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世界:最强玩〕〔你的小可爱黑化了〕〔你是我生命中最亮〕〔吞灵大帝〕〔魂帝武神〕〔海岛小农场〕〔绝色美女的极品保〕〔我只想自力更生〕〔莲花十七巷之长情〕〔召唤之绝世帝王〕〔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男主总是火葬场[快〕〔万年小妖爱上我〕〔失业后我回去继承〕〔吾儿皆是大魔王〕〔西游之一拳圣人〕〔豪门之战神赘婿〕〔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极品全能学生〕〔杨潇唐沐雪大结局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二十章 金猴被俘(求收藏)
    王中见带头的是那个李大少爷,心头顿觉不妙:“是你?为什么抓我们?”

    李庆之却不给他拖延时间,径直道:“抓起来!”

    顿时七八个士兵一齐涌上来拿王中,房间虽大,但是挤进来这么多人,顿时拥挤不堪,王中一时间无路可逃。w..org

    然而王中不惊反喜,这几天他已经将灵猴拳的招式习得通透,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实践。

    这几个兵士虽然身强力壮,但都不过是粗通技击之道,正适合用来练手。

    当下双拳出动,将最先靠近来的两只拳头击飞开去,顺势撞进另外一人怀里,躲过其他方向的攻击。

    正对的那人被王中撞了个满怀,双拳收之不及,被王中一肘砸在胸口,顿时脸色发紫,一口气提不上来,被王中撞得直挺挺的倒飞了出去,短时间不能再战。

    只一个照面便折了一个,其他人不敢大意,尽量配合着围攻而来,王中借助灵猴拳法的灵动敏捷之势,在包围圈中左来右往,尽管也挨不少下,但丝毫不显败像。

    而且越斗下去,王中拳法越发纯熟,打得几人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李庆之顿时慌了:“你们几个废物,用兵器啊!”

    几个县兵顿时骂骂咧咧的拔出佩刀朝王中砍去,心中却将李庆之骂了个狗血淋头,要不是你个龟儿子什么要活捉审问,兄弟几个至于这么惨吗?

    兵器在手,几人攻势顿时不同,拳法再强,终究比不过利器。

    王中不得已拔出狼牙刀与几人斗在一处,但他不通刀法,没几下便被逼入墙角,险象环生。

    王中见这样被围下去不是办法,横扫一刀将几把兵器推了开去,然后反身破开窗户跃入院中,见机不对,他准备先跑起来再。

    李庆之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当下带着人追了出去。

    客栈院落,四通八达,王中若是跑了出去,凭他这几个人根本别想抓住他。

    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边追一边大喊道:“快抓妖族奸细,安南乡惨案疑犯,抓到者赏银百两。”

    这一声喊犹如一颗巨石砸在了平静的湖面,原本客栈中的众人见是官兵行动,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都尽量不出房门半步,只待风平浪静就是。

    但李庆之这一喊,登时就有许多人冲出了房门,去抓王中。

    王中越墙而逃,加上这几日习练灵猴拳法有所成,墙头檐角之间辗转腾挪灵活异常,单凭几个县兵根本抓不住他。

    本来他还想着把这李庆之的大队人马带着兜个圈子,然后返身回来接走静和金猴。

    岂料李庆之一声大喊,顿时发动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廊檐阴影哪都藏身不住,只得死命狂奔,先脱离战斗再。

    李庆之本就追之不及,加上人一多就乱,追了大半天,半个县城都闹得鸡飞狗跳,还是丢了王中的踪迹。

    就在他站在路口领着一群人正在破口大骂之时,齐三儿却又派人来求援。

    李庆之这才发现齐三儿没跟着他身边,喘着粗气朝那个来报信的县兵道:“这杀才在做什么?求的哪门子援?”

    “公子,齐三儿在抓猴儿呢!”

    李庆之顿时把脑门儿一拍:“对了,抓不到人,怎么也得抓到这个猴儿。”

    带着县兵队伍回到悦来客栈,大半夜的,这里还正闹腾着。

    李庆之隔着老远便听到齐三儿的叫声。

    “哎哟,疼死我了!”

    “你们都是饭桶吗?扑啊扑啊!”

    “直接压住它!”

    ……

    后边客房的院子中,齐三儿正气急败坏的指挥两个县兵抓着金猴。

    金猴虽然体量不大,但力气却不,加上猴性天生灵活,将两个五大三粗的县兵耍的是团团转,不是一扑撞到柱子上,就是猛然一冲发现前面又是一堵墙。w..org

    时不时的再跳将上去,在两人身上挠上几爪子,抓得血痕道道。

    没几个功夫,两个县兵累的气喘如牛不,还遭得鼻青脸肿,血流满面。

    李庆之一进来,便看见两个县兵又没扑着,撞在地上,砸出老大声响。

    那金猴正逮着齐三儿招呼,胳膊脸上都被挠出了不少口子,和着灰尘泥土,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少爷救命!少爷救命!”

    齐三儿一看到李庆之,顿时如同找到了救星,朝着李庆之就奔了过来。

    那金猴不依不饶,依旧对着他围追堵截,短短几步路又遭了好几下猴拳猴爪。

    齐三儿三两步跑到李庆之身边,金猴见这里人多,还都拿着兵器火把,竟然也知道危险不敢再追,反而跳上屋顶,在对面的屋檐上徘徊。

    李庆之看得啧啧称奇:“真是个灵气十足的好货色。去,给我找张网来。你们几个,火把都点烈点,把这里给我围起来。”

    制服这种野性十足的动物,他可就有经验多了。

    两个县兵慌忙去找网,这悦来客栈人来人往甚多,很快就找来一个装鱼的网兜儿。

    金猴在房檐上看见四周都是壮汉打着火把,也知道情况不妙,不停的焦急打转,嘴里吱吱吱的叫个不停,但却就是不肯离去。

    李庆之这才发现,之前那人离开的房间之内,竟然好像还有人。

    “里面还有什么人?”

    一旁的齐三儿顾不得脸上的伤口,赶紧道:“少爷,那丫鬟还在里面。”

    “一个丫鬟而已,还对付不了?去,把她给我抓来。”

    齐三儿哪里敢顶嘴,刚才他们就是要去抓那个丫鬟的,结果那猴子就跳出来对人又抓又挠,一时又抓它不得,才弄得如此狼狈。

    两个如狼似虎的县兵端着枪刀朝着房门走去,房间里,静一个人躲在桌子底下抖如筛糠。

    自古民怕官,见了官兵,她自然害怕的要死,要不是金猴之前阻挡,她早就被齐三儿给抓了。

    金猴见官兵又要去抓静,登时叫的更激烈了,顾不得两人刀枪,就往其中一人的头上扑来。

    但兵器在手,县兵岂会还怕这猴子,刀锋过处,金猴果然只能躲闪,另一人趁势冲进房里,将静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

    静弱女子一个,自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金猴见静被抓了出来,叫的更急,就要朝着静冲过去,不料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它兜了个严实。

    李庆之将网兜束好,看着龇牙咧嘴四肢并用却怎么也够不着静的金猴一阵大笑:“好个畜生,还挺念旧主的。”

    静早已吓的脸色惨白,不出话来。

    “都带回去,好生看管。”

    李庆之大手一挥,鸣金收兵。

    ……

    第二天,安州县衙发出了海捕文书,到处都在张贴妖族奸细的画像,与王中有个一二分相似。

    头戴斗笠遮面换了身行头的王中游弋在县衙之外不远的街道上,眼神意味不明。

    昨天晚上甩开追兵之后,他再偷偷回转悦来客栈,发现静和金猴都不在,猜测多半都是被李庆之抓走了。

    果然今天一大早就听到传闻,县令公子李大少又捉了一只非常漂亮的异兽,听是一只毛色跟锦缎一般的金丝猴。

    县衙的海捕文书让他不得不做出一定伪装,但安州县他暂时还远离不得。

    静可以不管,但金猴是肖千岁坐化之后的遗留,不定就关系着肖千岁的前身过往,事关脱离游戏的方法,他必须想办法夺回来。

    但县衙内外,岗哨严密,他暂时还没找到安全进去救人的办法。

    李庆之将静与金猴抓回县衙之后,并没有将他们关进大牢,反而是在后院找了个隐蔽的院子将静藏了起来,而金猴则被关在了他专门制作的笼子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来找李文安汇报。

    一进后院,便见属吏人来人往,李文安似乎如临大敌。

    “爹,何事这么惊慌?”

    李文安一听他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本以为他做这种事情有经验了,没想到连一个没根脚的外乡人都抓不到,不学且无术到了极点,真正差点让他气死。

    待摒退左右之后,劈头盖脸就骂道:

    “你还有脸?弄出这么大动静你都没抓到人就算了,你还扯什么妖族奸细,这要是让曹王府的人知道了,那还得了?”

    李庆之满脸的不在乎:“放心吧爹,你儿子我办事你还不放心?虽然没有抓到那个拿刀的人,但我抓了只猴子回来故意散布得满城皆知,那曹王府的门客想来不会管这等事情吧。”

    李文安这才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对了,那畜生你可要给高姐送去?”

    李庆之却把头一摆,嘴唇微抿,似乎大仇得报一般:“还送去做甚,只要抓到那个持刀人,找到……,他高家又算什么东西。而且那金猴可是个宝贝,我干嘛还白送给她。”

    李文安呵斥道:“胡八道,你懂个什么?那持刀人不知还能不能抓到,要是他早就跑了,你去哪里再寻去?金猴再宝贝也不过值点银子而已,而且就算找到宝藏,你若是娶了高家姐,那不还都是你的?”

    李庆之反驳道:“我抓了那持刀人的丫鬟和宠物,难道他就不会来救么?到时候咱们不就可以守株待兔了?”

    李文安把眼一瞪:“你是个蠢材还真是个蠢材。奉天军隐世多年,这人不定就是在寻找宝藏。你要是他,知道自己身怀宝藏大秘,不过就是丢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丫鬟和宠物,你会甘冒风险去救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我有无敌升级系统〕〔影后的通关攻略〕〔正身法道〕〔七门调〕〔绝品继承人〕〔玩家凶猛〕〔占锋〕〔当维修工的日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海贼之日日果实〕〔裙下之臣〕〔万族之劫〕〔快穿之美人倾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