”

    一长一短两声异响在王中出拳的瞬间爆出,短促之音,是拳头破空时的声响,而沉闷的撞击之声,则是脚步踏在地板上的反馈。

    经过思量选择,加上酝酿许久的一拳,让王中感受到了明显的不同,招式动作他的经验天分还算可以,真气运转在这一刻集中过多意志的偏向下,也有所提升,专注一招时,果然比一整套的连环练习效果要好的多。

    吐出一口浊气,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声响交替传来。

    幸好这个地方处在街巷的角落,平时没什么人住,房东的房子都租不出去,否则不知会引来多少街坊邻居的不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温炖的小时光〕〔男神大人太难追〕〔山河远阔语轻轻〕〔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穆少天夏子夕免费〕〔这个男星有点帅〕〔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阴山密档〕〔第一序列〕〔我真的是最强炼药〕〔黑金继承人〕〔温柔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