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二十一章 告官 (求收藏)
    李庆之悻悻的道:“也不准啊。w..org”

    见老爹又要发怒,只得赶紧改口道:“行行行,您别了,我明天就把那猴儿给佳子送去。”

    李文安见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惫懒样子,知道他没往心里去,又只得语重心长道:“老太守在陇川府为官多年,他高家就这么一个独女,你若是娶了他,将来那才是陇川府横着走。”

    “宝藏之也只是为父的推测,相反高家姐这才是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莫要以为这样下来折了面子,只要不是入赘,将来娶过门之后还不是由你了算?”

    李庆之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孩儿知道了。”

    李文安叹了口气道:“知道就好,记得谨言慎行,特别是在高家姐面前,可别又口无遮拦,破事是,漏嘴彻底坏了关系才是大。下去吧。”

    李文安作为一县长官,自然还有的事情要忙,李庆之于是告退出来。

    “高佳子,高佳子,哼,不过就是个死了的太守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嘀嘀咕咕的李庆之一脸不快,脚步迅疾的朝外走去,转过一个院子拱门,旁边忽地撞出一道身影,将他冲了个蹑切,定睛一看,竟是齐三儿,登时怒道:

    “齐三儿,你这杀才找打是吗?”

    齐三儿来不及告罪,一脸便秘似的,眉飞色舞,抖抖索索的压着语调道:“少爷,少爷,大事,大事!”

    齐三儿一脸的激动,却又生怕别人知道的模样。

    “什么大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李庆之难得的了句父亲才会的话。

    齐三儿赶紧凑到李庆之的耳边,嘀嘀咕咕的了半天,李庆之的眼神登时变得难以置信。

    “当真!”李庆之惊得一口气没崩住,喝了一声,赶紧又把齐三儿领子一扯:“赶紧的,你去县兵营里给我找一队好手,把芳香园给我围起来,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进去。w..org”

    齐三儿领命飞奔而去。

    李庆之转身就欲去寻父亲李文安,但忽又想起对方的老调重弹,不由得心思顿了一下,把手一拍,暗下了个决定,转了方向,径直往芳香园而去。

    芳香园乃是县衙后堂扩建的县令住处中的一处园子,里面也就三间客房,平日里都没住人,不过昨晚上李庆之抓了静之后,便把她关在这里。

    虽静是一个丫鬟,但李庆之把静关在芳香园,可不是因为生性淫邪贪图她的身子什么的。

    而是昨晚上那金猴一直不停的吵闹,非得静在附近它才安静些,所以李庆之才没把她关到大牢里去,而关着金猴的笼子,也放在那个院子里。

    芳香园大门口正一左一右的站着两个仆人守门,就见李庆之风一样的跑了过来,赶紧齐声行礼道:“见过少爷。”

    静听到声音,顿时身子一缩,畏畏缩缩的站在笼子边角上,金猴还在那不停的透过笼子间的缝隙拨弄她的衣裳,见李庆之出现,登时龇牙咧嘴的吱吱咆哮。

    “姑娘,不用怕,我们见过的。”

    李庆之一进芳香园便换了副脸孔,尽量让自己显得和颜悦色,对静道。

    适才齐三儿对他,这女娃居然安南乡的马员外就是被那个持刀的少年杀死的,惊的他当时就骂自己是天才,随口一喊都能喊出对方的真实身份,果然是妖族的奸细。

    齐三儿原本也被这个消息吓的不轻,但再问什么,这女娃非要见到县尊大老爷才肯,所以才急冲冲的跑出去找县令,结果半路遇到了李庆之。

    “我是县令的儿子,你不是跟齐三儿还有大事要禀告吗?我爹作为县令现在忙的很,你跟我也是一样。w..org”

    在初入安州县城时,静便见过李庆之,那时候还吓坏了她。而王中后面又调查过他,所以她知道李庆之此刻没有假话,他确实是县令家的公子。

    不过前面的每次见面,李庆之给她的印象都不太好,加上她早已被一连串的事情惊吓过度,尽管她一心想着报官求救,但此时面对李庆之时还是很害怕。

    好在李庆之虽然纨绔习性十足,但在面对高家姐时总还练了些耐心出来,温和的安抚她一会之后,两人总算能顺畅交流,谈话的地点也从院子中到了房间里面。

    金猴也被李庆之搬到了房间里面,虽然安静了许多,但总是不停的在晃来晃去,也不知是猴性活泼好动还是在寻找着什么。

    “你之前告诉齐三儿,那个人叫王中的年轻人,杀了马员外一家,是真的吗?”见时机成熟,李庆之首先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或许是当初的画面太过血腥,静再次回想起那些天的情形,整个人脸色都有点不好,脸煞白的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当时老爷在书房招待他,他跟老爷吵了起来,然后就把老爷杀了。之后把还在睡觉中的少爷也杀了。”

    李庆之面露疑问:“他们在吵什么你知道吗?”

    静面色惊恐的摇了摇头:“我当时正好要端茶过去,只听到老爷临死之前什么六扇门什么贪什么的,对了,老爷还他是什么妖人。”

    李庆之听到六扇门时,脑海已经乱了起来。

    不是是奉天军和前朝宝藏的事情吗?怎么又和六扇门扯上关系。

    六扇门乃是本朝独立在三司法衙门之外的总捕衙门,专门处理朝中及江湖上的各种大案要案,其中高手众多,权利极大。

    一般招惹上六扇门的事都没什么好事。

    安州县地方偏僻,没有六扇门的分支,最近的分支只有在陇川府才有,怎么会忽然跟安州县下属的一个乡下员外联系起来?

    这时静又想起那些猴群对王中围而不攻反而簇拥着他的情形,用又恐惧又笃定的语气用力道:“而且,他真的是那些猴子的奸细。”

    李庆之顿时一愣,这王中难道还真能投靠妖怪?

    人妖不两立,自前朝德盛王朝亡于妖患,这已是流传甚远的常识。

    因为就像人要宰杀动物吃肉一样,妖族也是会杀人吃人的,妖族每次出现的地方,都会化作一片白地,妖族和人类怎么可能共存?

    更别做奸细了。

    静见他不信,便有些急了,一会乡治所一会竹仙山的,全都涌了出来,语无伦次,差点哭出来。

    李庆之连忙好言安抚道:“姑娘不用心急,慢慢,若他果然是妖族的奸细,安南乡的惨案和他脱不了干系,朝廷绝对不会容得下这等叛族的败类,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的。”

    在李庆之一步步慢慢的安抚与引导下,静开始慢慢的将她见到王中之后的一切都了出来。

    从王中刚到安南乡治所,以及她所了解的之前的一些传闻,包括王中的一些特异独行的话语,她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或许是心有余悸,又或是怕王中报复,她的并不快,但李庆之今日难得的有了充足的耐心,一点点的将她嘴里的话全都套了出来,连齐三儿在外面对他挤眉弄眼都没来得及搭理。

    如此大半日下来,李庆之听得是心潮澎湃,表面上却不露声色,甚至还不停的好言好语安慰静道:“静姑娘,你检举出来这个消息,可是立了大功,我一会就去禀告我爹,让他将县兵全都派出去把这魔头抓捕归案。而且你放心,作为证人,你就好好呆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静顿时一脸激动,这么多天,她总算有了一丝的安全感,要知道在王中身边,她总有一股对方会拔刀就把她砍成两断的感觉。

    即便是最近几天他的态度稍微好了一点,但她对这种感觉永远不会忘。

    静情不自禁的道:“公子一定要抓到他,把他绳之以法,为马老爷,为安南乡的乡亲们报仇!”

    李庆之一口应诺下来:“这当然,其实今天一早,县衙已经发下海捕文书,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官府也肯定会把他缉拿归案的。”

    安抚了静之后,他又问道:“对了,你知道他在安州县还有什么秘密落脚点或者同党之类的吗?”

    静摇了摇头道:“来到县城之后,他经常连房门都不出一步,连这猴儿也不管,全是我在带,更没见到他和什么同党交流过。”

    这时金猴见静指着它,顿时又兴奋的吱吱叫了两声,一边叫还一边拍着笼子,似乎在跟静打着招呼,让静赶紧把自己放出去,在笼子里待着可不痛快。

    不过两人都没理会它。

    李庆之想了想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思考了片刻之后又道:“你来了县城之后,他都没有理会你,那你怎么不趁机逃跑呢?早点来报官啊。”

    静顿时神色黯然下来,脑海中再次回想起王中杀人时的狂态,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道:“我不敢!”

    李庆之点了点头,又问了些问题之后,这才作罢欲走。

    临行前复又安慰道:“静姑娘,现在你就不用怕了,放心,这里是县衙,安全的很,你就先安心在这里住下,我这就去跟我爹汇报这些事情。”

    察觉静再也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了,李庆之安抚她之后便告辞离开,院子外齐三儿已经等了好久了,两排县兵将整个芳香园围的水泄不通。

    坐在堂上的静也松了口气,看着外面把守的士兵,心中总算踏实了许多。

    只有笼子中的金猴还在左右挠个不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温炖的小时光〕〔男神大人太难追〕〔山河远阔语轻轻〕〔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穆少天夏子夕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个男星有点帅〕〔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阴山密档〕〔第一序列〕〔黑金继承人〕〔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温柔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