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灵纪〕〔大佬退休之后〕〔镇世仙尊〕〔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帝世无双〕〔直播之我是修仙者〕〔杰东中短篇小说〕〔都市全能医皇〕〔龙神至尊〕〔魔神记之起源〕〔史上最强体〕〔我有一棵神话树〕〔玩家请自重〕〔纵绝寰宇〕〔妖兽学园〕〔绝世神君〕〔我的超脑能建模〕〔狂武斗尊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十四章 密室,元灵(求收藏)
    王中呼出一口气,提刀朝门外走去。w..org

    门外走廊蹲着一个抖如筛糠的女娃,正是之前被安排过伺候王中那个丫鬟,此刻正满脸眼泪惊恐的看着王中。

    马元清虽然死了,但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死。

    还有机会。

    整个安南乡堡就这么大,如果肖千岁的元灵真的在这里的话,绝对就在马家。

    “你叫什么名字?”王中顺口问道。

    “静!”

    王中闻言笑了笑,如妖似魔:“好名字,静,带我去找马廷用!”

    行走在马家的院落之中,虽是大白天的,但是四周悄无声息。

    大战之后的疲惫,让整个安南乡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头顶初升的阳光让王中眼睛微眯,迷离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疑惑,夹杂着淡淡的庆幸与不舍。

    “不知道还能看到多久!”

    一个正常成年人的躯体,在不吃与不喝水的情况下,一般能够持续3天。

    如果运气好的话,持续3到5天也有一定的可能。

    但是作为水蓝星第三次世界大战战后出生的新生代,王中这一代人的体质本就相对较弱。

    虽然他平时锻炼不曾少,身体素质也还行,但是能支持多久,他心里也么什么底。

    现在三天已过,他的意识还没有消散,证明他撑过了三天。

    但是之后还能撑几个时,或者是几天,他没有丁点把握了,也许下一个瞬间,就是他离开人世的时刻。

    找到马廷用的时候,不出所料,他正在睡觉。

    这个平日无所事事的二世祖在这一场猴患中也着实吃了不少苦头,昨夜更是跟着全体乡民一起守堡,累的不轻。

    王中走上前去,准备叫醒他,问一问这个家伙知不知道他老爹有没有什么秘密藏宝的地方,但是扇过去的手掌,却在接触前一刻陡然停住了。w..org

    王中没来由的有一种预感,这一巴掌下去,似乎不太美好。

    至于怎么个不太美好法,他也不出来,总之就是不太自在。

    这种感觉不像是直觉,更像是一种灵魂层面的危险意识与条件反射的集合体。

    王中忽然回头看了一下惊恐的缩在墙角的少女,眼神微眯,对方脆弱的身子打了个哆嗦,仿佛被猛兽盯上的兔一般,瑟瑟惊恐。

    王中又将眼神放向了屋外,初升的朝阳,带着一股子让人迷恋的味道。

    “数据?!”

    王中在心中嘀咕了一下,又来回打量了许久,他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痕迹。

    似乎从他一进入这个游戏起,他便陷入了一种莫名的诡异之中。

    从一开始程序化的刘老三回村之后的突变,到刚才丧命刀下的谋划夺取玩家无限复活能力的马员外。

    冥冥之中,整个世界的表现……让人难以描述,似乎有什么东西让这个世界在发生着改变。

    而他对这个世界的感觉,也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

    有时候,他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数据。

    有时候,心底却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在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不管怎么,他越发觉得这个世界不简单了。

    于是他微笑着朝着少女扬了扬下巴:“嘘……别出声!”

    “噗!!”

    如斫死鱼,鲜血飞溅!

    墙角畏缩的少女身体僵直,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神瞪得翻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颗心脏几近停止跳动。

    熟睡中的马廷用,在王中一刀之下瞬间变得尸首分离。

    王中顺手在被子上擦干刀上的血迹,提着刀走出了房门,阳光愈发灿烂。

    杀掉马廷用,他觉得身上担子似乎轻了些,但又好像,那只是一丝错觉。w..org

    “你们老爷平日里有规定什么禁地吗?不许任何人靠近的那种!”王中随口问道。

    “书房!”

    少女僵硬的愣愣的回答道。

    王中闻言一顿:肖千岁的元灵这么重要的东西马元清肯定是贴身存放,安南乡这么,马府也不大,这么一想,书房的可能性还真的很大。

    当下提着刀又原路赶回了书房。

    书房中仍旧是刚才走之前的样子,马元清死不瞑目的盯着门口,暗红色的血渍在地上流淌。

    王中四下翻动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什么机关。

    而墙壁和柜子的厚度也不存在暗房的可能,一番找寻下来,除了找到一副地图之外,并没有找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不如一把火烧了,烧得干干净净,什么暗藏的都藏不住了。”

    王中将地图收了,心中暗自盘算着。

    这时回头一看,发现那少女竟然也跟了过来,双目无神目光呆滞的站在门外,仿佛在等候吩咐,整个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

    王中眉头一皱,眼光朝着她的眼睛所视的方向看去。

    只见地上的血液顺着地砖的缝隙四处弥漫,而门口的地方却不同寻常,流到这里的血液竟然缓缓沉积了下去。

    王中心道有门,当下将狼牙刀刀尖刺入砖缝之中,用力一撬,顿时这一块地砖被翻了过来,露出一个一尺见方的凹陷。

    凹槽之中,孤零零的树立着一个石柄,石柄下方卡在一道卡槽之中。

    王中顺着方向将石柄扳动,只听见一阵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传来。

    马元清死前坐着的那张太师椅居然一点点的朝后面移动开,露出一个三尺见方黑黢黢的洞口。

    洞口有阶梯,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王中顺手扯了几本书册在灯台上点燃了扔了下去,纸张燃烧的很好,没有立马熄灭,明下面氧气充足。

    借着微弱的火光,王中发现下面竟然是一个地下密室。

    这个时候最好不被打扰,为了稳妥起见,王中将那名为静的少女拉进了书房,然后将书房门关了。

    用衣服灯油椅子腿做了两个简易的火把,带着少女一起下了密室。

    密室空间不大,在点燃墙壁上的火把之后,整个室内空间一览无余。

    按照马元清的谨慎个性,王中原以为这个地方应该是布局得井井有条,但是入目的却是一片杂乱无章。

    而且从行迹上来看,似乎很少有人来过,仿佛马元清很害怕来这个地方一样,没有多少活动的痕迹。

    王中沉吟着打量了一下四周,顺手将脚边盖着的一张油毡掀了起来。

    “啊……!”

    一声急促的尖叫从静口中发出。

    油毡掀开,露出的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一具已经腐烂得只剩骨架的尸体,空洞的眼窝直对着前方,让人头皮发麻,将这个姑娘又吓得不轻。

    王中低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这具尸体虽然肉身已经腐烂完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还保存得完好无损。

    只是积了许多灰尘,看样式与质地,绝非一般的人能穿。

    王中将尸体翻了一遍,发现尸体背后的衣服上有一个口,正对着心脏。

    看来他是被人以利刃从背后刺穿了心脏而死,而利刃穿心的时候,似乎扎到了肋骨,在骨头上还留下了一道浅痕。

    王中又搜了搜,没有什么其他发现,除了衣服,尸体上的东西都被人搜刮一空了。

    “肖千岁只是元灵被夺,肉身在竹仙山石化,这具尸体肯定不是他的。而且看这人样子,生前应该地位不低,难不成就是马元清所的那什么六扇门来的高人?”

    王中思考了一会,丢开尸体,开始寻找其他线索。

    整个密室一片狼藉,根本不像是藏宝的地方,除了尸体之外,就是一些杂物,没有看到箱子什么的。

    王中搜了三圈,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难道肖千岁的元灵不在这里?”王中大为失望。

    搜寻一番,一无所获,王中正欲回返,却见身旁的少女瑟瑟发抖,忽然打了个冷颤。

    王中疑惑的将手伸了过去。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

    少女以为王中要对他动手,吓得赶紧跪地求饶。

    王中眉头一皱,冷喝道:“别吵!”

    少女顿时一动不敢动。

    王中手在空中晃荡了几下,似乎没什么收获,将火把慢慢慢慢的移了过来,当停在某一个点时,火把的火焰忽然舞动了起来,朝着一边倒。

    有风!

    王中循着方向望去,对面的石壁上一人高处,有一块墙砖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王中走过去仔细一看,发现这块墙砖的下方,竟然有一丝的缝隙,似乎连通着外界,有空气在此交换。

    “难道这里是密室的通风口?不管了,先撬开再。”

    狼牙刀的刀尖嵌入缝隙之中,将墙砖的四房泥土一点点的划开,簌簌落下的灰尘一脱落,便被吹了开,越发证明这后面不寻常。

    花费老大力气之后,整块墙砖总算被王中抠了出来,出乎意料的,里面并不是什么通道,而是一个狭的空间,不过一尺见方大。

    里面铺着一块黑布,上面放着一方玉盒,盒盖开着,一个嶙峋突兀的怪石一样的东西放在盒子中,正散发着一点点的荧光。

    荧光遇到墙壁,竟然瞬间就渗透进去了,而朝着出口方向的,则化作了一点点的微风。

    王中将盒子拿了出来,那怪石仍旧荧光不断,但是一旦脱离玉盒的范围,就看不到半点光芒,化作一阵阵的清风吹拂。

    “难不成这就是肖千岁的元灵?”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温炖的小时光〕〔剑神在星际〕〔我能修炼一亿次〕〔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阴山密档〕〔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山河远阔语轻轻〕〔黑金继承人〕〔超次元女子监狱〕〔平平无奇大师兄〕〔我的细胞监狱
  sitemap