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茶陌御成山茶花〕〔遮天魔尊〕〔我靠作弊神器变强〕〔命运的轨迹之守护〕〔斗罗大陆IV终极斗〕〔大漠孤烟之庆丰城〕〔都市全能医皇〕〔太荒吞天诀〕〔大荒原灵〕〔一枪爆头〕〔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扬天〕〔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斩云纪〕〔霍格沃茨的大忽悠〕〔大仙武〕〔纵横无边〕〔开创万道〕〔我也不想当女配〕〔冥王的杀手宠妻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十八章 灵猴拳(求收藏)
    不神经紧绷的王中,很快寻了一个客栈落脚。

    却这李大少爷全名李庆之,乃是安州县知县李文安之子。

    早间在食肆遇到王中那把刀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回家便到自己父亲的书房翻起资料来。

    翻到一半的时候,恰好知县李文安归来,被狠狠训斥了一番。

    “你看看你,大好年纪不读书不学武,整天就知道寻摸些阿猫阿狗的,玩物丧志,成何体统?”

    李文安老来得子,全家宠爱集于一身,导致儿子一路骄奢好逸,文不成武不就,着实让他伤透了脑筋。

    好在不曾恶化到那等欺男霸女、胡作非为的地步。

    李庆之却不大在意老爹的怒火,反而觍着脸道:“爹,先别这些没用的,上次您那一封画了一把单刀的公文哪里去了?”

    李文安眉头一皱:“你问这个干什么?那是兵部下发的公文,要求全国各地寻找可铸刀的宝材,怎么,你寻到了?”

    李庆之道:“什么宝材,我可不知道,不过我今天看到一个人拿了一把刀,和那个画上的刀很像。”

    李文安闻言一惊:“真的?”

    “我还不确定呢,爹你先把那公文拿出来我瞧瞧,看看是不是。”李庆之回答道。

    李文安转身去文柜里找寻片刻,拿了一封信封出来,一边拆一边道:“这是兵部督造司的函文,龙骧军的军备三年一换,但打造龙骧战刀的玄铁不够了,所以才下发函文要求全国各地若有玄铁要齐齐上缴。”

    着抖出信纸,指着角落画的一把刀道:“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画很,并不占地方,就是一个标示一样的存在。

    李庆之拿起来看了看,又回想了一下之前所见的那把刀,发现并不完全一样。

    “嗯,大致完全相像,只是有一点差别,我之前看到的那把刀似乎刀身更直一些,护手没有这个龙头吻锷,倒像个狼头。w..org”

    李文安听了心中一轻:“不是就好,不是就好,三千龙骧军那可是天子近卫,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是淘换下来的装备,也不会流落在外,要真是龙骧战刀,保不定人就是龙骧军退役下来的,可不好惹。”

    李庆之却不太在意道:“爹,这您就妄自菲薄了,就算是退役的龙骧军又怎么了,这里离京城足有几万里之遥,怕他做什么?”

    李文安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孽子,你懂什么,龙骧威严,乃是天子威严之代表,你若是遇上了,好生招待还来不及,若是结交上了,保准你受用不尽,安州县这等偏僻地方,你当有多好不成?”

    李庆之撇了撇嘴道:“天高皇帝远,在这安州县,我们李家就是天王老子,有什么不好的。”

    “你这逆子,这种话也是能乱的?还不给我闭嘴!快滚出去!省得看见心烦!”

    李文安听得火冒三丈,提起一本书就要敲打过来,李庆之赶紧闭嘴跑了出去了。

    李文安气息过了好一会才安定:“真是孽障!”

    着将将那公文拿了过来,准备折叠好了,放回原位。

    但是眼神再次落到那角落的图案上时,心中却忽然闪过刚才儿子所的一句话:“没有这个龙头吻锷,倒像个狼头”

    “狼头?”

    李文安嘀咕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陡然放光:“难道是德盛王朝的奉天军?”

    一股难以用言语表述的风暴,在李文安心中开始酝酿。

    ……

    悦来客栈不是安州县最大的客栈,但是绝对是安州县最知名的客栈,只因为这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大型客栈企业。

    几乎每个州县都有这个客栈,而且服务质量相比同行,总要好上那么一层。w..org

    王中对县城不熟悉,随口找人问了个地,便来到了悦来客栈投宿。

    他将金猴与静安排在了一个房间,然后自己把自己关在了房里,无人的空隙,他紧绷的神经才稍稍舒缓了一点点。

    一大早上的就被那个女道人吓得不轻,虽然不知道她的实力如何,但是接触过老猴等妖猴以及肖千岁之后,王中对这个世界的武力设定有了个简单的初识,那个女道人绝对是他不能招惹的存在,甚至老猴都不一定打得过她。

    王中现在担心的是,若是那女道人发现刘家村被人灭了满门,会不会将自己列入嫌疑名单来找自己的麻烦。

    虽然妖猴群灭了刘家村,肯定会留下线索,而且自己也不具备这等实力,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自己今天随身携带的宠物就是一只猴崽子。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高手让他危机感再一次提上心头。

    在没有任何依靠的情况下,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唯一的出路,毕竟这个游戏中如果死了,肯定就是真死了。

    王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肖千岁留在他记忆中的那篇灵猴拳法。

    自得到这门武学之后,他还没有合适的时间来真正熟悉它。

    如果是自己上学记忆到了什么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可能忘记。

    但这篇拳法自从进入了他的脑海就好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灵魂上一样,他的大脑对这门拳法已经了如指掌。

    唯一缺乏的就是身体与记忆的协调,将这门拳法完整的施展出来。

    房间很是开阔,王中按照深刻于记忆中的拳谱一招一式的将之演练出来。

    这是一门特殊的拳法,起源便是模仿各种猿猴动作来出招,多以机灵、敏捷等属性为主。

    配有独特的身法、手法、步法,又配合特殊的发力技巧与内气运行法门,形、法一统,形成独特的武功。

    猿猴大多灵活多变,但也有势大力沉之巨猿,这门拳法的起源可以是包含了每一种猿猴形象。

    王中作为一个后现代的末世之人,奉恩学院之中的课程除去文化科技课程之外,野外生存与技击之道的军事训练也是一门主要课程,所以对于身体动作的要领把握,他其实并不陌生。

    加上灵猴拳如同印刻在脑海一般的记忆,所以这一门拳法的外功对他来并不难上手,只要多加练习,自然能得心应手,了然于胸。

    然而现在拳法是不单单只有外功,还有内功相互配合,这等在现实世界是玄学一般的概念,对初接触的他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以心运气,以气行功,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做起来却困难重重。

    特别是还要在拳法出招的同时,真气还要配合的运行,往往让他顾此失彼。

    做到了拳法不错,但是真气却跟不上或者错了,做到了真气运行正确,但是往往拳法出招却又没有达到要求,难以协调。

    好在肖千岁留下的真气中正平和,没有造成什么内伤。

    但是想要达到身与意合、神与气合的武道专精之境,除了需要千锤百炼以后形成的习惯与本能之外,更多的是对真气这种现象的认知与认同。

    这是一种对世界整体认知的改变,最好的方法,便是让他从头习练一门内功心法,锻炼出属于自己真气。

    但是王中暂时不知道去哪里能弄到内功心法,也只能先多多练习尽量熟悉拳法运转。

    功法实力虽然重要,但不可一蹴而就,而且作为能力手段,所服务的目标才是重中之重。

    对于王中来,当下最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寻找其他疑似或者肯定的玩家。

    作为一个高科技现代化世界的人类,尽管肉身已死,但他依旧希望回到原来的世界中,这一点上,能帮他的只有同为玩家的同胞。

    但是经过肖千岁的事件之后,他认识到玩家显然并不是一种群体存在现象。

    甚至有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极个别的个体现象,茫茫人海中去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找人的最高境界是让对方找过来,如果能让玩家主动找上门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玩家呢?

    这个问题困扰在了王中心头,无法解开,一连几天,王中都毫无头绪。

    这几天他每天就待在客栈哪也不去,除了吃饭睡觉练功,便没有其他任何活动,灵猴拳也有所成,虽然真气运转不太纯熟,但也勉强能够施展了。

    ……

    安州县最近几天却不甚太平,原因是西面的安南乡据出了妖怪,被杀了个尸横遍野鸡犬不留,没有一个活口,极为惨烈。

    县里派下去的巡捕吓得面无血色的回来禀报,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安州县。

    县城有县兵五百驻守,个个都是勇武汉子,加上城墙高大,倒是不惧一般妖。

    但是安南乡实在太过惨烈,还是吓坏了不少人,县城里最近气氛凝重。

    加上周围不少乡镇的人害怕遭遇安南乡的灾难,都往县城涌了来,导致县城越来越人满为患,形势严峻。

    人一多,事情就杂,知县李文安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一面派遣县尉巡查县城周围,一面派人向上级汇报,同时还要安抚城内众人情绪,稳定局势,让他几天都没有休息好。

    今天又有个厉害的道姑打上门来,让他疲于应付,好不容易才将她敷衍过去,回到后堂书房休息一会喘口气。

    静下来之后的李文安神情肃穆了许多,吩咐下人道:“去,把少爷给我找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诡秘之主〕〔温炖的小时光〕〔山河远阔语轻轻〕〔凤素暖宫城免费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级兵王都市行〕〔黑金继承人〕〔重生千年前〕〔超次元女子监狱〕〔快穿:反派洗白攻〕〔医妃拽上天:邪王〕〔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